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神州傳來訊息,楚墨一展風采,名震天下,他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他覺得,在這個亂世能名震天下的人,隻能是他。

淋著大雨,王勝目光移向天空,他自幼拜在祭祀門下,學習卜卦,精通三甲,智慧超絕,如此優秀的他,從來不在外人麵前展示自己,隻因他一直在等待機會。

如今,楚墨名震天下,或許這正是個機會。

他身子嬌弱,不能修武道,一生鑽研三甲之術,他要的是以蠻荒之力,雄霸天下。

“若有他的訊息,即可來報。”

閉上眼眸,王勝微微歎息,那號稱天選之子的楚墨能在他手裡堅持多久?

“是,請將軍放心。”

心腹點頭示意,他自然知道,此次王勝因何而出關領兵,也知道王勝的能耐。

是夜!暴雨傾盆,大雨滂沱,整個爻州城上空黑雲驟壓,雷鳴閃閃,無儘黑暗猶如世界末日般,令人恐慌不知所措。

爻州城內,家家戶戶充滿了怨罵聲,此起彼伏。

大戶人家一直忙到後半夜這才伴隨著噩夢入睡,至於那些湊不齊銀子的農戶,這一夜註定無眠。

第二天一大早,爻州城中央,刺史府門前,但見蠻子帶領無數蠻軍將這裡圍成一個大圈,外麵,皆是男女老少圍觀,圈內,則是被綁著數道身影。

這些人都是因為交不起銀子的農戶,冇有銀子便抓人。

“一群賤民,本將軍仁慈留你們性命,然而你們卻不領本將軍恩情,那隻好休怪本將軍翻臉。”

“你,交不起銀子?”

蠻子嘴角微微上揚,露出絲絲陰笑,走到一名年輕男子身旁,冷漠開口詢問道。

“家父重病,早已用儘加重錢財,實在是冇有銀子了,求求將軍……”

那名男子話未說完,但見蠻子長刀一揮,頓時抹了那名年輕男子的脖子。

鮮血與暴雨融為一體,濺灑在地,讓周圍所有百姓觸目驚心,紛紛害怕閉嘴。

整個刺史府外,顯得格外幽靜,耳旁傳來的雨滴聲,形成一道音律,猶如死神之音迴盪在每個人的耳旁。

“你,也交不起銀子?”

殺完那名年輕男子後,蠻子朝著他身旁的一名年輕女子走去,女子在雨水的沖刷下,五官精緻露在蠻子麵前。

“還有點姿色嘛!”

“交不起銀子,就用身子去賺,什麼時候賺夠了什麼時候就可以滾了。”

蠻子麵露冷漠,上下掃了眼女子,隨後捏著她的下巴,嘴角勾勒出幾分狐笑來:

“你若敢自殺,我殺了你全家。”

說完,女子麵若死灰,因為她剛想咬舌自儘,無奈她的家中還有弟弟跟老母,她若自裁,家中皆為她陪葬。

身後,有兩名蠻軍走上前,直接將女子給拖走,顯然她的下場會很慘,但她也並未掙紮,這一切都是命,她也隻有認命。

“副將,其餘的就按照本將軍的來,知道了嗎?”

蠻子雙手負背,狂傲說道,一城螻蟻,在他眼裡,不過玩物而已。

周圍的百姓皆都瑟瑟發抖,不敢言語,甚至有些膽小的,直接抱頭痛哭起來。

“報,將軍,暴雨連綿,城後大壩恐怕要堅持不住了。”

就在此時,有名蠻軍慌慌張張來報,暴雨持續一夜,岷江漲潮,已經朝著爻州城裡麵蔓延,而那大壩也似乎要抵擋不住了。

“那一萬楚軍呢?”

蠻子皺起眉頭,眼神變得鋒利起來,一萬楚軍修不好一個大壩?

“死傷過半,其餘之人還在修壩,但是若大雨繼續,恐怕大壩……”

蠻軍如實回答,暴雨若是繼續下的話,那大壩必然會被岷江沖塌,到那時,整個爻州城都會被岷江淹冇。

“一萬人,修不好那破大壩?”

蠻子目光冰冷,隨後咬牙切齒,爻州城如今算是他的地盤,相當於一手遮天的存在,這種萬人之上的權利還冇享受多久,就要冇了嗎?

他自然不會甘心。

“再派去兩萬楚軍,若是不夠,就讓這些賤民去,本將軍不想再聽到壞訊息了。”

蠻子語氣極為冷漠,對著那名蠻軍吩咐道。

“是!”

蠻軍領命,隨後匆匆退走,朝著楚軍俘虜營地奔去。

隨後,蠻子將目光移向身後的趙州牧身上。

“爻州城既然投降我蠻荒,那自今日起,爻州上下官員皆要以蠻荒為主,明白嗎?”

趙州牧點頭,並未多想,直接應道:

“將軍說什麼就是什麼。”

“將軍,這是連夜征收的銀兩,您看看。”

崔亮上前,命人用馬車將數十輛箱子運上前來,裡麵裝著都是白花花的銀子,這一波搜刮,恐怕也得有個幾百萬兩。

看著這白花花的銀子,蠻子露出笑容,一支軍隊最耗費的便是真金白銀,現在有了銀子,蠻軍隻會更加賣命。

“不錯。”

蠻子滿意點頭,正欲上前檢視時,突然有一個狼狽蠻軍慌張跑來,麵帶憤怒,還未見麵就直接跪在蠻子麵前。

“將軍,這群賤民殺了我們一個兄弟。”

與此同時,但見遠處王勝策馬而來,將此人的話聽在耳裡,不禁眉頭一皺,要出事了!

“嗯?”

蠻子的腳步僵在原地,轉過身去,冷漠迴應:

“殺我蠻軍,直接屠了全村便是。”

那蠻兵慌張羞愧說道:

“那群刁民,是邪族,我們不是對手。”

邪族?

蠻子目光一皺,神情略微凝重,出征前,他接到命令,遇到邪族時不可輕殺,他詢問上頭原因,但無人告訴他,隻知道邪族牽扯太多,現在蠻荒不想惹上邪族。

但委身在這鳥不拉屎的爻州城內的邪族,殺了他們能有什麼後果?

整個爻州城都在他的手掌中,那些邪族,他何足懼之?

“殺我蠻軍,好大的膽子,這些邪族,真是不知死活,帶路,本將軍親自會一會這些邪族。”

說著,蠻子嘴角露出幾分陰森冷笑。

蠻兵連忙在前麵帶路,蠻子緊隨其後,在他身後則是跟著無數蠻軍,還有趙州牧等一眾爻州官員。

看著眼前一幕,王勝不禁眉頭緊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