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榭麗酒店內,氣氛驟然緊張,一觸即發。

謝勇國喝了口咖啡,心中憤怒,眼神中閃過不屑之意,放下咖啡冷笑道:“馬顯宏,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你像條狗一樣跪在我跟前求饒,現在誰給你的勇氣,讓你來我的麵前叫囂?”

馬顯宏大怒,雙眼大睜,厲聲道:“草,要是在明濟市,我馬顯宏見到你二話不說扭頭就走,但是你彆忘了,這裡不是明濟市,而是省城,在這偌大的省城,你謝勇國又算得了什麼東西?

想當初老子去明濟市找你們謝家談生意,不就是看中你一個女下屬,讓她來給老子陪酒嗎,她拒絕老子就算了,還他媽當眾給我耳光,而你謝勇國,仗著明濟市是你們謝家的地盤,把老子抓起來一頓毒打,還讓老子給她跪下道歉,媽的,如此奇恥大辱,我當時就發誓,如果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現在天見可憐,竟然讓我在省城又見到了你,嘿嘿,謝勇國,要怪就怪你自己運氣不好,落在了我馬顯宏的手上。”

謝勇國神色更加輕蔑,道:“誰讓你自己不長眼,連我們謝家的女下屬都敢覬覦,如此藐視我們謝家的行為,讓你跪下道歉都是輕的。”

“你……”馬顯宏神色更加憤怒,似乎隨時都在爆發的邊緣。

謝勇國卻是有恃無恐,輕蔑道:“你馬顯宏在我眼中就是個慫貨,就算這裡不是明濟市又如何?憑你區區平化市馬家的能量,就算再強一倍,我身為謝家家主,又豈會將你馬家放在眼裡?”

平化市同樣屬於長臨省,而馬家便是平化市的大家族,隻不過,和明濟市謝家比起來,實力還差了一個檔次,所以謝勇國有底氣說這番話。

然而,出乎謝勇國的意料,馬顯宏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得意地道:“謝勇國,古人都說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你以為今時今日的馬顯宏,還是以前的馬顯宏嗎?

我告訴你,我們馬家這些年來,吞併了平化市大大小小的家族,現在已經成為平化市第一豪門,單論實力,絲毫不在你們謝家之下。

而且我這次前來省城,是因為省城呂家的呂大少看中了我侄女,現在來商議相親的事情,我們馬家很快就會和呂家聯姻,你區區謝家再厲害,在偌大的呂家麵前,又算得了什麼?”

“什麼?馬家要和呂家聯姻?”

謝勇國大吃一驚,心中掀起驚濤駭浪,想不到短短幾年時間,馬顯宏不但成了平化市第一大家族,而且還要和呂家聯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平化市馬家在長臨省很快就要崛起,甚至連謝家都不能與馬家相提並論。

坐在一旁的柳紫韻也暗暗心驚,省城呂家,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絕對不是謝家能夠抗衡的,雖然現在謝家有了秦、喬兩家的支援,但是這種生意上的合作夥伴,終究不能和聯姻的關係相比,如果真把馬顯宏惹急了,麵對呂家的雷霆震怒,秦、喬兩家也不一定拚死力保謝家。

“以後,麵對強勢崛起的馬家,謝家隻能勉強自保!”

謝勇國和柳紫韻同時想到了這裡,心中一陣無奈。

隻有陳飛宇神色平淡,不,準確地說,眼神中有一絲淡淡的輕蔑。

馬顯宏見謝勇國被這個訊息鎮住了,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同時說道:“謝勇國,如果你以為我們馬家單單倚靠呂家的話,那你就錯了,來來來,你看到我身後這些人了冇?各個都是長臨省響噹噹的一方豪雄,單憑我們這些人,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們謝家!”

謝勇國先前注意力都在馬顯宏身上,冇怎麼注意他身後的人,現在聞言看去,頓時渾身一震,脫口而出道:“陽晉市三元飲品公司鄭鵬清、平化市詩信傳媒娛樂公司老總李清名,還有海餘市婁家婁金良……天呐,連安河市的卜建剛老爺子都來了。”

謝勇國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主兒。

柳紫韻心中更是震驚不已,就連她這位剛參加工作不久的人,都聽過這些人的大名,尤其是最後一個卜建剛老爺子更是了得,據說是安河市礦業的國企老總,企業資產高達數十億,在黑白兩道更是左右逢源,絕對是長臨省赫赫有名的一方之雄。

“這麼多人都在支援馬顯宏,就算是謝家家主謝勇國,也絕對討不了好,這次事情棘手了。”

柳紫韻心中暗暗焦急,不由自主向陳飛宇看去一眼,隻見陳飛宇神色淡然,正在悠然自在的品著咖啡,不由暗暗生氣,悄悄坐到陳飛宇身邊,小聲急道:“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思喝咖啡?”

“怎麼,不能喝咖啡嗎?”陳飛宇放下咖啡,嘴角含著玩味的笑意。

柳紫韻急道:“哎呀,你這個人,冇看到對麪人多勢眾嗎,而且他們的後台還是呂家,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咱們在這裡會吃大虧的,你還是抓緊時間把秦家和喬家的人喊來說,說不定呂家看在他們的麵子上,還能放過咱們一次?”

“他們放過咱們一次?”陳飛宇瞥向馬顯宏等人,眼底閃過一絲輕蔑,輕笑搖頭道:“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我乃堂堂宗師,舉手抬足間,就能把他們輕易碾壓,又何須讓他們放咱們一馬?”

“宗師?你以為拍電影呢,就算你是太極宗師都冇用,都什麼時候你還和紫韻開玩笑,人家都快急死了。”柳紫韻頓時翻翻白眼,她冇接觸過武道,並不知道“宗師”這兩個字的含義,還以為陳飛宇在開玩笑,不由心中更加焦急。

陳飛宇看著她心中焦急,臉色紅潤的樣子,彆有一番美態,不由心中一動,俯身在柳紫韻耳邊,輕聲說道:“不如這樣,咱倆來打個賭,如果我待會讓這個叫做馬顯宏的人跪下道歉,你就親我一下,怎麼樣?”

柳紫韻還是第一次被異性這麼調戲,尤其是現在局勢緊張危險,更有種偷情的感覺,唰的一下,臉色更加紅潤,連脖子都紅,不自覺地白了陳飛宇一眼,眼眸如水,輕咬紅唇,道“你……你彆說大話,我不信你自己就能解決他們,如果你輸了,那你以後就得答應紫韻一個條件。”

“成交!”陳飛宇自得一笑。

柳紫韻被陳飛宇這麼一調戲,原本緊張的心也放鬆下來不少,隨即說道:“我還冇說什麼條件呢,你就答應,難道你不怕我會提過分的要求?”

“不怕,因為和美女打賭,我從來冇輸過。”陳飛宇自信地道。

“吹牛。”柳紫韻明顯不信。

這邊兩人悄悄說話,疑似談情說愛。

那一邊,馬顯宏越發囂張,哈哈大笑道:“謝勇國,我承認明濟市是你的地盤,但是可惜,這裡是省城,就算你是謝家的家主,在這裡也得給我認慫,現在,你給我跪下道歉,並喊我三聲爺爺,說不定我心情一好,還能放你一馬,不然的話,你豎著來省城,隻怕要橫著回明濟市了。”

威脅,十足的威脅!

謝勇國堂堂謝家家主,在明濟市說一不二的存在,怎麼可能當眾給仇敵跪下道歉?

當即,謝勇國猛地一拍桌麵,騰地站起來,道:“馬顯宏,你他媽算什麼東西,也敢讓老子給你跪下道歉?彆以為有了呂家給你撐腰,你就敢在我麵前任意妄為了,小心我謝家和你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就憑你?”馬顯宏彷彿聽到了最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鄙夷道:“你區區謝家,也敢跟呂家叫板,真是狂妄自大。我現在後悔了,你不但要給我跪下道歉,而且還要把上次那個女員工給我喊來,讓老子先玩弄她三天,我記得她好像叫做韓木青來著吧,嘖嘖,真是美豔絕倫,讓我念念不忘啊。”

突然,在謝勇國的身後,響起來一個雖然平淡,但是隱含怒火的聲音:“你是說,你之前想要玩弄的女人,叫做韓木青?”

下一刻,陳飛宇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芒。

韓木青是他的女人,而且嚴格來說,是他下山後,第一個確定關係的女人,馬顯宏竟然對韓木青心存不軌,單憑這一點,已經惹動了陳飛宇的殺機。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陳飛宇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鱗!

謝勇國見陳飛宇站了出來,先是鬆了口氣,接著,又是替馬顯宏一陣默哀。

“不錯,老子就是想玩弄韓木青,而且玩弄完了,還要把他分給我手下的兄弟輪上三天三夜,你他媽不服給老子憋著。”馬顯宏越發囂張,突然,他眼角餘光又看到了柳紫韻,頓時一陣驚豔,一指柳紫韻,垂涎三尺道:“還有她,今天老子先把她給上了,過兩天再上韓木青,嘿嘿,能上這麼漂亮的女人,就是折壽十年我也願意。”

柳紫韻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羞辱,頓時氣的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陳飛宇眼神更加冰冷,道:“你想折壽?我滿足你,而且讓你一步到位,明天淩晨,就是你最後的期限。現在8點半,你還有4個小時的生命,當然,我保證,這最後四個小時,你會感到度日如年的感覺。”

陳飛宇眼含殺機,一言判生死!

謝勇國和柳紫韻驚呼一聲,見過囂張的,還冇見過這麼囂張的。

不同的是,謝勇國知道陳飛宇言出必踐,心中幸災樂禍之餘,為馬顯宏默哀。

至於柳紫韻,她並不知道陳飛宇真正的實力,還以為陳飛宇在裝腔作勢,雖然裝的很霸氣,但依然是裝腔作勢,她可不相信陳飛宇真的能做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