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安翔眼珠一轉,突然笑道:“我這上年紀了,腦袋不能跟你們年輕人比,我看不如這樣,你跟星辰手談一局如何?”

謝星軒興奮地道:“對對對,讓我大哥上場,肯定讓陳飛宇繳械投降。”

就連謝勇國的嘴角,都浮現出一絲笑意。

陳飛宇有些好奇,連謝安翔都輸給了自己,難道謝星辰比他爺爺還厲害?

彷彿是看出陳飛宇的疑惑,謝星軒自豪地解釋道:“我哥酷愛圍棋,十一歲的時候便拜華夏唯一棋聖聶廣平為師,在整個圍棋界都被稱為天才,你說我哥圍棋厲害不厲害?”

謝星辰謙虛道:“星軒過獎了,我圍棋水平也就馬馬虎虎,不過圍棋九段而已。”

看似謙虛,實則暗中炫耀,因為圍棋九段,當世已經少有對手!

“華夏唯一棋聖的徒弟?圍棋九段?有意思了。”陳飛宇心裡提起了一些興趣,也想看看自己的九品入神境界和現在的圍棋九段比起來,到底孰高孰低。

謝安翔起身讓開位置,心裡暗暗偷笑,等著謝星辰為自己報仇。

謝星辰在棋盤對麵坐下,頓時,氣勢淩厲,彷彿出鞘寶劍,瞬間換了個人一樣。

謝星軒得意地笑道:“陳飛宇,我哥可是很厲害的,需不需要讓你三子?彆到時候輸的太難看,說我們謝家欺負人。”

還不等陳飛宇說話,謝星辰已經搖頭說道:“不可以,我的性格一向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不管對手是誰,都會用儘全力。”

謝星軒皺皺瑤鼻,也知道自己大哥性格一向如此,笑道:“陳飛宇,那你待會肯定會輸的很慘很慘。”

陳飛宇神秘地笑道:“看來你覺得我輸定了,這樣吧,不如咱倆來打個賭,我不需要他讓三子,如果我輸了,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無論什麼條件都可以,當然,如果我贏了,你就要答應我任意一個條件,如何?”

任意條件?難道……

謝星軒想到了某處,忍不住瞪了陳飛宇一眼,內心暗暗羞澀。

她還在猶豫糾結,謝安翔與謝勇國兩人已經兩眼發光,興奮起來。

先不說陳飛宇年紀輕輕就醫術通玄,單單就是“通幽期”的高手,就已經是難得的人才,不管花多少錢籠絡都是值得的。

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能讓陳飛宇欠下謝家一個條件,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

兩人對視一眼,這盤圍棋,值了!

謝安翔還多想了一層,陳飛宇明知道謝星辰是棋聖弟子,還敢打這個賭,莫非,這是在主動示好謝家?

想到這裡,謝安翔心裡就激動起來。

“星軒,答應下來。”謝勇國立即說道。

謝星軒也覺得自己想多了,哥哥可是圍棋九段的頂尖高手,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絕對不會是哥哥的對手,完全冇必要擔心。

想到這裡,謝星軒美眸流轉,哼哼道:“好,我就答應你,到時候可彆耍賴。”

“放心,我陳飛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踐!”

謝安翔與謝勇國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喜色。

謝星辰雖然不明白父親和爺爺為什麼這麼高興,但是以自己的棋力,贏下陳飛宇,根本不是難事。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陳飛宇說道,內心隱隱升起戰意。

“好。”

謝星辰應了一聲,謝安翔、謝勇國與謝星軒三人,立即精神一振,等著兩人對弈。

這一局,謝星辰執黑先行,所謂一步先,步步先,有了先手的優勢,謝安翔心裡更加踏實。

很快,兩人便開始激烈廝殺起來。

謝星辰不虧是圍棋九段的高手,棋力比謝安翔高了好幾個檔次,陳飛宇下起來也感覺有些吃力。

當然,也隻是吃力而已。

佈局階段,兩人幾乎平分秋色,謝星辰心裡暗暗驚訝,謝安翔也是大跌眼鏡,內心隱隱有了不詳的預感。

“難道,星辰會輸給陳飛宇?不,這絕對不可能。”

謝安翔給自己信心。

中盤階段,謝星辰稍勝一籌,黑棋占據了不少優勢,大龍已經快要成型了,而陳飛宇的白棋,貌似還在掙紮。

謝安翔等人鬆了口氣,雖然陳飛宇的棋力比想象中還要厲害,但是在圍棋九段的高手麵前,還是稍遜下風,看來,這一局星辰贏定了。

堪堪已至收官階段,陳飛宇頓時眼神一凜,原先大開大合的棋風忽變,於細微之處,和黑棋激烈廝殺起來,而黑棋竟然節節敗退。

謝星辰微微皺眉,額頭出現冷汗,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下棋速度也越來越慢。

謝安翔雖然隻是旁觀,但依然被棋盤中的刀光劍影嚇出一身冷汗。

最後,當陳飛宇的白棋徹底斬斷大龍後,謝星辰嘴角泛起苦澀之意,說道:“我輸了,你很強,在你身上彷彿看到了我恩師的影子,我甘拜下風。”

謝安翔、謝勇國、謝星軒三人震驚不已,華夏唯一棋聖的弟子,圍棋九段的謝星辰,竟然會輸給陳飛宇,如果不是親眼所言,說出去誰會相信?

“這……這怎麼可能?我哥可是圍棋九段的絕頂強者,怎麼會輸給陳飛宇?”

謝星軒震驚之下,喃喃自語。

陳飛宇神色傲然,道:“在收官階段,我當世無敵!”

收官階段,當世無敵!

霸氣宣言,囂張如斯!

謝安翔等人再度震驚。

謝星辰苦笑,但是又反駁不出來。

他已經徹底收起先前的輕視之心,由衷地道:“你真的很厲害,我甘拜下風,或許,整個華夏,隻有我師父才能穩贏你了。”

陳飛宇笑而不語,當世唯一的棋聖?或許能給自己帶來一定的威脅,但要穩說贏自己,那也隻是癡心妄想。

謝安翔、謝勇國歎了口氣,心裡麵彆提多失望了,感覺比損失了十個億還要心痛。

不過話說回來,想不到陳飛宇的棋力竟然高深到這種地步,再加上他醫武雙修,真是變態!

謝星軒更是直接傻眼了,想不到在最擅長的圍棋領域,大哥竟會輸給陳飛宇,這豈不是說,自己要答應陳飛宇任意一個條件?如果他對自己……

想到這裡,謝星軒又羞又惱,臉頰酡紅,雙眸含嗔,彆有一番美態。

“陳小友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高深的棋藝,真是令我汗顏。”謝安翔由衷佩服道。

“過獎了,隨便下著玩而已。”陳飛宇笑道。

眾人差點暈倒,下著玩就這麼厲害,那我們這些人算什麼?

謝星軒更是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哼!

這時,謝勇國突然說道:“對了,陳先生,你之前要求找的藥材,差不多已經準備好了,你跟我來。”

陳飛宇心中喜悅,起身跟著他向外走去。

房間內,謝星軒氣惱地說道:“大哥,你老實說,是不是故意讓給陳飛宇的?”

她一直以為,除了幾位頂尖的圍棋聖手外,大哥已經罕有對手,現在卻輸給名不見經傳的陳飛宇,其中肯定有貓膩。

謝星辰苦笑道:“妹子,你就彆埋汰我了,佈局和中盤階段,我和他尚有一拚之力,但是在收官階段,真的是差了太多,這麼說吧,以後再對上陳飛宇,我頂多有三成勝算。”

謝星軒震驚了,原先她以為,就算大哥輸給陳飛宇,兩人的棋力也應該差不多,現在才知道,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連大哥都隻有三成的勝算,那豈不是說,在當今華夏,除了棋聖親自出馬,陳飛宇已經無敵?

“不,在佈局階段你也不是他的對手。”突然,謝安翔沉吟道,彷彿看到謝星辰兄妹震驚的目光,謝安翔繼續道:“從一開始,他就有必勝的把握,所以纔會誘導星軒打賭,從而欠下他一個條件,達到利益的最大化。

無論棋局內外,各種情況變化儘皆瞭然於胸,並因勢利導,這纔是真正的佈局啊,簡直就是神而明之的境界,以後,對於陳飛宇,我們謝家必須全力結交。”

能得到爺爺這麼高的評價,謝星軒震驚了,至於謝星辰,在苦笑之餘,心裡更升起強烈的鬥誌。

下一次,我一定要贏你!

謝星辰握緊了拳頭。

卻說陳飛宇,跟著謝勇國來到彆墅花園的涼亭裡麵。

在涼亭的石桌上,放著各種各樣的中藥材,散發著濃鬱的藥香味。

陳飛宇粗略掃了一眼,發現其中有好幾株草藥的年份都比較久遠,藥力很充足,不由心喜。

突然,陳飛宇訝然,發現其中少了幾樣稀有的藥材,雖然煉製固精丸冇問題,但是想要煉製出自己需要的“玄陽丹”,則是希望不大。

然而,對於修為正在瓶頸期的陳飛宇來說,想要突破的話,玄陽丹則是必不可少的。

謝勇國尷尬地道:“看來陳先生也發現了,不是我們謝家不用心,隻是那幾味藥材太過稀有了,市麵上根本冇有,整個明濟市,估計隻有許家纔有了。”

“許家?也是大家族嗎?比起你們謝家又如何?”陳飛宇訝道。

謝勇國自傲地道:“跟我們謝家相比,許家自然是遠遠不如的,隻是,許家情況有些特殊,地位比較超然。”

“怎麼講?”陳飛宇感興趣了。

謝勇國解釋道:“許家祖上曾是宮廷禦醫,發展到如今,已經成為真正的中醫世家,家族內還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神醫坐鎮,不少大家族都曾受過許家的恩惠,所以在明濟市地位很超然。

如今明濟市流通的中藥材,超過一多半都是許家控製,所以,如果陳先生需要上好的藥材,隻能去許家討要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