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局穩了!

謝勇國狐狸般的眼睛轉了一圈,嘿嘿一笑,老神在在的重新坐了下去,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柳紫韻環視一圈,麵對眼前這些長臨省赫赫有名的大佬,越看越心驚,急忙小聲道:“謝家主,現在情況緊急,陳飛宇也不打電話喊人求助,要不,您給秦家或者喬小姐打個電話,讓他們來解決吧。”

“打電話?乾嘛要打電話?有人找死,自己送上門來,咱們坐著看好戲就行了。”謝勇國自信地笑道。

陳飛宇可是武道宗師,轉瞬之間,就能像捏螞蟻一樣捏死馬顯宏,而馬顯宏還好死不死的,竟然敢覬覦韓木青,這就註定了馬顯宏悲慘的下場。

現在謝勇國給秦家或者喬家打電話,豈不是多此一舉?

柳紫韻一陣無語,先前陳飛宇囂張也就算了,畢竟陳飛宇還年輕,容易年輕氣盛,怎麼謝家主這樣老成持重的人,竟然也和陳飛宇一起發瘋?

“都是陳飛宇傳染的,氣死人了!”

柳紫韻狠狠瞪了陳飛宇後背一眼。

這一邊,馬顯宏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陳飛宇身上,一雙雖然戴著金絲邊眼鏡,但依然猥瑣的雙眼上下打量著陳飛宇,隨即,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道:“笑話,你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你以為你是誰,地府判官嗎?竟然敢來判我的陽壽?你可知道,你對我說這句話的後果,會直接導致你人間蒸發!如果你不想死的話,立刻、馬上,給我跪下喊三聲爺爺!”

當庭廣眾之下,**裸的生死威脅,以及羞辱!

柳紫韻忍不住驚呼一聲,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如果喬家和秦家的人在這裡,絕對能順利解決眼下的困境,但是陳飛宇和謝勇國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偏偏不打電話,一個一言判生死,一個坐著看好戲,好像完全不把馬顯宏那群大佬放在眼裡一樣。

柳紫韻真是又氣又急。

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睥睨,道:“那你又是否知道,站在你麵前的人,又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我陳飛宇一句話,便足以斷你生死,你若不服,儘管一試!”

“媽的,給臉不要臉了,老子現在就先廢了你,再把你後麵那小妞給輪了!”馬顯宏大怒,直接拎起旁邊的椅子,朝陳飛宇腦袋上砸去。

這一下又快又猛,虎虎生風,看得出來,馬顯宏也練過一段時間。

柳紫韻頓時驚呼一聲,閉上眼睛,不敢再看。

謝勇國卻是搖搖頭,眼神玩味,輕聲鄙夷道:“竟然敢主動向陳飛宇動手,真是愚蠢。”

下一刻,眼看著椅子就要砸在陳飛宇腦袋上,砸的頭破血流,馬顯宏猥瑣的臉上,已經出現得意與嗜血的神色。

突然,一隻手指很修長、很白淨的手,出現在馬顯宏以及他身後那群人的眼中,緊接著,這隻手淩空握住了椅子。

陳飛宇一手抓著椅子,神色更加睥睨,冷聲道:“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跟我動手?”

“什麼?”馬顯宏大吃一驚,想要把椅子抽回來,但是抽了幾下,發現紋絲不動,不由更加心驚。

下一刻,陳飛宇另一隻手,猛然抓住馬顯宏的頭髮,提著他的腦袋,狠狠地砸在黑色實木餐桌上。

隻聽“duang”的一聲,彷彿黑色實木餐桌都顫抖起來,馬顯宏瞬間慘叫一聲,腦門上血流如注!

柳紫韻一直閉著眼,一開始還以為是陳飛宇發出來的慘叫,不由心悸,接著又發現聲音不對勁,小心翼翼睜開雙眸,看到眼前這一幕後,先是放鬆下來,緊接著,心中震驚。

另一邊,謝勇國神色如常,似乎是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馬顯宏帶來的那群人,也紛紛驚呆了。

馬顯宏是誰,那可是平化市第一大家族的大人物,而且馬上就會成為省城頂尖豪門呂家的親戚,麵對身份背景這麼牛逼的馬顯宏,陳飛宇不但敢還手,而且下手還這麼狠,饒他們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佬,也一時間愣在原地,冇反應過來。

馬顯宏捂著血流如注的腦袋,彷彿發瘋了一樣,雙手掙紮著要從陳飛宇手下逃走,一邊大喊道:“他媽的,你竟然敢打我,你完了,我告訴你,你已經完了,不但我們平化市馬家不會放過你,就連呂家都會派人對付你,你根本就走不出省城!”

柳紫韻驚撥出聲,雖然打了馬顯宏很解氣,但是帶來的後果卻很嚴重,誠如馬顯宏所說,呂家馬上就會和馬家聯姻,現在陳飛宇打了馬顯宏,等於直接給了呂家一耳光,呂家絕對不會坐視不管,到時候,就算有喬家和秦家說和,呂家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想到這裡,柳紫韻憂心忡忡,希望陳飛宇就此罷手,說不定還能挽回局勢。

聽到馬顯宏囂張的話語後,陳飛宇神色不變,鬆開了抓著馬顯宏頭髮的手。

柳紫韻鬆了口氣,還以為陳飛宇顧全大局,不與馬顯宏計較了。

馬顯宏同樣也以為陳飛宇慫了,捂著腦袋剛站起來,囂張道:“小子,算你識……”

突然,還不等馬顯宏說完,陳飛宇眼中寒光一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再度抓住了馬顯宏的頭髮,又狠狠地砸在了實木餐桌上,同時居高臨下道:“又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向我叫囂?”

馬顯宏再度慘叫一聲,腦袋鮮血流的更快,看起來觸目驚心。

柳紫韻頓時瞪大雙眼,露出難以自信的神色。

突然,陳飛宇鬆開了抓著馬顯宏頭髮的手,馬顯宏眼前一黑,隻覺得頭暈目眩,站立不穩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眼中露出恐懼之色,完全被陳飛宇打怕了,色厲內荏道:“你……你彆過來,我可是省城呂家的親戚,呂家會報複你的。”

這一下,馬顯宏帶來的那群大佬,紛紛反應過來。

“媽的,你小子完蛋了,竟然連馬先生都敢打,你可知道,你惹上天大麻煩了嗎?”

“你要是再動一下馬先生,就惹了彌天大禍,馬家不會放過你,呂家更不會放過你,就連謝家都會給你陪葬。”

麵對眾人的叫囂,陳飛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雙手負於身後,神色睥睨,居高臨下看著馬顯宏,繼續道:“又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覬覦我的女人?”

柳紫韻原本也想勸陳飛宇,突然,聽到陳飛宇這句話後,柳紫韻還以為陳飛宇說的是她,俏臉霎時通紅,心裡砰砰直跳,暗道:“陳飛宇當著彆人的麵說我……說我是她的女人,討厭,我還冇被他征服呢,對,最後一定是我征服他。”

想到這裡,柳紫韻嘴角含笑,眼眸似水,連剛剛要勸說陳飛宇的話也給忘了。

下一刻,陳飛宇抬起腳,猛然向馬顯宏右手掌踩去。

“住手!”

卜建剛等諸多大佬紛紛大喊。

隻聽“哢嚓”一聲,馬顯宏的右手,頓時粉碎性骨折,馬顯宏本人更是慘叫連連,腦袋上豆大的汗珠不住滾滾而下,疼的五官都扭曲變形。

“好!”謝勇國大喝一聲,哈哈大笑,隻覺得十分解氣。

卜建剛等人震驚不已,紛紛向前衝來,想要救下馬顯宏。

突然,陳飛宇瞥了他們一眼,淡淡道:“誰第一個過來,誰就是下一個馬顯宏。”

卜建剛等人剛衝到一半,聞言神色大變,連忙止住身形,硬生生停在了原地。

開玩笑,他們和馬顯宏隻不過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如果是彆的事情,他們還能支援馬顯宏,但是讓他們和馬顯宏一樣受皮肉之苦,那打死他們都不願意。

馬顯宏心中一陣絕望,看向陳飛宇的眼中,更是閃過仇恨之色。

陳飛宇輕蔑一笑,重新坐在了座位上,瞥了馬顯宏一眼,道:“我給你一個機會。”

“什麼?”馬顯宏強忍著腦袋以及手掌的疼痛,顫顫巍巍站了起來。

餐桌上的咖啡還是熱的,陳飛宇喝了口咖啡,道:“跪下,道歉,我給你一個走出去喊人,並且回來報仇的機會。”

柳紫韻驚訝的張大嘴,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囂張,打了馬顯宏不算,還讓馬顯宏跪下道歉,甚至還光明正大的說讓他去喊人來報仇。

“陳飛宇囂張的有些過分了,他……他難道一點都不怕呂家的報複嗎?”

柳紫韻扶額,隻覺得十分頭疼。

謝勇國卻是雙眼一亮,道:“冇錯,跪下道歉,不然彆想走出去。”

馬顯宏神色變幻不停,心中充滿了糾結,現在這裡各方大佬雲集,他如果當眾下跪道歉的話,以後絕對會成為長臨省商界的笑話。

陳飛宇看都不看他,繼續雲淡風輕道:“如果你不跪下道歉的話,那就留在這裡吧,我保證,淩晨12點,你性命難留。”

馬顯宏臉色一變,他雖然不認為陳飛宇真的敢在淩晨殺他,但是他很清楚,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肯定會繼續遭受陳飛宇的折磨,絕對會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媽的,就讓你們先得意一會兒,等我把呂家的人喊來,看你們還怎麼囂張,到時候,我要折磨死你,當著你的麵,把這個漂亮的女人給上了!”

想到這裡,馬顯宏眼神中閃過瘋狂之色,一咬牙,跪在陳飛宇的麵前,道:“對……對不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