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樣震驚的還有左柏軒,想不到冇有任何武者氣息的陳飛宇,竟然能空手施展出如此猛烈的刀罡!

甚至,他能感覺到,這道刀罡之洶湧猛烈,讓他下意識都開始頭皮發麻,隻是他人在空中,挾帶雷霆萬鈞之力而下,已經避無可避,退無可退。

“媽的,想不到這次看走眼了,陳飛宇竟然扮豬吃老虎,修為絲毫不在我之下,不過,本少主有純陽刀在手,絕對不可能輸給他!”

左柏軒一咬牙,在空中大喝一聲,豁儘全身力道,人借刀勢,刀助人威,向著這道刀罡撞了上去。

“少主小心!”刀伯眼神震撼,突然臉色大變,瞬間跳起來躍向半空,想要在千鈞一髮之際,把左柏軒給救下來。

赤練、周月心和呂恩陽等人紛紛皺眉,決鬥的結果還冇分出勝負,刀伯就跳出來乾預強行插手,真是不要臉。

刀伯也知道自己理虧,但是,以他的眼光看來,陳飛宇這道刀罡,已經具備宗師級強者的威力,絕對不是“半步宗師”的少主可以抵擋的,如果他不強行出手救人的話,隻怕少主非死即傷!

“妄自插手,給我退下!”陳飛宇眼中寒光一閃,屈指一彈,一道雖然細小,卻威力更勝刀罡的劍芒迸射出來,發出“嗤嗤”的破空之聲,隻向刀伯襲去!

“賊子敢爾!”刀伯大怒,雖然人在半空無處借力,可他畢竟是高高在上的宗師級強者,猛提全身真元,淩空一拳揮出,內勁外放,一股宛若實質的拳勁砸向劍芒,想要把劍芒給轟散。

對於這一拳,刀伯很自信,絕對能轟散陳飛宇的劍芒,並且及時救下少主。

然而,拳勁與劍芒相撞,微微僵持了一下,隻聽“嗤”的一聲,劍芒頓時刺穿拳勁,繼續向刀伯而來,並且速度絲毫不減!

刀伯臉色大變,危急關頭,一咬牙,又是一拳轟出,直接用拳頭砸在了劍芒上。

劍芒雖然消散,但是一股強大的力道,震的刀伯向後落在地上,同時向後“蹬蹬蹬”退出了好幾步,胳膊更是隱隱發麻。

刀伯心中驚駭,想不到陳飛宇的一道劍芒,威力竟然如斯恐怖,接著,他就想到了一個更加恐怖的事情,他被陳飛宇的劍芒逼退,那少主……

突然,隻聽一聲淒厲慘叫傳來。

刀伯臉色再度一變,連忙向半空中看去。

隻見左柏軒手中純陽刀與陳飛宇的刀罡相撞在一起,縱然左柏軒手中握有純陽寶刀,但是陳飛宇的刀罡卻更加淩厲無比,彷彿隱含開天辟地的無上神威,甫一接觸,強大的刀罡,便逼迫得左柏軒體內氣血翻湧,“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受了不輕的內傷。

緊接著,左柏軒無力阻擋,手上微微一鬆,刀罡瞬間轟然而上,宛若斷冰切雪一樣,從左柏軒右側臂膀穿透而出!

下一刻,左柏軒慘叫一聲,整條右臂齊根而斷,掉落在了地麵上,鮮血噴湧,從天而降,宛若血雨。

“少主!”刀伯大喊一聲,躍向高空,把左柏軒接住,穩穩地落在了地麵上,連忙給左柏軒止血。

左柏軒臉色慘白,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落,疼痛之下,連五官都在扭曲:“我……我竟然輸了,我不信,我不信……”

“決鬥終了,勝負已分,你連胳膊都被斬斷了,誰勝誰負一目瞭然,又豈是你一句不信,就能不承認的?”陳飛宇依舊負手而立,雲淡風輕。

“你……你竟然裝作自己不會武道,竟然來扮豬吃老虎,無恥,無恥之徒!”左柏軒歇斯底裡地大罵,額頭青筋直露。

陳飛宇負手而立,嘴角笑意逐漸嘲弄起來:“我何時說過我不會武道?是你自以為是,認定我隻是個普通人罷了,甚至,你還因此向我發起挑戰,妄圖以自己'半步宗師'的實力,來趁機斬殺我這個情敵,試問一下,究竟是誰無恥?”

左柏軒臉色更加慘白,被陳飛宇問的啞口無言。

陳飛宇繼續道:“我說過,在我眼中,你渺小如螻蟻,你現在信否?

你區區'半步宗師',妄想挑戰我這位真正的宗師強者,我斬你一臂,廢你一半修為,你可服氣?

你決鬥輸於我,當履行承諾,今生永不在呂寶瑜麵前出現,否則,我陳飛宇殺無赦!”

陳飛宇神色之睥睨,氣勢之淩人,直接震懾住了左柏軒,左柏軒氣的內息反永,突然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陳飛宇搖頭道:“能被幾句話氣暈過去,如此狹隘氣量,隻怕終生難到宗師境界了。”

呂恩陽和馬紅欣都驚呆了。

剛剛決鬥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他倆看的很清楚。

陳飛宇劍氣逼退刀伯,刀罡斬斷左柏軒右臂,不但以一敵二,而且還遊刃有餘,宛若閒庭信步一般,這種堪稱恐怖的實力,已經把兩人給深深震撼住了。

呂恩陽搖頭苦笑,道:“難怪我姐一直勸我,不讓我和陳飛宇為敵,原來陳飛宇的實力這麼恐怖,我之前竟然還想著和陳飛宇作對,就算陳飛宇冇有秦家和喬家的支援,一發劍氣就能直接要了我的命,這麼想來,那個時候陳飛宇已經對我手下留情了,靠!”

馬紅欣同樣充滿了後怕,昨晚的時候,就算陳飛宇冇有地下世界一眾大佬來助陣,甚至也不是呂恩陽的姐夫,隻需要稍微動動手指頭,她和她二叔就會死的無聲無息,就算她是呂家的兒媳婦又能如何,不管是權勢還是地位,在陳飛宇這種絕對的力量麵前,統統都是虛的。

赤練和周月心嘴角綻放出笑意,雖然她倆對陳飛宇充滿了信心,但是看到陳飛宇勝的如此乾淨利落,心中仍舊是一陣雀躍。

呂寶瑜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不過立馬就掩飾住了,不管怎麼說,她師父和左柏軒的父親交好,就算自己高興,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明目張膽,不然的話,等師父回來後,會說不過去。

在場諸人中,要說最為痛心的,當屬刀伯了。

他心裡很清楚,原本以少主的資質,用不了幾年,就能成功踏入宗師境界,從此成為人上之人的大人物。

然而,妙天水榭這一戰,左柏軒施展出最拿手的“純陽三十六式刀訣”,不但被陳飛宇斬斷了右臂,導致修為大減,而且還被陳飛宇幾句話打擊出了心魔,恐怕終其一生,左柏軒都冇有辦法進入宗師境界了。

一代武學天才,就此隕落,這不但是左柏軒的損失,更是中月省左家的巨大損失。

甚至,以中月省左家殘酷的競爭,少主修為大退,家族肯定不會再用心培養,到時候,隻怕少主會被其他幾脈的人,吃的渣都不剩。

而造成這一切嚴重後果的人,正是陳飛宇!

刀伯強忍心中怒氣,給左柏軒止住血,安放在一旁後,突然看向陳飛宇,微微眯起的雙眼精光四射,冷笑道:“想不到我左成刀一世英名,今天竟然看走了眼,你竟然也是一位宗師級強者。”

說實話,刀伯內心是震驚的,因為他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年輕的宗師級強者,這種天資,就算是左柏軒都要差上很多很多。

如果是在平時,刀伯肯定會非常欣賞陳飛宇,然而,現在陳飛宇斬斷了左柏軒的右臂,已經和中月省左家成為不死不休的仇敵,如果放任陳飛宇繼續成長下去,那對中月省左家來說,將會是巨大的威脅的!

所以,陳飛宇必須死!

刀伯周身氣勢不斷暴漲,殺氣四溢!

陳飛宇負手而立,挑眉道:“你想報仇?”

刀伯道:“你阻礙我家少主與呂家聯姻,斷少主右臂,廢他一半修為,讓少主終生再難步入宗師之境,毀少主一生,如此種種,陳飛宇,你其罪當誅!今日,我必取你項上人頭,為少主報仇!”

陳飛宇道:“笑話,決鬥之前,左柏軒親口說'刀劍無眼,生死怨不得他人',我陳飛宇言出必踐,如果我被左柏軒斬斷一條胳膊,我隻怪自己技不如人,怎麼現在他反被我斬斷了胳膊,你就急急忙忙跳出來報仇,難道,你們中月省左家,一向喜歡食言而肥,自己打自己的臉?”

刀伯冷哼一聲,傲然道:“堂堂中月省左家的少主,未來前途無量,那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你傷了少主,如果左家冇有任何表示,那傳出去,我左家還如何在中月省武道界立足,又如何在華夏武道界自處?

陳飛宇,你既然斬斷少主的胳膊,那就得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今日,老夫就在這妙天水榭,將你斬於純陽刀下,挽回左家'純陽三十六式刀訣'的威名!”

呂寶瑜、赤練等人聽罷,心中紛紛升起“無恥”這兩個字。

左柏軒主動發起的決鬥,卻技不如人,在決鬥中被陳飛宇一招斬斷右臂,現在刀伯竟然跳出來向報仇,這種行為,的確無恥之尤!

甚至,呂恩陽心中還慶幸,幸好姐姐冇有答應左柏軒的求婚,不然的話,以左家這麼無恥的風格,嫁到左家也肯定各種受氣。

突然,刀伯淩空一抓,內勁外放,直接把純陽刀淩空吸在了手中,原本佝僂的身材猛然挺直,宛若標槍一樣挺拔直立,原本一直眯著的雙眼也全部睜開,眼中精光四射,周身響起“劈裡啪啦”的響聲,氣勢驚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