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戲!

成仲大喜過望,陳先生點名讓影兒參加宴會,不管陳先生對影兒有冇有好感,但隻要在宴會上,影兒陪同在陳先生的身邊,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人士,都會知道影兒跟陳先生關係匪淺,連帶著成家,地位都會跟著提升!

“嘖嘖,我成仲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大概就是有影兒這麼一個外孫女。”

成仲臉上都笑開了花,道“既然陳先生同意了,那時間就定在兩天之後的晚上,我也早做準備,馬上去通知安河市各大世家,讓他們準時參加。”

兩天之後?

陳飛宇微微思索,琉璃身上的傷勢,在三天之後再次鍼灸最為合適,和宴會的時間並不衝突,便點頭道:“善。”

“那老夫這就告退了,影兒,你就留在這裡,陪好陳先生。”成仲吩咐一聲,轉身向外麵走去,憧憬起以後成家在安河市的光輝前景,連走路都意氣風發。

司徒影應了一聲,心中依舊因為剛剛的訊息而充滿了喜悅。

紅蓮看了司徒影一眼,她承認司徒影很漂亮,充滿了青春活力,但是和她比起來,卻太青澀了,以後的後宮之爭,司徒影註定不是對手。

事實上,紅蓮自信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縱然是在蘇映雪、呂寶瑜等諸女麵前,她依舊有這樣的自信,當然,除了琉璃之外!

陳飛宇品下一口紅酒,享受著紅蓮的按摩,突然想起個問題,奇怪道“影兒,我記得大學馬上就要開學了吧,你怎麼還不去學校報道?”

“我和雨嘉、澹雅同樣報考了青滬大學,以我們司徒家還有外公家在長臨省的影響力,就算我晚去學校幾天也沒關係。”

司徒影一邊給陳飛宇倒上紅酒,一邊自豪地道,緊接著就想起來,不管是她們司徒家,還是她外公成家,在赫赫有名的陳先生麵前,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便下意識可愛地吐吐丁香小舌。

陳飛宇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對了,以後在我麵前,不用這麼拘束,我又不會吃了你,我記得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你可是十足的小辣椒,向我大打出手呢。”

司徒影想起第一次和陳飛宇見麵,便風風火火的找陳飛宇決鬥,不但輸給了陳飛宇,還被陳飛宇當眾奪走了初吻。

她內心羞澀的同時,也泛上一絲甜蜜,突然不經意間瞥了紅蓮一眼,大著膽子道:“飛宇哥哥,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

司徒影心中一喜,突然俯身在陳飛宇耳邊,口中吐氣如蘭,甚至秀麗的鬢邊長髮,還蹭到了陳飛宇的脖子上,小聲說道:“飛宇哥哥,你不是有了雨嘉當你女朋友嗎,那你跟紅蓮姐姐,又是什麼關係?”

不隻是紅蓮,司徒影還知道蘇映雪、謝星軒等明濟市一等一的女神,也都是陳飛宇的女人。

她出身大家族,見慣了多女共侍一夫,所以明知道陳飛宇有了女朋友,還能大著膽子追求陳飛宇,但是看到陳飛宇身邊有這麼多的女人,而且一個比一個漂亮,心裡總歸有些不舒服。

司徒影的聲音雖然小,但是紅蓮本就是武道強者,自然聽的一清二楚,不過並冇有在意,還是那個原因,因為優秀,所以無畏。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紅蓮是我的女人。”

紅蓮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這個答案,她很滿意。

司徒影暗歎口氣,道:“可是,現在是一夫一妻製,這是現代社會的規則。”

她說這話的時候,隻是單純發泄自己的不滿,甚至都忘了連她都是第三者。

紅蓮嘴角翹起不屑的笑意,如果陳先生會在意世俗的規則,那他就不是陳先生了。

果然,陳飛宇認真地道:“規則,也隻是規則罷了,普通人需要對規則負責,而我隻對自己的本心負責,我輩所求,唯在念頭通達而已,無論雨嘉還是紅蓮,我隻知道,她們是我的女人,至於世俗的規則如何,那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

紅蓮心中更加滿意,嘴角翹起魅惑眾生的笑意,隻有這樣的男人,纔有資格擁有她。

司徒影同樣被陳飛宇的霸氣所感染,美眸中異彩連連,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入夜,月色如水。

葉家彆墅,葉依琳的閨房中。

“依琳,你回安河市也有一段時間了吧,怎麼一直在家裡麵待著,虧我還把你當好姐妹,要不是我主動來找你,隻怕你永遠都不會跟我聯絡呢。”

一名穿著絲質淡紫睡衣的美女,毫不顧忌形象地躺在葉依琳的床上吃零食,將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大大方方的展示了出來。

她叫孟若晴,是葉依琳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兩人幾乎無話不說,這些天葉依琳一直冇聯絡她,她放心不下,連主動來了葉家彆墅。

梳妝檯前,葉依琳暗中歎了口氣,鏡中倒映著她略顯憔悴的容顏,嘴角勉強翹起一絲笑意,道:“冇什麼,心情不太好,不想出門。”

孟若晴塞進嘴裡一個巧克力,含糊不清地道:“你不是一直不想嫁給耿俊華嗎,現在耿家也退婚了,正遂了你的心願,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怎麼還悶悶不樂的?”

“和耿俊華無關。”葉依琳搖頭道。

孟若晴也冇多想,一邊吃著巧克力,一邊道:“我明明記得耿俊華一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娶你都想瘋了,這兩天竟然這麼輕易就答應了退婚,依琳,你說是不是很奇怪?”

葉依琳笑而不語,她當然知道耿俊華為什麼會退婚,想起陳飛宇那晚氣勢沖天、說一不二的英姿,她平靜的心湖中,泛起陣陣的漣漪。

孟若晴也冇想著葉依琳會回答,接著道:“對了,我爸今天下午接到一個宴會邀請,聽說兩天後的晚上,陳先生會在興嘉大酒店舉辦一場晚宴,到時候,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都會到場參加,這位陳先生的麵子可真大。”

興嘉大酒店是成仲旗下的五星級酒店,在整個安河市都非常有名。

葉依琳笑著搖搖頭,她對這些上流社會的宴會,一向不感冒……等等,陳先生?

她嬌軀頓時一震,連忙扭過頭,急忙道:“你剛說是誰舉辦的晚宴?”

“陳先生啊,也不知道這位陳先生是什麼來曆,剛到安河市冇多久,就接連踩下了蕭家、耿家等一係列大家族,我爸接到邀請的時候,我就在旁邊跟著呢,不但是成仲老爺子親自送請柬,而且我爸接到請柬的時候,又是畏懼又是惶恐,還有那麼一絲自豪,我還是第一次見我爸露出那種樣子。”

孟若晴說到這裡頓了一下,看到葉依琳又是驚訝又是自豪的樣子,不由奇怪道:“依琳,你爺爺作為葉家的掌舵人,在咱們安河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應該也接到了陳先生的邀請函,你到時候應該也會跟著去吧?”

葉依琳神色頓時一黯,苦笑了下,搖頭道:“不,我不會去的。”

孟若晴心裡更加奇怪,同時隱隱有一絲明悟,道:“你是不是認識這位陳先生?”

葉依琳張張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隻能點點頭,道:“是的,我認識陳先生,你彆忘了,我之前一直在明濟市超然大廈當副總裁,而陳先生就來自明濟市。”

孟若晴頓時興奮起來,連最愛的巧克力也不吃了,像個小貓一樣連忙爬到床邊,美眸中閃閃發亮,透著濃厚的興趣,道:“依琳,你快給我說說,這位陳先生,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竟然有這麼大的魔力,讓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都隨他起舞。”

看著孟若晴彷彿找到心愛的玩具一樣,葉依琳忍不住好笑,心情也好了起來,道:“陳先生啊,他叫做陳飛宇。”

“陳飛宇?嗯,名字馬馬虎虎,還算順耳。”孟若晴催促道:“繼續繼續。”

回想起陳飛宇睥睨天下的英姿,葉依琳眼中閃過三分憧憬、三分心動以及一分癡迷,連鏡子中倒映的容顏,都開始光彩奪目起來,道:“飛宇真是我所見過的男人中,最為驚才絕豔,也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雖然他年紀不大,但是眼神中總是充滿了光彩,好像整個世界,在他麵前也不算什麼。”

孟若晴瞭解葉依琳,但正因為瞭解葉依琳,才知道葉依琳的眼光是何等的高傲,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葉依琳會這樣稱讚一個異性,簡直把陳飛宇誇成了天上少有,地上無雙的白馬王子。

難道……

孟若晴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你喜歡陳飛宇?”

“啊?”葉依琳想不到孟若晴這麼直接,唰的一下鬨了個大紅臉,瞬間手足無措,道:“不是,你怎麼能……怎麼能……”

孟若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跳下床走到葉依琳跟前,勾著她的脖子,紅豔的雙唇微張,笑道:“好了好了,我還不瞭解你?說說吧,你和陳飛宇的故事。”

葉依琳強忍下狂跳不止的心臟,在孟若晴灼熱的眼神中,把自己和陳飛宇的事情說了一遍,並且把她爺爺禁止她在和陳飛宇來往的事情也都說了。

孟若晴聽得異彩連連,很快,一個手持三尺劍,縱橫天地間的完美男人形象,已經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