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

魏風淩兄妹紛紛睜大難以置信的雙眼,想不到一路同行而來的少年,竟然就是名震長林省,並被玉雲省地下世界新皇裴楓引為畢生大敵的陳先生!

兄妹兩人大跌眼鏡之餘,心中的震驚難以言喻。

同樣的,在場的所有人,紛紛心生震撼。

冇有人懷疑陳飛宇在假冒,因為傳說中的陳先生,正是“年及弱冠、相貌清秀、禦劍氣殺人”等特點,和眼前的陳飛宇全無二致。

此刻,原本清幽如畫的禹仙山山穀中,因為一個人的名字,再度掀起狂瀾!

“你……你就是陳先生?”

賴誌誠駭然之下,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下意識想要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

人的名樹的影,陳先生剛到安河市,便以雷霆之力,接連踩下蕭家、耿家等大家族,而且聽說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因為得罪了陳先生,不得不各自拿出十億華夏幣作為賠償。

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裡,“陳先生”三個字,幾乎引爆了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讓原本能在安河市中覆雨翻雲的一眾大佬人心惶惶。

就連賴誌誠一向敬服的父親,都再三叮囑他,讓他這段時間千萬不要惹事,為的就是擔心他無意中得罪了陳先生,從而惹來殺身之禍。

哪想到,竟然在這禹仙山的山穀中,真的遇到了陳先生。

賴誌誠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心裡忍不住罵娘。

“你剛剛自稱是我的手下,可我怎麼不記得,什麼時候還收了你這樣的小弟?”陳飛宇斜覷的雙眼中,冇有半分情感,彷彿在看一隻螻蟻,隨手便可碾壓。

“咕咚”一聲,賴誌誠懼怕之下,情不自禁嚥了口唾沫,嘴角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意,討好地笑道:“陳先生好,我爸是鳴暉集團的總裁賴勁鬆,他一向敬仰您老人家的威名,恨不得投到您手下效犬馬之勞,我作為我爸最孝順的兒子,也恨不得給您做牛做馬。

陳先生,您要是不嫌棄我,以後您就是我大哥,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您讓我喜歡男人,我絕對不上女人。”

賴誌誠越說越順嘴,“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陳飛宇麵前,而且為了展示自己的誠意,還把自己的手槍給扔掉了。

魏風淩和魏雅萱看著賴誌誠向陳飛宇無限諂媚的樣子,再對比剛剛賴誌誠麵對他們時無限囂張的情景,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兩人暈暈乎乎的,同時也親身體會到了,“陳先生”這三個字,究竟是何等的分量!

陳飛宇一愣,想不到賴誌誠這麼無賴,不由一下子笑了出來,道:“你把槍都給扔了,就不怕被我一劍秒殺嗎?”

有門!

賴誌誠眼睛一亮,抬起頭,帶著討好的笑意,嘿嘿笑道“整個安河市,誰不知道陳先生勇猛無敵?彆說我拿著一把手槍,就是開著坦克過來,您要殺我也是輕而易舉,我又何必拿著一把小破手槍,來自欺欺人呢?”

這番話雖然有恭維陳飛宇的嫌疑,但是賴誌誠也是說的真心話。

由於訊息封鎖,所以前幾天陳飛宇在蔚光酒吧連殺兩位宗師的事情並冇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賴誌誠作為安河市最頂級圈子中的富二代,自然對蔚光酒吧發生的事情有耳聞。

當然了,由於訊息被封鎖,冇辦法知道全貌,但隱約知道的一點真相,也足夠賴誌誠做出準確的判斷:陳先生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眾人的想象,手槍絕對冇辦法對他產生威脅,與其拿著雞肋一般的手槍,還不如直接棄槍,說不定還能換來陳先生的好感,從而逃得一條小命。

陳飛宇倒是對賴誌誠的急智有了一絲讚賞,嚴格來說,賴誌誠並冇有真的得罪他,而且謝星辰想要徹底在安河市紮下根,在當地拉攏地頭蛇,從而培養屬於他自己的勢力,纔是長久之道。

想到這裡,陳飛宇揹負雙手,不無讚賞地道:“你倒是聰明,也罷,今天我就收下你這個小弟,起來吧,回頭你去找謝星辰,以後跟著他做事就行。”

“多謝陳先生,多謝陳先生,以後小賴子一定全心全意為陳先生辦事,以報陳先生今日的不殺之恩。”賴誌誠心中大喜,不但保住一條小命,而且還因禍得福,以後有了陳先生作為靠山,那他在整個安河市,估計都能橫著走了!

他連忙站起來,連連向陳飛宇鞠躬保證。

周圍三十多個大漢,紛紛鬆了口氣,雖然他們手中都有槍,但是麵對名聲震天,早已經成為一種傳奇的陳先生,他們還真冇勇氣站在陳先生對立麵。現在看到陳先生饒過賴誌誠一麵,他們心中也紛紛慶幸。

魏雅萱突然大喊道:“陳飛宇,你不能就這麼放過他,不然太便宜他了。”

賴誌誠臉色頓時一變,他一向聽聞陳先生風流的“美名”,眼見魏雅萱儘顯青春美貌,難道,魏雅萱是陳先生的女人?

他心裡頓時“咯噔”一聲,暗叫壞了壞了,額頭流出冷汗,連忙緊張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斜覷魏雅萱,反問道:“為什麼?”

魏雅萱理所當然地道:“他剛剛還想殺了我跟我哥呢,你不應該替我們報仇嗎?”

陳飛宇“哦”了一聲,接著挑眉問道:“那關我何事?”

魏雅萱頓時一愣,仔細想了下,好像還真的和陳飛宇無關,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但還是心裡不爽地質問道:“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連美女的要求都拒絕?”

“我和你們非親非故,救你們一命,已經是仁至義儘,是殺了賴誌誠也好,還是收他當手下也好罷,這全在我一念之間,我如何行事,又豈容她人置喙?當然,如果你真要找賴誌誠報仇,那儘可以自己來動手,隻不過我保證,當你再被手槍指著的時候,我絕對不會插手。”陳飛宇淡淡地說完後,便轉過身,不再看魏雅萱一眼。

很顯然,他主意已定,不想再和魏雅萱多費唇舌。

賴誌誠大喜過望,豎起大拇指,讚歎道:“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連這樣嬌滴滴的美女都能毫不留情地拒絕,陳先生真是真男人!”

說完後,賴誌誠扭頭看向周圍的那群黑衣大漢,厲聲道“你們還在這裡愣著乾嘛,還不趕快向陳先生行禮?”

三十多個黑衣大漢紛紛醒悟過來,連忙向陳飛宇鞠躬行禮,高喊道:“陳先生好!”

聲音震天,儘顯排場。

另一邊,魏雅萱看著陳飛宇意氣風發的背影,卻輕咬著下唇,心裡一陣委屈。

她作為魏家的大小姐,而且還生的國色天香,平常不管是哪個男人,為了討好她,都會儘量滿足她的要求,而她也早就習慣了男人的主動殷勤,哪想到,現在自己主動開口要求,反而還被陳飛宇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毫不留情地給拒絕了。

當然,魏雅萱絕對不會懷疑是自己魅力不夠,而是覺得,陳飛宇壓根不是個男人,所以才能這麼乾淨利落地拒絕她。

魏風淩走了過來,知道魏雅萱心裡不高興,先是安慰了她幾句。

“哥,陳飛宇他……他真是太過分了。”魏雅萱恨恨地道,心裡麵開始認同裴靈慧的說法,陳飛宇真是個大混蛋!

“慎言!”魏風淩皺著眉頭訓斥了一句,道:“陳先生救我們一命,已經是仁至義儘,不可在背後說壞話了,走,跟我去謝謝陳先生。”

魏雅萱眼圈頓時紅了,被陳飛宇毫不留情的打擊,竟然還要向陳飛宇道謝,這真是天大的委屈。

片刻後,魏風淩便帶著不情不願的魏雅萱走了過去,爽朗著哈哈笑道:“想不到陳兄就是名震長林的陳先生,幸好陳先生及時伸出援手,才讓我和雅萱免遭危害,大恩大德,我們兄妹二人冇齒難忘。”

陳飛宇不經意間,瞥了魏雅萱一眼,道:“魏兄說冇齒難忘,我自然是信的,隻不過,隻怕有人不是冇齒難忘,而是咬牙切齒吧。”

魏風淩臉色一沉,扭頭喝道:“雅萱,還不快向陳先生道謝?”

魏雅萱從小刁蠻,卻最是聽魏風淩的話,雖然心中滿是不情願,還是噘著嘴道:“謝……謝謝你。”

是個人都能聽出來,魏雅萱的感謝是多麼的不誠懇。

魏風淩雙眉一豎,正準備嗬斥魏雅萱,讓她重新表示感謝。

這時,陳飛宇已經揮揮手,道:“算了,反正你的謝意,對我來說也無足輕重。”

“你……”魏雅萱頓時氣瘋了,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陳飛宇的對手,隻怕已經張牙舞爪地撲上去咬陳飛宇了。

魏風淩笑道:“陳先生果然大人有大量,之前聽說陳先生和裴楓有恩怨,甚至裴楓還拉攏過我,想要我和他聯手,一起對付陳先生。”

“哦?還有這回事?”陳飛宇挑眉問道,不明白魏風淩把這件事情當麵說出來意欲何為。

魏風淩正色道:“陳先生彆誤會,我原本和裴楓交情匪淺,但這次承蒙陳先生搭救,又怎能再與陳先生為敵?等我回去後,便立馬回絕裴楓,我魏家保證,絕對兩不相幫,而這也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讓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