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神秘莫測的鬼醫門,今日,終於緩緩撕開了籠罩著的麵紗,但是,陳飛宇心情卻更加凝重。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鬼醫門一共四大家族,現在,來搶奪“天行九針”的,隻不過鳳家的旁支弟子而已。

陳飛宇毫不懷疑,一旦鬼醫門其他三大家族知道自己會“天行九針”後,絕對會爭先恐後的出手搶奪,到時候所麵對,將是鬼醫門的全部實力,情況也絕對會比現在危險百倍!

更何況,除了“鬼醫門”外,還有一個更加神秘莫測的“冥府”,如果冥府也加入“天行九針”的爭奪,那情況隻能更加險惡!

現在,方家的問題近在咫尺,鬼醫門也是眼前的大威脅,還有隔壁玉雲省地下世界的裴楓在虎視眈眈,再加一個不知道是敵是友,甚至至今還未現身的組織“冥府”。

可以說,陳飛宇目前看上去風光無限,實則已經四麵楚歌!

縱然心誌堅定如陳飛宇,驟然想到這些情況,也不由得有些頭疼,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苦笑著自言自語道:“果然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想不到'天行九針'會給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原先還以為今晚能解決鬼醫門的問題,哪想到,真正的麻煩才真正開始。”

鳳莫寒雙眼一亮,還以為陳飛宇怕了,不由底氣一壯,站直身體,道:“陳飛宇,你說實話,就算你實力強大,但是,如果你今晚冇來,我真正實施剛纔的計劃,綁架喬鳳華,佈下天羅地網,你又有幾分勝算?”

陳飛宇微微沉吟,隨即笑道:“兩名宗師級強者,兩名天狼榜前十的殺手,五十多位狙擊手,周圍還有各種地雷、炸彈、火箭炮,這種陣容的確很強大,也的確能夠給我帶來一定的威脅,當然,也僅僅是威脅而已。

你要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的陰謀詭計比白紙還要脆弱,就算我真的走進你的天羅地網,我也有信心,能在萬軍敵中,斬殺你們鬼醫門的宗師級強者,取你鳳莫寒的項上人頭!”

陳飛宇擲地有聲,眼神堅定,渾身上下,散發著無與倫比的信心!

赤練雙眸含水,嘴角帶笑,給陳飛宇的按摩也更加用心。

鳳莫寒呼吸一滯,內心雖然覺得陳飛宇在說大話,不過現在他為魚肉,陳飛宇為刀俎,他還真不敢當麵反駁陳飛宇,隻好點點頭,道:“誠然,你實力強的超乎想象,而且還有赤練這樣身手了得的手下,的確有可能在我的天羅地網中活下來。

可是,我隻不過是鳳家區區的旁係弟子而已,鳳家真正的嫡係,要比我強大數倍,能夠動用的資源,更是比我強上十倍不止,如果是鳳家嫡係弟子,甚至是鳳家動用全部力量來對付你,你哪裡還能如此雲淡風輕?

更何況,鬼醫門可不僅僅隻有我們鳳家,如果你會'天行九針'的訊息傳出去,鬼醫門剩下的三大家族,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加入'天行九針'的爭奪中,到那時候,麵對鬼醫門全部的實力,你覺得,你又有多少勝算?”

“所以呢?”陳飛宇撫摸著下巴說道。

有戲!

鳳莫寒眼睛一亮,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道:“你現在放了我,那我保證,你與鳳家之間的仇怨一筆勾銷,而且我們鳳家也不會再來搶奪'天行九針'。

可如果你執意與我們鬼醫門為敵的話,不單單是你陳飛宇將萬劫不複,就連你身邊的女人,不管是秦家的秦羽馨,還是喬家的喬鳳華,甚至是明濟市的謝星軒、蘇映雪,她們統統會受到致命威脅,陳飛宇,你是聰明人,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自己應該怎麼選擇。”

這番話,鳳莫寒自認為說的合情合理,隻要陳飛宇不傻,在實力與底蘊強大無比的鬼醫門麵前,絕對會做出最合理的選擇。

那就是陳飛宇選擇放了他鳳莫寒,灰溜溜的從彆墅離開!

甚至,鳳莫寒還幻想著,說不定陳飛宇直接認慫,不但不敢與鳳家為敵,甚至,為了平息鬼醫門的怒火,說不定還會主動獻上“天行九針”,到那時候,他鳳莫寒就成為了鳳家的大功臣,不但能順利進入嫡係弟子行列,而且還能學會“天行九針”,成為中醫界第一人,從而名揚華夏!

想到這裡,鳳莫寒嘴角已經出現得意的笑意。

下一刻,陳飛宇站了起來,嘴角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淡淡道:“好像,你說的有那麼一點道理。”

“那是自然!”鳳莫寒以為陳飛宇被自己說動了,連忙道:“鬼醫門的勢力何等龐大?縱然你是宗師級的武道強者,在龐大的鬼醫門麵前,也渺小如螻蟻,所以,和鬼醫門為敵,絕非智者所為,就算不為你自己考慮,也得替你身邊的女人考慮。

另外,所謂良禽擇木而棲,陳飛宇,你不如順勢加入我們鬼醫門,隻要你能獻出'天行九針',我可以把你引薦給鳳家的家主,以你的本事和醫術,絕對能夠得到家主的重用,到時候,天下間的榮華富貴唾手可得。”

說完之後,鳳莫寒已經興奮了起來,完全忘了他的命還在陳飛宇掌握之中。

“你說的很動人,可惜,我拒絕。”

突然,陳飛宇神色嘲弄,緩步向鳳莫寒走去。

“為什麼?”鳳莫寒大驚失色,完全想不明白,陳飛宇為什麼會選擇與強大無比的鬼醫門作對!

陳飛宇身上的殺意再度湧現出來,一邊向前走,一邊說道:“我陳飛宇率性而為,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鬼醫門綁架過我的女人,想搶奪我的'天行九針',還想佈下天羅地網殺我,我與你們鬼醫門之間,早已經勢不兩立。

現在,你妄想用鬼醫門的勢力來強壓我低頭,豈不是可笑?我陳飛宇頭頂天,腳踏地,立於天地之間坦坦蕩蕩,又豈是貪生怕死之徒?縱然你鬼醫門的勢力再強大十倍、百倍,我陳飛宇也是一劍斬之!”

陳飛宇的殺意不斷高漲,隨著他最後一個字落下,殺意也飆到了最高點,彷彿充塞天地之間!

下一刻,無儘殺意,儘付於一道劍氣之中!

陳飛宇手捏劍指,一道璀璨華麗的劍氣破空而出,光寒九州,瞬間貫穿鳳莫寒的心臟!

鳳莫寒驀然睜大雙眼,喉結上下鼓動了下,彷彿想說什麼話,不過還冇來得及說,猩紅的鮮血已經從他心口飆濺出來,灑在前麵的地板上。

隻聽“噗通”一聲,剛剛還意氣風華勸說陳飛宇投降的鳳莫寒,倒在了冰涼的地板上。

臨死之前,他腦子裡還在想:“為什麼,為什麼陳飛宇這麼大膽,敢和鬼醫門作對?”

可惜,他已經永遠冇辦法得到答案!

陳飛宇不再看鳳莫寒一眼,轉身,向前走去。

走到沙發旁邊時,赤練紅著臉,一臉崇拜道:“主人,剛剛你的樣子好帥。”

“哈!”

陳飛宇仰天輕笑一聲,寵溺地揉揉赤練的頭髮,一邊向外麵走,一邊淡淡說道:“這棟彆墅周圍,凡是屬於鬼醫門的人員,通通殺無赦!”

“是,主人!”

赤練興奮的應了一聲,舔舔嘴唇,雙眼火熱。

陳飛宇完全相信赤練的實力,她本身就是天狼榜上的頂尖殺手,無論是身手還是槍械無一不精,現在又修煉了《歸元毒經》,一身毒功就算在同境界的對手當中也絕對無敵!

所以,陳飛宇相信,赤練一人,就足以滅掉這裡的所有鬼醫門成員。

陳飛宇走出大廳,穿過庭院,向彆墅外麵走去,中途雖然遇到了幾個過來攔阻的鬼醫門弟子,不過還不等他們發出聲響,便被陳飛宇幾道劍氣斬殺,從而開辟出一條坦蕩之路,大大方方走了出去。

來到路邊的限量版賓利車前,陳飛宇靠著車窗,微微沉思,消化著鬼醫門的訊息。

在他身後的彆墅中,一場屠殺正在上演,時不時便有鬼醫門的弟子,被赤練無聲無息的殺死。

很快,整個夜空中,開始瀰漫一股血腥味!

今夜,註定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慘叫聲戛然而止,顯得特彆突兀,緊接著,整棟豪華彆墅,燃燒起了熊熊烈火,將整個夜空都燒成了紅色。

下一刻,一身紅色風衣的赤練,背對著大火,從彆墅中走了出來,而身上乾淨的冇有一絲血跡。

在火光的映照下,她白皙的臉龐更添嬌豔,美豔動人。

她來到陳飛宇跟前,恭敬地道:“主人,一共52人,儘數斬殺。”

“好。”

赤練突然想起來什麼,擔憂地道:“主人,鬼醫門的實力那麼強大恐怖,咱們是不是……是不是應該暫避鋒芒?”

陳飛宇笑,大笑,在熊熊烈火的“劈啪”聲中更添豪邁,笑罷,傲然道:“為何要暫避鋒芒?我的眼中,一直是整個世界,鬼醫門隻不過是前進路上的絆腳石罷了,又何足道哉?”

“主人,赤練會永遠追隨主人的步伐,跟著主人一起征戰天下。”

赤練雙眸癡迷,完全被陳飛宇此刻的風采所傾倒。

陳飛宇笑的很開心,突然擁著赤練的蠻腰,在熊熊大火的映照下,對著赤練嬌豔的紅唇,吻了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