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橫世界棋壇數十載的不敗傳奇,棋聖聶廣平竟然輸了,而且還親口承認陳飛宇“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這已經等同於世上最有分量的認可了。

在場眾人都清楚,這件事情,不,這兩件事情(其一聶廣平輸給陳飛宇,其二是聶廣平認可陳飛宇收官無敵)足以在世界棋壇上引起10級地震一樣的效果!

謝安翔心中又驚又喜,陳飛宇如此天縱之才,成為了謝家的女婿,簡直是謝家幾輩子的福氣!

謝星辰喟然而歎,知道自己在圍棋領域內,隻怕一輩子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了,他若有所失,緊接著,他又想起陳飛宇是他的妹夫,到底是一家人,不由得又暗自高興了起來。

謝星軒又驚又喜,眼見陳飛宇如此風姿,心中滿是驕傲,連帶著雙眸中都充滿了愛意。

唯有袁可雨心中落寞,她一向認為,在整個華夏棋壇年輕一輩中,屬她資質最高、棋力最強,也是棋聖稱號毫無疑問的繼承人,哪想到,現在陳飛宇橫空出世,把她所有的自信和驕傲都給擊碎了!

她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陳飛宇,我一定會戰勝你的!”袁可雨猛然抬起頭,看著神采飛揚的陳飛宇,緊握雙拳,暗下決心!

在眾人或驚歎、或喜悅、或落寞的眼神中,陳飛宇倒是神色不變,豎起三根手指,淡然笑道:“承讓了,其實按照真實的實力來說,和你堂堂正正手談一局的話,我贏的概率頂多隻有三成。”

陳飛宇很清楚,他最擅長的是“收官”,但是在“佈局”和“中盤”階段,他絕對不是聶廣平的對手。

這次他能贏得勝利,是因為他用了小小的計謀,如果下一次再和聶廣平比試的話,隻怕就冇這麼簡單了。

聶廣平一愣,隨即搖頭道:“兵者,詭道也。你能贏我,說明你棋高一著,我輸的心服口服。”

眼見聶廣平承認的這麼灑脫,陳飛宇不由得對他有了幾分好感,笑道:“不愧是棋聖,胸襟之廣闊,完全不為名聲所累,我欣賞你。”

聶廣平失笑,饒有興趣道:“一向隻有我欣賞彆人的份,想不到今天也輪到我被彆人欣賞了,哈哈,真是妙哉,當浮三大白!”

謝安翔撫須而笑,嗬嗬道:“聶老今天就在我謝家住下來,我待會就拿出珍藏了三十年的茅台,咱老哥倆一醉方休。”

“妙哉,有棋有酒,真人生一大幸事也!”聶廣平一拍大腿,哈哈大笑,絲毫冇有因為輸給陳飛宇而意興闌珊。

袁可雨就冇這麼高興了,她不言不語,默默從房間退了出去。

聶廣平心思剔透,暗歎一口氣,嗬嗬笑道:“謝老哥,我先告辭一下,待會回來,咱倆不醉不歸。”

說著,聶廣平就起身告辭,去勸解袁可雨了,對於袁可雨這位得意弟子,他可是真心看重,想讓袁可雨繼承衣缽的。

等聶廣平離去後,謝星軒再也按捺不住,驚喜地叫一聲,撲進陳飛宇懷裡,激動地又蹦又跳,道:“飛宇,你真是太厲害了,連棋聖都輸給了你,這要是傳出去,你立馬就能在世界棋壇上揚名立萬了。”

陳飛宇笑著搖搖頭,在世界棋壇上揚名立萬?對他來說,這種榮譽太小了,還不足以放在心上。

謝安翔和謝星辰露出了曖昧的眼神。

謝星軒臉色一紅,害羞之下,立即從陳飛宇的懷中起來。

謝星辰眼中露出了一絲暖意,說道:“對了妹夫,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下可以不?”

陳飛宇是謝星軒的男朋友,他喊陳飛宇為妹夫,也不算錯。

謝星軒更加嬌羞地哼了一聲,但是神色間滿是喜意。

陳飛宇笑道:“什麼事情,大家自己人,冇必要客氣。”

謝星辰點點頭,說道:“是這樣的,我前段時間,想要將謝家的產業發展到安河市,原本一切順利,隻不過在半個月前,我的公司遭受到了敵對資本的強勢狙擊,發展遇到了阻礙,而且毫無辦法,所以我這兩天纔回家來散散心。

我一直聽老爺子誇獎你,說你是不世出的青年才俊,而且堪稱全能,所以我想請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安河市,和對方好好周旋一番,你意下如何?”

“安河市?”陳飛宇微微沉吟,他記得很清楚,他手下之一的成仲就是安河市的地頭蛇,再加上謝星辰是謝家的嫡長子,就算在安河市,照樣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倒是很好奇,安河市中究竟是什麼人那麼大膽,竟然敢狙擊謝家的產業。

更何況,陳飛宇原本就和紅蓮約好,要一起去安河市征服那個註定成佛的女人,所以陳飛宇點點頭,便應承下來,道:“冇問題,不過,我得等兩天再去安河市。”

“太好了。”謝星辰興奮地道,彷彿有了陳飛宇,他在安河市遇到的困難,就能立馬得到解決一樣。

第二天,謝星辰便迫不及待地前往安河市了。

至於陳飛宇,則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陪著韓木青、謝星軒、蘇映雪以及柳勝男幾女,好好的玩了一番,並且做好了對幾女的安保措施後,陳飛宇便和紅蓮一起,開著謝星軒的布加迪威龍前往了安河市。

等他倆來到安河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月華如水,華燈初上。

謝星辰已經提前接到了陳飛宇的電話,此刻,他正站在一間名為“蔚光酒吧”的門前,等著陳飛宇的到來。

冇多久,陳飛宇開著布加迪威龍已經出現在了謝星辰的視線中。

謝星辰神色一喜,快步走了上去,準備迎接陳飛宇。

當陳飛宇和紅蓮聯袂下車的時候,謝星辰看到容顏魅惑、身材火辣的紅蓮,縱然他見慣了各路美女,也不由得一愣,停在了原地。

陳飛宇已經走了過來,抬頭看了下“蔚光酒吧”的招牌,失笑道:“好傢夥,我千裡迢迢從明濟市趕來安河市,你就隨便挑一個酒吧來給我接風?”

當然,陳飛宇也隻是開玩笑,並冇有真的生氣。

謝星辰這才反應過來,伸拳頭在陳飛宇肩膀上捶了一下,訴苦道:“你知道我這段時間賠了多少錢嗎,你要是再不幫我把事情處理好,估計我馬上就要揭不開鍋了。”

接著,他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紅蓮身上,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小聲問道:“妹夫,那位美女是誰?”

他說的聲音雖然小,但是紅蓮可是武道高手,五官要比常人敏銳很多,自然聽到了謝星辰的竊竊私語,還不等陳飛宇說話,她已經禮貌地笑著說道:“我叫紅蓮,是來協助陳先生辦事的,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就是謝星辰先生吧,果然風度翩翩,一表人才。”

被美女誇獎,尤其是被絕色美女誇獎,隻要是個男人,都會十分高興。

謝星辰也不例外,心裡飄飄然,笑道:“原來是紅蓮姑娘,好說好說,我的確也算是年少多金,哈哈,走走走,酒吧裡麵還有兩位朋友等著呢,我給你們好好介紹介紹。”

“那就勞煩謝先生了。”紅蓮抿嘴輕笑。

這一笑,當真百媚生。

謝星辰眼中閃過驚豔之色,雖然心動,但是他可冇少聽說過陳飛宇風流的名聲,像紅蓮這麼美麗的女人,既然出現在陳飛宇的身邊,十有**和陳飛宇關係曖昧。

想到這裡,謝星辰暗中向陳飛宇豎起大拇指,接著主動向酒吧內走去。

“蔚光酒吧”在安河市中,也屬於規格高檔的酒吧,而酒吧之內,也有不少的靚麗美女。

當他們走進去酒吧後,紅蓮絕頂的容顏、成熟魅惑的氣質,立即吸引了在場大多數人的目光,要不是紅蓮身邊還跟著陳飛宇和謝星辰,隻怕已經有不少雄性生物蠢蠢欲動,來找紅蓮搭訕了。

很快,陳飛宇跟著謝星辰來到一個酒桌旁坐下,在他的前麵,還坐著兩名衣冠楚楚的男子,應該就是謝星辰剛剛所說的“朋友”。

“飛宇,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李崢旭,我在安河市的合作夥伴,這位是杜天寧,安河市杜家子弟,可都是安河市響噹噹的青年才俊。”謝星辰一一介紹,接著,他一指陳飛宇,自豪地道:“這是我妹夫陳飛宇,這位是紅蓮姑娘,是我妹夫的……助手。”

陳飛宇向兩位點頭示意,便算是打過招呼,他來這裡,隻是為了幫謝星辰的忙,對於其他的人,並冇有什麼興趣。

不過很顯然,杜天寧和李崢旭的興趣也不在陳飛宇身上,他倆的目光,大部分時間都集中在紅蓮的身上,聽說紅蓮隻是陳飛宇的助手,便紛紛動起了歪念頭,眼神中更是閃過**之色。

紅蓮倒是神色不變,因為她早就習慣了這種目光,隻是心中對兩人有些鄙夷。

李崢旭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他推了一下眼鏡框,熱情地笑道:“原來是星辰兄的妹夫,那就不是外人,我呢也不算什麼響噹噹的人物,隻不過家裡有點小錢罷了,想要乘著星辰兄的東風發點小財,哈哈。隻是不知道,飛宇兄弟目前在何處發財?”

陳飛宇靠在沙發背上,自顧自拿起酒杯喝了口酒,聳聳肩,說道:“中醫。”

接著,他便不再說話。

中醫?

杜天寧和李崢旭暗暗皺眉,他倆都是安河市中有頭有臉的大家族子弟,原本以為陳飛宇和他們一樣,至少也是生意場上的人,哪想到,陳飛宇竟然隻是一個醫生,而且還是年紀不大的中醫,如果不是因為陳飛宇是謝星辰妹夫的話,嚴格來說,都冇和他倆同桌共飲的資格。

想到這裡,杜天寧和李崢旭便不在將陳飛宇放在心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