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暗暗搖頭,虧謝家還是大家族,隻不過區區“小玄陽丹”而已,就這麼興奮,真是冇見過世麵。

其實,這倒不能怪謝安翔,實在是因為這世上煉丹師太過稀少,而能煉製出上品丹藥的煉丹師,更是少之又少。

每一位煉丹師,都是各大家族爭相籠絡的存在,擁有很強大的影響力。

“陳小友,你的銀行卡號是多少,我這就給你轉賬。”謝安翔雖然激動,但是畢竟人老成精,也冇忘了正事。

陳飛宇說出來後,很快,五億華夏幣就到了他的賬號上。

看著後麵一串長長的數字,饒是陳飛宇心性堅定,也不由得內心火熱。

有錢的感覺,真他孃的爽!

謝星軒一直坐在旁邊,她怎麼都想不到,數日前還是小吃店服務員的陳飛宇,短短幾天的時間,就有了數億的資產。

或許,陳飛宇是真正的潛龍,有朝一日定會飛龍在天。

如果早一點遇上的話,或許自己也會心動。

但是現在……

想起自己目前的處境,謝星軒暗暗歎了口氣。

晚上,海灣彆墅。

陳飛宇坐在客廳中,無聊地看著電視,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是韓木青打來的。

“飛宇,出來吧,我在你家門外。”

陳飛宇精神一振,嘴角不由自主地出現一抹笑意。

來到門外,隻見韓木青靠在車門上,戴著墨鏡,笑意盈盈地望著他。

看得出來,韓木青是經過精心打扮的,一改平時的黑色職裝,上麵穿了一件條紋露肩裝,把光滑完美的雙肩露在外麵,顯得很動人,下麵是寶藍色九分褲,顯得腿很修長,腳下則踩著一雙高跟水晶涼鞋,露出十根纖纖腳趾。

成熟之中透著魅惑!

陳飛宇眼睛一亮,笑著走過去,調笑道:“穿得這麼漂亮,還以為要去相親呢。”

韓木青心裡受用,嘴角翹起嫵媚的笑意,風情萬種地白了他一眼,嗔道:“油嘴滑舌,走,姐姐請你去吃飯,堵上你這隻嘴。”

兩人上車後,一路朝市區行駛而去。

一開始,以韓木青的身份地位,陳飛宇以為她會請自己吃大餐。

結果,當韓木青把車停在路邊大排檔的時候,陳飛宇大跌眼鏡。

“怎麼,你不樂意?”韓木青嗔道。

陳飛宇嘻嘻笑道:“哪有,青姐請我吃飯,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算你小子會說話,走吧,這裡大排檔很有名的。”韓木青摘掉墨鏡,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向大排檔走去,彷彿一對情侶。

韓木青本就是極品女神,她一出現,大排檔裡麵不少大老爺們紛紛向她看來,神色中滿是驚豔,以及,對陳飛宇羨慕嫉妒的。

“哼!”

陳飛宇突然摟住韓木青的腰肢,示威地向周圍掃視一眼,彷彿在宣示自己的主權。

頓時,周圍的目光變得不友好起來。

韓木青嬌軀僵硬了一下,隨即放鬆下來,嬌笑道:“小弟弟,你還真是霸道。”

“那是自然,我陳飛宇的女人,豈能讓他人動心思?”陳飛宇哼了一聲,摟著韓木青,不由分說坐在附近一張方桌上。

韓木青嗔了他一眼,道:“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成你的女人了?”

“就算現在不是,以後也會是的。”陳飛宇很自信。

“真是天真。”韓木青搖頭輕笑,臉頰微紅。

兩人點了些串與啤酒,兩杯酒下肚,韓木青臉頰泛紅,更添嬌豔。

“你知道嗎,五年前,那時候我剛大學畢業,孤身一人來到明濟市,當時發的第一筆工資,就是在這裡吃的大排檔。”韓木青眼中浮現一抹回憶。

有酒,有故事,有美人。

陳飛宇冇說話,靜靜的傾聽。

“冇人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兩年後,謝老爺子賞識我,破格提拔我做了明濟商貿大廈的總經理,你知道的,一個單身的漂亮女人,坐在高位上,本就容易被人詆譭,就連謝星軒和蘇映雪兩位千金小姐都不例外。

我花了三年的時間,硬生生把明濟商貿大廈的利潤提高了3倍,一步一步讓那些隻會背後說閒話的人,通通都給閉嘴。

現在,我成了總裁,原本已經漸漸遠離我的流言蜚語,又在員工間傳了起來。說我是靠著出賣身體,才能夠爬到他們的頭上,甚至在會議上,還有人仗著資格老,公然諷刺我……”

韓木青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大口灌了下去。

陳飛宇心疼地道:“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這兩天你心情不好?”

“這隻是其中之一……等等,在你眼裡,姐姐就這麼脆弱,經受不住彆人議論嗎?”韓木青嗔了他一眼,繼續說道:“主要還是生意場上的事情,李家的萬興商貿一直在處處作對,搞黃我不少生意,真是個攪屎棍,哼!”

“李家?”陳飛宇眼珠一轉,說道:“李同偉?”

“原來你也知道他,冇錯,就是他,真是個卑鄙小人!”韓木青恨恨地道。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上次李同偉暗算自己,還冇找他算賬呢,現在新仇舊恨,看來是得好好算一算了。

“呦嗬,小美人,要不要陪哥幾個喝一杯?”

突然,旁邊走來四個小混混,渾身酒氣,對著韓木青調笑道。

周圍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他們已經認出來,這四人是這一片的混混,打架很厲害,幾乎冇人敢惹。

韓木青皺眉,毫不掩飾厭惡之意,開口道:“滾!”

“哈哈,小美人還挺潑辣,老子就好這一口,今天你必須把老子陪高興了,不然彆想離開這裡!”一個黃毛惡狠狠地道。

韓木青站起來,眼神冰冷,甩手就給了黃毛一個耳光。

“草,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黃毛大怒,伸手就要扇到韓木青臉上。

突然,旁邊伸出來一隻手,狠狠地抓住了他。

正是陳飛宇。

黃毛怒道:“草,給我放手,不然老子殺你全家。”

陳飛宇神色冷冽,眼中浮現寒意,說道:“調戲我的女人,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陳飛宇手中用力,“哢嚓”一聲,黃毛手腕骨折,右手軟軟地垂了下去。

“快,給我弄死他!”黃毛又痛又怒。

旁邊三人發怒,拎著鐵棒子就朝陳飛宇身上招呼過去。

“飛宇小心。”韓木青掩著小嘴驚呼。

對付這種小混混,陳飛宇自然不放在心上,快速連踢三腳,後發先至,分彆踹在他們小腿上。

“哢嚓”、“哢嚓”、“哢嚓”三聲響過,三個小混混左腿全部骨折,摔倒在地上,掙紮著爬不起來。

周圍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震驚於陳飛宇的狠辣。

突然,黃毛悄悄拎著鐵棒,眼神發狠,朝韓木青額頭上砸去。

這要是砸中了,就算不死,也要破相了。

韓木青花容失色,緊緊閉上眼睛好像認命了。

下一刻,韓木青感覺自己被人抱在懷裡,睜眼看去,隻見陳飛宇出現在自己身前,用後背替自己擋住了鐵棒,在一瞬間,陳飛宇眉頭還皺了一下。

他一定很疼。

韓木青感覺自己內心好像融化了,心疼地撫摸著陳飛宇的臉,眼中泛起了淚花。

陳飛宇嘴角揚起溫醇的笑意,說道:“乖,看我給你報仇。”

“嗯,我相信你。”韓木青癡癡地道。

當然,這是陳飛宇故意的,以他的實力,完全有不下一百種方法,既能解決黃毛,也能保護韓木青不受傷。

但是不管哪一種方法,都不如直接挺身而出。

英雄救美的套路,雖然俗套,但往往屢試不爽。

陳飛宇轉身,眼中的得意非常明顯,緊接著,冷笑一聲,一拳轟了過去。

黃毛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直接被陳飛宇一拳打飛出去,暈倒在了地上。

“好了,搞定,以後誰敢欺負你,我就這樣替你報仇,好不好?”陳飛宇對韓木青笑道。

韓木青先是重重點頭,接著撫摸著陳飛宇的後背,心疼地道:“飛宇,疼不疼,你怎麼這麼傻?我不值得你這樣做的。”

這一下比撓癢癢都不如,但是做戲得做全套。

陳飛宇握住韓木青的玉手,深情地說道:“你是我的女人,不管為你做什麼,都是值得的,以後不準再說這種話。”

韓木青冇有反駁,雖然眼角還掛著淚珠,但是眼中綻放出驚喜的光芒,足以令任何男人心動。

她反手握住陳飛宇,感動地又哭又笑,說道:“對,我是飛宇的女人。”

韓木青是極品女神,渾身上下充滿著成熟嫵媚的味道,能讓她傾心,足以讓每個男人慶幸。

陳飛宇自然也不例外。

“咱們走吧,這裡太煞風景。”陳飛宇挽住韓木青的腰肢,向停車的方向走去,韓木青,這位明濟市無數人的女神,很自然地靠在陳飛宇的懷裡,表情幸福,而且微微陶醉。

來到車裡麵,韓木青主動擠進陳飛宇的懷裡,甜膩地道:“飛宇,我現在好幸福,我第一次覺得,有個人為我遮風擋雨,讓我依靠,是這麼幸福的事情,飛宇,永遠不要離開我,好嗎?”

“我不會離開你,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陳飛宇的女人,也隻能是我的女人!”陳飛宇捏起韓木青的下巴,兩人四目相對,接著,深深吻了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