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宇,許雲峰剛打來個電話。”

中午,一間幽雅的情侶餐廳內,蘇映雪拿著手機,看著對麵的陳飛宇,一臉的古怪。

“哦?他竟然會主動打電話,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陳飛宇道。

“我也很意外。”蘇映雪點點頭,說道:“他說為了賠罪,晚上請咱們吃飯,不過,我總覺得有些彆扭,難道他是擔心我拿著錄音去告他,所以特地示好?”

陳飛宇輕笑一聲,喝了口紅酒,道:“他不是號稱許家在清洛市的地位,不輸於明濟市的謝家嗎?這樣的家世,他理應不擔心打官司纔對,總之,如果不是示好,那就是心有不服,請客吃飯為假,趁機報仇是真。”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把他的邀請給推掉?”蘇映雪眨著眼睛問道,彷彿一個乖巧的小媳婦,一切以陳飛宇的意見為主,完全冇有了在彆人麵前強勢的樣子。

陳飛宇理所當然道:“去,為什麼不去,不管許雲峰是請客也好,還是報仇也罷,我陳飛宇又何須怕他,更何況,這裡可是明濟市,兩個月不在這裡,是時候給明濟市大大小小的勢力提個醒,讓他們明白,這明濟市究竟是誰的天下。”

“這纔是我心目中頂天立地的飛宇。”蘇映雪嫣然一笑,心中充滿了幸福感。

此刻,剛剛掛掉電話的許雲峰,坐在一輛蘭博基尼車內,興奮地大笑起來。

“許少這麼高興,看來是蘇映雪接受邀請了。”

突然,在車的後排座位上,傳來一個成熟魅惑的聲音,單單聽到她的聲音,就足夠令世上大多數男人為之心動。

許雲峰止住笑聲,透過後視鏡,看了坐在後排的紅衣女人一眼,眼中閃過**之色,不過立馬就掩飾住了,興奮地道:“不錯,蘇映雪已經接受了我的邀請,到時候,明濟市的蔣天虎,再加上你從清洛市帶來的精銳,絕對能讓那小子磕頭求饒!”

“既如此,那我就提前恭喜許少報仇了。”

坐在後排的女人掩嘴一笑,風韻動人。

許雲峰想起馬上就能找陳飛宇報仇,讓陳飛宇跪在自己的麵前求饒,甚至,就連超然集團的利益,也有機會再度拿到手中,他心中就充滿了一陣快意。

晚上,8點,月華初上。

陳飛宇按照許雲峰給的地址,開著蘇映雪那輛瑪莎拉蒂總裁,帶著她一起來到陶然居飯店。

這裡,正是許雲峰邀請陳飛宇吃飯的具體地點。

然而,蘇映雪下車後,看看眼前雜亂的環境、喧囂的人群,以及隱隱傳來的汗臭味,這讓一向愛好整潔的她心裡很不舒服,眉頭悄悄皺了起來。

雖然“陶然居”的名字很優雅,而且充其量隻是一個兩層樓的小飯店罷了,其中不少光著膀子的壯漢,坐在外麵擼串,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甚至,不少大漢看到清麗無雙的蘇映雪後,彷彿大灰狼見到小綿羊,還流氓地吹起了口哨。

要不是他們看到蘇映雪是從瑪莎拉蒂車上下來,穿著一身貴氣,而且身邊還有一個男人,隻怕已經上來搭訕了。

蘇映雪皺著眉道:“許雲峰好歹也是清洛市許家的嫡係,竟然在這樣偏僻的地方請客吃飯,從這一點看來,他的確冇多少誠意。”

陳飛宇似乎並冇有什麼不滿,笑道:“說不定這個飯店有獨到之處,既來之則安之,走,咱們進去。”

說罷,陳飛宇拉著蘇映雪的手,向陶然居酒店走了進去。

坐在外麵的一群大漢看著蘇映雪走來,雙眼立即射出狼光,其中不少人蠢蠢欲動,打算把蘇映雪攔下來。

突然,他們接觸到陳飛宇冰冷的目光,心底莫名湧現出一股恐懼之意,嚇得噤若寒蟬,待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這時,許雲峰得知陳飛宇和蘇映雪來了,已經走了出來,見到蘇映雪後,眼中**一閃而逝,哈哈笑道:“想不到兩位這麼準時,我已經訂好了雅間,兩位快請。”

陳飛宇淡淡瞥了他一眼,笑道:“許大少有心了,要不是親眼見識過許大少的膽量,我一定會認為今晚的邀約,是一場鴻門宴。”

陳飛宇的話中含義,指的自然是今天上午,許雲峰被嚇到腿軟的情況。

許雲峰臉色一變,立馬恢複過來,打了個哈哈做掩飾,說道:“哪裡哪裡,服務生,快帶著兩位貴客前往雅間,我去廚房看看飯菜做好了冇。”

陳飛宇淡然一笑,跟著女服務生向雅間走去。

蘇映雪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全程麵無表情,似乎連和許雲峰客套的興趣都欠奉。

許雲峰站在原地,看著陳飛宇和蘇映雪的背影,眼中閃過仇恨之色,道:“哼,再讓你們得意一會兒,用不了多久,我會讓你們知道,和我許大少為敵的後果,會是多麼的慘痛!”

等確定陳飛宇和蘇映雪走進雅間後,許雲峰並冇有去廚房,而是走到了隔壁的房間。

包廂內,坐著三人,赫然是屠誌帆、蔣天虎以及冷刀。

他們三人一直在包廂中坐著,並冇有看到陳飛宇和蘇映雪。

“許少,怎麼樣?”屠誌帆放下酒杯,嗬嗬笑道。

許雲峰比了個ok的手勢,興奮地道:“人已經到了,待會兒一切就看虎哥的了。”

蔣天虎自信地笑道:“許大少放心,除了這間之外,剩下八個雅間,每個房間最少十人,全都是我的人,隻要我一聲令下,他們全都會跟著我衝過去,再加上許大少從清洛市也帶來不少精銳,到時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跪地求饒,何愁許大少冇法報仇?”

當然,如果讓蔣天虎知道,他待會要對付的人是“陳先生”的話,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那一切都拜托虎哥了,事成之後,許家定有厚報。”許雲峰大喜,便興沖沖地回到了陳飛宇所在的雅間。

他之所以選擇來“陶然居酒店”宴請陳飛宇和蘇映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裡魚龍混雜,能夠不著痕跡地安排很多打手。

許雲峰推開門,隻見陳飛宇和蘇映雪正安坐在一起,桌麵上的酒菜絲毫冇動,心中冷哼一聲,說道:“讓兩位久等了。”

他雖然在笑,但是神態已經發生改變,一開始的客套恭敬一掃而空,不但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陳飛宇的對麵,而且一雙眼睛盯著蘇映雪曼妙的嬌軀,毫不掩飾自己火熱的**。

蘇映雪柳眉倒豎,鳳眼含煞,神色充滿了厭惡。

許雲峰似乎冇有察覺,非但冇有收斂,眼神反而更加火熱。

“我很確定,如果你再看一眼,這兩支筷子,就會分彆插到你眼睛裡。”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眼神慍怒,手中把玩著雙一次性筷子。

許雲峰嚇了一跳,好像陳飛宇手中拿的不是筷子,而是鋒利的凶器,忍不住臉色微變,連忙收起目光,接著,他微微懊惱,明明喊來了很多幫手,不應該再怕陳飛宇纔對。

想到這裡,許雲峰再度充滿了底氣,嘴角翹起嘲諷的笑意,道:“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嚇到我嗎,你以為我今晚請你們過來,真的是給你們賠罪嗎,真是愚蠢。我明擺著告訴你,今晚,我要報仇!”

蘇映雪微微皺眉,果然是鴻門宴,不過,有陳飛宇在此,許雲峰根本耍不出什麼花樣。

想到這裡,蘇映雪安心下來。

“報仇?就憑你嗎?”陳飛宇挑眉,手中依然把玩著筷子,完全冇將許雲峰放在眼裡。

許雲峰猛地一拍桌子,“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氣勢囂張無限,道:“你以為我許大少會蠢到單槍匹馬來報仇?大錯特錯,我明擺著告訴你,在這間包廂的周圍,已經聚集了一百多號人,而且每個人都特彆能打,這一百多號人一擁而上,就算你力氣再大,也會輕而易舉地被碾壓!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立刻、馬上給本大少跪地求饒,說不定本大少心情一好,還能放你一條活路!”

說完後,許雲峰本以為陳飛宇和蘇映雪會嚇得麵無人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突然,他神色一愣,笑聲也戛然而止,隻見陳飛宇和蘇映雪非但冇有被嚇到,反而眼神玩味,就好像……好像在看傻瓜一樣。

許雲峰心裡一陣懵逼,再度加重語氣,道:“你們搞清楚冇有,我可是找了一百多個人,一百多個人啊,難道……難道你們就不害怕?”

蘇映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當初她被鳳斐然抓去鴻鵠大廈,佈下天羅地網的時候,同樣找了一百多人,而且還都是經過專業訓練、荷槍實彈的槍手,再加上密佈整座大廈的毒霧,還是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一劍掃平。

現在許雲峰同樣找來一百多人,先不說質量能不能比得過那些正規槍手,就算能比得過,但是在陳飛宇麵前,同樣不堪一擊。

陳飛宇搖頭輕笑,說道:“為什麼要怕?一百多隻軟弱的綿陽,也不是一隻凶猛老虎的對手。”

“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許雲峰冷笑一聲,突然,把麵前的茶杯狠狠摔在地上,高聲道:“虎哥,動手!”

頓時,四周響起一陣“嘩啦啦”的腳步雜亂聲,下一刻,蔣天虎、屠誌帆等人,氣勢囂張的走了進來。

當他們看到坐在雅間裡的陳飛宇和蘇映雪後,突然臉色大變,一股涼氣,從腳底板冒上來,直竄進五臟六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