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為了你,竟然直接把耿家給踩了下去,而且還逼得耿家家主耿雙成自殺以保全耿家,嘖嘖,我說一向油鹽不進的耿俊華為什麼會突然答應退婚,原來後麵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唉,我什麼時候纔能有一個衝冠一怒為紅顏,敢於和全天下作對的白馬王子?就是讓我死了,我也心甘情願了。”

雖說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是個大反麪人物,但是對於女人來說,誰又不喜歡自己的男人能為自己拋棄一切,與全天下作對也在所不惜?

孟若晴心裡憧憬的同時,忍不住對葉依琳有些妒意。

葉依琳心裡羞澀,卻又泛起絲絲甜意,表麵卻矢口否認,道:“你可彆胡說,他纔不是什麼為了我衝冠一怒,飛宇本來就答應幫我處理的,他一向言出必踐,而且耿家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弱的不堪一擊。”

“一口一個飛宇的,連瞎子都能聽出你對他的情義,還說不喜歡他?”孟若晴白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拆穿葉依琳的“虛偽”,接著奇怪道:“既然陳飛宇這麼厲害,那你們葉家應該把不得跟陳飛宇攀上關係纔對,你爺爺為什麼還阻止你見他?”

葉依琳原本因為被孟若晴說穿小心思而臉上火辣辣的,接著,聽完她的話後,眼神又是一陣黯然,道:“我爺爺說飛宇得罪了中月省蘇家,擔心和飛宇走的太近,會被蘇家遷怒。”

“中月省蘇家再厲害,那也遠在中月省,陳先生可是地地道道的長臨省人,你爺爺擔心遠在天涯的一條惡龍,卻不擔心近在咫尺的猛虎,而且還不讓你見陳飛宇,這是什麼道理?”孟若晴替葉依琳憤憤不平,要不是當著葉依琳的麵,她估計已經罵葉長樂為“愚蠢的老頑固”了。

葉依琳搖頭歎息,黯然神傷,道:“或許,我爺爺覺得中月省蘇家的實力,遠遠在飛宇之上吧。”

孟若晴不以為然,一個不到20歲,便震動整個長臨省的少年英雄,必定有驚人之處,甚至說不定背後還有一股強大的勢力!

想到這裡,孟若晴對陳飛宇更加感興趣,眼珠一轉,閃過狡黠之色,道:“要不,咱們兩天後,偷偷去興嘉大酒店參加宴會?不但能一解你相思之苦,我也趁機看看,陳飛宇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怎麼樣?”

“我哪裡有什麼相思之苦……”葉依琳白了孟若晴一眼,接著黯然歎口氣,重新轉過身,對準了梳妝檯,顧影自憐道:“我爺爺不會讓我去的,而且還說如果我去見飛宇,就跟我斷絕關係。”

孟若晴張口無言,悶悶不樂地走到床邊,大字型仰躺在了上麵,不滿地道:“哎呀,你這瞻前顧後的,難道你老老實實待在臥室裡,就能讓陳飛宇喜歡你了?難道你就不能隨心所欲地瘋狂一把?再說了,什麼斷絕關係,隻不過是你爺爺嚇唬你的,你爺爺平時那麼疼你,我纔不信他真的會跟你斷絕關係。”

葉依琳嬌軀一顫,被孟若晴的話給震到了。

對啊,她之前為了葉家,都做出那麼大的犧牲,答應嫁給不喜歡的耿俊華了,難道自己就不能為了愛情也瘋狂一次?就算最後被激情反燒自身,至少也冇了遺憾。

葉依琳眼神逐漸堅定起來,道:“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去參加宴會?”

孟若晴眼睛頓時一亮,知道葉依琳已經同意了,“騰”的一下,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興沖沖地道:“隻要你願意了,這還不好辦嗎?根據我猜測,你爺爺雖然不願意葉家和陳飛宇走的太近,但是另一方麵,也肯定不願意得罪陳飛宇,畢竟這種後果同樣嚴重。

所以兩天後的宴會,你爺爺肯定會帶著你爸他們去參加,到時候,咱們就趁機悄悄溜出去,至於參加宴會的晚禮服之類的,我也提前給你準備好,等晚宴結束後,咱們再提前趕回來,神不知鬼不覺,這簡直天衣無縫,哈哈。”

孟若晴說到最後,還不等葉依琳表態,她已經忍不住被自己的機智給驚豔到了。

葉依琳考慮了下,發現孟若晴的計劃的確可行,便點頭道“好,那我就聽你的。”

孟若晴得意一笑,拍著自己飽滿的胸部,自豪道:“你放心,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保管你見到情郎。”

“呸,什麼情郎,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葉依琳解決了這些天的迷茫,也是心情大好,忍不住撲到孟若晴身上,和她嬉笑打鬨起來,花枝亂顫,睡衣淩亂,露出一片又一片的春光。

兩天之後的晚上,宴會如期而至。

此刻,富麗堂皇的興嘉大酒店外麵,一輛瑪莎拉蒂穩穩停在停車場中。

下一刻,車門打開,下來兩位穿著名貴晚禮服,氣質高貴,相貌美麗的女子。

正是葉依琳和孟若晴。

一個小時前,葉依琳在孟若晴的幫助下,成功從家裡溜了出來,便一同來到了興嘉大酒店,來參加今晚陳飛宇的宴會。

原本葉依琳不想穿晚禮服,因為她清楚自己的美貌,擔心穿上晚禮服後太吸引人的目光,怕引起她爺爺的注意。

然而,孟若晴直接來了一句:“宴會上彆的女人都穿晚禮服,就你不穿,你不覺得這才最引人注目嗎?”

葉依琳頓時糾結起來,孟若晴又斜著眼來了一句:“難道,你就不希望在陳飛宇麵前展示自己穿著晚禮服的樣子嗎?”

葉依琳頓時不再猶豫,乖乖地換上了一套寶石藍晚禮服,長長的蕾絲裙襬上點綴著數隻蝴蝶,和她的美麗相得益彰。

孟若晴則用水晶髮卡盤著青絲,穿著淡黃色的抹胸裙,配上腳下的水晶高跟涼鞋,儘顯妙齡女子的楚楚動人。

兩女剛一下車,便成為周圍眾人目光的焦點。

葉依琳無奈地道:“我就說吧,打扮成這幅模樣,想不引起彆人的注意都難。”

“來都來了,難道你不覺得今晚自己很漂亮嗎?相信我,陳飛宇一定會被你迷住的。”孟若晴白了她一眼,拉著葉依琳的手,就向興嘉大酒店走去了。

兩女容貌驚人,氣質高貴,侍候在酒店門外的工作人員,都忘了檢視兩女的請柬,就直接把她們給放了進去。

興嘉大酒店之內,宴會大廳中裝修的金碧輝煌。

兩女隻見大廳中已經來了不少人,而且都是安河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依琳你快看,袁家的袁宏衛、安河市水果大王餘金、賴家的賴誌誠,還有一眾世家的家主也都來了,天呐,就連咱們安河市的李市長也來了,嘖嘖,這下政商兩界的大人物都有參加,陳飛宇的麵子可真夠大的,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陳飛宇的廬山真麵目了。”

孟若晴像個見到心愛玩具的小女孩,興奮的左右張望。

“要論起身份地位,李市長不一定比得上蕭家的蕭海舒,就連蕭海舒都對飛宇折腰臣服,他現在來參加宴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葉依琳暗暗好笑,同時扭頭向四周張望,搜尋者陳飛宇的身影。

突然,葉依琳嬌軀一震,連忙心虛地扭過頭去,拉著不明所以的孟若晴,快步走到甜品桌前,背對著大廳眾人,裝作吃甜點來掩飾自己。

“依琳,你看到誰了?”孟若晴奇怪地道。

“噓,我爺爺來了。”葉依琳壓低聲音道。

孟若晴也吃了一驚,扭頭看去,果然,隻見葉依琳的爺爺葉長樂,正在和周圍的幾個安河市大佬談笑風生。

“要是讓你爺爺發現的話,咱倆可就完了,要不,咱們悄悄繞過去,先躲在角落再說?”孟若晴提議道。

葉依琳立馬點頭答應。

兩女一邊假裝吃著甜點,一邊偷偷摸摸地向角落走去。

卻說葉長樂,雖然在跟幾位生意上的合作夥伴談笑,但內心卻一陣恍惚,像陳飛宇這樣一出道便石破天驚的少年英雄,如果不出意外,以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如果葉家能夠和陳飛宇攀上關係,甚至把葉依琳嫁給陳飛宇,那對葉家未來的發展,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隻可惜,陳飛宇竟然從死裡得罪了中月省蘇家,葉家也隻好放棄和陳飛宇打交道了,等待會兒我在陳飛宇麵前露個麵我就走,這樣也不算得罪了陳飛宇,唉,隻是可憐依琳了。”

葉長樂暗中歎了口氣,突然,眼光一掃,頓時一愣,隻見在甜品桌前,有兩個身材高挑的美女,雖然隻能看到背影,但是卻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他心中隱隱有個猜測,但又覺得不可能,好奇之下,便向身邊人告辭,邁步向甜品桌走去。

孟若晴剛剛回頭,已經看到了葉長樂的動作,頓時嚇的華容色變,也顧不上偽裝,拉著葉依琳,急匆匆向角落走去。

葉長樂這下心中更是奇怪,正準備追上去看個究竟。

突然,大廳門口一陣騷動,緊接著一陣驚歎聲,彷彿在迎接大人物。

陳飛宇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