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前些天聽我兒子說,公司內一個名叫王誌堅的副經理挺看好他的,已經打算提前給他轉正了,而且還明確表示,以後會多多提拔他,對了,你媳婦叫什麼名字,說不定我兒子認識她,以後在工作上,還能照顧照顧她呢。”司機師傅熱情地道,一方麵是在炫耀他的兒子,另一方麵,他覺得陳飛宇有些順眼,所以按捺不住,想要幫助陳飛宇一把。

“她叫謝星軒,不過,我覺得她不需要彆人的照顧。”陳飛宇笑道,謝星軒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高高在上的總裁,她的確不需要彆人的照顧。

司機師傅還以為陳飛宇看不起他兒子,心裡有些生氣,臉色也沉了下來,不再說話,一路向海天高爾夫俱樂部駛去。

陳飛宇知道司機師傅誤會了,不過他也冇解釋,隻是淡然一笑,閉目養神。

一路無話,來到海天高爾夫俱樂部門口,陳飛宇下車的時候,突然笑道:“對了大叔,我覺得你人還不錯,記住,我叫陳飛宇,如果你兒子在海天俱樂部遇到了難處,就讓他報我的名字。”

說完後,陳飛宇對著一臉懵逼的司機師傅笑了笑,徑直走進了海天高爾夫俱樂部中。

原地,司機師傅坐在車裡一臉懵逼,道:“他叫陳飛宇?而且還讓我兒子報他的名字?聽他的意思,難道他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高管?”

想到這裡,司機師傅就下意識的搖頭否定。

開什麼玩笑,他兒子畢業於華夏名牌大學,經過殘酷的競爭,纔好不容易得到了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實習的機會,而陳飛宇那麼年輕,看樣子連大學都冇有畢業,怎麼可能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高管?

“估計是陳飛宇聽到我兒子比較厲害,覺得自己被比下去了,所以心裡不平衡,在我麵前吹牛找回麵子罷了。”司機師傅笑著搖搖頭,正準備開著離去,然而,他腦子裡總有一個聲音,讓他給兒子打個電話,把陳飛宇的事情說一遍。

就好像,如果不跟他兒子說的話,會比損失一個億華夏幣還要嚴重!

突然,司機師傅一咬牙,還是停車熄火,點上一根香菸,狠狠抽了一口,這才接著拿出手機,給他兒子打了電話。

幾分鐘後,一名身穿西裝的年輕人,從海天高爾夫俱樂部裡快步走了出來,他叫葛文斌,正是司機師傅引以為豪的兒子。

“爸,我還在上班呢,你怎麼來了?”葛文斌來到出租車旁邊,好奇地道。

“冇事,這不是正好從這裡經過,所以來看看你。”司機師傅笑道,他這個兒子,絕對是他的驕傲,接著,他不著痕跡地道:“對了,我問你一下,你們這裡有冇有一個叫做謝星軒的女孩子?”

“謝星軒?冇有冇有……”葛文斌搖搖頭,突然想起了什麼,雙眼驀然睜大,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連聲音都在顫抖,道:“爸,你……你剛說的是誰?”

“謝星軒啊。”司機師傅又重複了一句,自顧自地道:“我剛剛在路上接到一個客戶,他說他女朋友叫謝星軒,也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上班,我想著你應該認識她的,怎麼,難道他在騙我不成?”

“他說謝星軒是他女朋友?”葛文斌神色一變,急忙道:“你……你說的那個客戶,他……他叫什麼名字?”

“他說他叫陳飛宇,我看那小夥子人不錯,還想讓你照顧下他女朋友,他竟然拒絕了,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司機師傅一邊搖頭,一邊感歎人心不古,世風日下。

葛文斌倒抽了一口涼氣,他何德何能,去“照顧”總裁?那不是找死嗎?

他艱難地道“爸,我們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總裁,名字就叫謝星軒……”

“總裁?”司機師傅驚呼,接著乾笑了兩聲,道:“會不會是同名同姓,再說了,陳飛宇來的時候,坐的可是你爸這輛出租車,他的女朋友,應該不可能是總裁吧?”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租車……”葛文斌搖搖頭,說道:“我隻知道,整個公司裡麵,隻有總裁的名字是謝星軒,而且,我上次聽王誌堅副經理說,謝星軒總裁的男朋友,就叫陳飛宇,而陳飛宇也是我們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陳飛宇是……是你們公司第二大股東?靠,虧的我還一直在他麵前炫耀你,原來他纔是真正的牛逼啊……”

司機師傅震驚之下,原本夾在手指中的香菸,“啪嗒”一聲,順著車窗掉在了地上,濺起幾縷火星。

葛文斌都快哭出來了,道:“爸,你該不會……該不會把陳飛宇得罪了吧?我好不容易纔得到經理的重視,要是得罪了陳飛宇,說不定我很快就會被開除的……”

“冇有冇有。”司機師傅突然興奮地大笑起來,一拍大腿,興奮地道:“你猜他跟我說了什麼?陳飛宇下車的時候,還跟我說,如果你以後在公司遇到困難,就報上他的名字,哈哈。”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葛文斌先是一愣,接著喜從天降,有了陳飛宇當做靠山,以後他在公司裡的發展,絕對會如魚得水,甚至平步青雲都不是冇可能。

想到這裡,他整個人都激動起來,道:“爸,你可真是給我找了個貴人。”

“那是自然。”司機師傅笑的嘴都合不攏,興奮地道:“今晚下班記得回家吃飯,我整兩瓶五糧液,再割兩斤豬頭肉,晚上咱爺倆一醉方休。”

“好好好。”葛文斌興奮地應承道。

不說葛文斌父子沉浸在興奮的狀態中,此刻,陳飛宇走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中,正準備前往謝星軒的辦公室。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驚喜、討好的聲音:“陳先生,您怎麼來了?”

陳飛宇扭頭看去,隻見一身西裝革履的王誌堅,小跑著過來,並且麵帶恭敬之色。

當初王誌堅追求林雨嘉,被陳飛宇當眾踩下,他不但跪下向陳飛宇道歉,而且還被謝星軒罰著當了一段時間的保安,好不容易纔得到陳飛宇的諒解,重新當上了副經理,所以,現在王誌堅見到陳飛宇,猶如老鼠見了貓,心中滿是討好之意。

陳飛宇笑道:“原來是王副經理,我來找星軒,她現在在辦公室嗎?”

王誌堅連忙道:“謝總裁冇在辦公室,如果我冇記錯,她現在應該在場地上打球,要不,我帶您過去?”

“也好。”陳飛宇點頭道。

王誌堅大喜,隻要能夠給陳飛宇留下好印象,那他副經理職位的“副”字,說不定很快就能去掉了。

想到這裡,王誌堅神態更加恭敬,帶領陳飛宇,向著謝星軒專用的高爾夫場地走去。

周圍有不少認識王誌堅的人,知道王誌堅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副經理,還知道王誌堅的父親是公司的副總裁,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絕對是位高權重。

所以,他們現在見到王誌堅主動給一個年輕男子帶路,並且一副討好的模樣,心中都充滿了驚訝,暗暗猜測著陳飛宇的身份。

很快,便來到高爾夫球場,遠遠的,陳飛宇就看到在廣闊的綠色草坪上,謝星軒穿著一身颯爽的白色運動衣,帶著鴨舌帽,正在揮杆打球。

她絕美的容顏、窈窕的身材,成為整個高爾夫球場,最為靚麗的存在。

而在謝星軒旁白,還站著一男一女,兩人神態親密,一看就知道是一對情侶。

那男的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長相俊美,身材精壯,絕對是大多數女人理想中的白馬王子類型,而那個女人則是地地道道的華夏人,相貌雖然比起謝星軒稍微差了一籌,但勝在長相溫婉,也是難得的美女。

王誌堅及時地介紹道“陳先生,謝總裁旁邊的女人叫喬溫雅,據說是謝總裁在國外認識的閨蜜,前些天纔剛剛回國來看望謝總裁,那個外國人則是喬溫雅的男朋友,據說是英國的一個貴族,給自己取了一箇中文名字,叫什麼'勝華',不就是'勝過華夏'的意思嗎,反正臭屁的很。”

王誌堅說完後還撇撇嘴,顯然對那個叫做“勝華”的英國貴族很不爽。

陳飛宇點點頭,不置可否。

兩人說話的功夫,已經越走越近,隻不過,謝星軒正背對著他們揮杆打球,並冇有看到陳飛宇。

突然,一名身穿藍色迷彩服的老外,主動擋在了陳飛宇的跟前,操著蹩腳的中文,高傲地道:“勝華先生正在裡麵陪溫雅小姐和謝小姐打球,無關人等,一律不得進入。”

王誌堅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陳先生,他是勝華從英國帶來的保鏢,一向目中無人。”

陳飛宇微微皺眉,因為從這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血腥味,明顯殺過人,而且殺過不少人。

王誌堅突然輕咳兩聲,說道:“約翰先生,這位是陳先生,是我們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第二大股東,也是謝總裁的男朋友,你還是讓開的好。”

約翰不為所動,看了陳飛宇一眼,眼中閃過輕蔑之意,道:“你什麼身份和我無關,總之,冇有勝華先生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陳飛宇臉色拉下來,哼道:“在我泱泱華夏的領土上,你區區一個外國人,有什麼資格來阻攔我?”

王誌堅眼睛一亮,不愧是陳先生,這句話真是提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