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刀,迅若奔雷,猛似霹靂,三米來長的刀罡,直奔陳飛宇而去。

刀罡所過之處,宛若颱風過境,堅硬的青石地板更是寸寸斷裂,一片狼藉!

至於陳飛宇,依舊負手而立,如定中老僧,任憑刀罡向自己襲來,不見有什麼動作。

呂恩陽、馬紅欣和周月心三人神色丕變,刀罡如此恐怖的威力,如果完全斬在陳飛宇的身上,陳飛宇哪裡還有命在?

左柏軒哈哈大笑,神態幾近瘋狂,等著看陳飛宇身首異處的悲慘模樣!

刀伯同樣眼露滿意之色,這一刀,已是他的全力,縱然他是宗師中期的強者,劈出這一刀後,也有種瞬間被抽空的無力感,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這一刀下,陳飛宇必死無疑,這就是和我們中月省左家作對,並且冒犯我的代價,陳飛宇死有餘辜!”

刀伯對這一刀,充滿了自信!

眼看著三米長的巨大刀罡就要斬在陳飛宇身上,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突然,陳飛宇動了!

隻見陳飛宇雙腿微分,腳踏陰陽,雙臂圓轉如意,左右分兩儀,在胸前環抱成球,中間隱隱產生一股吸力,將刀罡捲了進去。

頓時,原本迅猛如雷霆的刀罡瞬間消散,在陳飛宇胸前雙手中形成一股純粹的能量,宛若一個圓球,其中隱隱散發著恐怖的能量波動。

周圍眾人儘皆震驚,左柏軒癲狂的笑聲更是戛然而止,臉上表情頓時僵硬。

其中,尤以刀伯最為震撼,因為冇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他這一刀的威力究竟是何等的可怕,但是現在,卻被陳飛宇輕飄飄的化解於無形,讓他怎麼能夠不震驚?

“你這……這是什麼拳法?”刀伯震驚不已,問出了在場所有人都問的問題。

“拳名無極。”陳飛宇淡淡道。

拳納陰陽,返歸鴻蒙,由太極而入無極,是謂無極拳!

“無極拳?”刀伯心中訝異,雖然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拳法,但深深印在了心中。

突然,陳飛宇輕喝一聲:“去!”雙手手心的能量圓球,頓時朝刀伯轟然襲去!

刀伯臉色微變,從能量圓球上散發的氣息,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狂暴能量,縱然是宗師中期境界的刀伯,依然不敢硬接,雙腳點地,頓時騰空而起,躍起數丈高空。

而下一刻,能量圓球砸在刀伯先前所站的空地上,頓時爆發出一聲巨響,激烈的氣勁四散洶湧,彷彿颱風過境,整個後花園的地麵都輕微震動起來,不少樹木更是連根拔起,現場一片狼藉。

呂寶瑜微微皺眉,抱起古琴,身形一晃,已出現在呂恩陽和馬紅欣的身前,接著琴絃微彈,一道聲波出現,將麵前的罡風抵消掉。

她身後的呂恩陽和馬紅欣臉色慘白,心中驚駭不已,如此威力,已經比得上火箭彈了,這……這還是人嗎?

至於左柏軒,雖然本身修為已到“半步宗師”,但是此刻身受重傷,導致修為大損,被這股猛烈罡風吹的七零八落,一下子倒在地上,又吐出一口鮮血,心中把陳飛宇罵了個半死。

下一刻,刀伯輕飄飄落在地上,看著艱難爬起來的左柏軒,眼角肌肉直抽搐,突然,右腳猛的一踏地麵,地板頓時碎裂,人已如離弦之箭,持刀朝陳飛宇激射而出。

及至中途,刀伯大喝一聲,淩空連劈三刀,頓時,三股刀罡幾乎不分先後激射而出。

“來得好!”陳飛宇凜然不懼,眉宇間意氣風發,屈指連彈,“嗤嗤嗤”三聲過後,三道劍氣迸射而出,在空中分彆與刀罡撞在一起,同時消散於無形。

而刀伯趁著這個功夫,右手倒拖純陽刀,繼續向前踏地奔行,刀尖緊貼青石地麵,劃過一道深深的裂縫,來到陳飛宇三步之內後,提刀向上猛撩,挾帶三尺長的刀罡,自下而上向陳飛宇斬去,隱含雷霆之聲!

如風雷,似烈火!

這一刀,正是“純陽三十六式刀訣”中的“血月金虹”!

如此近的距離,如此迅猛的刀勢,刀伯自忖,就算是自己和陳飛宇易地而處,麵對這一刀,也絕難安然而退。

“陳飛宇非死即傷!”

這是刀伯對自己修為的自信,更是對“純陽三十六式刀訣”的自信!

突然,就在刀伯自信萬分的時候,刀至中途,陳飛宇伸出左手緊貼刀身,暗運無極拳“化”字訣與“吸”字訣的內勁法門。

刀伯驚駭的發現,自己所施展的“血月金虹”,威力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大半,而且還從陳飛宇的手心,傳來一股吸力,讓純陽刀隱隱有脫出自己掌控的趨勢。

幾乎是在同時,陳飛宇右手捏成劍指,向刀伯額頭眉心點去,看似輕飄飄,卻淩厲無比,指端似有雷霆萬鈞之力!

這一指如果點中了,不消說,肯定會在刀伯額頭上貫穿出一個血洞。

刀伯心中更加驚駭,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威脅,猛提一口真元,強行使純陽刀脫離陳飛宇掌心的吸力,猛然撤刀後退。

突然,不等刀伯鬆一口氣,陳飛宇指端爆發一道劍氣,竟然後發先至,緊追刀伯而來。

刀伯心中一驚再驚,連忙橫刀擋在身前。

頓時,劍氣激射在刀背上,發出“錚”的金屬之聲,劍氣雖然消散,但刀伯也在這道劍氣的逼迫下,“蹬蹬蹬”猛然向後退了七八步,方纔勉強站立住身形,但是他的心中,卻越發驚駭,眼神中也流露出凝重之色。

短短一瞬間,兩人交手數招,雖然暫時還冇分出勝負,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刀伯全力施展的招式,不但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化解,而且還尤有餘力反擊刀伯。

反觀陳飛宇施展的招式,刀伯不但化解費力,而且還被迫地向後退了七八步。

孰優孰劣,眾人心中已有分寸。

周月心眼見陳飛宇占據上風,連名震中月省的刀伯都被隱隱壓製下去,眼神驚喜中帶著崇拜。

呂恩陽和馬紅欣同樣震驚,原先兩人看到陳飛宇納刀罡為圓球的時候,就明白陳飛宇和刀伯兩人是“神仙打架”,但是萬萬冇想到,刀伯作為中月省左家的守護神,名震整箇中月省武道界的大人物,竟然在陳飛宇手上吃了虧,那陳飛宇的實力,豈不是更加恐怖?

呂恩陽搖頭苦笑,說道:“難怪陳飛宇年紀輕輕,就能成為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而且連秦羽馨都被陳飛宇傾倒,一指劍氣出,動心起念掌人生死,原來這就是陳飛宇的資本,我特麼之前還以當呂家大少為榮,在陳飛宇麵前,呂家大少狗屁都不是。”

其中最震驚的人,絕對要屬左柏軒。

在場這麼多人中,冇人比他更瞭解刀伯真正的實力有多麼恐怖,甚至,全力出手的刀伯,連他的父親,也就是左家的家主都要忌憚三分,然而,現在刀伯竟然被陳飛宇給壓製住了,這讓左柏軒如何不心驚?

緊接著,左柏軒就想起一個更加可怕的事情。

“靠,陳飛宇和刀伯打賭,以我的性命作為賭注,如果刀伯輸給陳飛宇的話,那我豈不是要死在這裡?”左柏軒一顆心沉了下去,眼中露出恐懼之意。

隻有呂寶瑜和赤練絲毫不意外,甚至,兩女見陳飛宇一副雲淡風輕遊刃有餘的樣子,就知道陳飛宇還冇真正展現全力。

突然,刀伯舉起手中純陽刀,直指陳飛宇,神色凝重道:“我承認,我之前小看了你,你雖然年輕,但是一身實力,卻絲毫不在我之下,如果我冇猜錯,你化消掉我剛剛招式的手段,同樣也是'無極拳'吧?”

“然也。”陳飛宇點頭,右手依然捏著劍指,指端劍氣吞吐不滅、凝而不發,隱隱有光芒閃爍。

刀伯由衷讚歎道:“無極拳果然精妙,雖然和太極很相似,但又不是太極,神奇精妙之處更在太極之上,不但能化消我的刀罡,而且還能反過來為你所用,我自認為見多識廣,可是這樣神奇玄妙的拳法,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泱泱華夏,果然臥虎藏龍。

陳飛宇,我有個提議,你將這套無極拳的拳譜給我,而你斬斷左柏軒胳膊的仇不但一筆勾銷,而且你還能成為左家的長老,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你覺得如何?”

呂寶瑜等人頓時暗中蹙眉,刀伯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竟然當眾打起了陳飛宇“無極拳”的主意,真是不要臉。

左柏軒更是急道:“刀伯,陳飛宇斬斷我胳膊,毀我一生,如此大仇……”

“閉嘴!”刀伯嗬斥一聲,心中埋怨左柏軒不識大體,無極拳是何等的玄妙,如果他能夠獲得無極拳的拳法,修為肯定能再硬生生提高一個檔次,甚至,有生之年突破到“傳奇境界”,再延長自己的壽元,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和這些比起來,左柏軒的斷臂之仇,又算得了什麼?

想到這裡,刀伯露出一個“和善”的笑意,說道:“陳飛宇,你覺得怎麼樣?”

陳飛宇眼神逐漸睥睨,道:“究竟是什麼讓你產生了錯覺,纔會讓你覺得,我會擔心左家的報複,並且你還以此為條件,想要我交出無極拳的拳譜?你是傻逼?”

“什麼?”刀伯一愣。

陳飛宇繼續道:“也是,你在我眼中渺小如塵埃,一粒塵埃又能有多大的眼界?莫說是左柏軒的右臂,就連你堂堂左家的守護神,我陳飛宇也是說殺就殺,區區左家的複仇,我陳飛宇又有何懼?

今日之後,中月省左家,再無守護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