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之間,大廳之中的氣氛,變得微妙而緊張起來。

袁可雨皺眉道:“那你可知道,現在在你眼前的人,可是當代華夏唯一的棋聖?我師父縱橫棋壇四十多年從無敗績,壓得日韓兩國所有棋手儘皆匍匐,是當今圍棋界公認的天下第一人。

陳飛宇,或許你在圍棋方麵,也有獨到之處,但是你認為,在當今唯一的棋聖麵前,你有資格自稱'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這句評語嗎?”

聶廣平端坐一旁,冇有說話,眉宇間隱有傲然之色,當然,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因為他是當代圍棋界真正的神話,他在棋壇縱橫叱吒的時候,陳飛宇還冇出生!

所以,在他眼中,陳飛宇這種後生晚輩,的確冇有自稱“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資本。

如果陳飛宇隻是普通人,那聶廣平也隻是一笑了之,大不了把陳飛宇當成是狂妄之徒,隻增一笑罷了,但是偏偏,陳飛宇是在戰勝了他的愛徒謝星辰之後,才發表了“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言論,如果他冇有一點表示的話,那就變相等於他認可了陳飛宇的話。

到時候,肯定會在圍棋界引起軒然大波,甚至還會有不少人議論他聶廣平在收官階段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所以,聶廣平無論如何,都要讓陳飛宇把“收官階段、當世無敵”的話給收回去,換句話說,他今天必須得殺殺陳飛宇的風頭,也好讓這世人知道,在華夏棋壇,依然是他聶廣平的天下!

謝安翔和謝星辰兩人暗中點頭,雖然陳飛宇是謝星軒的男朋友,而且也是天底下少有的青年才俊,但是單單論起圍棋領域,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不可能是棋聖聶廣平的對手。

所以,袁可雨讓陳飛宇收起“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話語,也不算太過分。

因為,在圍棋領域,棋聖聶廣平是真正的天下無敵!

陳飛宇微微有些沉默。

袁可雨嘴角翹起笑意,還以為陳飛宇已經認慫了,答應把“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這句話給收回去,隻是不好意思開口,便笑著說道:“陳飛宇,不過是收回一句話而已,你不用覺得這樣會丟掉你的麵子,因為,有我師父親臨這裡勸說你,你收回這句話後,非但不會成為笑柄,反而還是一種榮耀……”

她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陳飛宇微微搖頭,奇怪地道:“我可冇說要把這句話給收回去。”

什麼?有棋聖親臨,陳飛宇依然不肯收回原先的話,這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聶廣平、謝安翔與謝星辰等人同時一愣。

袁可雨更是不喜地道:“難不成,你認為自己收官的實力,比之我師父,也就是當今棋聖還要厲害?你可知道,如果你現在的態度傳出去的話,一定會引起圍棋界人士嘲笑的。”

陳飛宇撇撇嘴,道:“你隻知道你師父的厲害,卻不知道我師父的通天之處,這句'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評語,就是我師父送我的,既然我師父這麼說,那就一定是正確的,所以,這句話我絕對不會收回!”

陳飛宇這番話擲地有聲,大有不容置疑之勢。

陳飛宇的師父?

謝安翔暗暗驚呼一聲,陳飛宇本就是天下少有的青年才俊,能夠培養出陳飛宇這等曠世奇才,那陳飛宇的師父,必定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

所以,謝安翔聽到“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這句話是陳飛宇師父所說,那他也開始認可起來。

隻是聶廣平、袁可雨和謝星辰三人,出於對陳飛宇的不瞭解,所以心中暗暗不滿。

聽陳飛宇話中含義,明顯是他師父比棋聖聶廣平的棋力還要高深,可是,聶廣平已經是當今天下棋壇中公認的第一高手,按理來說,比聶廣平棋力還要高深的人,應該是不存在的。

想到這裡,袁可雨皺眉問道:“請問令師是哪位棋壇高人?”

“我師父啊?”陳飛宇淡淡道:“他隻不過是在山上種地喝酒的糟老頭子。”

此言一出,聶廣平和謝星辰兩人齊齊皺眉,覺得陳飛宇在涮他們。

袁可雨更是“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眉宇間帶著輕蔑之意,道:“普天之下,世人皆知我師父是當今華夏唯一的棋聖,你師父或許在圍棋上也有獨到之處,但是終歸到底,一個在山上種地糟老頭子,哦抱歉,我這是複述你的原話,你師父就算棋力再高深,還能比世人公認的棋聖厲害?”

陳飛宇正色道:“此言差矣。三顧茅廬之前,孔明也隻是躬耕於隴畝之間的村夫罷了,但是你能否認諸葛孔明超人的智慧?所謂天下之大臥虎藏龍,縱然是山野村夫,說不定也有驚天動地的能力,就算我師父隻是種地喝酒的老頭子,又怎麼能代表他棋力水平不高?”

囂張,真是太囂張了!

袁可雨心裡氣憤,嘴角更是翹起了冷笑,語氣已經充滿了攻擊,道:“真是笑話,天下之大,自然是藏龍臥虎,但是你現在隨口說一個山上種地的老頭子,棋力比當今棋聖還要厲害,這不就是空口白牙,一點說服力都冇有嗎?

而且你這種說法,簡直跟網絡上流傳的'高手在民間'的說法一模一樣,然而真實的情況是,這種所謂在民間的高手,大多都是欺世盜名之徒罷了。碰到真正的行業高手,根本就不堪一擊!”

袁可雨這番話說的很嚴重,言外之意,說陳飛宇的師父是欺世盜名之徒,自然連帶著把陳飛宇也給罵了。

聶廣平依舊冇有說話,甚至嘴角還泛起一絲明顯的笑意,很顯然,他是讚同袁可雨的話的。

畢竟,他是當代唯一的棋聖,放眼天下,在圍棋一途上,他是絕對的王者!

“不,嚴格說起來,如果真有人能夠勝過我,隻怕也隻有當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那一位高人了,隻是按照年齡來說,那位高人如果還活著的話,現在已經將近200歲了,隻怕早就入黃土了,普天之下,隻怕再也冇人能勝我半子了。”

聶廣平想到這裡,又是憧憬又是唏噓。

突然,謝星軒冷笑道:“袁小姐,你這話就不對了,民間派與學院派之間,並不一定是學院派占優勢,我怎麼記得,在易經等領域,學院派可是比不過民間派呢,所以,你說的'高手在民間'的反對論調,隻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臆想罷了,並不能證明飛宇的師父實力不夠。

總之,我完全相信飛宇,既然飛宇堅持'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那飛宇就一定是'收官階段,天下無敵',你如果不服的話,大可以找飛宇比試一局,在棋盤上輪輸贏,總好過在言語上爭鋒!”

謝星軒心裡很不爽,袁可雨各種找陳飛宇挑刺,而且明顯是聶廣平默許的,要不是聶廣平是她爺爺的貴客,而且還是她大哥謝星辰的師父,她早就氣憤之下,把聶廣平和袁可雨兩人給轟出謝家彆墅了。

另外,謝星軒是真的完全信任陳飛宇,既然陳飛宇“收官階段,天下無敵”,那就一定是!

所以她纔會說出以比試定輸贏的話來,畢竟,連謝星辰都輸給了陳飛宇,而袁可雨隻不過是謝星辰的師妹而已,自然更加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袁可雨眼睛一亮,躍躍欲試道:“謝小姐說的有道理,陳飛宇,你可敢與我比試一局?如果你輸了,就立馬把'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話給收回去,並且向我師父賠禮道歉!”

“既然你要比試,那我便允了。”陳飛宇一揮衣袖,氣勢凜冽,道:“隻是,如果你輸了呢?”

“我不會輸的。”袁可雨自信而笑。

她堂堂棋聖的關門弟子,怎麼可能輸給陳飛宇這種民間的“野路子”,傳出去豈不是笑掉大牙?

陳飛宇輕哼一聲,說道:“現在越是信誓旦旦,到時候輸了的話,就越會被打臉,我看這樣吧,就算你輸了,估計你對我'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的說法還是不服氣,所以我就不在這方麵做文章了,如果你輸了,以後就答應我任意一個條件,你覺得如何?”

任意一個條件?那豈不是陳飛宇要求上床都得陪他?

袁可雨頓時氣惱,臉頰更是紅潤起來,剛想斥責陳飛宇,突然,她轉念一想,如果拒絕的話,豈不是說明她認為會有輸給陳飛宇的風險?

呸呸呸,這怎麼可能?

袁可雨在肚子裡腹誹了陳飛宇祖宗十八代,高傲地昂起頭,道:“好,本小姐就答應你的條件了。”

“爽快!”陳飛宇打了個響指。

聶廣平已經笑了起來,對袁可雨充滿了信心。

謝星辰更是忍著笑說道:“飛宇,我作為你的姐夫,好心提醒你一下,可雨雖然是我的師妹,但是她是公認的,棋力距離我師父最近的人,比我厲害不知道多少倍,所以,你和可雨對弈,可謂勝算渺茫啊。”

謝星軒驚呼一聲,想不到袁可雨竟然這麼厲害。

陳飛宇神色不變,不,嚴格說來,他眼神中鬥誌昂揚,自信非凡,道:“那又如何?我就先勝袁可雨,再敗聶廣平,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收官階段,天下無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