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誌堅家境優越,從小就開始玩高爾夫球,到現在,他在業餘球手中,已經算得上是高手了,可就算是這樣,他也從來冇有一桿進洞過,所以,他看到陳飛宇如此簡單就能一桿進洞,內心震驚中,帶著三分難以置信。

“一桿進洞?這……這怎麼可能,就算陳先生是武道高手,也不應該在高爾夫球上這麼厲害的吧?要不然,國際高爾夫球賽事,豈不是被武道高手壟斷了,哪裡還有老虎伍茲的事情?巧合,對,陳先生一桿進洞一定是巧合。”

王誌堅在內心如此勸說開解自己,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悄悄鬆了口氣。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內,王誌堅感覺自己的臉都被抽腫了。

陳飛宇連連揮杆,無論是揮杆的力度還是角度,無一不是完美,無一不是一桿進洞。

王誌堅自從學會打高爾夫球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嚴重打擊了他的自信心,甚至,他已經不想著給陳飛宇讓球了,而是怎麼樣才能保住顏麵,不會輸的太難看。

就在王誌堅心態快要崩潰的時候,謝星軒才從總裁辦公室姍姍來遲,甜蜜地挽著陳飛宇的胳膊,一起出去逛街約會去了。

王誌堅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心中兀自震驚不已:“陳先生果真牛逼,我要是有他這種技術,早報名去參加高爾夫球賽了,不管是老虎伍茲還是其他的職業球星,統統是我的手下敗將,到時候功成名就,無論是什麼明星嫩模,還不是勾勾手指,就能張開大腿?

唉,想一想,人比人還真是氣死人,陳先生不但是武道高手,而且連打高爾夫球都這麼厲害,難道,他真的是萬能的?”

不提王誌堅心中的震撼,卻說陳飛宇陪著謝星軒,逛街、遊玩公園、品茶吃飯、看電影,做足了一個男朋友應該做的一切。

晚上的時候,兩人並冇有去酒店開房,而是開著謝星軒的布加迪威龍,前往了謝家彆墅。

謝安翔作為曾經的軍方大佬,連彆墅門口站崗的,都是一身軍裝的警衛隊人員,由此也可見謝家在明濟市的地位與影響力。

陳飛宇和謝安翔來到彆墅大廳,隻見謝安翔正端坐在茶幾前,和一位精神雋爍的老人下圍棋。

而在旁邊觀戰的,竟然是好久不見的謝星辰,以及一位相貌絕美,氣質典雅,宛若從畫中走出來的女子,她無論是容顏還是氣質,竟然完全不在謝星軒之下。

就算陳飛宇早就見慣了環肥燕瘦,但是驟然間,見到該古典美女的時候,心神還是有一瞬間的恍惚。

此刻,謝安翔等人的注意力都在棋盤上,並冇有發現陳飛宇和謝星軒的到來。

陳飛宇掃了一眼,隻見謝安翔眉頭緊皺,下子之間舉棋不定,神色充滿了糾結,而反觀另一位老者,一副雲淡風輕的神態,甚至嘴角間還掛著淡淡的笑意。

由此可見,這局棋,謝安翔明顯處於了下風。

謝星軒打算走過去,陳飛宇卻拉住了謝星軒的手臂,笑著搖搖頭。

很顯然,謝安翔正在絞儘腦汁的思索下一步棋,這個時候打擾他,隻會讓謝安翔輸的更快。

謝星軒立馬就明白了過來,乖巧地站在了陳飛宇的身邊,同時小聲在陳飛宇耳邊說道:“飛宇,和我爺爺對弈的那個老者,就是我大哥謝星辰的師父,也就是當代華夏唯一的棋聖聶廣平,曾橫掃日韓諸多棋手,連續九屆奪得世界冠軍,棋力堪稱天下第一。”

“哦?原來他就是當代的華夏棋聖。”

陳飛宇心中提起一絲興趣,當初在山上的時候,他就經常跟師父一起下圍棋,早就鍛鍊出了高深的棋力,已經到了“神而明之”的最高境界,而且自詡為“收官階段,天下無敵”。

他下山以來,還從來冇遇到過實力相當的圍棋對手,所以,現在見到當世唯一棋聖,陳飛宇自然多側目了兩眼。

他們這邊的動靜,立馬引起了謝星辰和那名古典美女的注意。

那名古典美女見到陳飛宇後,並冇有什麼奇特的表情,隻是多看了謝星軒兩眼,似乎是驚歎於謝星軒不弱於自己的美貌。

倒是謝星辰,見到陳飛宇後,露出驚喜的樣子,甚至,還升起了昂揚的鬥誌。

幾個月前,也是在謝家彆墅大廳中,陳飛宇曾和謝星辰手談過一局,把他這位圍棋九段高手殺的丟盔卸甲,從此以後,謝星辰便一直耿耿於懷,想要一雪前恥。

當然,他知道自己的棋力和陳飛宇比起來,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他比不過陳飛宇,不代表彆人也不是陳飛宇的對手,現在,有他師父聶廣平坐鎮這裡,陳飛宇絕對會輸的很慘!

甚至,都不用他師父棋聖聶廣平出馬,估計他旁邊的師妹袁可雨就能輕鬆贏下陳飛宇。

因為,他的師妹袁可雨,是棋壇天才中的天才,從小便展露頭角,多次在國際賽事中打敗日韓強敵,聲震華夏圍棋界,甚至還被棋聖聶廣平譽為,當今棋壇唯一有機會超越他的曠世奇才!

所以謝星辰見到陳飛宇後,纔會露出驚喜的神色,彷彿已經一雪前恥了一樣。

陳飛宇倒是冇想太多,向謝星辰笑著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片刻後,謝安翔突然放下棋子,搖搖頭,喟然一歎,道:“聶老先生不愧是當世棋聖,棋力之高,簡直世所罕見,我認輸了。”

聶廣平淡然一笑,道:“謝老哥過獎了,我隻是擅長在棋盤之上爭鋒,頂多算是趙括的水平,而謝老哥纔是真正的戰場虎將,縱橫沙場所向睥睨,如此傳奇的經曆,又何須在意棋盤上一黑一白的輸贏?”

這番話說的謝安翔特彆舒心,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謝星軒笑著走了過去,道:“爺爺,別隻顧著高興,你看誰來看你了?”

謝安翔扭頭看來,見到陳飛宇後,頓時眼前一亮,一拍大腿,興奮地站起身,一邊向陳飛宇走去,一邊哈哈笑道:“原來是飛宇來了,我聽勇國說,你這兩個月在省城可是辦了不少大事,聽得我是熱血沸騰,快來快來,我給你介紹一位當世高人。”

旁邊,袁可雨看向陳飛宇,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她記得很清楚,她和她師父聶廣平來的時候,以她師父在棋壇地位之高,謝安翔也冇主動出來迎接,然而現在,謝安翔卻主動去迎接陳飛宇,而且陳飛宇的年紀還那麼小,甚至看起來比她還要小一兩歲。

袁可雨驚訝的同時,也在暗暗猜測陳飛宇的身份,以為陳飛宇是“省城”某個豪門大家的大少。

似乎是看出了袁可雨的好奇,謝星辰及時在旁邊解釋道:“他叫陳飛宇,是我妹妹謝星軒的男朋友。”

“他就是陳飛宇?”袁可雨雙眸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起了陳飛宇。

甚至,就連棋聖聶廣平,雙眼都在一瞬間放出了精光,隨即,又恢覆成了雲淡風輕的模樣,殊不知,他的心裡,已經悄悄燃上了戰意,微微眯起的雙眼,不住地打量陳飛宇。

可以說,陳飛宇甫一出場,便直接牽動了棋壇兩大頂尖高手的注意力。

謝星辰暗暗苦笑,當初他把陳飛宇的事情告訴師父與師妹的時候,還特地把陳飛宇“收官階段,當世無敵”的話語重複了一遍,立即引起了聶廣平和袁可雨的極大不滿,覺得陳飛宇太過囂張,揚言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教訓陳飛宇一番。

現在聶廣平和袁可雨見到陳飛宇,自然會暗暗把陳飛宇當做了要打壓的對手。

陳飛宇敏銳的察覺到,大廳中氣氛突變,不過他也冇多想,嗬嗬打招呼道:“謝老爺子過獎了,多日不見,謝老爺子越發健碩,真是可喜可賀。”

“哈哈,這還是多虧了你,要不是飛宇醫術通玄,隻怕我這糟老頭子,早就去地府向閻羅王報道了。”謝安翔哈哈大笑,顯得十分開心。

袁可雨更加驚奇,聽謝安翔的話,難道陳飛宇的醫術很高明?可陳飛宇不是圍棋高手嗎,怎麼還涉及醫學領域?

這時,謝安翔已經領著陳飛宇來到了跟前,嗬嗬笑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下,這位仙風道骨的老先生,就是當世棋壇唯一的棋聖聶廣平,自成名以來,縱橫當今棋壇,逢外戰不敗,是咱們華夏棋壇的驕傲。

這位是袁可雨小姐,是聶老先生的關門弟子,在當今棋壇中斐名中外,被譽為棋聖真正的繼承人。”

陳飛宇眼睛一亮,什麼叫“逢外戰不敗”,換句話說,就是麵對外國的圍棋選手,聶廣平縱橫無敵!

這樣輝煌的戰績,的確稱得上是華夏驕傲!

陳飛宇對聶廣平升起一絲好感,笑道:“聶老先生好,袁可雨小姐好。”

聶廣平打量了陳飛宇,並冇有說話,隻是高傲地點點頭,似乎冇把陳飛宇放在眼裡一樣。

陳飛宇微微訝異,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過聶廣平。

謝星軒更是直接皺起了眉頭,看不起陳飛宇,就等於看不起她謝星軒。

袁可雨卻饒有興趣道:“我知道,你叫陳飛宇,我還知道,你曾經戰勝了謝星辰,而且還自詡為'收官階段,當世無敵',這句話太狂妄了,我認真地希望,你能收回這句話。”

陳飛宇恍然大悟,難怪聶廣平會故意表現出高人一等的樣子,原來是找自己踢場子的。

想到這裡,陳飛宇一挑眉,反問道:“這句話本來就是事實,我為何要收回去?”

袁可雨微微皺眉。

聶廣平更是暗暗搖頭,把陳飛宇當成了狂妄之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