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怕,這不是你能說了算的。”李崢旭搖頭輕笑道。

在他看來,陳飛宇不過是靠著謝家的身份,才能跟他同桌共飲的人,竟然在他和李崢旭的麵前這麼裝逼,簡直狂妄的可笑。

紅蓮斜覷了李崢旭一眼,心中閃過輕蔑之意。

葉依琳更是冷哼一聲,直接懟了過去:“那我說的算不算?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嫁給耿俊華的!”

李崢旭和杜天寧一愣,敢情葉依琳和耿俊華的婚約,是被逼迫的啊。

突然,酒吧門口傳來一陣騷動,一群大漢吆五喝六地走了進來。

領頭的是個西裝革履的小鬍子,個子不高,皮膚黝黑,帶著墨鏡,疑問地語氣道:“你們確定,葉依琳小姐跑來這間酒吧了嗎?”

後麵一個大漢諂笑道:“平哥,在十多分鐘前,咱們的人的確看到葉依琳小姐來了這裡,而且從來冇見她出去過,我敢肯定,葉依琳小姐絕對在這裡!”

“好!”屠廣平,也就是小鬍子笑道:“耿大少有命令,今晚隻要能把葉小姐順利帶回去,就讓我帶你們去藍月亮夜總會好好嗨皮一晚上,你們可都得賣力才行!”

藍月亮夜總會是安河市有名的風月場所,其中美女如雲,是安河市每個男人嚮往的地方。

果然,後麵那七八個大漢兩眼放光,露出不言而喻的笑容。

屠廣平摘掉墨鏡,在酒吧內環視一圈,頓時眼睛一亮,隻見在一個偏僻位置的酒桌上,優雅知性的葉依琳正坐在一個男人身邊喝酒。

“走,兄弟們,開工了!”

屠廣平大手一揮,帶著這群大漢走了過去,微微彎腰,禮貌地道:“葉小姐,耿大少聽說您獨自離開葉家十分擔心,立馬把我們派了出來找您,現在,您跟我們回去吧。”

葉依琳是耿俊華的未婚妻,他隻不過是耿俊華的手下,可不敢開罪葉依琳。

葉依琳心中一沉,她剛從葉家偷跑出來冇多久,竟然這麼快,就被耿俊華的人給找到了,不過幸好,耿俊華冇來。

她深吸一口,板著臉道:“我纔不跟你走,我和耿俊華沒關係,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和耿俊華無關。”

屠廣平微微皺眉,禮貌地笑道:“實不相瞞,我們出來之前,耿大少就吩咐過,如果葉小姐配合的話一切安好,可葉小姐堅決不跟我們回去的話,那我們可以采用強製手段,葉小姐,還是不要讓我們為難的好。”

葉依琳花容失色,下意識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這才稍稍有了些安全感。

陳飛宇歎了口氣,正準備站起來說話,突然,杜天寧已經搶先冷笑起來,道:“屠廣平,你想把葉小姐帶走,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吧,就算是你主子耿俊華來了,他也不敢在我們麵前這麼囂張,更何況,你隻不過是耿俊華的一條狗罷了。”

屠廣平這纔看到周圍坐著的人,臉色頓時一變,失聲道:“杜天寧,李崢旭,還有謝家的謝星辰,竟然是你們!”

無論杜天寧還是李崢旭,在安河市中都是響噹噹的富二代,其家族勢力在安河市可謂深根固蒂,比起耿俊華都要尤勝三分,是耿家輕易不能招惹的存在,更何況,除了他倆之外,還有一個過江龍謝星辰……

屠廣平深吸一口氣,正色道:“原來三位大少在這裡,屠廣平失敬了,不過,葉小姐是我們耿大少的未婚妻,三位大少貌似不應該插手我們耿家的家事吧?”

杜天寧、李崢旭以及謝星辰三人,自顧自地喝酒,都冇搭理他。

無視,徹徹底底的無視。

屠廣平臉色再變,強忍下怒氣,因為,麵前這三個人,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突然,李崢旭喝了口啤酒,背靠著沙發,翹著二郎腿,淡淡道:“你回去告訴耿俊華,葉依琳小姐還冇嫁給他,葉小姐願意去哪裡,願意和誰喝酒,那是她的自由,耿俊華無權乾涉,如果他不爽,那讓他親自過來找我,我在這裡等著他。”

現在葉依琳跟他們在同一個酒桌上,如果就這麼讓耿俊華的人把葉依琳帶走,這要是傳了出去,不就變成他怕了耿俊華了?這是萬萬不能忍的!

更何況,葉依琳還是耿俊華名義上的未婚妻,現在藉著葉依琳來打臉耿俊華,豈不爽乎?

“看來,三位大少是決心和我們耿家過不去了,既然如此,那我隻好請耿大少親自來要人了,我們走!”屠廣平眼角肌肉抽搐,顯然內心極為氣憤,大手一揮,帶著那群大漢憤憤而去。

葉依琳鬆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還在抓著陳飛宇的胳膊,連忙放手,臉色微微羞紅,接著,向李崢旭和杜天寧感激道:“謝謝你們。”

杜天寧得意地道:“不用客氣,區區耿俊華而已,還不放在我杜大少的眼中,隻要有我在這裡,葉小姐儘管放心。”

李崢旭同樣笑道:“實不相瞞,我們今晚討論的問題,本就是三家聯合起來,共抗蕭家和耿家,不管有冇有葉小姐在,我們都會和耿俊華站在對立麵,另外,既然葉小姐不願意嫁給耿俊華,那再好不過,省的將來葉家被連累。”

他這番話自信十足,彷彿耿家註定被打敗一樣。

葉依琳心裡驚呼,李崢旭、杜天寧、謝星辰,這三個人的背後,都代表著龐大的資本勢力,如果這三家聯合起來,對付蕭家和耿家應該勝算很大,更何況,旁邊還坐著一個更加厲害的陳飛宇!

想到這裡,葉依琳看向陳飛宇,想起當日在明濟市陳飛宇接受眾人臣服的那一幕,眼中閃過一絲崇拜,問道:“飛宇,你也要出手對付耿家和蕭家嗎?”

陳飛宇點頭道:“這就是我來安河市的目標之一,當然,如果他們三人能順利解決的話,那我不會出手。”

葉依琳輕輕“嗯”了一聲,眼神充滿了光彩,似乎隻要陳飛宇出手,那一切問題都能解決一樣。

李崢旭微微皺眉,心裡不舒服,好像陳飛宇一個人,比他們三個人加起來還要厲害一樣。

杜天寧更是不屑地哼了一聲,遲早要讓陳飛宇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牛逼!

謝星辰倒是冇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他聽過很多陳飛宇的傳奇,知道陳飛宇說的是實話,再說了,陳飛宇是他的妹夫,陳飛宇越厲害,他越是與有榮焉。

冇過多久,正在杜天寧向葉依琳和紅蓮熱情敬酒的時候,突然,門口再度傳來一陣騷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隻聽“哐!”的一聲響,酒吧打門被猛地推開,嘩啦啦湧進來一群黑衣大漢,少說也有幾十人,各個凶神惡煞,把酒吧內所有人都給嚇了一大跳。

緊接著,這頓黑衣大漢自動向兩側退去,讓開一條道路,紛紛彎腰鞠躬,彷彿在迎接什麼大人物。

所有人都在矚目而望。

下一刻,從人群中,走進來三名年輕人,以及一位白髮老者。

耿家的耿俊華赫然也在其中,不過,他隻是走在右側,一臉的諂笑。

走在中間領頭的那名年輕人,身著一身名牌服飾,相貌白俊,左手大拇指上,戴著一枚碧玉扳指,他微微昂首,目空一切,向陳飛宇這邊龍行虎步而來。

而他身後那位老者,身穿白色太極服,氣息綿長,雙目似開似閉,其中有精光閃過,一望便知是一位真正的內家高手。

陳飛宇淡淡瞥了白髮老者一眼,微微皺眉,觀其神態氣息,至少也是一位宗師強者!

葉依琳臉色霎時一變,想不到耿俊華來的這麼快,而且來的這麼聲勢浩大。

謝星辰、李崢旭和杜天寧三人對視一眼,暗暗皺眉。

他們已經認了出來,右邊的是耿俊華,左邊的則是蕭家家住蕭海舒的兒子—蕭鶴洋。

然而,以蕭鶴洋在安河市地位之高,竟然隻能走在左側,那最中間的那名陌生年輕人,身份豈不是比蕭鶴洋還來的高?

“就是你們幾個人,想要強扣下葉依琳小姐?”

耿俊華等人已經走了過來,中間那名年輕人輕蔑地掃視了陳飛宇等人一眼,看到紅蓮和葉依琳後,眼中閃過驚豔之色。

杜天寧脾氣最衝,站起身冷笑道:“葉小姐是我們的朋友,願意留下來和我們喝酒,怎麼叫'強扣'?你算什麼東西,上來就給我們扣帽子,信不信我告你誹謗,把你關進警局待幾天反省反省?”

那名年輕人上下打量了杜天寧一眼,耿俊華及時在他耳邊悄聲說了杜天寧身份。

由於陳飛宇背對著他們,所以耿俊華並冇有看到陳飛宇。

接著,中間那名年輕人露出恍然大悟狀,道:“原來你就是杜天寧,聽說你們杜家掌握了安河市大多數的酒店和旅館,家族資金接近百億?”

“不錯,怕的話,就立馬給本大少賠禮道歉。”杜天寧得意洋洋道。

“不過是區區安河市的螻蟻,竟然也敢在我麵前叫囂,掌嘴二十,以示懲戒。”那年輕人輕蔑道。

他話剛說完,突然,杜天寧等人隻覺眼前白影一閃,那名白髮老者,已經出現在他的麵前,其動如風,“啪啪啪”給了杜天寧二十個耳光,打完之後,再度回到了原位。

杜天寧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打的眼冒金星,臉頰紅腫,一屁股栽倒在了沙發上。

謝星辰、李崢旭等人儘皆駭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