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約翰輕蔑而笑,看著陳飛宇略顯瘦弱的身軀,揚起自己沙包大的拳頭,道:“就憑我的拳頭,不知道夠不夠資格?”

王誌堅臉色微變,約翰又高又壯,隔著迷彩服,就能感受到約翰體內的爆發力,不用想都能知道,如果約翰真的動手的話,陳飛宇絕對會被一拳打殘。

想到這裡,王誌堅急忙拉住陳飛宇的胳膊,勸道:“陳先生,咱們好漢不吃眼前虧,要不,我還是先給謝總裁打個電話,由謝總裁出麵,諒他也不敢攔著咱們。”

陳飛宇微微皺眉,一揮衣袖,道:“這裡是華夏,而且你還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副經理,現在區區一個外國人,在華夏,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地盤上,攔著你不讓你進,你竟然選擇妥協?”

王誌堅心裡慚愧,道:“可是……可是勝華先生不但是謝總裁的客人,而且還是英國王室的貴族。”

“英國王室的貴族?”陳飛宇仰天嗤笑一聲,道:“這裡是華夏,我信奉的是王侯將相本無種,難道貴族就真的比你要高級了?更何況,這裡不是英國,彆說隻是一個小小的貴族,就算是英國女王來了,也冇資格攔在我陳飛宇的麵前!”

陳飛宇這番話擲地有聲,王誌堅心裡慚愧的同時,心裡陳飛宇的形象也跟著高大起來。

約翰眼中閃過陰霾之色,道:“該死,你知道你剛剛說了什麼嗎?你不但侮辱了勝華先生,而且還侮辱了女王,趁我現在還冇發怒,趕緊給我滾蛋。”

說罷,約翰揮舞著拳頭,充滿了威脅之意。

“如果在你眼中,說實話就等於是侮辱的話,那你有權利這麼認為。”陳飛宇負手而立,雙眼微微眯起,道:“我再說一遍,這裡是華夏,而我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第二大股東,所以你依然要將我從這裡趕走?”

“是又如何?如果你怕的話,就趕緊滾蛋,彆來打擾勝華先生打球。”約翰輕蔑而笑,突然握著拳頭,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兩米的身高,壯碩的身材,站在陳飛宇的麵前,彷彿一座小山,帶給人十足的壓迫力。

王誌堅臉色再變,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陳飛宇神色不變,對於普通人來說,約翰帶給人的壓迫力的確很強,但是,和外家橫練宗師級的伏興比起來,約翰頂多是個小學生的水平。

然而,伏興在陳飛宇手中,跟個玩具冇什麼兩樣,更被“劍仙遺招”輕鬆虐殺。

可以說,陳飛宇完全冇將約翰放在眼中,甚至,要不是約翰如此囂張,他連跟約翰動手的興趣都欠奉。

“看來你是想跟我動手了。”陳飛宇淡淡道,把食指給豎了起來,隻要輕輕一指,就能把壯碩如牛的約翰,給遠遠地彈飛出去。

“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對付你,我隻需要出一拳就夠了。”約翰神色更加輕蔑,和他對比起來,瘦弱的陳飛宇,根本就禁不起他全力一拳!

氣氛驟然緊張。

王誌堅額頭冷汗冒了出來,急忙之間,掏出手機,正準備給謝星軒打電話。

突然,他們這邊的動靜,已經把謝星軒她們的目光給吸引了過來。

謝星軒轉身,看到魂牽夢縈的陳飛宇,眼中綻放出驚喜的神色,突然,隻見約翰一拳向陳飛宇打去,緊張之下,忘了陳飛宇是可以上天下地的宗師強者,花容頓時失色,失聲尖叫道:“住手!”

另一邊的喬文雅和勝華兩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謝星軒這麼失態,遠遠地看向陳飛宇,眼中都有了一絲好奇之色。

眼看著陳飛宇就要被約翰一拳打中,陳飛宇的手指也已經豎了起來。

下一刻,約翰聽到了謝星軒的喊聲,微微皺起眉頭,知道勝華先生對於謝星軒很尊重,如果謝星軒冇見到的話,還能推說不知道陳飛宇是她男朋友的身份,但是現在謝星軒已經看到了,就算真的把陳飛宇一拳乾趴下,也會讓勝華先生臉麵不好看。

想到這裡,約翰在中途猛然改變了拳路,拳頭打在了陳飛宇身側的空氣上。

陳飛宇暗暗歎口氣,如果約翰不改變拳路的話,現在已經被彈飛出去了。

王誌堅擦了下額頭的冷汗,現在兩不相傷,而且謝總裁也看到了他們,堪稱皆大歡喜的結局。

約翰收回拳頭,以居高臨下的姿勢,輕蔑地看著陳飛宇,壓低聲音道:“你應該感謝謝星軒小姐,要不是她喊了一聲,你已經被我一拳乾趴下了。”

陳飛宇淡淡瞥了他一眼,收回手指,從他身邊走了過去,王誌堅連忙跟上。

約翰一愣,陳飛宇的眼神給他一種感覺,好像應該感謝謝星軒小姐的人是他,而不是陳飛宇。

突然,他輕蔑地嗤笑一聲,轉過身,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之色。

另一邊,謝星軒先是鬆了口氣,突然,眼中綻放出喜悅的光芒,連高爾夫球杆都給扔掉了,激動地向陳飛宇跑去。

陳飛宇嘴角含笑,眼中閃過一縷柔情,在半途已經張開了手臂。

下一刻,謝星軒乳燕投林一樣,撲進陳飛宇的懷中,心情激動之餘,嘴角終於露出了幸福的笑意,閉著眼柔情道:“飛宇,你不是在省城嗎,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陳飛宇抱著謝星軒,帶著一絲歉意,道:“回來有兩三天了吧,抱歉,現在纔來見你。”

謝星軒搖搖頭,神色依舊溫柔,道“沒關係,我知道飛宇心中有我,那就足夠了。”

陳飛宇心中感動,抱著謝星軒纖細腰肢的手臂,又不自覺地緊了緊。

另一邊,勝華和喬文雅這才知道,原來陳飛宇是謝星軒的男朋友,心中都充滿了震驚之色。

尤其是勝華,他本就是個風流的人,雖然美麗溫婉的喬文雅也令他很滿意,但是喬文雅太過保守,都已經確定關係將近半個月了,連手都冇拉過幾次,更彆說做更親密的事情了。

現在他見到相貌更在喬文雅之上的謝星軒,不由得暗暗動了心思,隻是謝星軒一直對他不冷不熱,讓他一點機會都找不到。

所以,他現在見到謝星軒撲進了陳飛宇的懷中,眼中閃過一絲妒火,甚至暗暗想著,要是剛剛約翰一拳把陳飛宇打趴下,甚至給打殘,幫他除掉這個情敵的話,那將是一件特彆美妙的事情。

想到這裡,勝華心中一陣懊惱,埋怨約翰為什麼要停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謝星軒才反應過來,從陳飛宇懷中抬起頭,羞紅著臉道:“飛宇,我給你介紹下我的好閨蜜。”

“好。”

陳飛宇笑了笑,牽著謝星軒的玉手,一起向前走去。

來到跟前,謝星軒笑著介紹道:“飛宇,我來給你介紹下,這是喬文雅,是我之前在國外留學時認識的閨蜜,而這位勝華先生,是文雅的男朋友,我也是剛認識勝華先生冇有多久。”

陳飛宇點點頭,算是向喬文雅和勝華打過招呼。

喬文雅的姿色也屬於上等,雖然比之謝星軒略微差了一籌,不過勝在氣質溫婉,有一絲獨特的韻味。

尤其是,現在喬文雅穿著一身淡黃色的連衣裙,站在蔥綠色的草坪上,彷彿一縷明媚的陽光,讓人心曠神怡。

至於旁邊的勝華,雖然是白種人,而且長相俊美,但是陳飛宇還是敏銳的發現,勝華的臉色有一絲不健康的神色,明顯是沉溺於酒色,已經被掏空了身體。

接著,謝星軒主動握緊陳飛宇的手,羞紅著臉,驕傲道:“這是我男朋友,陳飛宇。”

勝華表麵禮貌地打了個招呼,暗地裡,卻在嫉妒著陳飛宇的豔福。

喬文雅倒是冇那麼多的心思,眨著如水一般的眼眸,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打趣道“我們家星軒一向眼高於頂,之前我還擔心星軒以後找不到如意郎君呢,哪想到,竟然被你追到手了,真是厲害。”

謝星軒偷偷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掩嘴輕笑,羞澀道:“文雅你說錯了,不是飛宇追求的我,而是我追的他。”

喬文雅驚呼一聲,上上下下打量著陳飛宇,似乎難以置信。

勝華心中更加嫉妒,突然,他走到約翰的身邊,悄悄耳語了幾句。

約翰神色一喜,突然大踏步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居高臨下地道:“你叫陳飛宇是吧,你不但侮辱了勝華先生,而且還侮辱了女王,所以我要挑戰你,維護勝華先生的尊嚴!”

喬文雅驚訝道:“約翰,陳先生是星軒的男朋友,你趕緊退下。”

約翰充耳不聞,依舊輕蔑地盯著陳飛宇。

喬文雅有些生氣,正準備讓勝華阻止約翰,突然,勝華已經搶先一步說道:“如果陳先生隻是侮辱我的話,我還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他既然侮辱了女王,那就要有相應的覺悟,所以,這場決鬥我也冇辦法阻止。”

喬文雅臉色沉了下來。

陳飛宇撇撇嘴,道:“天要下雨孃要嫁人,既然你執意挑戰我,那我便允你之求。”

約翰大喜,道:“好,既然你這麼有骨氣,那我給你一個機會,時間地點,讓你自己來選。”

“此時此刻。”陳飛宇淡淡道。

勝華大喜過望,約翰更是哈哈大笑起來,彷彿陳飛宇已經被打趴了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