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浩被這一巴掌打懵逼了,他叔叔是副局長,看在他叔叔的份上,李彥祥對他一向態度親切,哪想到,今天李彥祥竟會為了陳飛宇甩他耳光。

他本就不是無腦之人,看到叔叔遞過來的眼神後,渾身一震,立馬明白過來,陳飛宇身份不簡單,這次踢到鐵板上了!

想到這裡,他瞬間臉色如土,渾身冷汗涔涔而下。

陳飛宇坐在審訊椅上,微閉雙目,翹著二郎腿,絲毫不為所動。

李彥祥額頭冷汗頓時流了下來。

就在前不久,蘇映雪給他打電話,他立馬就知道事情棘手了。

蘇映雪是明濟市上流社會的明珠,蘇家更是明濟市的大家族,在本地勢力龐大,就連他這個平安分局的局長,都是靠了蘇家的關係才能坐穩的。

他雖然不知道陳飛宇是何人,但是蘇映雪話裡話外,都透漏著對陳飛宇的重視。

一向潔身自好,眼高於頂的蘇映雪,何時對異性這樣關心過?

陳飛宇的身份絕對非同一般!

還不等他消化這個資訊,緊接著市市局的柳局長又打來一個電話,第一句就是分局有冇有抓一個叫陳飛宇的人,然後又是劈頭蓋臉一頓臭罵。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取得陳先生的原諒,否則的話,你這個分局長立馬給我滾蛋!”

這是市局柳局長最後一句話。

李彥祥的心裡,已經把周國泰、周浩等人給罵慘了。

陳飛宇老神在在的坐著,李彥祥也隻能站在旁邊陪笑,絲毫不敢催促。

周國泰、周浩、王太利更是站立不安。

突然,外麵傳來“噔噔噔”的腳步聲,兩名絕代佳人急匆匆走了進來。

李彥祥等人望去,頓時臉色大變:“謝小姐,韓總裁,您怎麼來了?”

李彥祥心裡掀起驚濤駭浪,陳飛宇除了蘇家的關係外,竟然還認識謝家的小公主,這下事情可真的大條了。

周國泰曾遠遠見過謝星軒一麵,當即臉色大變,印證了心裡的猜想,知道陳飛宇與謝家關係匪淺,而謝家更是明濟市超然的存在,弄死自己比碾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草泥馬李同偉,你不是說陳飛宇隻是普通人嗎,他認識謝家,謝家啊,彆說我了,弄死你都是輕而易舉!”

心如死灰之下,周國泰“噗通”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連周浩也是臉色大變,他層次不夠,冇見過謝星軒,但是能讓平安分局的局長與副局長如此忌憚,同時又被尊稱為謝小姐的,整個明濟市除了謝家還能有誰?

周浩知道自己完蛋了,心裡出現深深的恐懼。

冇錯,來人正是謝星軒與韓木青。

兩女狠狠瞪了李彥祥一眼,接著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

“陳先生,您在這裡冇受委屈吧?您放心,您是我們謝家貴客,得罪您,就等於得罪我們謝家,我就看看,整個明濟市誰擋得住謝家的怒火!”謝星軒恭敬地道。

李彥祥、周國泰、周浩等人瞬間臉色大變,原先以為陳飛宇隻是和謝家關係匪淺,哪裡想得到,謝家公主對陳飛宇竟然這樣恭敬。

難道,陳飛宇還有更加恐怖的身份?

周國泰、周浩、王太利三人,心裡出現深深的後悔。

陳飛宇這才站起來,對著李彥宏笑道:“李局長,辛苦你了,還得親自過來。”

李彥祥瞬間鬆了口氣,感激地看向陳飛宇,激動地笑道:“不客氣不客氣,是我們有錯在先,這才讓陳先生受驚,我在這裡代表平安分局,鄭重向您道歉。”

“李局長真是客氣了。”陳飛宇笑了笑,隨即走到周浩麵前,冷冷地注視著他。

“這……這裡可是警局,你想做什麼?”周浩臉色一變,不由自主向後退去,隻覺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上。

陳飛宇突然轉身,眼神斜睨,揹負雙手道:“李局長,我覺得有人不適合做警察,你覺得呢?”

此言一出,周國泰、周浩、王太利臉色驚恐,周浩更是急道:“李局長,你不能聽他的,我叔叔可是副局長。”

“傻逼,在謝家麵前,區區一個副局長算什麼?”

李彥祥深深看了三人一眼,暗暗罵了一句,隨即嚴肅道:“陳先生說的很對,周國泰三人假公濟私,濫用職權,即刻起,免除公職,開除警籍,這件事情我會上報給市局柳局長,我相信,柳局長也是讚同的。”

周國泰、周浩等人瞬間臉色慘白,再無一絲血色。

王太利更是急的差點哭出來,日了,老子啥都冇乾,隻不過狐假虎威,竟然連飯碗都給丟了,真他娘倒黴。

陳飛宇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連看都不看周國泰等人一眼,對韓木青兩女說道:“咱們走吧。”

李彥祥鬆了口氣,暗暗抹了把額頭冷汗,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尊大神在這裡,還真是讓人心驚膽戰啊。

陳飛宇與兩女剛走到審訊室的門口,突然,韓木青說道:“等一下。”

李彥祥頓時一顆心又提了起來。

看到陳飛宇疑惑的目光,韓木青微微一笑,隨即轉身,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走到周浩身邊,冷聲問道:“是你之前威脅飛宇,讓他永遠出不去警局?”

“我……我……”麵對傾國之姿的韓木青,周浩竟然不敢逼視,囁喏地說不出話來。

韓木青眼神中閃過一絲鄙夷,抬手給了他一記耳光,冷笑道:“傻逼!”

接著,韓木青走回陳飛宇跟前,露出一個魅惑眾生的笑容,說道:“舒暢,咱們現在走吧。”

陳飛宇眼睛一亮,越發覺得韓木青性格對自己的胃口。

三人走出警局後,李彥祥才徹底鬆了口氣。

陳飛宇微微有些遺憾,因為冇有看到自己的小老婆。

謝星軒的布加迪威龍就停在警局的門口,不少來往路人都露出驚豔羨慕的神色。

三人坐上車後,謝星軒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同一時刻,在警局對麵大樓的房間裡,蔣天虎放下望遠鏡,內心湧現出深深的震撼,以及恐懼!

“陳飛宇竟然認識謝小姐和韓木青,這後台他孃的也太硬了,馬拉個巴子,李同偉誤我,差一點就被他害死了!”蔣天虎怒罵道。

他本身就是靠謝家當做後台才起家的,換句話說,謝家就是他的主子,他怎麼敢和謝家對著乾?

陳飛宇被抓進警局,謝家公主和韓木青竟然親自來接他,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和謝家有這等深層關係,再加上陳飛宇還是疑似“通幽期”的高手,他想弄死自己,不比碾死一直螞蟻困難多少。

想到這裡,蔣天虎冷汗瞬間流了下來,立馬拿出手機撥出去。

“喂,虎哥,我們都準備好了,你放心,隻要陳飛宇過來,他和他車裡的人,肯定死無全屍!”

蔣天虎瞬間冷汗直冒,車上可是有謝星軒和韓木青,敢對她倆動手,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上推嗎?

“馬拉個巴子,你們全部撤退,記住,是所有暗殺人員全部撤退,千萬不要動手,誰要是敢動手,他孃的我讓他全家都死無全屍!”

蔣天虎掛斷電話,還是不放心,自言自語道:“馬拉個巴子,差一點就萬劫不複了,誰知道陳飛宇竟然認識謝小姐這尊大神。不行,我明天就去找家主探探口風,實在不行就賠禮道歉。馬拉個巴子,李同偉,這個仇老子記下了。”

陳飛宇自然不知道蔣天虎內心的恐懼,此刻,他正坐在布加迪威龍裡麵,謝星軒親自開車,韓木青作陪,有這種待遇的,整個明濟市寥寥無幾。

陳飛宇和韓木青都坐在後排,而韓木青上半身隻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由於胸前太過飽滿,襯衣彷彿隨時都有崩開的危險,上麵兩顆鈕釦之間,撐開了一條細縫,隱隱顯露出裡麵黑色的文胸。

陳飛宇微微斜視,看到的正是這樣一幅令人心動的場景,再加上旁邊不斷傳來的幽幽香味,讓陳飛宇心中一蕩。

“陳先生,明天就到治療的日子了。”突然,謝星軒開口說道。

陳飛宇這纔想起來,明天正是和謝安翔約好治病的日子,如果不是謝星軒提醒,估計自己就忘了,當下訕訕笑道:“謝謝你們來警局接我,以後不用叫陳先生了,這樣顯得生分,直接喊我名字就行,至於給謝老爺子治病,這當然冇問題,明天來接我就行了。”

“明天我去接你。”韓木青立即說道,好像生怕有人跟她搶一樣。

“咦?青姐,這麼著急毛遂自薦,你該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看到陳飛宇略帶曖昧的目光,韓木青內心羞澀,連忙解釋道:“飛宇,因為你的關係,我現在已經可以參加謝家的核心會議了,地位也是水漲船高,這是為了感謝你,你可彆誤會。”

陳飛宇恍然大悟,不過他對什麼謝家核心會議不感興趣,看到韓木青魅惑的眼神、飽滿的聖峰、修長的雙腿,以及聞到淡淡的香味,陳飛宇眼中的侵略性更強。

“青姐,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就單單來接我,這樣的感謝方式有些說不過去吧?”陳飛宇嘿嘿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