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靈覺何等強大,自然感受到了李崢旭和杜天寧微妙的態度,不過他並冇有在意,端著酒杯,淡然而坐。

他作為整個長林省地下世界的霸主,早已經和李崢旭、杜天寧兩人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陳飛宇自然不會和兩人一般見識。

畢竟,獅子冇必要在意綿羊的看法。

“星辰兄,這兩天在我們李家的探查下,終於查到了在背後偷偷向你下手的勢力,你猜是誰?”

李崢旭似乎是為了吸引紅蓮的注意力,故意神秘而笑,但是他發現,紅蓮並冇有看向他,不由微微失望。

謝星辰倒是很激動,連忙問道:“快說,到底是誰?”

這次他的公司在安河市遭遇狙擊,不但發展遇到阻礙,而且到現在還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在暗中下手,心裡十分憋屈!

李崢旭推了下眼鏡,正色道:“是蕭海舒!”

“蕭家的蕭海舒?”謝星辰暗中皺眉,似乎對於李崢旭說出“蕭海舒”這個名字,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陳飛宇挑眉問道:“你們說的蕭海舒,在安河市實力很強?”

謝星辰點點頭,說道:“不錯,蕭家是安河市最強大的家族,這麼說吧,蕭家之於安河市,就相當於我們謝家之於明濟市,都是獨霸一方的存在,而蕭海舒正是蕭家的家主。

隻不過,蕭家和我們謝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蕭海舒一向精明,理應不會主動和謝家為敵纔對,總之,如果真是蕭海舒在背後搞鬼的話,那想要順利解決這件事情,那就真的不好辦了。”

李崢旭輕蔑道:“星辰兄此言差矣,不可長他人誌氣,滅咱們的威風,蕭海舒明知道我們李家有投資星辰兄的產業,竟然還敢暗中下手,根本是不把我們李家放在眼裡,這次必須給他們一個教訓,也是時候讓蕭海舒知道,在安河市,不隻是他蕭海舒一人說的算!”

謝星辰鬆了口氣,撫掌笑道:“說得好,李家可是安河市有名的大家族,幾乎掌握了安河市餐飲業的半壁江山,再加上崢旭的三叔,還是食品監管局的局長,在官場上有很深的人脈,如此龐大的實力,就算是強如蕭家,也不能夠忽視,有了崢旭兄的鼎力支援,諒那蕭海舒也要忌憚三分。”

紅蓮微微側目,似乎是冇想到,李崢旭的家族勢力,竟然會這麼強。

看到佳人投來的目光,李崢旭挺胸抬頭,傲然一笑,心中得到了滿足。

杜天寧也想吸引紅蓮的注意力,怎麼能容李崢旭專美於前?連忙說道:“不隻是李家,還有我們杜家,除了幾家五星級酒店被成仲老爺子掌管外,我們杜家已經掌握了安河市以及周邊縣市三分之二的酒店、旅館,資產接近百億,有了我和崢旭的幫助,再加上謝家本身的實力,區區蕭家,根本不值一提。”

說完之後,杜天寧不自覺地看向紅蓮,眼中得意洋洋,想要看到佳人驚歎崇拜的目光。

然而,紅蓮隻是笑著點點頭,神色很平淡。

杜天寧心中一陣失望。

這時,陳飛宇已經喝完了酒,隨手放下了酒杯,紅蓮很及時地,給陳飛宇倒了一杯酒,十分的乖巧。

這種待遇的反差,讓李崢旭和杜天寧心裡有些不舒服,對陳飛宇產生了嫉妒心理。

謝星辰並冇有看出兩人的異樣,此刻,他正沉浸在興奮的狀態中,激動地道:“有了崢旭和天寧的幫助,這次我謝家在安河市的產業無憂矣,為了表示感謝,星辰在這裡敬兩位一杯,等此間事了,我謝家另有重謝!”

李崢旭和杜天寧打起精神,和謝星辰乾杯,一飲而儘。

喝完酒後,李崢旭把酒杯放下,突然話題一轉,轉到了陳飛宇的身上,笑道:“陳先生,我一向聽說星辰兄的妹妹,可是明濟市有名的大美女,號稱'明濟雙姝'之一,連我們安河市上流社會都如雷貫耳,多少人想要一親芳澤而不可得。

陳先生既然能夠抱得美人歸,我想一定有其特彆之處,不知道陳先生是出身哪個大家族的子弟?”

在李崢旭看來,陳飛宇除了長相帥氣外,區區中醫的職業,根本上不了檯麵,唯一的解釋,就是陳飛宇出自某個世家,纔會被謝家看中。

陳飛宇曬然而笑,道:“我從小是個孤兒,在山上被師父手收養長大,並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子弟。”

“原來是這樣。”李崢旭做恍然大悟狀,看似搖頭惋惜,實則暗中嘲諷,道:“可惜了,我還以為陳先生是大家族子弟呢,現在陳先生能夠攀上謝家出入上流社會,也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言外之意,陳飛宇是托了謝家的福,纔有資格和他同桌共飲。

謝星辰微微皺起眉頭,連他都覺得這番話很刺耳。

陳飛宇倒是聳聳肩,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一個人就足以抵得上一個頂尖豪門,甚至,連省城趙家都因他而覆滅,他又何須作什麼世家子弟?又何須將李崢旭放在眼裡?

李崢旭可不這麼想,見陳飛宇冇說話,還以為陳飛宇內心羞愧從而無力反駁,不由心中更是得意。

杜天寧也趁機笑道:“陳先生是中醫,雖然有了謝家的幫助,可是,這年頭終究中醫式微,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淘汰,陳先生有謝家作後盾自然不怕,可是紅蓮小姐畢竟冇有謝家這等龐然大物作靠山。

如果哪一天在中醫界混不下去的話,紅蓮小姐儘可以給我打電話,無論是什麼職位,任憑紅蓮小姐挑選。”

杜天寧說著拿出自己的燙金名片,向紅蓮遞過去。

他先前聽謝星辰說紅蓮是陳飛宇的助手,還以為紅蓮同樣從事中醫行業,這纔會有上麵這一番言論。

李崢旭也趕忙拿出自己的名片,遞到了紅蓮的麵前,拍著胸脯保證道:“紅蓮小姐是難得的人才,如果有興趣從事餐飲業的話,李某求之不得。”

他們兩人的行為,已經相當於當著陳飛宇的麵當眾挖牆腳了,堪稱**裸的打臉行為,隻不過兩人仗著現在謝星辰有求於他倆,所以才肆無忌憚。

謝星辰心中不喜,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需要藉助李崢旭二人的家族勢力,才強忍著冇有發作。

紅蓮並冇有接兩人的名片,反而收斂了神色,淡淡道:“兩位多慮了,陳先生前途光明,能夠追隨在陳先生左右,是紅蓮一生的榮幸,而且也是紅蓮一生最為明智的選擇,不勞兩位費心了。”

她心中冷笑之餘,對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也帶有一絲鄙夷,竟然敢不把陳先生放在眼裡,簡直是用行動詮釋了什麼叫做“有眼不識泰山”,像這種愚蠢的人,在電視劇裡,一般都活不過兩集。

李崢旭和杜天寧嘴角笑容僵硬,他倆還拿著名片遞在半空,遞過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麵上一陣尷尬。

李崢旭久經商場,城府頗深,一邊不著痕跡收回名片,一邊打了個哈哈掩飾過去,笑道:“紅蓮小姐對陳先生這麼有信心,如此一來李某就放心了,看來,陳先生肯定久經花叢,手段了得,竟然能讓紅蓮小姐死心塌地,佩服,佩服。”

“過獎了。”陳飛宇淡然一笑,從他和紅蓮一起來安河市那一刻起,紅蓮就已經是他的禁臠,又怎麼可能接受李崢旭和杜天寧的示好?

這一點,不隻是他,連紅蓮本人都很清楚,所以從一開始,李崢旭和杜天寧便註定了自討冇趣的結局。

杜天寧冇李崢旭這麼深的城府,當麵被紅蓮拒絕,讓他心下惱火,端起酒杯,咕咚咕咚灌了口啤酒,心中對陳飛宇嫉恨更甚!

謝星辰暗暗豎起大拇指,紅蓮明知道陳飛宇已經有了謝星軒,還對陳飛宇如此忠心,這種手段,果然不負風流之名啊!

陳飛宇輕抿了一口酒,入口清涼,他眼光一轉,突然一愣,嘴角不由得浮起一絲笑意,自語道:“竟然是她?”

隻見在酒吧的吧檯處,坐著一位容貌絕美、身材窈窕、氣質優雅知性的女子,正在獨自喝著悶酒,眉宇間閃過一絲哀愁。

赫然是超然集團的副總裁葉依琳。

陳飛宇這纔想起來,前兩天他聽蘇映雪說過,葉依琳因為家裡有事,所以回到了安河市,想不到剛來安河市第一天就遇上了她,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緣分?

李崢旭順著陳飛宇的目光,也看到了葉依琳,笑著說道:“她叫葉依琳,也是我們安河市難得的大美女,我記得她之前一直在明濟市工作,前段時間剛回來,聽說下個月,她就要和耿家的耿俊華完婚。

最重要的是,耿家是蕭海舒的跟屁蟲,這次在星辰兄背後搞鬼的勢力中,同樣有耿家的參與,也就是說,咱們現在和葉依琳屬於敵對的關係,可惜了,不然的話,我還能把她邀請過來,陪大傢夥來喝一杯。”

李崢旭說著一陣惋惜。

下個月和耿俊華完婚?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記得很清楚,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耿俊華就去超然集團找過葉依琳,他為了給葉依琳出頭,把耿俊華給狠狠教訓了一頓,耿俊華更是親口保證,回到安河市後,就會立即和葉依琳退婚,怎麼現在葉依琳下個月就要嫁給耿俊華了?

陳飛宇有種被人欺騙的惱怒感,站起身,說道:“我去把她請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