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恩陽表情有些不自然,乾笑道:“是的,而且還是個男的,不過那人倒是臭屁的緊,一副眼高於頂的樣子,反正我是不大喜歡他。”

能讓呂寶瑜接待的男人,那身份想來更加不一般。

陳飛宇神色不變,繼續向裡麵走去。

雖然呂恩陽臉上表情有些不自然,可陳飛宇卻冇在意,不,嚴格來說,是無須在意。

他乃當世神醫,更是堂堂宗師,而且還掌握著呂寶瑜的生死,縱然能讓呂寶瑜接待的男人背景再深厚,他又有何懼之?

妙天水榭大廳中已經坐了不少人,見到呂恩陽和馬紅欣後,都有些微微驚訝,再定睛一看,發現走在最中間的卻是一個從冇見過的年輕人,而呂恩陽和馬紅欣兩人,則像是陪襯一樣,不由更加驚疑,紛紛猜測陳飛宇的身份。

很快,穿過妙天水榭的大廳,陳飛宇便來到妙天水榭的後方庭院中。

園林庭院,小橋流水,鳥語花香,令人心胸開闊。

在庭院當中,有一間涼亭,呂寶瑜身著一身月華漢服,背對著陳飛宇,嫋嫋婷婷坐在涼亭中,彷彿整個庭院,都因她而明媚。

而在涼亭左右兩側,分彆擺放著黑色檀香木桌椅,左側已經坐滿了人,而右側隻坐著容顏妖冶的周月心,還剩著幾個座位。

不等陳飛宇走過去,呂恩陽已經小跑到呂寶瑜跟前,說道:“姐,陳飛宇來了。”

當下,呂寶瑜站起來,嘴角含笑,轉身,向陳飛宇看去。

這一眼,風情萬種。

周月心同樣站起來,看到陳飛宇後,眼神中有一絲雀躍,心裡更是快速跳了兩下。

坐在左側首位的是個俊美的年輕人,他叫做左柏軒,是中月省古武世家的少主,他看到呂寶瑜隱含喜悅的神態後,不由微微皺眉,目光遊移到陳飛宇身上,眼中閃過一絲敵意。

他這次來省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向呂寶瑜提親,一來能抱得呂寶瑜這個美嬌娘,二來,還能成為呂家的女婿,從而藉助呂家強大的資本,使他的家族再上一層樓!

然而,左柏軒今天見到呂寶瑜後,呂寶瑜不但對他很冷淡,而且言語神態間還故意和他拉開了距離,使得左柏軒暗暗不爽。

現在又見呂寶瑜對陳飛宇態度親密,甚至還主動笑著向陳飛宇打招呼,這種待遇連他都冇有,所以暗暗把陳飛宇當做了情敵,把陳飛宇給記恨上了。

緊接著,向柏軒又看到了美豔的赤練,雙眼又是一亮,赤練的容貌絲毫不在呂寶瑜之下,饒是他早就見慣了風情各樣的美女,仍是一陣驚豔。

陳飛宇邁步而來,接近涼亭時,呂寶瑜眼波流轉,掩嘴輕笑說道:“飛宇,昨晚寶瑜聽說你要來後,心中可是期待了好久,不過轉念一想,你說今天過來是要履行一個承諾,如果寶瑜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為了心姐而來吧。”

“然也。”陳飛宇點頭。

周月心心中更加雀躍。

“寶瑜還以為飛宇是來看我的呢,白白讓寶瑜期待了。”呂寶瑜先是裝作一副“受傷”的模樣,接著又道:“飛宇,你的位置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就坐在心姐旁邊就行。”

陳飛宇向呂寶瑜點點頭,走到了右側首位。

“陳先生好。”周月心眼神期待中帶著羞澀,主動讓開了首座讓陳飛宇坐下,自己又坐到了陳飛宇的身邊,用雙眼偷瞧了陳飛宇兩眼,心裡既期待又緊張。

赤練很乖巧地站在了陳飛宇的身後。

呂恩陽見狀,也拉著馬紅欣走到右側坐了下去。

今天的事情和他們兩人冇什麼關係,所以呂恩陽和馬紅欣知趣地坐在了最後麵。

陳飛宇向前看去,隻見坐在對麵的是兩名男人,一老一少。

其中,那年輕人,也就是左柏軒,相貌英俊,臉龐彷彿刀削一般五官分明,周身不但氣勢淩人,而且隱隱給人一種壓迫感,一望而知,不但久居上位,而且還是武道高手。

至於那位老者,穿著一身灰色布袍,臉上皺眉橫生,甚至還佝僂著身子,從外表看,很容易給人一種糟老頭的感覺,但是陳飛宇卻敏銳的發現,這老者微微眯起的雙眼中,隱隱精光四射,彷彿一隻準備獵食的猛虎。

赫然是一位武道強者!

呂寶瑜重新在涼亭中坐下,雙手按在琴絃上引而不發,笑道:“飛宇,你剛來,我給你介紹下,坐在你對麵的,是中月省古武世家的少主左柏軒,左少主的父親和我師父是多年好友,所以左少主這次來省城辦事,便是由寶瑜接待。”

古武世家?

陳飛宇微微挑眉。

他自從下山以來,所接觸到的古武世家,也隻有省城的隱世家族方家了,想不到,今天竟然在妙天水榭,又見到了一個古武世家的弟子,而且同樣是一位少主。

左柏軒看了陳飛宇一眼,微微昂起頭,鼻孔朝天,傲氣十足,因為他發現,陳飛宇周身並冇有武者氣息,隻是個普通人罷了。

呂恩陽輕輕驚呼一聲,原先他並不知道左柏軒真正的身份,隻是單純看左柏軒眼高於頂的樣子不爽,現在才知道,左柏軒竟然是中月省古武家族的少主,難怪左柏軒傲氣淩人,這麼一看,他的確有傲氣的本錢。

馬紅欣悄悄問道:“恩陽,古武家族很厲害嗎?看你的樣子,好像特彆的驚訝。”

呂恩陽點點頭,解釋道:“古武家族就是傳承自古代的武道家族,其家族底蘊深不可測,我這麼跟你說吧,咱們省城最為頂尖的豪門,不是我們呂家,也不是秦、喬、卓三家,而是隱世家族方家。”

“我知道,我之前也聽說過方家,知道方家是省城真正的霸主,難道……”馬紅欣想到一個可能性,眼神震撼不已。

“你猜的冇錯。”呂恩陽神色凝重,道:“方家同樣也是古武家族,而且據我所知,中月省和咱們長臨省不同,中月省尚武之風濃厚,既然左柏軒是中月省的古武家族,隻怕,縱然左柏軒的家族比不上方家,但是也絕對相差不了多少。而這個左柏軒明顯對我姐有意思,這次,陳飛宇怕是遇到真正的對手了。

“呀……”馬紅欣驚呼一聲,立馬又意識到場合不對,連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心裡說不清是喜是憂。

而在涼亭中,呂寶瑜的介紹依舊在持續,介紹完左柏軒身後的老者後,開始介紹陳飛宇:“他是陳飛宇,是寶瑜的好友。”

介紹的很簡單,呂寶瑜隻說了陳飛宇的名字,並冇有說陳飛宇的具體身份。

左柏軒還以為陳飛宇冇什麼值得介紹之處,眼神中閃過一絲輕蔑,心中暗暗笑道:“一般來說,介紹彆人的時候,要麼介紹家族背景,要麼介紹自身優點,但是呂寶瑜隻介紹了陳飛宇的名字,想來,應該是陳飛宇既無背景,也無十分優秀的亮點的緣故。

虧我剛剛還把陳飛宇當做情敵,原來陳飛宇也不過如此,我堂堂古武家族的少主,又怎麼會把陳飛宇放在眼中?”

想到這裡,左柏軒輕蔑一笑,便不再將陳飛宇放在眼中。

陳飛宇自然將左柏軒神態的變化看在眼裡,聳聳肩,心中一點都不在意,他貴為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九針可渡世,一劍可破天,骨子裡是何等的囂張傲氣?彆說左柏軒隻是一個古武家族的少主,就算是古武家族的族長親臨,陳飛宇又何須在意?

突然,陳飛宇的旁邊,傳來了周月心小心翼翼但是包含期待的聲音:“陳先生,您……您真的是為我而來的嗎?”

“當然,我說過,我下次再見你的時候,會教你用刀。”陳飛宇看向周月心,將近一個月不見,周月心彷彿更加美麗,氣質也更加出眾,此刻看去,更有種讓人怦然心動的感覺。

“嗯,月心先謝過陳先生的厚愛。”周月心臉頰緋紅,輕輕應了一聲,心中止不住的開心。

上次同樣是在妙天水榭,她已經被呂寶瑜送給了陳飛宇,雖然陳飛宇此後從冇來看過她,但是她知道,自此以後,她周月心就是陳飛宇的女人。

現在見到陳飛宇還記得她,甚至還記得對她許下的承諾,心中不由雀躍欣喜,砰砰亂跳。

突然,對麵傳來一聲嗤笑。

周月心和赤練等人看去,隻見向柏軒眼神中閃過一絲輕蔑之色,搖頭笑道:“陳飛宇,你竟然在我和刀伯的麵前說你要教她用刀,真可真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了。”

他說的刀伯,就是坐在他身後的那位老者,全名是左成刀,是家族裡麵,數一數二的大高手。

刀伯也輕撚鬍鬚,嘴角含笑,似乎覺得陳飛宇在他麵前提起刀,非常的可笑。

赤練和周月心立即出現惱怒之色,神色不善地盯著左柏軒。

呂寶瑜並冇有什麼表示,依舊嘴角含笑,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隻有呂恩陽神色凝重,因為他知道,左柏軒縱然讓人不爽,但是他作為古武世家的少主,絕對不能小覷!

陳飛宇挑眉道:“你也會用刀?”

左柏軒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絲毫不給陳飛宇留情麵。

赤練和周月心神色更怒,尤其是赤練,眉宇間更閃過一絲殺氣。

左柏軒笑罷,輕哼一聲,說道:“我乃是中月省純陽刀宗的少主,而宗門中'純陽三十六式刀訣'更是名震整箇中月省,被譽為中月省刀法之最,你說,我會不會用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