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升飛機上,方玉達眼睛一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道:“陳飛宇以一己之力,單獨對付伏興伏笑二兄弟已經吃力,現在樂玉清和巫文靖兩位宗師也忍不住,開始加入戰場一起圍攻陳飛宇了,就算陳飛宇真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絕對會葬身在此處。”

“不錯。”齊天碩點點頭,感歎道:“聽說樂玉清是樂家的第一高手,雖然修為隻有宗師初期,但是他勝在身法快速絕倫,而且擅長隱藏自己的氣息,於無聲無息之中接近敵人一擊斃命,堪稱如鬼如魅,令人防不勝防。

而巫文靖先生的修為更不用多說,二十年前我與他一戰,也隻能勉強略勝一籌,這二十年來巫先生潛心修煉武道,我現在再對上他,最多隻能打個平手,幸好方家對巫文靖有恩,這才能請他出山來對付陳飛宇。

話說回來,陳飛宇如此年輕,就能壓著成名已久的伏興伏笑兩兄弟打,的確有過人之能,隻可惜,有了巫文靖和樂玉清兩位宗師的加入,陳飛宇絕對無力迴天。”

方玉達生平最信服的就是他父親,其次就是身邊這位德高望重的齊老,既然齊老也說陳飛宇“無力迴天”,那陳飛宇就絕對會死在這裡。

因為,齊天碩對於武道勝負的判斷,從來冇出過錯!

“陳飛宇,你死定了!”方玉達眼中閃出嗜血的光芒!

直升機下方,戰況依舊激烈,堅硬的柏油馬路到處坑坑窪窪,伏興更是被無數不在且淩厲無方的劍氣,傷的渾身都是血印,看上去傷痕累累。

而伏笑更是憋屈,他本身就是武道宗師,更是威震整個華夏黑暗世界的“天狼榜”前五殺手,從來冇失過手,然而,現在和伏興一起聯手對敵,竟然被年紀輕輕的陳飛宇給壓著打,不但危險重重,而且氣勢一衰再衰!

可以說,所謂久守必失,再打下去,伏笑心知,自己兩兄弟必敗無疑!

突然,伏笑見到樂玉清和巫文靖準備出手,不由心中大喜,連忙高聲道:“巫先生、樂先生,陳飛宇小賊修為深厚,招式怪異,絕對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能贏的,大家一起上,四人聯手,絕對能將陳飛宇斬殺在此!”

“想要殺我,是誰給你的勇氣和自信?”

突然,陳飛宇大喝一聲,相距兩丈的距離,淩空一拳,朝伏笑打去。

強烈的拳勁轟然炸響,淩空迸射而出,所過之處,連地麵都被撕裂,形成一個長長的裂縫,氣勢無比驚人。

伏笑臉色大變,他本就被陳飛宇消耗了不少真氣,身形速度已經較一開始慢了下來,再加上他剛剛開口說話的功夫略微有些分神,麵對陳飛宇真氣外放且迅猛絕倫的拳勁,來不及閃避,被硬生生打在胸口上。

頓時,伏笑悶哼一聲,如斷線的風箏,身不由己向身後倒飛出去,在半空“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橫練宗師伏興眼見大哥受傷,心中勃然大怒,大踏步朝陳飛宇衝去,雙腳踩在地麵上,發出“咚咚咚”的響聲,連地麵都被他雙腳踏裂,足以見他內心是何等的憤怒。

來到陳飛宇跟前,伏興雙目大睜,大喝一聲,雙手握拳,朝陳飛宇左右太陽穴砸去,想要打爆陳飛宇的腦袋。

“不自量力,給我退下!”陳飛宇立於原地,眼神凜冽淩厲,麵對猶如排山倒海而來的伏興,突然伸出劍指,在伏興雙拳打在自己腦袋上之前,搶先一步,迅捷無比地點在伏興胸口膻中穴上。

伏興早已經渾身外傷,又被陳飛宇消耗了很多體力,再加上膻中穴是人身死穴,被陳飛宇如此近的距離點中,就算他是外家橫練宗師,也猶如遭受雷擊,渾身巨震之下向後連連倒退了五六步,好不容易穩住身子,突然臉色湧現潮紅,“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巨大的身軀搖晃之下,隻聽“轟隆”一聲,單膝跪在地上,把地麵都給壓碎了。

轉瞬之間,陳飛宇連傷兩人,而且還是攻守配合默契的兩位宗師,這一戰傳出去,足以讓整個華夏武道界位置嘩然!

直升機上方玉達大驚失色,就算他是方家未來繼承人,也忍不住爆粗口,脫口而出道:“靠,陳飛宇這麼牛逼?”

“不要急,小小的勝利並不能代表什麼。”齊天碩自信地道:“更何況,陳飛宇依舊處於劣勢,真正的戰鬥,纔剛剛開始。”

彷彿是為了印證齊天碩的話,下方,異變陡生!

陳飛宇突然本能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機感,來不及多想,急忙向左側閃去。

下一刻,夜色中銀芒絢爛閃過,一柄盈盈秋水長劍,劃破陳飛宇後背衣服,在他背後留下一道傷口,鮮血飆濺而出。

赫然是樂玉清悄無聲息來到陳飛宇的背後偷襲,如果不是陳飛宇本能察覺到危險,從而及時避開的話,隻怕這一劍,已經刺穿了陳飛宇的後心,要了他的性命。

陳飛宇立於三丈之外,任憑鮮血染紅後背衣襟,眉頭微蹙,心中有些驚訝,樂玉清竟然能瞞過他的六識,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背後偷襲,這種收斂自身氣息的能力堪稱bug。

可以說,比起“天狼榜”第五的伏笑,樂玉清更加適合暗殺!

在他前方不遠處,樂玉清手持秋水長劍,神態似乎頗為惋惜,歎息道:“可惜,我原本自信能一劍將你斬殺,想不到你竟然能逃開,這還是我生平第一次失手,嘖嘖,陳飛宇,你又讓我驚豔了。

可惜,和自身年齡不相符的實力,無論過高還是過低,都會讓你成為世人的眾矢之的,你實力越強,越是激起了我要在此斬殺你的決心。”

樂玉清很清楚,陳飛宇如此年輕,實力便這麼厲害,如果放任陳飛宇繼續成長下去的話,將會是非常恐怖的存在,更何況,陳飛宇還和玉雲省樂家有著血海深仇。

所以,必須趁著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將陳飛宇斬殺在此,除掉這個最大的威脅!

想到這裡,樂玉清心中殺意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彷彿瀰漫整個空間,連周圍溫度都下降了不少。

森寒逼人!

陳飛宇冷笑,雖然樂玉清偷襲能力很強,但凜然不懼,傲然道:“想要殺我,你再多活一百年說不定纔有機會,可惜,隻怕你連明天都活不到。”

“不愧是打敗我們玉雲省'雙掌無敵'雲振雄的人,果然夠狂妄。”樂玉清輕笑,秋水長劍劃過一個絢爛的軌跡,橫亙於胸前,道:“我承認,單打獨鬥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惜,這是複仇之戰,更是生死之戰,從來就無關單打獨鬥,今夜,長臨省冉冉升起的宗師陳飛宇,必將隕落此處!”

他話剛說完,伏笑和伏興兩兄弟,都已經站了起來,雖然受了傷,但是依然有一戰之力。

尤其是伏興,雖然被陳飛宇一道劍指點在膻中穴,但他畢竟是外家橫練宗師,身體的強度遠遠超過常人,所以影響並不大。

陳飛宇這一戰,依舊艱難!

“二十年間不在天下行走,長臨省已經出現這麼令人驚豔的小輩,實在令人可喜,然而卻註定要死在這裡,卻又著實可惜。”

突然,巫文靖溫和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緩步走向陳飛宇,雖然口中說著“惋惜”的話,但是周身氣勢不斷高漲,整個空間都瀰漫著壓抑的氛圍。

陳飛宇心下凜然,暗暗戒備,他很清楚,巫文靖一旦動手,必定是雷霆殺招!

就在巫文靖氣勢即將提高到最高點的時候,陳飛宇搶先動手了!

隻見陳飛宇劍意不斷攀升,周身白色劍氣旋繞縱橫,瑰麗無方,突然,他輕喝一聲,劍指微揚,淩空點向巫文靖,瞬間,圍繞在周身的無數道劍氣,紛紛向巫文靖射去!

劍氣萬千,瑰麗縱橫,瀰漫天地之間!

巫文靖微微皺眉,他氣勢還冇達到最高點,便被陳飛宇打斷,有一種很彆扭的感覺。

可是,麵對這鋪天蓋地的劍氣,不容他再繼續提升自己的氣勢,大喝一聲,周身衣衫鼓盪不休,右腳在地麵猛然一跺,彷彿整個地麵都顫抖了一下。

突然,在巫文靖內勁激盪下,隻聽“轟隆”一聲,他前方三尺地麵上,突然炸起一道兩米高的土牆,在他內勁包裹之下更是堅硬如鐵,將萬千劍氣紛紛擋了下來。

下一刻,土牆轟然而散,露出了巫文靖的身影,而他依舊瀟灑如初,衣衫上一點灰塵都冇有。

樂玉清與伏興伏笑兩兄弟齊齊駭然,難怪巫文靖在二十年前能縱橫長臨省武道界,修為果然不同凡響。

接著,三人齊齊欣喜,巫文靖的實力越強,對付陳飛宇的勝算就越高!

直升飛機上,方玉達也心喜如狂,興奮地道:“巫文靖不愧是長臨省老牌宗師,一出手便不同凡響,難怪齊老會堅持邀請巫文靖過來,他果然有通天之能。”

“那是自然,畢竟,他可是二十年前便在華夏武道界留名的巫文靖,自然實力超凡,他們四人聯手斬殺陳飛宇,絕對不在話下。”齊天碩自信地道。

直升飛機下方,巫文靖自得而笑,道:“陳飛宇,我這招'踏地成牆',不知能否入你的法眼?”

陳飛宇撇撇嘴,道:“雕蟲小技罷了,豈能登得大雅之堂?”

巫文靖嘴角笑意消失,道:“豎子狂妄,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客氣,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宗師強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