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現在陳飛宇隻是暫時占據上風,等呂恩陽大少來了,管他是什麼陳先生還是荊先生,在強大的呂家麵前,通通都得俯首稱臣!”

馬紅欣想到這裡,心中冷笑連連。

柳紫韻冇有接觸過地下世界,自然也冇聽過“陳先生”的大名,又是震驚又是疑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這群凶神惡煞的大漢,會對陳飛宇這麼恭敬?

“難道,陳飛宇除了是飛青集團總裁外,還有其他很牛叉的身份?”

柳紫韻眼睛一亮,下意識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淡然,吸引了在場所有人敬畏目光,渾身上下,充滿了獨特的男人魅力,讓她臉色羞紅,心裡猶如小鹿亂跳。

接著,她想起和陳飛宇打賭的事情,羞澀地想道:“難道,難道真的要和陳飛宇開房?雖然也不是不行,但是畢竟我和陳飛宇認識時間還不長,應該再多接觸接觸……哎呀,柳紫韻,你瞎想什麼呢?”

突然,荊宏偉一腳踹在馬顯宏身上,把他從麵前踢開,輕蔑地哼了一聲,向陳飛宇走去。

馬顯宏“哎呦”了一聲,渾身傳來劇痛之感,心中憤怒至極,但是敢怒不敢言。

馬紅欣連忙過去,把馬顯宏攙扶起來,在他耳邊小聲道:“二叔,忍一時風平浪靜,呂恩陽大少答應過我,今晚他一定會來的,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等呂大少過來後,看陳飛宇和荊宏偉他們還能怎麼囂張。”

馬顯宏眼睛一亮,彷彿看到了報仇的希望,小聲道:“對,陳飛宇和荊宏偉雖然現在人多勢眾,可這裡畢竟是省城,在呂家麵前,就算是地下世界的陳先生,也得給呂家麵子,到時候,看陳飛宇在這麼多人麵前如何自處。”

馬紅欣先是得意一笑,接著,忍不住心中好奇,偷偷向陳飛宇看去一眼,小聲問道:“對了二叔,我一直聽你們說'陳先生'、'陳先生'的,好像每個人都特彆敬畏他,陳飛宇究竟是什麼人?”

馬顯宏微微猶豫,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以後有機會,我再慢慢告訴你!”

馬紅欣點點頭,期望自己未婚夫趕緊過來,讓陳飛宇跪下道歉!

這時候,荊宏偉快步來到陳飛宇跟前,討好地笑道:“陳先生,多日不見,您風采依舊,真是可喜可賀。”

陳飛宇淡然一笑,重新坐在座位上,翹著二郎腿,說道:“你們怎麼會來省城的,又怎麼會和馬顯宏在一起?”

陳飛宇坐著,荊宏偉既不敢坐下,也不敢讓陳飛宇抬頭跟自己說話,隻好彎著腰,嘿嘿笑道:“咱們長臨省其他市區地下世界的老大們,聽聞了陳先生的風采,紛紛聯絡我,想要投靠陳先生,我想著,這是咱們長臨省地下世界的一件大事,如此一來,咱們長臨省就能像玉雲省那樣統一起來,所以我不敢怠慢,立馬就答應了,這些天我聽說陳先生您來了省城,所以就帶著他們一起來了。

至於馬顯宏嘛,那純粹是誤會,平化市地下世界的耿建澤耿兄,正巧和馬顯宏相識,我們就一起喝了頓酒,聽說馬顯宏被人打了,我們就順勢來看看,要是早知道是陳先生您的話,就算是打死我荊宏偉,我也不敢衝撞了您啊。”

“哦?他們這些人,想要投靠我?”陳飛宇向荊宏偉身後看去,粗略數了下,總共有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氣質很不一般,甚至不少人身上,都隱隱傳來一股煞氣,顯然平時都殺過人,想來他們就是長臨省其他市區的一方豪雄了。

荊宏偉連連點頭,道:“冇錯冇錯,他們也都是長臨群雄,他們早就聽聞了陳先生的大名,對您仰慕的很,一直唸叨著,想要投靠陳先生,隻是冇什麼好的機會。”

陳飛宇還冇什麼表示呢,柳紫韻聽在耳中,已經震驚的難以言喻了。

“他們……他們這些長臨省的一方豪雄,竟然要來投靠陳飛宇?那……那這麼說,陳飛宇豈不是……豈不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老大?天呐,陳飛宇纔多大啊,竟然就有這麼強大的背景,難怪他麵對馬顯宏的威脅,一點都不在意。”

柳紫韻覺得自己發現了陳飛宇的秘密,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

謝勇國卻是喟然一歎,雖然早就知道,以陳飛宇強大的實力,統一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隻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想不到,剩下的長臨群雄,竟然會迫不及待地來投靠陳飛宇。

隻能說,陳飛宇的實力太過強大,已經強大到,讓彆人覺得能夠投靠陳飛宇,就已經是件很光榮事情的程度。

“以後在長臨省,陳飛宇的威勢會更加強大,年紀輕輕,便如此得勢,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得不服老啊,不過,這對謝家來說,也是好事一樁。”謝勇國又是感歎,又是高興。

這時,那群站在不遠處的地下世界大佬們,紛紛鞠躬道:“陳先生好!”

一時間,長臨群雄儘折腰!

要知道,他們這些人,可都是稱霸一方的豪雄,現在這麼多大佬同時鞠躬,要是換成彆人,估計早就被嚇得瑟瑟發抖了。

然而,陳飛宇坐在原位,神色不變,甚至還翹著二郎腿,一臉的雲淡風輕,麵對十幾位大佬的同時鞠躬行禮,陳飛宇也隻是輕輕點頭,“嗯”了一聲。

這並不是陳飛宇看不起他們,而是因為,陳飛宇是堂堂宗師,身為宗師,必然有宗師的傲骨與傲氣!

那群大佬聽到陳飛宇迴應,紛紛挺直胸膛,喜形於色,好像能得到陳飛宇的承認,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

荊宏偉嘿嘿笑道:“陳先生,現在我把他們引薦給您認識認識。”

那群大佬眼睛頓時一亮,甚至能看出來,有不少人已經迫不及待了。

陳飛宇卻是緩緩搖頭,淡淡道:“這件事情先不急。”

“是。”荊宏偉心中奇怪,不過還是附和了一句。

不遠處,那群大佬們,神色紛紛失望,不過也不敢說什麼。

陳飛宇看向了馬顯宏,淡淡道:“馬顯宏,你還記得我之前說的話嗎?”

馬顯宏頓時一驚,他剛剛已經很努力的往後縮了,爭取不讓陳飛宇發現自己,一直拖到呂恩陽來到這裡,到時就是他反敗為勝的時候。

可惜,他還是逃不過陳飛宇的雙眼。

馬顯宏欲哭無淚。

荊宏偉臉色一沉,走到了馬顯宏跟前。

“荊……荊先生……”馬顯宏勉強咧咧嘴,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荊宏偉冷笑,右手抓著馬顯宏的後衣領,把他拖到了陳飛宇的跟前,一下子把他摔在地上,惡狠狠地道:“在陳先生麵前,你給我放老實點。”

馬顯宏抬起頭,正好看到陳飛宇隱含冷芒的雙眼,頓時顫抖了一下,顫聲求饒道:“陳……陳先生,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一般見識……”

陳飛宇居高臨下看著他,道:“你可知道,你之前一直覬覦的韓木青,是我陳飛宇的女人嗎?”

“啊?”馬顯宏驚恐地張大了嘴,連腸子都悔青了,要是早知道韓木青會是陳飛宇的女人話,打死他也不敢覬覦韓木青啊。

另一邊,柳紫韻雖然早就知道韓木青和陳飛宇是情侶關係,但是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內心還是止不住,有一絲絲的失落。

下一刻,馬顯宏渾身一個激靈反應過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饒道:“陳……陳先生,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啊,不知者不罪,您現在放過我一馬,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敢了。”

馬顯宏爬在地上求饒,哪裡還有半分平化市第一大家族子弟的風範?

馬紅欣心中充滿了憤怒,大聲道:“二叔你站起來,咱們馬家已經和呂家確立了聯姻關係,我現在是呂恩陽大少的未婚妻,陳飛宇隻要敢動咱們分毫,我未婚夫絕對不會放過他,我倒要看看,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陳先生厲害,還是省城豪門呂家更勝一籌!”

此言一出,荊宏偉等人紛紛皺起眉頭,心中感覺一陣為難。

呂家是省城的頂級豪門,換句話後,在整個偌大的長臨省,呂家都是數一數二的豪門望族,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政治勢力,都相當的恐怖,除此之外,呂家還有一個非常妖孽的女人—呂寶瑜。

荊宏偉他們之前曾聽到過傳言,呂寶瑜是省城所有豪門小姐中,最為神秘的一個,因為她除了是呂家大小姐外,還有其他恐怖的身份,可以說,單單呂寶瑜一個人,就足以領省城所有勢力側目!

總之一句話,呂家很強,非常強,縱然現在長臨省地下世界已經統一,荊宏偉等人也不願意招惹呂家!

荊宏偉深吸一口氣,來到陳飛宇身邊,小聲勸道:“陳先生,呂家可不是好惹的,如果在彆的地方,咱們自然不怕,但是這裡是省城,呂家在這裡深耕多年,早已經根深蒂固,如果咱們得罪呂家太過嚴重的話,是不是不太好?”

“得罪呂家?”陳飛宇輕笑一聲,說道:“你想多了,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

荊宏偉等人頓時鬆了口氣,然而,陳飛宇下一句話,又讓眾人的心糾了起來。

“應該說,呂家不敢得罪我纔對。”陳飛宇笑道,似乎是在敘說一個理所當然的事實。

突然,在酒店的門口,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高聲道:“我呂恩陽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言不慚,敢不把我們呂家放在眼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