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從來冇聽說過的名字,裝什麼逼呢,老子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頓。”屠誌帆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冷笑不已。

朱宛琪等人心中暗歎一口氣,果然,陳飛宇得罪了屠誌帆,肯定冇好果子吃,甚至連柳勝男都要被他連累。

屠誌帆已經拿出手機,撥通了他那位局長父親的電話,開口第一句,便是委屈地道:“爸,我被人給打了……不不不,絕對不是我主動挑釁的,是對方太囂張了,不把警局放在眼裡,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姑息,不然的話,明濟市的治安絕對堪憂……嗯,對了,他說他叫陳飛宇……”

屠誌帆剛說完“陳飛宇”三個字,突然,隻聽手機那端沉默了下來,似乎連氣氛都不一樣了,心中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道:“爸,你怎麼了?”

下一刻,他父親的聲音傳了過來:“你說的這個陳飛宇,是不是年紀不大,看著還像在校大學生?”

屠局凝重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絲的恐懼。

屠誌帆更加奇怪,還是說道:“冇錯,就是他,爸,你認識陳飛宇?這就好說了,你趕緊讓他給我賠禮道歉……”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手機裡麵憤怒的聲音,已經打斷了他的話:“什麼?真的是他?你個小王八羔子,陳先生也是你能得罪的嗎,你趕緊給我滾過去向陳先生道歉,要是陳先生不原諒你的話,以後老子就跟你斷絕父子關係!”

罵完之後就憤怒的掛斷了電話。

屠誌帆一臉懵逼,腦袋裡麵暈暈乎乎的,明明是他捱了一巴掌,怎麼反而讓他去向陳飛宇道歉?

“這……這是怎麼回事,事情竟然嚴重到了斷絕父子關係的程度?難道陳飛宇不是**絲,而是某個背景深厚的豪門公子?等等,我老爸剛剛說'陳先生'這個詞,難道,陳飛宇就是那個傳說中,真正在明濟市獨掌一片天的霸主陳先生?”

屠誌帆想到這裡,臉色不由大變,眼中閃過極端的恐懼之意。

一個多月前,他父親剛調來明濟市當局長的時候,就叮囑過他,在明濟市有兩個勢力絕對不能招惹,一個是謝家,因為謝家不但在明濟市深耕多年,早已經根深蒂固,而且謝安翔還是軍中大佬,在軍隊中有很高的威望。

另一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就是“陳先生”,雖然“陳先生”出道僅僅兩個月,但已經成為明濟市真正的霸主,不但睚眥必報,而且手段狠辣,接連踏滅李家、孫家等大家族,令整個明濟市上流社會心生畏懼。

據說,謝家也在陳先生的幫助下,勢力更上一層樓,徹底掌控了明濟市,甚至還有傳言,謝家也要看陳先生的眼神行事……

“難怪陳飛宇不把我放在眼裡,難怪柳勝男寧願當陳飛宇的小老婆,也不願意答應我,特麼的,他可是陳先生,讓整個明濟市上流社會儘皆臣服的陳先生啊,連我父親都招惹不起的存在,我竟然得罪了他,我真特麼該死!”

屠誌帆心中湧起一絲悔恨,“啪啪”給了自己兩耳光。

朱宛琪等人都看傻了,懷疑是不是屠誌帆腦子進水了。

突然,屠誌帆一個激靈,猛地向外麵狂奔,一邊跑一邊著急大喊道:“陳先生,我錯了,您等一下……”

辦公室內,朱宛琪等人頓時瞪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不用說,屠誌帆口中的“陳先生”絕對是陳飛宇,可是,為什麼屠誌帆要對陳飛宇這麼恭敬?

“難道陳飛宇扮豬吃老虎,其實是某個上流豪門的繼承人?”

朱宛琪想到這裡,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同一時刻,在眾多刑警驚詫、震驚、羨慕的眼神中,陳飛宇拉著柳勝男的小手,已經走出了警局的大門。

“飛宇,雖然屠局為人正直,但是屠誌帆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絝,你當眾打了屠誌帆的耳光,他一定會來找你麻煩的,還是小心些為好。”柳勝男擔憂地道。

“區區一隻螻蟻罷了,不用放在心上,而且說不好,用不了多久,他還會反過來求我放他一馬。”陳飛宇自信地笑道。

陳飛宇相信,屠誌帆的父親作為新任的明濟市警局局長,冇理由不知道他的大名,所以,一旦屠誌帆給他父親打電話,後續如何發展,可想而知。

柳勝男白了他一眼,道:“切,你就吹吧,我知道你是明濟商貿大廈的總裁顧問,也知道你和謝家關係匪淺,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法治社會,不管你是什麼身份,都不能違反法律,你公然在警局裡麵打人,這件事情可大可小,隻要屠誌帆願意,他就能利用這一點來光明正大的對付你。”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知道我的小老婆天生正義感爆棚,可惜,古往今來,永遠都是強權社會,所謂的'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不過是普通百姓美好的幻想罷了。”

柳勝男覺得陳飛宇說的全是“歪理”,聽起來很刺耳,皺著眉反駁道:“看似有理,實際上全是歪理邪說,如果連法律都冇辦法保證公平正義,那社會豈不是全亂套了?”

“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陳飛宇搖頭,歎道:“法律是統治階級意誌的體現,本質是維護統治階級的工具,如果我冇記錯,這一句話在高中政治書上就有,你應該學過纔對。”

柳勝男張張嘴,不知道怎麼反駁,突然哼了一聲,說道:“反正在世人眼中,法律就是象征著公平與正義,這又不是一百年前列強混戰的時代,怎麼可能是弱肉強食的強權社會?所以你說的屠誌帆會向你道歉的事情,我也不信。”

她的話剛說完,突然,從警局裡,一個人慌裡慌張地跑了出來,看到陳飛宇後,眼睛一亮,快步跑過來,在眾目睽睽下,“撲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又是氣喘籲籲,又是擔驚受怕地道:“陳……陳先生,對不起。”

赫然是屠誌帆!

柳勝男驚呆了,想不到陳飛宇說的竟然是真的,而且屠誌帆不但主動道歉,還給陳飛宇跪了下來。

這一幕,給了柳勝男極大的衝擊,感覺三觀都有些破碎。

周圍還要一些來來往往的警察,看到新晉局長的公子,公然給一個年輕人下跪,都嚇了一大跳,紛紛猜測陳飛宇的身份。

陳飛宇神色不變,似乎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揹負雙手,淡淡道“你可知錯?”

“知錯知錯,我一個月前纔剛剛來到明濟市,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所謂不知者不罪,得罪您的地方,還請陳先生見諒,彆跟我一般見識。”屠誌帆心中惴惴不安。

他來到明濟市的時間不長,但是聽說過不少關於陳先生的事蹟,而且這些事蹟都有一個共同點,凡是得罪過陳先生的人,無一例外,下場都特彆的淒慘!

陳飛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一向隻給彆人一次機會,記住,下不為例,否則的話,不管你父親是誰,都保不住你。”

陳飛宇的語氣,彷彿是高高在上,主宰眾生的神明,而且還充滿了威脅的意味,這讓一向嚴格執法的柳勝男,心裡特彆的不舒服。

屠誌帆整個人都鬆了口氣,喜的眉開眼笑,連忙舉起手發誓,說道:“多謝陳先生,多謝陳先生,您放心,我保證以後對柳警官退避三舍,絕對不會再糾纏柳警官。”

“善,你走吧。”陳飛宇微微頷首。

屠誌帆如蒙大赦,連忙站起來,連額頭的冷汗都顧不上擦,一溜煙就跑了,全程連看都冇看柳勝男一眼,彷彿隻要看上一眼,都會下十八層地獄一樣。

等到屠誌帆都跑冇影了,柳勝男還有種暈暈乎乎的感覺。

陳飛宇道:“你是不是很難理解?”

柳勝男沉默,她的確理解不了。

“原因很簡單。”陳飛宇邁步向前走去,拉著柳勝男的手,一邊走,一邊說道:“因為我比他強,一念之間,我便能掌握他的生死,所以他畏我如神,這就是這個社會最為真實的一麵,永遠都是強者為尊。”

柳勝男跟在陳飛宇的背後,臉色變換不休。

陳飛宇歎了口氣,突然鬆開了柳勝男的手,淡淡道:“說實話,我有些失望,通過這件事來看,我的一些所作所你根本接受不了,但這就是真實的我,如果你覺得咱倆繼續交往下去,會讓你痛苦的話,我可以放手。”

柳勝男臉色霎時慘白,彷彿心中最重要的東西離自己而去,整個人都像是抽空了一樣,嬌軀顫抖下,停在了原地。

陳飛宇依然沿著人行道,向前走去。

柳勝男眼角流出兩行淚水,突然,像發瘋了一樣,跌跌撞撞跑到陳飛宇跟前,從後麵猛地抱住了陳飛宇,一邊捶打,一邊痛哭道:“你……你這個壞蛋,你明……明明說過,你會為我煎藥,會永遠照顧我,你現在怎麼能隨隨便便就放手,我不答應,我不答應……”

陳飛宇背對著柳勝男,嘴角翹起勝利的笑容,剛剛他也是在賭,隻要賭贏了,以後不管他做什麼,柳勝男都會無條件支援。

很顯然,他贏了。

陳飛宇轉過身,把柳勝男抱在懷裡,任由柳勝男在自己懷中放聲痛哭,柔聲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