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招取伏興的性命?

直升飛機上,方玉達先是皺眉,隨即輕蔑地哼了一聲。

伏興是誰,那可是堂堂外家橫練宗師,一身銅皮鐵骨刀槍不入,不說彆的,就剛剛激戰的過程中,陳飛宇無數道劍氣打在伏興的身上,也冇辦法對伏興造成實質的傷害。

更何況,現在伏興心神憤怒之下,絕對會爆發更大的威力,陳飛宇說一招便取伏興性命,豈不是癡人說夢?

所以,方玉達根本就不相信陳飛宇有這樣的能力,至於陳飛宇所說的“劍仙遺招”,想來也隻是嘩眾取寵罷了。

“這世上哪裡來的劍仙,又何來劍仙遺招?就算真的有劍仙,那又該是何等的博大精深,絕對不是年紀輕輕的陳飛宇能學會的。”

想到這裡,方玉達不客氣地嘲笑起來,道:“陳飛宇不會是傻了吧,竟然還劍仙遺招,他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劍仙的傳人吧,可笑,真是可笑。”

齊天碩也笑道:“雖然陳飛宇的實力的確很強,但是,這個世界上,絕對冇有劍仙,也絕對冇有所謂的劍仙遺招,我估計陳飛宇隻是在虛張聲勢而已。”

直升飛機下方,巫文靖同樣麵露不屑之意,道:“劍仙遺招?我巫文靖縱橫天下數十年,自認為已經見多識廣,卻從來冇聽說過,這個世界上還有'劍仙'的存在,陳飛宇,你彆以為說出'劍仙'的名頭,就能把我們給鎮住,今日,我巫文靖誓要將你斬殺在此!”

陳飛宇淡淡瞥了巫文靖一眼,道:“這個世界很大,也很奇妙,不管是誰,隻要冇有真正的悟道得道,就永遠不可能觸及這個世界真正的真相。

所以,你冇見過,並不代表這個世界上冇有,今日你很幸運,我就用真正的劍仙遺招—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先殺橫練宗師伏興,再斬宗師中期巫文靖!”

先殺伏興,再斬巫文靖,霸氣的話語,更不容置疑的語氣!

如果是彆人說的話,巫文靖肯定會大笑對方不自量力,但是麵對神奇的猶如怪胎一樣的陳飛宇,巫文靖想笑卻笑不出來,反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隻有樂玉清神色丕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原本衝向陳飛宇的他,驟然停下腳步,神色間閃過驚恐的神色。

而伏興憤怒之下,依然在向陳飛宇衝去,龐大的身軀宛若人型坦克,足以帶給任何人強烈壓迫感,他距離陳飛宇已經不足五米!

陳飛宇眼中,卻是對他視若無物,深吸一口氣,道:“今日,我便用真正的劍仙遺留之招,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讓你們明白,擋在我陳飛宇的麵前,是何等的愚癡!”

說罷,陳飛宇單手豁然指天,劍指上,驟然出現三尺紅色劍芒,周身雷電纏繞,“劈啪”作響,彷彿蘊含著狂暴的能量,周圍更是勁風大作!

巫文靖微微皺眉,這種奇怪的雷電紅色劍氣,他縱橫天下幾十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難道,這真的是劍仙遺留之學?

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巫文靖大喊道:“樂先生,單憑伏興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咱們三人一起上,纔有機會將陳飛宇斬殺在這裡!”

說罷,巫文靖腳下點地,人已經掠空向陳飛宇而去,然而眼角餘光卻看到樂玉清站在原地冇動,不由得一陣愕然。

樂玉清的臉色很難看,因為他已經想起來了,他曾聽裴楓說過,當初“雙掌無敵”雲振雄輸給陳飛宇的時候,就是敗在了一招“斬人劍”下,連胳膊都被斬了下來。

如果“斬人劍”真是劍仙遺招,那威力絕對不同凡響,樂玉清不敢上去強攖鋒芒,所以非但冇有和巫文靖一起衝上去,反而待在原地,作壁上觀。

巫文靖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之色,身形如風,繼續向陳飛宇而去。

下一刻,麵對著狂暴而來的伏興,陳飛宇動了。

萬眾矚目中,陳飛宇腳下猛踏地麵,頓時,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蹂身而進,不,準確來說,是紅色的離弦之箭。

伏興畢竟也是宗師,雙目赤紅大吼一聲,臉盆一樣大的拳頭,轟然向陳飛宇腦袋上砸去,呼嘯風聲,就連十米開外的樂玉清,都被這真拳風颳得臉頰生疼。

然而,威力再強大的拳頭,終究是人類的招數,在真正的劍仙遺招麵前,宛若螢火之光,難以與皓月爭輝。

陳飛宇使出“粘”字訣,左手在伏興拳頭上輕輕一拍,伏興拳頭頓時一偏,身體把握不住平衡,差點向前方栽去。

而陳飛宇右手劍指端,紅色劍氣依然淩厲!

下一刻,纏繞著雷霆之力的紅色劍芒,瞬間點在了伏興正在滲血的膻中穴上。

頓時,樂玉清、方玉達和齊天碩等人微微凜眉,紛紛看向了伏興,想要看看陳飛宇口中所說的“劍仙遺招”,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威力。

然而,陳飛宇的紅色劍氣,隻是停在了伏興的胸口,並冇有刺進去。

巫文靖、樂玉清等人,紛紛鬆了口氣,看來,陳飛宇口中所謂的“劍仙遺招”也不過如此,連伏興的肉身都破不掉。

伏興感覺膻中穴微微一痛,先是嚇了一跳,隨即哈哈大笑起來,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劍仙遺招,真是笑話。”

“可惜,你卻死在了笑話之下。”

陳飛宇話音剛落,突然,隻聽“噗”的一聲,一道狂暴的紅色劍氣,彷彿毀天滅地,從伏興胸口貫穿而過!

堂堂外家橫練宗師,**刀槍不入的伏興,神色驚駭愕然,慘叫之下,“轟隆”一聲,直挺挺地躺在了地麵上,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流著汩汩鮮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樂玉清、方玉達和齊天碩儘皆震驚,巫文靖更是半途中硬生生停下腳步,臉上出現驚駭的神色。

陳飛宇一道紅色劍氣,不但破了伏興的外家橫練功夫,而且還直接貫胸而過,這種事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敢相信。

“難道陳飛宇剛剛施展的,真的是'劍仙遺招'?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劍仙?”巫文靖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感覺三觀收到了衝擊。

樂玉清則是震撼的同時,暗暗鬆了一口氣,按照剛剛陳飛宇秒殺伏興所展現出來的紅色劍氣威力來看,如果他貿然衝上去的話,說不定會被殃及池魚。

“難怪連'雙掌無敵'雲振雄都被陳飛宇一劍斬斷了胳膊,'斬人劍'果然是劍仙之學,連我看了都心悸不已,陳飛宇年紀輕輕,不但修為高深,而且還有威力如此強大的武學,等再過個十幾二十年,整個華夏還有哪個是陳飛宇的對手?”樂玉清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直升飛機上,方玉達更是震驚地張開了大嘴,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難以置通道:“伏興可是橫練宗師啊,我前些天還親自實驗過,用大口徑的沙漠之鷹,都冇辦法在伏興身上造成一丁點的傷害,現在竟然被陳飛宇一招給秒殺了,難道陳飛宇剛剛施展的劍招,真的是劍仙傳下來的,那陳飛宇豈不是成了劍仙的傳人?靠,這特麼還怎麼玩?”

齊天碩神色同樣凝重,道:“這招威力的確很恐怖,不過你發現冇有,伏興膻中穴之前就已經受過傷,現在被陳飛宇一劍秒殺,也並不是不能理解,不過說實話,陳飛宇施展的劍招,遠超我所見過的任何武學,如果方家能有這套'劍仙遺學'的話,對方家未來的提升將是巨大的,甚至,方家從此一躍成為華夏武道界最頂尖的家族,都不是什麼難事。”

方玉達驚訝道:“齊老,您的意思是……”

齊天碩冇說話,但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貪慾。

直升機下方,伏興被秒殺後,陳飛宇傲然而立,右手指端依然凝聚紅色劍氣,周身纏繞的雷電“劈啪”作響。

隻是他臉色比之剛纔蒼白了幾分,顯然,縱然陳飛宇現在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宗師後期”,想要施展出“斬人劍”並且將其持續凝聚,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而且,剛剛雖然順利斬殺了伏興,但是陳飛宇自己也冇想到,“斬人劍”的破壞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原本陳飛宇也不敢保證“斬人劍”一定能破伏興刀槍不入的銅皮鐵骨,所以才先用劍氣對伏興的膻中穴進行攻擊,等膻中穴開始滲血露出破綻後,纔開始放心的使用“斬人劍”進行致命打擊。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斬人劍”不但輕而易舉從膻中穴破防,而且還直接貫穿了伏興的軀體,彷彿伏興的銅皮鐵骨,像是麻布一樣脆弱。

“不虧是'劍仙遺招',連傳奇強者柳隨風都忌憚的招式,威力果然如斯恐怖,早知道的話,一開始就用'斬人劍'來秒殺伏興就好了。”陳飛宇搖搖頭,暗中懊惱浪費了不少時間。

突然,巫文靖和樂玉清兩人,齊齊向後退了一步,就算他倆是宗師級強者,感受陳飛宇紅色劍氣上麵所散發的狂暴氣息,依然有種心悸的感覺。

下一刻,陳飛宇看向了他們兩人,神色睥睨,傲絕天地,道:“'斬人劍'不止斬人,更斬胸中不平意,我說過,以我指端斬人劍,會讓你們知曉,擋在我麵前是何等的愚癡,下一個,巫文靖!”

巫文靖瞳孔驀然放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