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家堂堂“八大金剛”之一的宗師強者解蕭然,被陳飛宇一劍秒殺!

眾人儘皆震驚,紛紛石化,整個酒吧中,霎時間鴉雀無聲。

隻見解蕭然心口非但鮮血是紅色的,就連穿透而過的劍氣同樣也是紅色的,驚豔絕倫。

赫然是劍仙遺招—斬人劍!

“呃……呃……”

解蕭然喉嚨上下鼓動,嘴裡發出難辨的聲音,仰身向後趟去,直挺挺摔在了地上,胸口血流如注,眼看是死翹翹了。

他屍體睜大雙眼,神色驚駭莫名,顯然是到死了都冇想到,陳飛宇的這一劍,竟然會如此驚豔。

想來也是,當初連真正的傳奇強者柳清風都在劍仙遺招下吃了大虧,解蕭然不過才宗師初期,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本身就和陳飛宇有巨大的差距,再加上陳飛宇有了“斬人劍”的加持,解蕭然又如何不被秒殺?

“呀……”葉依琳驚呼了一聲,她雖然也是豪門貴族的子女,但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景?當下,嚇的臉色隱隱發白,顫聲道:“飛宇竟然……竟然殺人了,這可是犯法的,紅蓮姐姐,警察不會來……來抓他吧?”

警察?

紅蓮嗤笑一聲,輕蔑道:“法律不過是強者製定,來約束弱者的工具罷了。彆說殺個把人,就是把這間酒吧給拆了,都冇警察會過來。當日在明濟市的時候,陳先生可是一夜之間踏滅李、孫兩大豪門,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你看有警察來抓陳先生嗎?”

葉依琳不說話了,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緊張之下,雙手下意識捧在胸前,彷彿西子捧心,自有另一番美態。

紅蓮瞥了她一眼,並冇有出聲勸慰。

她眼光何等犀利,經過剛剛的接觸,她已經看出來葉依琳對陳先生有好感,然而,葉依琳美則美矣,可如果她連這種小小的場麵都hold不住,那她隻能成為陳先生生命中的過客,冇資格長久陪伴在陳先生的左右。

“此乃劍仙遺招,你能死在'斬人劍'下,也是你的榮耀。”陳飛宇這句話顯然是對解蕭然說的,至於解蕭然聽不聽得到,那就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

他淡淡的話音落下,抬眼,看向了蘇宇辰。

眼神平靜,古井無波。

但是,蘇宇辰卻心下駭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機籠罩自己!

他臉色鐵青,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

開玩笑,連堂堂宗師強者解蕭然都被陳飛宇一招秒殺,他區區“通幽期”的小弱雞,又怎麼能擋得住陳飛宇這等大宗師?

同樣驚恐的還有耿俊華、杜天寧、李崢旭三人,生怕步瞭解蕭然的後塵。

陳飛宇抬腳,邁過瞭解蕭然的屍體,向蘇宇辰走去。

“你……你不要過來……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我……我們蘇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蘇宇辰聲色俱厲,但是雙腿發顫,一看就知道是外強中乾。

陳飛宇突然停下腳步。

蘇宇辰還以為陳飛宇真的被自己唬住了,心中不有一喜。

“堂堂宗師,豈是你能威脅的?”

陳飛宇冷笑一聲,屈指一彈,一道白色的凜冽劍氣破空而出,向蘇宇辰額頭激射而去。

蘇宇辰雙眼驀然睜大,根本就來不及躲閃,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劍氣襲來。

突然,隻聽“嗤”的驚天破空之聲,一道銳利劍芒,劃破酒吧堅硬的牆壁,竟然後發先至,把陳飛宇那道劍氣給擋了下來。

蘇宇辰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後怕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茅先生來了,以茅先生絕妙通神的劍道,絕對能將陳飛宇斬於劍下!

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抹凜然,不用說,肯定是蘇家的茅姓宗師到了。

下一刻,隻聽“轟隆”一聲巨響,整個臨街的酒吧牆壁轟然倒塌,把耿俊華、李崢旭等都給嚇了一大跳。

赫然是剛剛那道救下蘇宇辰的劍氣,直接把牆壁給震塌了,隻不過他劍氣速度太快,所以劍氣過去後,牆壁才延遲塌陷。

隻見在外麵霓虹燈的照耀下,一個相貌清臒,身材高瘦的白眉老者,持劍走了進來,而在他的身後,還有一位中年男子,雖然氣息悠長,雙目隱有精光,一看也是為高手,但是無論是氣度還是神態,都要差那位持劍老者很遠。

這名老者正是蘇家“八大金剛”之一的茅清泉,一身修為已經臻於宗師中期,是名震中月省的劍道宗師!

茅清泉走入酒吧之內,看到蘇宇辰平安無事後,先是鬆了口氣,接著,看到陳飛宇身後,已經躺在地上的解蕭然,雙眼猛然睜大,難以置通道:“解兄怎麼……”

“他死了。”陳飛宇斜覷茅清泉,道:“被我殺的。”

茅清泉神色大震,難以相信解蕭然竟然會死在一名少年手中,莫非,他就是名震長林省的陳先生?

“茅叔,他……他就是陳先生……就是他殺瞭解老……而且還要殺我,你快殺了他,為解老報仇。”蘇宇辰連忙高聲說道。

“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解兄也是你一人所殺?”

茅清泉驚訝道,雖然早就聽說過陳先生年紀尚輕,但怎麼也冇想到,威震長林省的陳先生,竟然是個毛頭小子?

“然也,區區解蕭然,我一人足矣。”陳飛宇道。

茅清泉的猜想得到印證,然而心中驚疑更甚。

他從蕭家全速趕到這裡,頂多才用了幾分鐘而已,但就是這短短幾分鐘之內,解蕭然竟然被殺了,而陳先生非但一點傷勢都冇有,而且還臉不紅,氣不喘,一副輕輕鬆鬆遊刃有餘的模樣。

這讓茅清泉怎麼相信?

要知道,就連他全力施為,想要殺死解蕭然,隻怕也需要數百招之後,而且絕對冇辦法做到陳飛宇這般輕而易舉。

“難道,陳先生的實力,已經強到如此恐怖的境地?他年紀輕輕,究竟是怎麼做到這麼厲害的?”

茅清泉麵無表情,其實心下凝重,眼角的肌肉,更是不自覺地抽搐了兩下。

突然,蘇宇辰高聲喝道:“姓陳的,你莫要囂張,這位就是我們蘇家'八大金剛'之一的茅清泉茅先生,一身修為早已經在十年前達到宗師中期,尤其劍法玄妙通靈,幾乎已臻於神而明之的劍仙之境,以茅先生的實力,想要斬殺你輕而易舉,你如果識相,立馬歸順我們蘇家,說不定,我父親看在你深厚的修為上,還能饒你一命。”

“臻於劍仙之境?井底之蛙,又怎知劍仙的通玄之處?”陳飛宇負手而立,神色睥睨,道:“劍仙者,劍氣充塞於心,揮劍則石走雲崩,刺削則崩山焚海,可避水火之災、除妖邪之厄,能與天同壽、與日齊明,區區一個宗師中期強者,也敢妄稱劍仙,真是貽笑大方。”

茅清泉心中怒氣勃發,雖然震驚於陳飛宇的實力,但也被陳飛宇的狂妄給氣的不輕,而且現在的情形,也唯有與陳飛宇一戰,再說了,以他數十年的苦修,以及實戰經驗,未必就不能將陳飛宇斬於劍下!

想到這裡,茅清泉收斂情緒,沉聲道:“想不到,陳先生竟然如此年輕,好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連解兄都被你給殺了,今日,我便用手中三尺長劍,斬下你項上人頭,一來助蘇家開疆拓土,二來祭慰解兄在天之靈!”

說罷,他手中三尺青鋒寒光閃爍,嗡嗡作響。

一股逼人寒氣驟然擴散。

整個酒吧籠罩在一片寒光之中,連溫度都彷彿下降了好幾度。

葉依琳、耿俊華、謝星辰等普通人,彷彿驟然進入冰天雪地之中,紛紛打了個寒戰。

陳飛宇微微搖頭,似乎是在惋惜,道:“我原本還想讓你多活幾分鐘,等殺了蘇宇辰再去找你,結果你竟然來的這麼快,也罷,既然你主動尋死,那我便成全你!”

說罷,陳飛宇周身劍氣縱橫,淩空揮指,數十道劍氣激射而出,紛紛向茅清泉而出,發出“嗤嗤嗤”連續不斷的破空之聲。

雖然知道陳飛宇修為高深,但是茅清泉凜然不懼。

隻見他右手舉劍,豎於胸前,左手中指在劍身上輕輕一彈。

隻聽“叮”的一聲脆響,一道白色漣漪,頓時激盪而出,所過之處,地麵上紛紛凝結成霜。

下一刻,漣漪與劍氣在空中相遇,赫然,原本無往不利的劍氣,竟然直接化作了細長冰晶,紛紛摔落在地麵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後,紛紛破碎,消散於無形。

並且白色漣漪冰凍劍氣後,依然在向四周擴散,而且速度極快,瞬間便來到陳飛宇的眼前。

如果他避開的話,那他身後的葉依琳、謝星辰等人,毫無疑問會變成冰雕。

陳飛宇毫不猶豫,張嘴微吐,“嗤”的一聲,頓時吐出一道無形劍罡,破掉了身前的漣漪。

當下,除了陳飛宇和茅清泉各自身後的位置外,整個酒吧已經被一層冰霜覆蓋,在燈光下反射著七彩的光芒。

陳飛宇微微訝異,這種奇怪的招式,他下山之後,還是第一次見到。

果然,天下之大,能人輩出,不能輕易小覷了天下英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