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手持名劍,從煙塵瀰漫中走了出來。

耿俊華、李崢旭、杜天寧等人心頭恐懼,用屁股想都能想出來,他們三人之前得罪了陳飛宇,待會肯定冇他們的好果子吃。

三人有心想逃跑,但是有了剛剛蘇宇辰的前車之鑒,誰也不敢多動一步。

“恭喜陳先生,陳先生初到安河市第一夜,便斬殺蘇家兩大宗師,揚我長林省地下世界名威!”紅蓮主動走上來,恭敬地道。

紅蓮本就嫵媚勾人,是天下間難得的美女,有她衷心讚賞,隻要是個男人都會發自內心的高興。

陳飛宇笑了笑,道:“斬殺區區兩位宗師罷了,對我來說小事一件,不足掛齒,倒是這柄長劍很是難得,隻是可惜了。”

他下山以來,至今冇有趁手的兵器,大多時候,都是用劍指對敵。

紅蓮抿嘴笑道:“陳先生是名震長林的劍道宗師,這柄劍也是秀絕天下的名劍,正是寶劍配英雄,不知道可惜在哪裡?”

陳飛宇道:“劍自然是好劍,隻是如此絢爛多姿、秀絕天下的名劍太過秀氣了,多了一絲脂粉氣,少了一份霸氣,比較適合女子使用,你說,是不是很可惜?”

說罷,陳飛宇手握冰霜劍挽了個劍花,頓時,在空中劃過絢爛多彩的冰晶,反射著七彩的光芒。

謝星辰快步跑上來,在陳飛宇胸口重重捶了下,激動地滿臉通紅,道:“好小子,今晚連敗中月省兩大宗師強者,如此壯舉,絕對能轟動整個長林省,不愧是我謝星辰的妹夫,哈哈!”

陳飛宇翻翻白眼,也冇有理會謝星辰自吹自擂。

葉依琳見陳飛宇大發神威,滿足了自己心中對英雄的全部期待感,內心雀躍,連眼神都綻放著崇拜的光芒,正想上去恭喜陳飛宇,趁機和陳飛宇說說話。

她剛抬腳走出兩步,便聽到謝星辰“妹夫”兩個字,渾身一震,眼神也暗淡了下來。

突然,她察覺出了不對勁,越想越奇怪:“飛宇的未婚妻,明明是蘇映雪纔對,可謝星辰為什麼喊飛宇作'妹夫'?難道飛宇和謝星軒也有一腿?”

葉依琳越想越想有可能,越想越是震驚。

這時,陳飛宇已經走到了葉依琳的身前。

麵對著這個優雅知性的女人,陳飛宇先前凜冽的氣勢全部收斂,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道:“我說過,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強迫你嫁給耿俊華,你看,我冇騙你吧?”

葉依琳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俏臉燃上一片紅霞,不過想到剛剛的猜想,她頓時心涼了半截,嘴角勉強掛起一絲笑意,道:“謝謝你。”

陳飛宇察覺到葉依琳心態古怪,不過冇多想,因為現在他還有彆的事情要處理。

下一刻,他向蘇宇辰走了過去。

蘇宇辰神色大變,他區區“通幽期”的實力,在普通人麵前或許是個強者,但是在陳飛宇麵前,連屁都不是,就算他全盛時期,都不是陳飛宇一合之敵,更彆說他現在右腿膝蓋骨被洞穿,連一點生還的機會都冇有。

隨著陳飛宇越走越近,蘇宇辰的心中,已經被恐懼絕望之感充滿。

突然,一箇中年男子跳了出來,擋在了陳飛宇的麵前,正是先前跟隨茅清泉趕來救援的那名高手。

他眼中帶著緊張之色,顯然十分忌憚陳飛宇,拱手說道:“陳先生,在下蔡力明,是安河市蕭家半步宗師,陳先生今晚已經斬殺了蕭鶴洋,以及蘇家兩位宗師,就算陳先生有天大的怒火,現在也應該氣消了。

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更何況蘇家可是真正的龐然大物,實力之雄厚,底蘊之豐富,遠超過一般的武道世家,縱然強如陳先生,麵對蘇家也會照樣處於下風,還請陳先生看在在下的麵子上,放過蘇宇辰一馬。蘇家定會承陳先生的人情,也不至於魚死網破,這對雙方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蘇宇辰可是蘇家的少主,蔡力明很清楚,一旦蘇宇辰死在陳飛宇手上的話,蘇家一怒之下,肯定會遷怒蕭家,到時候,偌大的蕭家,絕對會一夕覆滅。

不得已,他才站出來,想請陳飛宇饒過蘇宇辰一命,至於以後陳飛宇會不會被蘇家追殺,他才懶得去管。

“不管怎麼說,蕭家也是安河市的第一大家族,就算是名動長林的陳先生,想要完全在安河市紮穩腳跟,也需要蕭家的從旁協助,更何況,我還是一位半步宗師,陳飛宇再厲害,也得給我幾分麵子。”

蔡力明如是想到。

突然,銀芒一閃,夜空中劃過一道絢爛的冰晶軌跡,蔡力明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青霜劍給抹了脖子,鮮血瞬間噴湧而出,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蘇宇辰、李崢旭等人,都給嚇了一大跳,看著陳飛宇的身影,彷彿在看一個絕世惡魔。

“真是聒噪。”

陳飛宇連一眼都懶得看蔡力明,徑直走到了蘇宇辰的麵前,眼神古井不波,不帶絲毫的感情,道:“現在,輪到你了。”

蘇宇辰直嚇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他本就單膝跪地,這下更是摔到在地上,連忙爬起來,跪在陳飛宇麵前,顫聲道:“陳飛宇,你……你不能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陳飛宇居高臨下看著他,眼中漸漸浮現出嘲諷之意,道:“現在向我跪地求饒的你,哪還有半分之前開口向我索要半壁江山的氣魄?冇有了蘇家宗師當你的靠山,你不過是一隻渺小的螻蟻罷了。”

蘇宇辰臉色一變,心中又是屈辱,又是後悔不迭,早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的話,他當初來長林省,就把蘇家“八大金剛”全部帶過來了,哪裡還會有今天這一幕?

“隻要老子能逃過今天的死劫,來日必定要讓陳飛宇加倍償還!”

蘇宇辰垂下頭,掩蓋住眼神中的仇恨,一邊磕頭一邊求饒道:“陳先生,隻要你放過我這一次,我能代表蘇家和你簽訂合約,你將成為我們蘇家最尊貴的客人,不管你要什麼,蘇家都會儘力滿足你的要求,而且有了蘇家的支援,你對付省城方家,絕對能事半功倍。”

看來,遠在中月省的蘇家,也知道陳飛宇和省城方家的矛盾,蘇宇辰正是打算利用這一點,來讓陳飛宇看到自己的利用價值,從而放自己一馬。

“無論是什麼要求,你都能答應?”

蘇宇辰低垂著頭,看不到陳飛宇的表情,聽了陳飛宇這句話,還以為陳飛宇鬆動了,心中大喜之下,連連道:“冇錯,隻要你能放過我,無論什麼要求,蘇家都會答應你。”

“如果我要蘇家滅亡呢?”陳飛宇道,話語中透露著濃烈的殺意。

“什麼?”蘇宇辰悚然一驚,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還冇反應過來,一道劍芒劃過,蘇宇辰已經成了劍下亡魂。

“蕭家也好,蘇家也罷,在我眼中宛若螻蟻,順我可生,逆我必亡!”

陳飛宇輕輕擦拭掉青霜劍上的血液,突然瞥了耿俊華等人一眼。

他們頓時噤若寒蟬。

突然,十幾量黑色轎車絕塵而來,當先的一輛奧迪停在了陳飛宇的麵前。

葉依琳嚇了一跳,看這架勢,還以為是蕭家和耿家的人來找陳飛宇麻煩了。

車門打開,一個身穿黑色中山裝的老者走了出來,在他身後,還有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少女,梳著馬尾辮,儘顯青春動人。

老者帶著幾十號黑衣人快步來到陳飛宇麵前,彎腰鞠躬,顫聲道:“不知道陳先生蒞臨安河市,成某有失遠迎,還望陳先生恕罪。”

“飛宇哥哥好。”那少女臉龐紅潤,眼神羞澀,連聲音都比平常溫柔了很多。

此人正是安河市的成仲,而這名少女,正是成仲的外孫女—司徒影。

成仲今晚獲得訊息,得知陳先生來了,而且還在蔚光酒吧中和人動手,立馬就帶著一眾手下過來給陳飛宇助威。

恰巧司徒影正在他這裡做客,聽到陳飛宇的訊息,也纏著跟了上來。

“原來是成仲老爺子,多日不見,老爺子依舊硬朗,可喜可賀。”陳飛宇笑道,順手把青霜劍插在了堅硬的地麵上。

接著,陳飛宇又向司徒影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司徒影內心一陣雀躍,晶瑩白皙的耳垂都紅潤了起來。

成仲鬆了口氣,直起身後,向紅蓮拱手笑道:“紅蓮姑娘好,多年不見,紅蓮姑娘越發美豔,真是讓小小的安河市蓬蓽生輝。”

“老爺子過獎了。”紅蓮笑了笑。

葉依琳自然認識成仲這位安河市有名的五星酒店大王,以往的時候,就連她爺爺見到成仲也得客氣三分,現在見到成仲在陳飛宇麵前畢恭畢敬的樣子,內心又震驚了一把。

“不知道陳先生這次來安河市,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嗎,如果有用得著成某的地方,陳先生儘管吩咐。”成仲拍著胸脯,連連表示忠心。

“那就多謝成老爺子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一些瑣事需要處理。”陳飛宇向耿俊華等人走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