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文靖二十年前縱橫長臨省武道界,二十年後重出江湖,卻被一個小輩出言鄙視,這是絕對不能忍的!

巫文靖麵色冷峻,輕哼一聲,突然淩空躍起十多米,背映著滿天繁星,大喝一聲,淩空一拳向陳飛宇打去!

內勁外放,一道凶猛的拳勁排山倒海湧出,似從天上來!

而在此刻,伏笑、伏興、樂玉清三人也同時有了動作。

三人似乎是約好了一般,不約而同齊齊向陳飛宇衝去,而且各自將氣勢攀升到頂點,紛紛使出了全力。

四位四宗,四個方向,不同的攻擊手段,卻是同一時刻出手,誓要將陳飛宇斬殺在此處!

這絕對是陳飛宇下山以來,所遇到的最為危險的情況。

然而,陳飛宇立於原地凜然不懼,甚至,眼中還閃過傲然之色。

橫練宗師伏興距離陳飛宇最近,也是第一個衝到陳飛宇身前,偌大的拳頭轟然砸向陳飛宇的後背。

“來得好!”陳飛宇不閃不避,一手無極拳先化消伏興拳頭上的力量,接著瞬間抓住伏興的手臂,猛然用力向上方甩了出去。

猶如龐然大物一般的伏興,在陳飛宇手中像個三歲孩童一樣,被輕而易舉地扔向了斜上方,與巫文靖發出的拳勁猛然撞在一起,替陳飛宇擋下了巫文靖全力一擊。

伏興在半空哇哇大叫,轟然向下方墜去。

巫文靖微微皺眉,雖然人在空中無處借力,但他畢竟是縱橫多年的老牌宗師,猛提一口真氣,再度向陳飛宇淩空打出一股拳勁,威力似乎猶在剛剛第一拳之上!

幾乎是在同時,伏笑矯健的身影來到陳飛宇身側,手中短劍淩厲無比,挾帶三尺長的劍芒,向陳飛宇刺去。

“冇了伏興做擋箭牌,誰給你的勇氣主動向我出手?”陳飛宇輕喝一聲,神態狂傲,屈指一彈,點在伏笑短劍上。

隻聽“叮”的一聲脆響,伏笑感覺從短劍上傳來一股雷霆巨力,不但三尺劍芒瞬間消失,而且短劍更是差點拿捏不住,心中不由駭然,一擊不中,便打算向後撤去,先拉開與陳飛宇的距離,保證自身的安全再說。

陳飛宇原本打算追進,先將伏笑重傷,突然,感受身後一陣寒意襲來。

赫然是一柄秋水長劍,映著月色向陳飛宇斬下,三尺劍刃劈出一道半圓形月華。

月華絢爛瑰麗,卻充滿殺機。

陳飛宇微微一猶豫,便已經錯失了追殺伏笑的最好時機,暗歎一口氣,腳下微轉,不但冇有躲閃,反而猛然轉身,迎著絢爛的月華沖天而起,一拳轟碎月華,露出裡麵的秋水長劍,簡單粗暴到了極致!

接著,陳飛宇伸出兩個手指,迎向樂玉清的秋水長劍。

赫然是陳飛宇打算空手入白刃,以血肉之軀硬接利劍。

樂玉清神色訝異,雖然很想一劍把陳飛宇給劈死,但是也知道自己隻是速度見長,本身“宗師初期”的修為,冇辦法和陳飛宇硬碰硬,如果真被陳飛宇夾住劍刃,隻怕自己後果不堪設想。

心念電轉下,樂玉清一咬牙,倏然收劍,向後而退,和陳飛宇拉開了十米的距離。

下一刻,陳飛宇動作不停,隻見他右手微揚,屈指一彈,“嗤”的一聲,犀利劍氣洶湧而出,在空中和巫文靖的拳勁撞在一起,發出“砰”的一聲爆炸,劍氣與拳勁各自消散,激起強烈的勁風,向四周掃蕩!

這還是陳飛宇相繼與伏興、伏笑、樂玉清過招之後發出的劍氣,頂多隻有全盛時期的七成功力,並不是全力一擊,否則的話,劍氣絕對能穿透拳勁,繼續向巫文靖射去。

就在這時,隻聽“轟隆”一聲,白白替陳飛宇擋了一道拳勁的伏興,才重重的落在地上,不過立馬就怒吼著站起來了,看起來並冇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突然,巫文靖輕飄飄落地,雖然神色不變,心中卻是一陣駭然。

剛剛一瞬間,是巫文靖第一次出手,同時也是四大宗師聯手進攻,原本以為能十拿九穩,就算殺不了陳飛宇,至少也會讓陳飛宇受傷,但是冇想到,四人倆手不但徒勞無功,反而伏興還差點受傷。

巫文靖二十年都不在天下行走,今天剛剛出山,滿以為能再度揚名長臨省武道界,哪想到,竟然第一戰就碰到陳飛宇這種怪胎,心中震驚可想而知。

突然,陳飛宇動了,不等巫文靖四人出手,已經搶先向伏笑而去。

之所以選擇進攻伏笑,是因為在這四個人中,橫練宗師伏興**強度太高,想短時間殺死伏興難度很大而樂玉清速度太快,難以抓住他甚至是重傷他至於巫文靖,則是四個人中修為最強的,又是剛剛下場,真氣最為充沛,在極短時間內同樣冇辦法解決他。

剩下的,也就隻有伏笑了,不但第一個下場,體力消耗了許多,而且已經受傷,正是四個人最弱的一個。

伏笑剛剛站穩腳步,便看到陳飛宇衝了過來,神色不由一變,接著氣憤不已。

他當然知道陳飛宇選擇他的原因,隻是,他堂堂宗師強者,“天狼榜”前五的頂尖殺手,更是國際s級通緝令上的常客,平時不管走到哪裡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現在竟然被陳飛宇當做了最好揉捏“弱雞”,真是豈有此理!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高高在上,受到凡人尊崇的宗師強者?

伏笑眼神霎時凜冽,麵對急速而來的陳飛宇,不但不退避,反而勇敢地衝了上去。

巫文靖臉色一變,一跺腳:“真是愚蠢,伏笑不過是'宗師初期'的境界,怎麼可能是陳飛宇小賊的對手,大家一起上,務求將陳飛宇斬殺在此處!”

瞬間,巫文靖、樂玉清與橫練宗師伏興三人,一起向陳飛宇衝去。

下一刻,就在陳飛宇即將和伏笑交手的時候,突然,伏笑陰陰一笑,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個黑色的圓球,五指微微用力,在手中捏碎。

突然,隻聽“砰”的一聲輕響,原地瀰漫出一大團濃鬱的黑氣,將陳飛宇和伏笑完全籠罩其中。

伏興一喜,連忙停住龐大的身軀,同時高聲道:“巫先生、樂先生,趕快停下,這是我哥特製的毒霧,除非有專門的解藥,否則的話,隻要吸進去一點點,就會劇毒攻心而死,就算宗師強者,也絕對不例外。”

巫文靖和樂玉清一驚,連忙停下腳步,尤其是樂玉清,他速度最快,已經來到了毒霧的邊緣,隻差一點點就衝了進去,不由嚇了一身冷汗,連忙向後退出一段距離。

毒霧之中,悄無聲息。

現場瞬間寂靜下來,十分詭異。

巫文靖皺著眉頭,說道:“你確定隻要把毒霧吸進去一小口,就連宗師級強者都會被毒死?”

宗師級強者已經超越了凡人,就算麵對毒藥,一時半刻也能強行壓製住。

“我肯定!”伏興堅定道:“我哥可是'天狼榜'上排名第五的頂尖殺手,其中,除了詭異的身法暗殺外,特製毒藥也是他常用的暗殺手段之一,這種毒狠辣無比,我哥曾用這種毒霧,毒殺過燕京一位'宗師後期'的強者,目前世界上,隻有我哥這裡纔有解藥。”

“連宗師後期強者都能毒死?”

巫文靖和樂玉清齊齊動容,再度向後退了幾步,對毒霧十分忌憚。

接著,巫文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毒霧,道:“這麼說,陳飛宇身在毒霧中,已經必死無疑?”

“必死無疑!”伏興肯定地道,心中充滿了興奮。

“那就好。”樂玉清鬆了口氣,陳飛宇的實力太強悍了,現在陳飛宇被毒死在毒霧中,的確剩下了他不少的功夫。

突然,似乎是為了印證伏興的說法,毒霧之中,赫然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怎麼樣,我就說陳飛宇死定了吧……”伏興還冇說完,突然愣住了,因為,剛剛的尖叫聲,並不是陳飛宇的聲音。

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下一刻,從濃鬱的黑霧之中,一道人影飛了出來,不,準確的說,是被陳飛宇一腳踹了出來。

伏笑仰躺在地上,心口赫然開出一個血洞,鮮血飆濺而出,明顯被陳飛宇的劍氣穿透而過,已經死的透透的了。

出乎意料的結果,巫文靖等人儘皆震驚。

伏興更是仰天嘶吼,雙目赤紅,憤怒至極。

隻不過,不同於伏興的憤怒,巫文靖和樂玉清緊緊地盯著毒霧,希望陳飛宇能中毒而死。

然而,他們失望了。

毒霧之中,陳飛宇揹負雙手走了出來,瞥了眼伏笑的屍體,撇撇嘴,道:“不但敢對我用毒,而且還真以為我被毒死了,竟然敢在毒霧中一動不動,不知道我從小百毒不侵嗎?”

陳飛宇百毒不侵?

巫文靖和樂玉清神色更加凝重,原本以為陳飛宇武力已經足夠逆天了,竟然還百毒不侵,這還是人嗎?

“此子不除,以後定是大患!”巫文靖心中殺意更勝。

突然,伏興怒吼一聲,像一個巨大的人型坦克衝向了陳飛宇,想要給伏笑報仇。

樂玉清緊隨伏興身後,想要複製之前伏笑的戰術,自己主攻,而讓伏興吸收傷害。

陳飛宇左手負於身後,右手捏劍訣,看著伏興已經開始流血的膻中穴,道:“劍仙遺招,取爾狗命。”

一招,生死將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