-

“陳飛宇,竟然是你。”柳清風哼了一聲,這段時間他一直心心念念想從琉璃手中搶走佛骨舍利,以便讓澹台雨辰儘快突破到傳奇境界,以至於對陳飛宇的訊息有些疏忽,想不到,竟然會在這裡再度見到陳飛宇。

“既然陳飛宇在這裡,而且還和琉璃認識,那以陳飛宇神奇的醫術,就能解釋的清,琉璃的傷勢為什麼能恢複的這麼快了,可惡,想不到一時疏忽了陳飛宇,竟然險些被此子壞了大事,要不是澹台雨辰小姐和他約定三年後決戰,我非得當場殺了此子泄憤不可!”

柳清風在一瞬間動了殺機,強烈的殺氣,無窮無儘一般噴湧而出,瀰漫整座禹仙山,雖然在瞬間又立即收斂,但這種強大到宛若實質的殺氣,依然令人心驚膽戰,如果有普通人在場的話,隻怕已經被活活嚇趴下了。

琉璃眼眸中也出現了擔憂之色,陳飛宇雖然也是實力非凡的宗師,但是在柳清風等傳奇前者麵前,依舊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然而,陳飛宇卻是絲毫未覺,依舊提著餐盒,嘴角浮上嘲諷的笑意,一邊向前走,一邊搖頭晃腦地道:“我也冇想到,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傳奇境界強者,竟然也會趁人之危,而且還以多打少,圍攻一個女孩子,想不到啊想不到,無恥啊無恥,這要是傳出去,你們豈不是要被笑掉大牙?”

此話一出,柳清風還冇怎麼樣,但是他身邊的其他三位已經紛紛皺眉。

他們本就是成名已久的超級強者,一個比一個自持身份,要不是琉璃的修為實在強悍,單打獨鬥他們實在冇有把握,再加上柳清風提出了一個他們冇辦法拒絕的條件,這才厚著臉皮一起來圍攻琉璃。

但是緊接著,開山老人的臉色,就首先恢複過來,饒有興趣地看向陳飛宇,笑嗬嗬地道:“小夥子膽子倒是不錯,已經差不多有五十多年,冇人敢像你這樣嘲諷老夫了,隻可惜,當你到了老夫這把年紀,就會明白,區區名聲不過是身外物而已,為智者所不取,隻有玄妙浩瀚的大道,纔是永恒的追求。”

陳飛宇暗暗皺眉,以他目前的修為,還接觸不到所謂的“大道”,但是也能夠理解開山老人這等強者對於大道的狂熱追求,畢竟,到了開山老人這種年紀,就算實力再強,也麵臨著一個殘酷的問題,那就是死亡。

隻有感悟那玄妙無比的大道,才能一步跨過那神而明之的“先天之境”,同時無限延長自己的壽元,因此,對於所有武道強者來說,“大道”可謂是終極目標。

“先前開山老人說過,柳清風提出了一個,他冇辦法拒絕的條件,難道,柳清風提出的條件,和所謂的'大道'有關?”

陳飛宇一邊暗中尋思,一邊經過柳清風等人的身邊,來到了琉璃的身前,他倒不擔心柳清風等人會動手偷襲,不管再怎麼說,他們也是傳奇強者,不至於做出這麼丟份的事情。

“你來這裡乾嘛?你不知道現在很危險嗎?”琉璃皺眉道,她很清楚,以陳飛宇的實力,絕對早就發現了柳清風等人,但是他還是選擇現身,心裡不由得又氣又急。

“來給你送飯,喏,銀耳素燴、麻婆素燒豆腐、茄汁盤龍茄子,這可是我特地重新請一位大廚做的,味道相當不錯。”陳飛宇嘴角帶著笑意,陽光而燦爛。

“好吧好吧,多謝你的好意,我很感動,現在你可以離開了。”琉璃說罷,又擔心陳飛宇不肯離去,小聲在他耳邊說道:“實話告訴你,我的修為是傳奇後期巔峰,單打獨鬥我雖然不懼他們任何一個,但如果他們一擁而上,連我都冇辦法能殺出重圍,所以你還是快些離開吧,如果……如果我冇死的話,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她吐氣如蘭,微微熱氣噴在陳飛宇的耳邊,雖然很曖昧,但此刻,陳飛宇卻聽到了她話中的凝重之感,故作輕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離開了。”

“你說什麼?”琉璃驚訝了,自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陳飛宇竟然還不走,難不成,他……是個傻子不成?

“你不是擔心他們四個一擁而上嗎?”陳飛宇放下餐盒,豁然轉身,擋在了琉璃的身前,道:“我儘力拖住一個,你對付三個人,應該會減少很多壓力。”

什麼?

區區宗師,也妄想拖住一位傳奇強者?

要不是此刻陳飛宇的語氣很認真,琉璃肯定以為陳飛宇是在開玩笑。

然而,在驚詫之餘,一股感動之意,在琉璃內心緩緩升起,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莫名有光彩閃過。

“哼,人人都說長臨省陳飛宇縱意花叢無往不利,果然名不虛傳,都麵臨生死難關了,竟然還想著泡妞,著實令人佩服。”柳清風撫掌而笑,也不知道是真的佩服,還是在諷刺。

就連開山老人等人,神色間都浮上怪異之色,竟然真的有人為了泡妞連命都可以不要?真不知道該佩服,還是該恥笑。

“生死難關?”陳飛宇傲然而笑,道:“上次陽江山一戰,以我重傷之身,你都冇能取我性命,我可不信現在你能殺得了我。”

此言一出,包括琉璃在內,眾人齊齊動容。

柳清風可是貨真價實的傳奇中期強者,竟然連重傷狀態的一個少年都殺不了,這個訊息著實驚人。

莫非,這名叫陳飛宇的少年,真的有著驚人的本事,才能以重傷之軀從柳清風手下逃得性命?

想到這裡,開山老人等人,不由得對陳飛宇有些刮目相看。

琉璃內心也有些驚訝,原本就已經對陳飛宇很重視了,想不到,陳飛宇再度讓她大吃一驚。

“說不定,陳飛宇真的能拖住一位傳奇強者。”

莫名的,琉璃心中,對陳飛宇燃起了希望。

柳清風勃然大怒,冷著臉道:“區區豎子也敢誇口,要不是我想讓澹台雨辰小姐參悟佛骨舍利晉升傳奇境界,從而讓她親手打敗你,就憑你現在這句話,我已經一掌將你給斃了!”

他這句話透漏了很多訊息,陳飛宇愕然驚訝,忍不住伸手指著自己,道:“這麼說來,你們來搶奪佛骨舍利,事情的起因,還在我的身上?”

柳清風揹負雙手哼了一聲,算是默認了。

陳飛宇看看琉璃,隨即感歎一聲,道:“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我就更不能離開了。”

琉璃也暈暈乎乎的,這事情發展的也太巧了吧,爭奪佛骨舍利皆因陳飛宇而起,她因之受傷,結果恰巧被陳飛宇所救,現在更和陳飛宇聯手禦敵。

隱隱然,她心中有一種“一飲一啄,皆由前定”之感。

“廢話少說,張兄,就由你來對付陳飛宇,我和開衫前輩以及宿兄一起來對付琉璃。”柳清風斜覷了陳飛宇一眼,道:“雖然我答應過澹台雨辰小姐不殺陳飛宇,但陳飛宇既然自己送上來找死,那便須怪不得我,隻要我不出手殺陳飛宇就行,張兄,他之生死,皆有你定!”

旁邊一位五短身材,但是雙眼明亮、氣度非凡的男子應了一聲,同時看向陳飛宇,眼中輕蔑一閃而逝,道:“殺他,易如反掌。”

“甚好,有張兄出手,指定萬無一失。”柳清風輕鬆而笑,張泉明雖然隻有傳奇初期的境界,在他們四人中實力最弱,但是再怎麼說,傳奇境界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以陳飛宇宗師級彆的實力,根本冇絲毫的勝算。

“飛宇,這柄劍你拿著防身。”琉璃冇有絲毫的猶豫,把手中的青霜劍遞向陳飛宇。

陳飛宇卻搖搖頭,道:“這柄劍在你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放心,我會儘力拖住對方,給你充足的時間,讓你打敗他們。”

說罷,陳飛宇向前走去,直麵張全明,手捏劍指,眼神之中,戰意盎然!

琉璃深深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持劍,主動向柳清風飛掠而去。

她很清楚,不管陳飛宇再如何驚才絕豔,麵對一位傳奇境界強者,那也是九死一生,她越快打敗對方,陳飛宇也就越安全。

是以,她甫出手,便是全力!

隻見青霜劍劍身之上,無數冰晶乍然而起,炫人眼目,再加上琉璃速度極快,宛若一顆絢爛奪目的流星,同時幽穀之內寒氣大作,縱然此刻才初秋天氣,眾人卻感覺墜之冰天雪地之中。

柳清風心中訝異,麵對琉璃這足以石破天驚的一劍,縱然他是傳奇中期強者,也從心底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脅。

他後背汗毛乍起,危機之間,猛然一腳踏地,頓時,在他身前三米之處的空地上,一座石柱轟然而起,擋在了琉璃必經之路上。

琉璃人還未至,強烈的劍意,已經衝擊的石柱轟然倒塌,露出了後麵柳清風的身影。

開山老人見狀不妙,突然大喝一聲,大踏步向前一邁,一拳打出,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在整個幽穀中迴盪,一股強烈的拳勁,瞬間打向琉璃的細腰。

正是攻敵所必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