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豎子受死!”

茅清泉大喝一聲,挺劍縱身而上,劍身寒光閃爍,吞吐出一尺來長的劍芒,發出龍吟一般的響聲。

酒吧之內,氣溫更加低了幾度,而且劍芒劃過之處,竟然在空中劃過一道冰晶飛落的痕跡,絢爛多姿。

堪稱秀絕天下,豔絕天下!

周圍眾人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奇景,紛紛睜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陳飛宇暗暗稱奇,心中明瞭,多半是因為茅清泉手中長劍是什麼天材地寶,所以纔會有如此的功效。

隻是可惜了,如此神奇的一柄神劍,竟然會落在茅清泉這種老頭子的手上,真是暴殄天物。

陳飛宇心中感歎,動作卻絲毫不停,麵對著茅清泉驚豔一劍,轉瞬之間,便迎了上去,雖手中無劍,但是屈指一彈,一道白色劍氣激射而出,襲向茅清泉麵門。

茅清泉手中有劍,還是一等一的神劍,輕喝一聲,仗著神劍之利,淩空下劈,直接將陳飛宇的劍氣消弭於無形。

陳飛宇神色凜然,很快,便和茅清泉交戰在一起。

無論是陳飛宇還是茅清泉,都是天下間少有的劍道宗師,兩人甫一交手,便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與破壞力。

很快,整個酒吧之內,劍氣縱橫四射,冰晶瑰麗無雙,而且劍芒飛射,寒潮肆虐,地麵結成的冰霜一層又一層,彷彿成為冰雪世界。

隻怕宗師修為以下的人,隨便觸碰到陳飛宇的劍氣,或者茅清泉的劍芒,就會非死即傷。

周圍眾人心中驚駭,在激戰中兩人散發的劍氣與罡風衝擊之下,紛紛退到了牆腳,並且退無可退,生怕被捲進這場劍道宗師之戰,受了無妄之災。

葉依琳更是看得心馳目眩,滿眼都是飛濺的冰晶與淩厲的劍氣,甚至,她連陳飛宇的身影都看不清,隻能看到一個又一個的殘影。

要不是罡風颳在臉上隱隱生疼,她肯定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突然,陳飛宇屈指一彈,輕輕彈在茅清泉劍身之上。

隻聽“叮”的一聲脆響,茅清泉虎口頓時一麻,手中“青霜劍”立即被蕩在一邊,身前空門大開。

不等茅清泉做出反應,陳飛宇欺身而進,一拳重重砸在茅清泉臉頰上。

茅清泉悶哼一聲,口吐鮮血,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

不等他飛出三五米的距離,陳飛宇腳尖在已結成冰霜的地麵上輕輕一點,已經後發先至,來到茅清泉身前,又是重重一拳,打在茅清泉的下巴上。

頓時,茅清泉向上方飛去,連續撞穿上方三層的樓頂,高高地飛出了二十米的高空。

蘇宇辰長大了嘴,神色間又是驚駭,又是恐懼。

在場眾人之中,冇人比他更瞭解茅清泉的恐怖之處,就算在蘇家“八大金剛”之中,茅清泉的實力都位於上遊,乃是中月省蘇家不可多得的宗師,曾以手中三尺“青霜劍”,連續擊敗中月省十大家族的強者,成就赫赫威名。

可以說,就連他的父親,也就是蘇家的家主見到茅清泉,都得禮讓三分。

然而,在中月省威震八方的茅清泉,竟然被赤手空拳的陳飛宇給打飛了?

蘇宇辰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解蕭然已死,如果茅清泉再被陳飛宇斬殺的話,那他這趟長林省之行,非但毫無所獲,甚至還會損失慘重,回到中月省後,肯定會麵臨嚴格的懲罰……

蘇宇辰打了個寒戰,現在,也隻能祈禱茅先生能再立神威,將陳飛宇斬殺在此了。

場中,陳飛宇負手而立,微微昂首,看向了那個大洞,等著茅清泉落下來。

茅清泉身在半空,心中卻越來越是心驚,他滿心以為,以自己“宗師中期”的實力,縱然稍遜陳飛宇一籌,但是配合自己手中神兵“青霜劍”的威力,不說能將陳飛宇斬殺,也至少能將陳飛宇壓製住,繼而名震長林省。

然而,現在他卻處處處於下風,而陳飛宇隻不過赤手空拳而已。

“此子年紀輕輕,便已經如此厲害,如果再給他十幾二十年,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到時候隻怕連中月省蘇家都得向他臣服,不行,必須得想辦法將他斬殺在這裡才行!”

茅清泉一咬牙,決定不再保留,在空中高聲:“一招,決你我生死!”

聲音洪亮,在夜空中遠遠地傳了出去。

“如你所願!”

陳飛宇神色不變,輕鬆寫意。

下一刻,茅清泉大喝一聲,手持神劍,自上而下向陳飛宇斬去,長衫獵獵,劍身爆發出一股寒潮,向陳飛宇壓下!

宛若一顆從天而降的流星!

頓時,酒吧樓頂之上的大洞,再度擴大了好幾倍,整棟樓都開始搖搖晃晃起來。

同時強烈的寒潮蔓延到酒吧內,瞬間向四周爆發,葉依琳和謝星辰兩人幸好有紅蓮相護,被這股寒潮影響,隻是打了個寒戰,不然的話,隻怕已經寒潮入骨,五臟六腑都被凍壞了。

劍未到,勁已至。

在強烈凶猛的寒潮壓力下,陳飛宇腳下地麵再度結上一層冰晶,又立馬紛紛破碎,無數冰晶從地麵飛舞而上,反射著七彩光芒。

在周圍無數的細小冰晶中,陳飛宇凜然不懼,眼神古井不波,雙腿微分,腳踏陰陽,雙手猛然上舉,探入無邊寒潮之中!

“找死!”

茅清泉頓時大喜,他雖然是男人,但自小修煉的,卻是陰柔屬性的功法,再加上機緣巧合之下,他得到了手中的青霜劍,每每揮劍之際,劍身之內便自動散發出強烈的寒氣,平白增添了三成功力,堪稱如虎添翼,這也讓他自信成為宗師中期中的最強者。

而眼下他劈向陳飛宇的這一劍,不但施展出了全力,更是將青霜劍中的寒氣儘數施展出來。

他自信,在這一劍下,縱然陳飛宇再厲害,也絕對非死即傷!

想到這裡,茅清泉眼中殺機大勝,再度毫無保留地催動體內真元,想要將陳飛宇一劍斬殺!

下一刻,茅清泉隻覺劍身力道倏然消失,不由心下大駭。

隻見陳飛宇凜然傲立,雙手托舉,在他手心之中,出現一個籃球大小的白色圓球,裡麵氣體氤氳,散發著狂暴且寒冷的氣息。

赫然是茅清泉劍身的寒潮與力量,已儘數被陳飛宇的無極拳納於雙手之中。

“這……這怎麼可能?”

茅清泉震驚地道,雖然他是宗師強者,但是驟然失去力道,身體在半空之中還是失去了平衡,出現了一瞬間的空隙。

“殺了你,中月省蘇家,就隻剩下'六大金剛'了。”

陳飛宇眼中殺機一閃而逝,突然踏地而起,右手推動白色能量圓球,擊在了茅清泉的胸前。

瞬間,一股狂暴的力量四散開來,彷彿地震了一般,眾人隻覺得腳下地麵顫抖不休,整個酒吧的牆壁,更是搖搖欲墜,牆體混著冰晶紛紛剝落。

“不好,這棟樓要塌了。”

紅蓮神色一變,來不及多想,一手挽著葉依琳的纖腰,一手提著謝星辰的衣領,瞬間來到了外麵的馬路上。

另一邊,蘇宇辰和耿俊華等人,也紛紛跑了出來。

下一刻,隻聽“轟隆”一聲巨響,三層樓高的酒吧瞬間坍塌,場麵一時間塵土飛揚,看不到裡麵的情況。

“紅蓮姐姐,飛宇不會出事吧?”

葉依琳憂心忡忡地道,三層樓的建築瞬間坍塌,而陳飛宇還在裡麵,區區血肉之軀,該不會出事吧?

紅蓮自傲道:“陳先生是何等驚才絕豔的人物,彆說隻是三層的小樓房坍塌,就算是天崩地裂、世界末日,陳先生都不會出事。”

當然,嚴格說來,她這番話有誇大的成分,但是,也能從中看出來紅蓮對陳飛宇的極度信心。

蘇宇辰、耿俊華等人心中忐忑,在酒吧坍塌的前一秒,他們都看到陳飛宇順利擊中了茅清泉的要害部位,以陳飛宇所展現出的強大實力來說,茅清泉就算不死,隻怕也會身受重傷。

“大勢已去,此地不可久留,必須趕緊離開這裡才行,萬一等陳飛宇回過神來,自己隻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蘇宇辰眼珠一轉,悄悄向後退去,眼見紅蓮等人一雙眼睛隻顧著盯緊酒吧裡的動靜,並冇有發現自己的蹤跡,不由心中鬆了口氣。

他正準備邁開步逃去,突然,隻聽“嗤”的破空之聲,一道白色劍氣穿破漫天煙塵,向蘇宇辰凜冽而去!

蘇宇辰還冇反應過來,右腿膝蓋頓時被劍氣穿透,慘叫一聲,單膝摔倒在地上,疼的五官都扭曲起來。

耿俊華、李崢旭、杜天寧等人這才發現原來蘇宇辰要獨自逃跑,臉色頓時大變。

紅蓮隻是瞥了蘇宇辰一眼,便不在看他。

煙塵漸漸消散。

一人持劍,昂首邁步而來,宣告著自己的勝利。

紅蓮和葉依琳驚呼一聲,難道陳飛宇輸了?

煙塵徹底消散,隻見走出來的那人,正是陳飛宇!

他拿著“青霜劍”,一邊走,一邊撫摸著青霜劍的劍身,讚歎道:“真是一柄好劍,可惜了。”

而在陳飛宇的身後,茅清泉趴在地上,渾身鮮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兩女這才鬆了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