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月省蘇家一共有八大“宗師”強者,被外人稱為“八大金剛”,同樣也是蘇家威震中月省的本錢。

這次跟隨蘇宇辰一同前來的,共有兩位宗師強者,除了宗師初期的解蕭然外,還有一位宗師中期的劍客,這也是蘇宇辰在長林省最大的依仗。

蘇宇辰在來酒吧之前,以為要對付的僅僅是李崢旭、謝星辰這樣的商界精英,所以身邊隻帶瞭解蕭然,另外一位宗師強者則留在了蕭家。

然而,不但在這間小小的酒吧裡,遇到了宗師強者陳飛宇,而且蘇宇辰還冇想到,陳飛宇的實力,竟然比他之前調查的還要強大!

不說彆的,中月省左家的刀伯,本身就是宗師中期的強者,再加上一手“純陽三十六式刀訣”霸氣絕倫,堪稱中月省有名的強者。

哪想到,刀伯竟然會死在陳飛宇的手上,那豈不是說,陳飛宇的實力,至少也在宗師中期?這已經比宗師初期的解蕭然要強大不少了。

蘇宇辰心裡暗暗後悔,悄悄走到耿俊華身邊,小聲道:“趕快聯絡蕭家,就說遇到陳飛宇,情況危急,解先生恐非敵手,請茅先生立即過來支援。”

耿俊華神色一喜,連忙拿出手機發了資訊,向蘇宇辰點點頭,表示一切ok。

蘇宇辰這才鬆了口氣,從蕭家來這裡,速度快的話,頂多隻需要10分鐘,隻要茅先生來到這裡,合解蕭然之力,兩大宗師強者圍攻陳飛宇,就算陳飛宇有三頭六臂,依然難逃一死。

陳飛宇暗中冷笑了一聲,蘇宇辰剛剛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陳飛宇的聽力何等強大,自然一字不落的全聽到了。

茅先生?

看來又是一位宗師強者。

中月省蘇家直接派兩位宗師強者前來,看來對長林省是誌在必得。

然而,現在不過兩位宗師罷了,陳飛宇有何懼哉?

想到這裡,陳飛宇嘴角笑意頓止,神色凜然,劍指端的劍氣忽吐忽現,道:“紅蓮,保護好葉小姐和謝星辰。”

“是。”

紅蓮應了一聲,拉著憂心忡忡的葉依琳,向後退了十多米遠。

謝星辰見狀,也連忙跟著退了出去,不過,他為了表現自己的男子氣概,反而站在了紅蓮的前麵。

紅蓮翻翻白眼,向旁邊挪了一下,因為謝星辰擋住了她的視線。

同樣,解蕭然也神色凝重地讓蘇宇辰退後十多米,畢竟宗師之戰驚天動地,以蘇宇辰的實力,一不小心,就會被捲入其中,重則立斃當場,輕則身受重傷。

很快,酒吧之內,讓出了一大片空地。

陳飛宇和解蕭然相隔五米,氣氛凝重,猶如金戈鐵馬,一觸即發。

葉依琳眼中滿是擔憂,道:“紅……紅蓮姐姐,對麵那老頭子好像是什麼宗師強者,一看就知道很厲害,飛宇不會出事情吧?”

紅蓮神色輕鬆,搖頭輕笑道:“陳先生可是我們長林省地下世界的霸主,一身修為通天徹地,縱然解蕭然是宗師強者,又怎麼能是陳先生的對手?”

“啊?”葉依琳長大了嘴,什麼“霸主”、“通天徹地”的形容詞,她聽起來感覺暈暈乎乎的。

“看著吧,很快,你就會知道,你能認識陳先生,是一件多麼榮耀的事情。”

葉依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突然,幾乎是在瞬間,陳飛宇和解蕭然同時動了。

陳飛宇腳點地板,揉身而上,指端劍訣瞬間出現三尺長的白色劍芒,嗡嗡作響!

幾乎是在瞬間,便來到瞭解蕭然的麵前,堪稱其動如火,其急如風。

解蕭然神色凝重,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連名動中月省的刀伯,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

隻見解蕭然眼中精光四射,大喝一聲,周身氣勢暴漲,上身白色練功服頓時爆裂開來,露出精壯的上半身,一拳迎著陳飛宇打去,而在拳身上,赫然包裹著五色光芒,宛若在空中劃過一道彩虹。

甫上手,便是全力以赴!

陳飛宇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五彩斑斕”的拳法,心中大為驚奇。

緊接著,他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意,所以一力降十會,不算你是什麼拳法,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統統都是狗屁!

下一刻,陳飛宇指端劍芒,與解蕭然的五色拳頭相觸碰的一刹那,隻聽伴隨著“錚”的刺耳金屬聲傳來,強烈的氣勁猛然爆發,以陳飛宇兩人為中心,向四周激射而出,所過之處,宛若颱風過境,而兩人腳下地板,更是寸寸龜裂,出現長達十米的裂縫。

葉依琳、謝星辰、耿俊華等人儘皆駭然,這……這確定還是人類嗎?

尤其是地麵龜裂之後,長長的裂縫直接延伸到了眾人的腳下,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一個站立不穩,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他倆這種富二代公子哥,什麼時候見過這種誇張的場景,頓時嚇得臉色入土。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已經敏銳的發現,解蕭然不過是宗師初期的實力而已,對比他堪稱宗師後期的實力來說,根本就不夠看。

雖然他從冇想過僅僅憑藉一道劍芒,就能將解蕭然的手臂斬下來,但至少,也應該一劍將解蕭然給逼退。

然而,在陳飛宇已經用了七成力的情況下,宗師初期的解蕭然,竟然能夠勉強與他形成對峙之勢,看來,這一切的玄妙,就出在解蕭然神奇的拳法上了。

“縱然你能抵擋住我七成的功力,那我的八成功力,你又能如何抵擋?”

陳飛宇神色睥睨,桀驁不馴,輕喝一聲,再多催一成功力,指端劍芒絢爛多姿。

解蕭然臉色大變,直覺一股排山倒海一樣的巨力襲來,再也抵擋不了,突然臉色潮紅悶哼一聲,向後“蹬蹬蹬”退了五六步,止住了身形後,嘴裡緩緩流出鮮血。

顯然一招之下,解蕭然已經受傷。

蘇宇辰心中駭然,解蕭然雖然是蘇家“八大金剛”中修為最弱的一個,但是再怎麼說,解蕭然也是一位高高在上宗師啊。

如此超然的人物,竟然不是陳飛宇一合之敵,好可怕!

蘇宇辰心中對陳飛宇更加忌憚,也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陳飛宇。

“不愧是名震長林的陳先生,未及弱冠的年齡,便有如此深厚的修為,在下佩服。”解蕭然左手抹掉嘴角猩紅的血液,神色更加凝重。

自從他練成蘇家的“雀羽拳罡”以來,一雙肉拳可生裂金石,甚至連高速飛馳的狙擊槍子彈都能用拳頭擋下來,堪稱無往不利。

然而現在,不但麵對陳飛宇的劍芒失利,而且右手隱隱作痛,不用看都知道,肯定已經發腫了。

這讓解蕭然如何不震驚於陳飛宇的實力?

陳飛宇依舊捏著劍指,道:“我也冇想到,以區區宗師初期的實力,你竟然能抵擋住我的七分力,直到我用出八成功力的時候,才能將你逼退,由此可見,你所練的拳法,也有其獨到之處。”

蘇宇辰頓時張大了嘴,靠,解蕭然都已經受傷吐血了,敢情陳飛宇都冇出全力,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同樣震驚的李崢旭和杜天寧等人,七八成的功力,就已經地動山搖了,那陳飛宇施展出全力,豈不是直接把酒吧給拆了?

兩人心中又悔又懼,早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的話,就不臨陣投敵蘇宇辰了。

解蕭然心已經沉了下去,知道自己毫無勝算,隻好色厲內荏道:“我們中月省蘇家可有八大宗師強者,而我們蘇家家主,一身通天徹地的修為,早就已經到了'半步傳奇'境界。

陳先生,我知道你修為高深,可是你個人再厲害,又如何是我們蘇家的對手?不如早早投降,歸順我們蘇家,以你的實力,定能平步青雲。”

周圍眾人都看出來了,解蕭然自己打不過陳飛宇,所以便把整個蘇家給扯了出來,想要以蘇家的實力,來讓陳飛宇屈服。

不過話說回來,解蕭然說的未必冇有道理,八位宗師強者,一位半步傳奇,如此豪華的陣容,隻怕找遍整個長林省,都找不到能夠與之相抗衡的實力。

陳飛宇雖強,但也強不過八位宗師聯手,更何況,在八位宗師之上,尚有一位“半步傳奇”的絕頂強者。

李崢旭和杜天寧暗暗鬆了口氣,現在看來,陳飛宇的勝算極其渺茫,他倆先前投靠蘇家纔是正確之舉。

“八位宗師?”陳飛宇挑眉,眼神莫測。

“不錯。”解蕭然昂起頭,驕傲地道。

“錯了,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道:“並不是八位宗師。”

“不是八位?”解蕭然愣道。

陳飛宇在笑,笑容逐漸淩厲,道:“殺了你,不就是七位?待會再殺了另一位茅姓宗師,不就變成了六位?”

周圍紛紛愕然,想不到陳飛宇言語神態之間,竟然將兩位宗師的性命視若無物!

解蕭然立即睜大虎目,怒道:“好狂妄的人,竟敢囂張如斯!”

“你隻知我人狂,豈知我劍更狂?”陳飛宇神色凜然,話音剛落,突然猛踏地麵,原本龜裂的地麵,瞬間變成蜘蛛網一般。

下一刻,陳飛宇已經激射而出。

他不再保留,全力出手,速度之快,眾人隻覺眼前一花,陳飛宇依然來到解蕭然的身前,劍指更是抵在瞭解蕭然的心窩處。

解蕭然雙眼圓睜,滿是驚駭之色。

瞬間,一道璀璨瑰麗的劍氣,從解蕭然心口穿透而過。

鮮血飆濺,驚豔永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