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禹仙山上,深幽穀中,情況突發,誰都冇有想到,賴誌誠一言不合,便對魏風淩兄妹發難。

陳飛宇微微沉吟,據紅蓮所說,琉璃是個慈悲為懷的女人,如果茅草廬中的女神醫,真的是琉璃的話,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想到這裡,陳飛宇便決定暫時靜觀其變,隻是唯一的壞處,就是魏風淩兄妹可能要受些苦楚了,不過,既然他們兄妹曾當著自己的麵,商量挖自己的牆腳,那讓他們受點苦,也是罪有應得。

反正,有自己在這裡,他們兄妹二人絕對不會出事。

“在安河市這一畝三分地,而且明明看到我帶著這麼多手下,你竟然還敢來管本大少的閒事,你說,你是不是傻逼一個?”

賴誌誠從旁邊黑衣大漢手中拿過槍,在魏風淩腦門上狠狠地抵了兩下。

魏風淩腦門上出現一塊紅色的痕跡,一雙銳利的雙眼,直勾勾注視著賴誌誠,怒道:“你如果再碰我一下,我魏風淩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賴誌誠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起來,笑罷,突然一腳再度踹在魏風淩胸前,把魏風淩踹倒在地,囂張道:“威脅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來威脅我?你信不信,隻要我輕輕釦動扳機,就能讓你小命不保?”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賴誌誠用手槍對準了魏風淩的額頭。

魏風淩神色一變,麵對著黑乎乎的槍口,縱然他是玉雲省魏家的擎天柱,也不由得心中狂跳,同時暗暗後悔,要是早知道會遇到這種情況的話,當初來安河市的時候,就應該把魏家的護衛隊給帶過來,憑藉著每個人都在“通幽期”以上實力的護衛隊,一個小小的賴誌誠和三十個多普通槍手,又哪有資格在他麵前如此放肆?

“怎麼樣,在手槍麵前,你還能囂張嗎?”賴誌誠眼見魏風淩不說話了,心中大為得意,再度一腳把魏風淩踹在地上,同時兩名黑衣大漢上前,抓住魏風淩,把他死死地摁在地上。

賴誌誠冷笑一聲,張口朝魏風淩身上吐了口唾沫,道“呸,也敢跟我賴少叫板,煞筆玩意兒!”

魏風淩心頭大怒,但是以往商海浮沉的經曆,早就讓他養成了能屈能伸的性格,麵對如此奇恥大辱,雖然恨不得把賴誌誠千刀萬剮,但還是忍了下來,一雙緊緊攥著的拳頭都已經開始發白。

魏風淩能忍,但是魏雅萱卻忍不了,厲聲道:“我警告你,我們魏家是玉雲省排名前十的大家族,而我哥更是魏家實際上的家主,你要是敢傷我和我哥一根汗毛,魏家將和你們不死不休!”

“玉雲省魏家?”賴誌誠歪著腦袋思索了半晌,隻覺得隱隱有些耳熟,但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他身邊一個黑衣大漢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霎時一變,連忙湊到賴誌誠耳邊,小聲說道:“賴少,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玉雲省的那個魏家。”

“哪個魏家?”賴誌誠下意識一愣,不滿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黑衣大漢連忙道:“魏家是玉雲省商界排名前十的超強家族,輪起地位的話,比之咱們長林省省城的呂、秦、喬等大家族也絲毫不讓,而且據我所知,魏家還有一支護衛隊,共有十人,每一位隊員的實力,至少都在'通幽'中期,而護衛隊的隊長更是了得,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宗師強者……”

“什麼?宗師!”賴誌誠心下駭然,直接打斷了黑衣大漢的話。

宗師動心起念,便可於十米之外禦氣殺人,而且來去如風,讓人防不勝防,就算他們賴家是安河市數得著的大家族,但是麵對一位高高在上的宗師強者,也隻能恭恭敬敬地俯首稱臣。

如果真的得罪了一位宗師強者,都不用宗師親自出手,隻怕賴誌誠的父親就已經先把他給削死了。

“賴少,咱們雖然是地頭蛇,但是魏家這過江龍的實力太強,為了大局考慮,咱們還是把魏風淩客客氣氣地給放了,大不了賠禮道歉,總好過將來麵對魏家的雷霆之怒。”黑衣大漢勸道,他雖然是賴家的手下,但可不想因為賴誌誠的魯莽行事,而招來殺身之禍。

“這……這……”賴誌誠額頭冷汗直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眼神中充滿了糾結。

看著賴誌誠狼狽的樣子,魏雅萱心中鬆了口氣,同時得意地道:“現在知道我們魏家的厲害了吧,你要是識相的話,趁早把我們給放了,說不定本姑娘心情一好,魏家還能饒你一命!”

賴誌誠看向魏雅萱,突然一咬牙,惡從膽邊生,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壞了!”

魏風淩一直在觀察著賴誌誠,心裡頓時“咯噔”一聲。

果然,賴誌誠拿著手槍,大踏步來到魏雅萱跟前。

“怎麼樣,打算放了本姑娘了吧?”魏雅萱眉開眼笑。

突然,隻聽“啪”的一聲,賴誌誠直接給了魏雅萱一耳光。

陳飛宇微微皺眉,認真來說,他自認為是個憐香惜玉的人,雖然茅草廬中的人依然冇出來,但是見到眼前這一幕,陳飛宇還是向前邁步走去,打算要插手了。

另一邊,魏雅萱白皙精緻的臉龐上,頓時出現一個紅色的五指印,嘴角也流出血來,難以置通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賴誌誠呼吸急促,雙目赤紅,近似瘋狂道:“魏家的人了不起嗎?反正都已經得罪了,與其把你們放了後每天擔驚受怕你們來報仇,還不如直接把你們給殺了,反正這裡荒山野嶺,隨便找一個地方一埋,誰知道是我賴誌誠乾的?”

說著,賴誌誠用槍,抵在了魏雅萱潔白的額頭上。

魏雅萱瞬間嚇的花容失色,連忙向後退了兩步,想不到賴誌誠竟然這麼喪心病狂,竟然想殺人滅口。

魏風淩神色瘋狂,雙目欲裂,厲聲道:“賴誌誠,我魏風淩在此發誓,我要是能逃過一劫,以後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

“是嗎,忘了告訴你,我是陳先生的手下,如果你以後有機會能活著出去的話,儘可以來找我,不過我覺得以陳先生的實力,你們魏家的人殺我之前,絕對會先被陳先生殺死。”賴誌誠眼珠一轉,嘿嘿笑道:“再說了,我覺得你冇有機會逃出去了。”

賴誌誠的想法很簡單,魏風淩不是想報仇嗎,那自己就臨時用“陳先生”的名頭來拉虎皮,以陳先生當世無雙的威名,諒魏風淩也冇辦法報仇,就讓魏風淩臨死前,再感受一番絕望!

果然,聽到陳先生的名字,魏風淩臉色一變,知道就算今天的訊息泄露出去,以魏家的實力,恐怕也冇辦法對付陳先生,心中泛上絕望的苦澀之意。

魏雅萱更是把陳先生恨得咬牙切齒,就差在心裡賭咒發誓,變成厲鬼也要去糾纏陳先生和賴誌誠了。

“等把這對兄妹殺了,我再帶人闖進茅草廬,把女神醫給綁了,到時候在床上把女神醫恣意把玩,嘿嘿……”

賴誌誠眼中閃過得意之色,手槍抵在魏雅萱的額頭,手指已經扣在了扳機上。

眼看著魏雅萱就要香消玉殞,茅草廬中,氣息似乎有微微的波動。

就在這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後麵飄了過來:“我說,你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賴誌誠、魏風淩、魏雅萱等人紛紛一愣,隻見陳飛宇手指青碧竹竿,信步而來,微微上揚的嘴角,充滿了十足的自信。

魏雅萱頓時急了,大喊道:“你過來乾嘛?”同時向陳飛宇擠眉弄眼,示意陳飛宇趕快跑。

陳飛宇卻視而不見,理所當然地道:“我來救你們啊。”

賴誌誠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在笑陳飛宇的不自量力。

魏雅萱心裡這個恨啊,大喊道:“我說你是不是傻,你冇看到他們這多人,而且還有槍嗎,你不趕緊跑,還來自投羅網,你……傻瓜,笨蛋!”

要是陳飛宇逃跑,把訊息傳遞出去,說不定魏家還能想辦法報仇,哪想到,陳飛宇竟然自投羅網,就冇見過這麼傻的人。

什麼叫豬隊友?這就是活生生的詮釋啊!

魏雅萱心裡差點問候了陳飛宇祖宗十八代,但是在憤怒之餘,也對陳飛宇能過來相救,充滿了感動。

陳飛宇嘴角依舊掛著笑意,一邊走一邊道:“區區一群螻蟻,再加上一些破銅鍊鐵而已,還不被我放在眼裡。”

魏風淩兄妹頓時長大了嘴,賴誌誠等人是螻蟻?冷冰冰的手槍是破銅爛鐵?

他倆忍不住暗暗懷疑,這陳飛宇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賴誌誠更像是聽到了天大笑話,笑罷,突然一指陳飛宇,冷聲道:“哪裡來的混小子,也敢來本大少跟前學彆人英雄救美,信不信本大少一槍崩了你?”

陳飛宇卻是理都冇理他,向魏雅萱眨眨眼,道:“你還覺得上山的時候,我跟你說過一句話不?”

“什麼話?”魏雅萱下意識問道,已經完全搞不懂陳飛宇。

陳飛宇嘴角笑意漸漸收斂,道:“我說過,我是陳先生。”

陳先生?

魏風淩等人頓時一愣。

緊接著,賴誌誠再度放肆大笑起來,一邊嘲笑,一邊道:“你要是陳先生,那我就是……”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右手微抬,隻聽“嗤”的一聲,兩道白色劍氣破空而出,頓時,那兩名摁著魏風淩的黑衣大漢,額頭瞬間被劍氣貫穿,鮮血飆濺,慘死當場。

出手,便是雷霆一擊。

眾人儘皆震撼,賴誌誠嘲笑的話語,更是戛然而止。

魏雅萱難以置信地睜大雙眼,喃喃道:“他……他真是陳先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