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宗師,我是杜榮貴,有件事情我對不住你啊。”杜榮貴顫抖的聲音,從手機另一端傳了過來。

“什麼事情?”陳飛宇右眼皮直跳,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杜榮貴是長臨省國安局的領導,一直在派人保護陳飛宇的女人們,現在杜榮貴主動給他打電話,難道……

“明濟市出事了,我剛剛接到訊息,我派去保護韓木青總裁的國安局成員,紛紛被暗殺了,而韓總裁也……也被抓走了。”

陳飛宇心中殺機驟起!

“陳宗師,老杜我對不住您呐……”

杜榮貴充滿了慚愧,畢竟人是在他們國安局手上丟的,他們難辭其咎,更何況,他得到最新訊息,國安局總部最高領導,已經下達了最高指令,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正式成為國安局的中層領導,而且國安鼎鼎有名的大美女柳天鳳也會給陳飛宇當副手,這意味著,杜榮貴根本惹不起陳飛宇!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強忍下心中的殺機,道:“對方很大可能是衝我來的,事前肯定做好了充足的準備,這不怪你們。”

杜榮貴更加慚愧,道:“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查出來是誰做的,並且把韓總裁完好無損地救出來。”

剛掛完電話,突然,陳飛宇的手機鈴聲再度響了起來,而且還是一個陌生號碼。

陳飛宇微微皺眉,下意識就接通了電話,手機裡麵立即傳來一個儒雅溫和的聲音:“陳先生好,我是柳家的柳雲飛,彆來無恙否?”

柳雲飛是明濟市有名的珠寶大王,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陳飛宇曾當著眾多上流社會人士的麵,把柳雲飛給踩了下去,兩人之間還有仇怨。

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韓木青剛剛被綁架,柳雲飛就跟他打來了電話,世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十有**,這件事情和柳雲飛有關。

想到這裡,陳飛宇若有所指,道:“原來是你?”

“看來陳先生已經得到訊息了,柳某真是佩服,不錯,韓木青總裁是我綁架的,而且,她是生是死,全在陳先生一念之間。”柳雲飛笑道,雖然語氣溫和,讓人如沐春風,但是話中的內容,卻讓人充滿了寒意。

陳飛宇心中殺機暴漲,但是語氣並冇有夾雜太多的情緒,道“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不愧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說話就是爽快。明濟市朝曦大廈,如果今晚你不過來,那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刻,便是韓總裁香消玉殞之時。”

說完後,柳雲飛不由分說,直接掛掉了電話,似乎有恃無恐,吃定了陳飛宇一定會去朝曦大廈。

陳飛宇放下手機,心中殺機難掩,瞬間爆發了出來,整個情侶咖啡店,都籠罩在一股磅礴殺意之中。

柳紫韻坐在陳飛宇對麵,感受最為直觀,瞬間臉色慘白,冇有了一絲血色,顫聲道:“飛……飛宇,你怎麼了?”

陳飛宇看著柳紫韻驚慌的小臉蛋,瞬間反應過來,殺意頓時收斂,露出歉意的神色,道:“抱歉,這場約會可能要提前結束了。”

柳紫韻壓力驟減,顧不上平複心情,連忙問道:“飛宇,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陳飛宇接了一個電話後,神態立馬判若兩人,所以她猜測,肯定跟剛剛的電話有關係。

“青姐被綁架了,我現在就要趕去明濟市,等我回來的時候,再好好補償你一個浪漫的約會。”陳飛宇說著,大踏步向外麵走去。

柳紫韻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隨意抽出兩張百元大鈔放在餐桌上,連忙跟了上去。

來到外麵後,陳飛宇直奔路邊的賓利,赤練迎上來,發現陳飛宇臉色不對勁,好奇問道:“主人,發生什麼事情了?”

“青姐被柳家的柳雲飛綁架了,對方要求我今晚去明濟市朝曦大廈,我要回去救青姐。”陳飛宇說道。

“什麼,青姐被綁架了?”赤練驚呼,接著急道:“這肯定是對方的陷阱,主人,我陪你一起去。”

陳飛宇搖頭,道:“我自己去就行,暗殺國安局的成員,並且綁架青姐威脅我,我覺得,單憑一個柳雲飛的話,肯定冇有這樣的膽子,這件事情的背後一定不簡單,你現在帶著柳紫韻去呂家找呂寶瑜,並且把我剛剛的話轉述給她,她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赤練輕咬下唇,突然摟住陳飛宇的脖子,在他嘴唇上親了下,深情地道:“主人,一定要活著回來。”

陳飛宇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自信地道:“這個世界上,或許有能殺死我的人,但絕對不是柳雲飛,柳雲飛既然敢綁架青姐來威脅我,那我便踏滅柳家,讓柳家在明濟市徹底除名!”

柳紫韻看到赤練親吻陳飛宇,才知道赤練也是陳飛宇的女人,接著,又聽到兩人對話的內容,才發現事情竟然這麼嚴重,心中充滿了震驚和擔憂。

陳飛宇單獨坐進賓利後,心中殺意再也掩飾不住,猛踩油門,嚮明濟市疾馳而去。

赤練看著瞬間遠離的賓利,雙手緊緊握成拳,甚至,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指甲,都刺進了肉裡麵,道:“你知道為什麼主人不讓我跟著去嗎?”

雖然她冇指名道姓,但是柳紫韻知道,赤練在跟自己說話,便下意識道:“不是為了讓你留下來保護我嗎?”

“這隻是目標之一。”赤練搖頭,道:“因為我太弱了,區區'通幽中期'的實力,就算跟著過去,也隻會成為主人的累贅,以後,我一定要變強,隻有成為真正的強者,才能永遠跟隨在主人的身邊!”

赤練說完後,嘴唇都咬出了血,但是眼神卻異乎尋常的堅定!

柳紫韻心中一顫,被赤練對陳飛宇的深厚感情給震懾住了,勉強笑了下,心中有種被比下去的失落感。

同一時刻,明濟市。

朝曦大廈是柳家的產業,在半個月前剛剛完工,一共六十八層,是明濟市最高的綜合性大廈建築。

柳雲飛一身儒服,站在大廈樓頂的邊緣負手而立,俯瞰著下方的芸芸眾生,而在天上,便是明亮的圓月,彷彿觸手可及。

在柳雲飛旁邊,赫然是在北蛟洞中,被陳飛宇斬下右臂的蛇龍軍。

而距離兩人不遠處,在大廈樓頂的最中間位置,正是被綁架的韓木青,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裙,頭髮略微有些淩亂,雖然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並冇有什麼大礙。

此刻,她正被一大群五彩斑斕的毒蛇圍在了中心,讓她不敢妄動。

不用說,這些毒蛇都是蛇龍軍操縱,用來防止韓木青逃跑的。

蛇龍軍一臉陰騭,站在柳雲飛旁邊,冷哼道:“當日陳飛宇殺我蛇奴,斷我一臂,搶走我的天心果,害我修為大損,此仇不共戴天!

我每日每夜都恨不得將陳飛宇扒皮抽骨,以消我心頭之恨,隻奈陳飛宇修為越來越強,而我蛇家又遠在西南,暫時無法藉助家族中的力量,隻能容忍陳飛宇一天天的逍遙下去。隻是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向陳飛宇的報仇的機會就來了,真是天助我也!”

柳雲飛負手而立,淡然笑道:“你恨陳飛宇入骨,我又何嘗不希望陳飛宇死無葬身之地?在拍賣會上,陳飛宇不止一次在眾人麵前削我麵子,我和他之間,早就有了仇怨,再加上我又幫助過趙家對付陳飛宇,所以,我和陳飛宇之間,早就勢成水火。

這次由省城方家的方玉達大少牽頭,玉雲省樂家、我們明濟市柳家、'半步宗師'的蛇先生強強聯手佈下天羅地網,再加上抓了韓木青作為誘餌,陳飛宇今晚必死無疑!”

蛇龍軍哈哈大笑,彷彿馬上就能殺死陳飛宇,以報自己的深仇大恨,笑罷,他看向韓木青,眼中閃現出**的火焰,嘿嘿笑道:“不得不說,陳飛宇的運氣還真是好,竟然有韓木青這等絕色美女當他的女人,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算在我們西南蛇家,也是十分少見,嘿嘿,反正陳飛宇死定了,要不,咱倆享用一番,也不至於暴殄天物。”

他說話的聲音不小,韓木青也聽到了,頓時花容失色,接著,眼神一陣堅定,打定主意,如果蛇龍軍走過來,她立馬衝進蛇群,寧願被萬蛇咬死,也不讓彆人玷汙。

因為,她是陳飛宇的女人!

柳雲飛沉下臉來,眼中閃過一絲不悅之色,一揮衣袖,道:“我和陳飛宇歸根結底隻是立場不同,雖然想殺死陳飛宇,但是我柳雲飛從不覺得自己是個格調卑劣的人,侮辱對手的女人,這種有損格調的事情,我柳雲飛不屑為之,而且有我柳雲飛在此,我也不允許你有這種心思!”

蛇龍軍訕訕一笑,心中不以為然,但還是顧及到柳家的權勢,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柳雲飛瞥了蛇龍軍一眼,眼中輕蔑一閃而過。

韓木青鬆了口氣。

突然,柳雲飛向韓木青走過去,地麵上密佈的毒蛇自動分開,讓出一條路。

柳雲飛一邊走,一邊笑道:“一向聽說韓總裁是女中豪傑,果然不同凡響,如果是彆的女人,隻怕早就被這成群的毒蛇嚇哭了。”

韓木青微微昂起頭,神色間堅定無比,道:“我是陳飛宇的女人,心中無所畏懼。”

柳雲飛撫掌而笑,道:“陳飛宇有你這樣的紅顏知己,就算是死,也該瞑目了。”

“飛宇絕對不會死,而且,他一定會來救我的!”韓木青充滿了自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