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剛纔在門外的時候,聽到你說超然集團化妝品,導致十幾名客戶皮膚嚴重過敏,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要告訴我化妝品有問題,因為我瞭解蘇映雪,如果真的質量有問題,她絕對不會大規模銷售。”陳飛宇問道。

蘇映雪有感於陳飛宇對自己的信任,心中一陣甜蜜。

許雲峰眼神閃爍不停,猶豫不決。

“我不想重複第二遍,而且這樣一直僵持下去,就算我能一直抓著你,但隻怕你的衣服質量也堅持不住。”陳飛宇眼神凜冽,抓著許雲峰衣領的手微微用力。

突然,隻聽“茲拉”一聲,許雲峰的衣服,瞬間撕扯開一個縫。

頓時,許雲峰在空中微微下墜,嚇得他臉色慘白,連忙用雙手緊緊抓著陳飛宇的胳膊,哭喪著臉道:“陷害,那是我們陷害的,超然集團化妝品的質量,一點問題都冇有。”

蘇映雪俏臉一變,她雖然早就猜到了是對方設計陷害,但現在聽到許雲峰親口承認,內心還是充滿了氣憤,恨不得上去狠狠給許雲峰兩巴掌。

“那十幾個皮膚過敏的患者呢?”陳飛宇繼續問道。

許雲峰一旦開了口,哪裡還會隱瞞,連忙道:“那……那些都是我們從橫店找來的臨時演員,一天100塊錢。”

“無恥,真是無恥!”蘇映雪氣的渾身發抖,虧得她之前還一直擔心那些出問題的客戶,想要大金額賠償,哪想到一切都是對方在演戲,為的就是陷害她。

許雲峰表麵賠笑,但是內心不以為然,正所謂商場如戰場,對敵人的仁慈,都是對自己的殘忍,一定要不擇手段打倒對方纔行。

陳飛宇看向蘇映雪,蘇映雪會意,拿出手機,義正言辭道:“我已經把剛剛的對話都錄下來了,許雲峰暗中陷害超然集團,我們等著法庭上見吧。”

許雲峰臉色微變,如此一來,他們想要從超然集團的發展中分一杯羹的想法不但落空,而且說不好還要賠上一大筆錢,但是現在他為魚肉,陳飛宇為刀俎,他也隻能乖乖聽話。

陳飛宇笑了下,暗讚蘇映雪冰雪聰明,接著對許雲峰道:“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一馬,以後你,以及你們清洛市的地方資本勢力,再膽敢暗中對超然集團下絆子,就算你們躲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將你們一一踏碎。”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也不敢為難蘇總裁了,您大人有大量,先把我拉上去行不?這樣真會出人命的。”許雲峰真的要哭出來了,要是早知道蘇映雪的男朋友這麼暴力,打死他也不敢覬覦蘇映雪啊。

下一刻,陳飛宇把許雲峰提進了辦公室。

雙腳剛剛落地,許雲峰突然一個趔趄,一屁股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原來許雲峰早就在半空中嚇破了膽,雙膝軟的根本站不住。

陳飛宇搖搖頭,如此膽量,竟然也敢來陷害他的女人,真是……真是膽大包天。

接著,他一手拎著許雲峰的衣領,想拖死狗一樣,直接開門,把許雲峰給扔到了走廊上,把走廊上的一些工作人員都給嚇了一跳。

片刻後,許雲峰才緩過來,一刻也不敢多待,一溜煙跑到了超然集團外麵,這才氣喘籲籲地停下來,回想起剛剛的情況,眼中閃過一絲仇恨之色。

“從小到大,從來冇人敢這麼對我,媽的,要是在清洛市,老子能把你屎都給打出來,此仇不報,我許雲峰誓不為人,對了,聽說屠誌範的父親空降到明濟市當局長,那小子也跟著過來了,有了局長父親當靠山,屠誌範在明濟市也算地頭蛇了,讓他對付一個人,應該不成問題……”

想到這裡,許雲峰拿出手機,撥通了屠誌範的電話。

同一時刻,超然集團辦公室內,陳飛宇關上門,剛剛轉過身,突然,一陣香風迎麵撲來。

陳飛宇微微愣神間,蘇映雪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裡,並且主動獻上了香吻。

雖然這兩個月來,她經常因為陳飛宇的冷落而心存怨念,但是當她看到陳飛宇走進來的那一刻,心中的怨念便一掃而空,再加上陳飛宇又在她極度無助的時候準時出現,乾淨利落地幫她解決了難題,更讓她心存感激。

所以,在外人麵前一向冷傲高貴的蘇映雪,纔會如此的熱情如火。

軟玉溫香抱滿懷,隻怕是個人都會激動起來,更何況還是蘇映雪這等有名的冷豔女總裁?

陳飛宇不是聖人,當即抱著蘇映雪的嬌軀迴應起來。

十多分鐘後,熱情才漸漸消散。

陳飛宇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總裁位置上,蘇映雪坐在他的腿上,羞紅著臉,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羞澀地問道:“飛宇,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來有一天了。”陳飛宇歉意地道,蘇映雪是他明麵上的未婚妻,回來整整一天都冇有去找蘇映雪,隻怕是個女人,都會不高興。

然而,蘇映雪隻是笑了笑,神色依舊溫柔,主動伏在陳飛宇的懷中,幸福地閉上雙眼,說道:“我知道,你還有其她的女人,韓木青,謝星軒等等,而且每一個都很優秀,但是我自信,最終的勝利者一定是我,因為我有一項獨有的優勢。”

“哦?是什麼?”陳飛宇一陣頭疼。

他身邊的這些女人,無一例外,都是女神中的女神,不但相貌絕美,而且每一個都手腕高超,如果她們彼此之間真的競爭起來,肯定會非常激烈。

蘇映雪抬起頭,看向陳飛宇,雙眸中出現動人的神采,彷彿光彩照人,道:“因為,我是你未婚妻,有真正的、白紙黑字的婚約,隻有我,纔是你真正的老婆!”

“那你之前還和我打賭,讓我撕毀婚約?”陳飛宇“哈”的一聲,輕笑起來。

蘇映雪想起幾個月前,自己還和陳飛宇打賭,定下一年之約的事情,心中幸福甜蜜,嘴角翹著笑意,雙手扶著陳飛宇的肩膀,笑道:“從今以後,我要用這張婚約,拴住你一輩子。”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陳飛宇哈哈笑了起來。

同一時刻,明濟市星月酒吧。

“呦,許少,今天是什麼日子,堂堂的清洛市太子,竟然會大駕蒞臨明濟市,真是少見少見。”

屠誌帆正坐在喧鬨的酒吧裡,摟著一個高質量妹子喝酒,而在他的對麵,赫然是號稱“明濟第一虎”的蔣天虎,蔣天虎後麵還帶著三四個黑西裝小弟,一派大哥風範。

許雲峰黑著臉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在屠誌帆的身邊,拿起酒杯,直接一口“咕咚咕咚”灌了進去,彷彿在宣泄著心中怒氣。

他和屠誌帆是清洛市的酒肉朋友,經常在一起喝酒泡女人,自從一個多月前,屠誌帆跟著他父母來到明濟市後,兩人還是第一次見麵。

“咦,許大少神色不對,是誰惹許大少生氣了?”屠誌帆好奇道。

“彆提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悲催,剛剛老子被一個人給揍了,這特麼要是在清洛市,老子早就找人把那小子給砍了,誌帆,你要還當我是兄弟,這股氣你就必須幫我出了!”許雲峰猛地放下酒杯,怒聲道。

“什麼,竟然有人連許大少都敢打,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屠誌帆驚訝道,突然,他眼睛一轉,笑道:“正巧,虎哥正坐在這裡呢,虎哥可是明濟市真正的地頭蛇,隻要虎哥點頭,你在整個明濟市都能橫著走!”

對麵,蔣天虎淡然地笑了笑,雖然屠誌範明顯在捧他,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他隻不過是陳先生手下的一條狗罷了。

當然,就算是陳先生的狗,那也比世上大多數人都要來的尊貴,所以,蔣天虎非但不覺得羞辱,反而還引以為豪。

“虎哥?”許雲峰驚訝地看向蔣天虎,道:“難道是號稱'明濟第一虎'的蔣天虎?”

“正是我,不過,'明濟第一虎'的稱號,我可當不起。”蔣天虎笑道,不置可否。

屠誌帆及時介紹道:“虎哥,我給你介紹下,許雲峰,清洛市許家的人,也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清洛市許家,難道是那個許家?”蔣天虎驚訝,看到屠誌帆點頭後,倏然正色,對許雲峰也正視起來,坐直身體道:“既然是許大少的麻煩,那你放心,這個忙我幫定了,在明濟市這一畝三分地,還冇有我蔣天虎惹不起的人。”

蔣天虎的確有底氣說這番話,因為他的底氣,來源於陳飛宇!

許雲峰不由大喜,蔣天虎的名號,連他在清洛市都有耳聞,如果蔣天虎真的肯幫忙,對付區區一個陳飛宇,還不是手到擒來?

“那就多謝虎哥了,就當我許家欠你一個人情,到時候,許家必有重謝。”許雲峰正色道。

蔣天虎滿意地笑了起來,他要的,就是這句話,道:“對了,那小子叫什麼名字?”

“他叫……”許雲峰一愣,這才發現,自己連陳飛宇的名字都不知道,繼續道:“算了,反正我今晚把他約出來,到時候就看虎哥的了,另外,本大少也不是單槍匹馬來明濟市的,我這就去安排我的人,今晚,我要那小子跪下來向我求饒!”

說罷,許雲峰就站起身匆匆離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