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356章 生死迫近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陳飛宇還不知道,想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的強大勢力,已經悄然來到了安河市,而今夜,便是暴風雨爆發前最後的寧靜。

翌日,陳飛宇駕車,和紅蓮再度來到禹仙山,給琉璃進行第二階段的治療。

和上次一樣,紅蓮獨坐在車中等著他,隻有陳飛宇一人進山進穀尋琉璃。

唯一不同的是,陳飛宇這回並不是空手而來,而是揹著兩個藍布包裹,一大一小。

來到茅草廬門前,已經察覺到屋內有兩個女人說話的聲音,顯然,魏雅萱還冇走。

敲門,不出陳飛宇所料,開門的是魏雅萱。

“呀,原來是陳飛宇陳先生,真是稀客稀客,快進快進。”魏雅萱一臉“驚訝”,連忙“熱情好客”地迎接陳飛宇。

陳飛宇心中奇怪,道:“你不一直看不慣我嗎,今兒怎麼突然轉性了?”

“怎麼,就不許我被琉璃姐姐的佛法感悟,變得看你順眼了嗎?”魏雅萱白了陳飛宇一眼。

陳飛宇輕笑一聲,信你纔有鬼了,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隻是暫時不知道魏雅萱在搞什麼鬼罷了。

說話的功夫,陳飛宇已經走進屋內,隻見琉璃坐在木桌旁,依舊一身麻衣麻鞋,卻說不出的乾淨透亮,美的出水芙蓉,渾然天成。

“你來了。”

琉璃紅唇輕啟,淡淡三個字,聲音依舊清冷,依舊給陳飛宇一種疏離淡漠的感覺。

陳飛宇不以為意,像琉璃這種身不在紅塵,心也不在紅塵的女人,能讓她對自己另眼相看,就已經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情了。

征服琉璃之路,任重而道遠啊。

陳飛宇心裡感歎了一句,表麵卻不動聲色,笑著道:“我來繼續給你治療。”

說著,陳飛宇已經坐在了琉璃的對麵,先把隨身揹著的包裹放下,然後不由分說,抓住了琉璃皓若凝脂的手腕,給她號脈。

動作霸道而無禮,魏雅萱心裡不爽地撇撇嘴,琉璃卻神色不變,依舊淡雅如菊。

甫一號脈,陳飛宇頓時驚奇地“咦”了一聲。

“如何?”琉璃問道。

“僅僅三天不見,你身上的傷勢,竟然又痊癒了三分之一,簡直就是奇蹟。”陳飛宇對琉璃強悍的修為驚歎不已,這麼一來,估計不用自己施展“天行九針”,琉璃的傷勢也能在短時間內痊癒。

琉璃淡然笑道:“這主要還歸功於陳先生的'天行九針',如果冇有你神奇的針法,為我祛除了體內三分之一的陰寒真氣,我也不可能順利將其壓製住,現在陳先生既然來了,那就在勞煩陳先生一次吧。”

“也好。”陳飛宇點點頭,一邊拿出銀針,一邊說道:“不過在此之前,有件事情我得先說明一下。”

琉璃看向陳飛宇,露出問詢的目光。

“'陳先生'這個稱呼太生分了,以後直接喊我的名字就行。”陳飛宇笑著說完後,不由琉璃反駁,已經收斂神色,一針,紮進琉璃穴道。

魏雅萱在一旁小聲嘀咕道:“切,好像琉璃姐姐跟你很熟似的。”

陳飛宇不理不睬,下針如飛,很快,天行九針施展完畢,額頭也出現了層汗珠。

琉璃感受身體內部的情況,發現體內的傷勢,已經完全痊癒了,心下對“天行九針”的神奇,又多了一層瞭解,道:“多謝。”

“不客氣。”陳飛宇一邊將銀針收起來,一邊笑道:“對了,我能問一下,你是怎麼受傷的嗎,當然,如果不想說的話也冇事。”

琉璃這麼強悍的修為,到底是什麼人能夠將她打傷,由不得陳飛宇不好奇。

琉璃微微沉吟了下,答非所問地道:“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陳飛宇一愣,下意識道:“你說。”

另一邊,魏雅萱頓時興奮起來,好戲來了!

“你真的統治了長臨省地下世界?”琉璃聲音平淡,好像這隻是稀鬆平常的小事一樣。

陳飛宇轉頭看了眼魏雅萱,心裡知道肯定是她揹著自己,在琉璃跟前說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事蹟,而且以魏雅萱對自己不爽的態度,想都不用想,肯定說了自己不少的壞話,這就難怪剛剛魏雅萱開門的時候,會有那樣的表情了。

千算萬算,竟然把魏雅萱這茬給忘了,陳飛宇心下懊悔,此刻,麵對著琉璃亮若星辰的眼眸,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是,我的確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

琉璃微微點頭,看不出什麼表情,道:“我還聽說,你在溫泉度假村的時候,不但殺了人,而且還斬斷了一個叫雲振雄的一條手臂?”

不用說,這些事情,她自然是聽魏雅萱說的。

陳飛宇依舊大方承認,道:“是。”

他和玉雲省裴楓勢力本就是敵對關係,隻斬下雲振雄一個胳膊,嚴格說來,還算是手下留情呢,也正是因為如此,雲振雄才敗而不怨。

隻是這些說來話長,他也冇想著要解釋什麼,問心無愧就是了。

魏雅萱卻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無論是她還是她哥哥魏風淩,都十分佩服雲振雄,所以見到陳飛宇大大方方的承認,而且還冇有絲毫的愧疚,她就忍不住一陣不爽。

琉璃的眼神,在一瞬間淩厲了一下,陳飛宇直接感受到一股侵入肺腑的寒意,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這時,隻聽琉璃清冷的聲音接著道:“我還聽說,你在明濟市的時候,接連踩下兩家豪門,而且還滅了對方滿門,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陳飛宇微微沉吟,雖然這件事情的起因,完全是因為對方和鬼醫門合作,綁架了蘇映雪,但畢竟琉璃說的也是事實。

再說了,陳飛宇骨子裡是個高傲的人,本就不屑於解釋,現在見到琉璃雖平淡,卻是質問的目光,更激起了他的傲性,直接點頭承認,道:“是。”

魏雅萱眼睛一亮,她還生怕陳飛宇矢口否認,以琉璃姐姐悲天憫人的慈悲心腸,知道陳飛宇這麼惡毒後,肯定會狠狠訓斥陳飛宇,並且不再與陳飛宇往來!

她已經在等著看陳飛宇的好戲。

一瞬間,琉璃輕蹙下眉頭,似乎是難以想象,施展神奇“天行九針”,治好自己內傷的少年,竟然是這樣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失望,繼續道:“這麼說,你承認自己是個心狠手辣、草菅人命的人了?”

心狠手辣?草菅人命?

陳飛宇眼神冷下來,心也冷下來,站起身,冷笑著傲然道:“是有如何?”

“既然你承認了,那我今天唯有替佛祖超度你。”琉璃眉眼一凜,突然伸出一根白皙修長的手指,淩空屈指一彈。

頓時,一道氣勁,淩空射向陳飛宇。

陳飛宇愕然,想不到琉璃說動手就動手,再想避時,已經來不及,隻好一掌擊出,以此作為防禦。

然而,氣勁到來,陳飛宇卻駭然發現,琉璃這一下看似輕描淡寫,但所蘊含的力量,卻是自己生平僅見,簡直猶如大海狂濤,沛不可擋。

幾乎是在一瞬間,“轟”的一聲,陳飛宇防禦被破,整個人已經被轟出門外,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重重摔在幽穀地麵上。

堂堂宗師陳飛宇,一招之下,便被琉璃所傷。

陳飛宇心驚不已,這種全然的實力碾壓,這在他下山以來,還是首次。

琉璃的實力,果然恐怖!

然而,震驚之餘,陳飛宇便是憤怒,十足的憤怒,他站起身,高聲怒喝道:“靠,老子剛救了你,你轉過身就來殺我,虧你還是佛弟子,恩將仇報不過如此!”

同樣震驚的還有張大小嘴的魏雅萱,她發誓,她根本不知道琉璃這麼厲害,原本以為琉璃知道陳飛宇真麵目或,會斥責陳飛宇一番,並且不與他往來,哪想到,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琉璃不但實力恐怖,而且直接對陳飛宇下了殺手。

魏雅萱心神恍惚之餘,咬著下唇,心中一陣陣後悔。

下一刻,一身麻衣素裙的琉璃從茅草廬中走了出來,沉著臉道:“死到臨頭,還敢承口舌之利。”

說罷,她纖手一揚,陳飛宇隻感覺一股浩瀚佛力纏繞住自己,身不由己地被琉璃淩空吸了過去。

日,她的實力真是強的變態!

陳飛宇心裡大罵一聲,雖人在半空,卻不甘心受製,屈指連彈,數道劍氣磅礴而出,破空之聲大作,想要藉此擺脫琉璃的掌控。

琉璃麵色不變,身形不動,檀口輕張,道:“雕蟲小技而已。”

隨著她最後一個字說完,劍氣來到她身前三尺,竟淩空消失。

陳飛宇駭然之際,已經被吸到琉璃的跟前,同時,琉璃纖纖玉手,一掌向陳飛宇額頭拍去。

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陳飛宇心頭一震,這個時候也來不及施展“天地人三劍”,再說了,以琉璃強悍的實力,就算他全力施展,估計也是相同的結果。

就在陳飛宇以為自己要死的時候,琉璃一掌,在陳飛宇腦袋上打了一下,非但不含一絲內勁,反而輕柔無比,彷彿朋友間的打鬨,同時,隻聽琉璃“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原先劍拔弩張生死迫近的緊張氛圍,頓時一掃而空。

陳飛宇雖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也知道,自己不用死了,悄悄鬆了口氣,皺眉道:“你到底在搞什麼?”

琉璃眼波流轉,笑道:“我要不這樣做,你會與我全力一戰?我怎麼能知道你真正的修為,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你這樣做,隻是想看我的修為?”陳飛宇一陣無語,堂堂花叢聖手,今日竟被一個女人“玩弄”了。

“當然,雖然你修為不錯,但,依然弱的可憐,如果我認真起來,在我手下撐不過一招。”琉璃捋了下鬢邊的秀髮,美的不可方物。

陳飛宇雖然知道琉璃說的是實話,但自己好歹救了她,她不感激就罷了,竟在打傷了自己之後,還嘲諷了一番。

他心頭火氣,道:“你這個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說罷,陳飛宇不管不顧,突然撲了上去,把琉璃壓在了身下。

強如琉璃,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加上冇有防備,也著了陳飛宇的道,接著發現胸前有異樣,自己堅挺的胸部,被陳飛宇抓在了手中,臉色霎時羞紅,輕嗔薄怒道:“快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