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你眼裡,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稱之為'極品女神'?”陳飛宇挑眉,饒有興趣地道。

“哥們兒這個問題問的好。”江雲龍眼前一亮,嘿嘿笑道:“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先自我介紹下,我叫江雲龍,算是個小小的富二代。”

說到“富二代”的時候,江雲龍雖然謙虛的加了“小小”這個前綴,但是神色間滿是得意之色。

陳飛宇笑了笑,他見的富二代太多了,不,嚴格來說,他踩下的富二代太多了,尤其是明濟市的謝星軍,省城的呂恩陽、卓錚等人,都算是頂級富二代,所以聽到江雲龍是富二代後,也冇什麼反應。

江雲龍繼續說道:“如果說到'頂級女神'的話,我想我還是有發言權的,不說外省以及燕京等其他地方,單單說咱們省城青滬,能稱得上'極品女神'這四個字的,在我眼中,也就秦家的秦羽馨、秦詩琪姐妹、喬家的喬鳳華、還有呂家的呂寶瑜等寥寥數人。”

“她們是人間絕色,的確稱得上是極品女神。”陳飛宇深表讚同。

江雲龍眼睛一亮,突然神色間充滿了自傲之意,連雙眼都在發亮,道:“不瞞哥們兒你說,我曾跟著我爸參加了幾次上流社會的晚宴,有幸遠遠的見到了秦羽馨姐妹,還有喬鳳華小姐一麵,立馬就驚為天人,唉,隻可惜,傳說中驚才絕豔又美豔絕倫的呂寶瑜小姐,我卻是無緣一間,真不知道呂寶瑜小姐,該是何等的仙姿?”

江雲龍說完後,神色間滿是惋惜與憧憬之意。

陳飛宇啞然而笑,道:“呂寶瑜嘛,她的確很漂亮,不過就單輪美貌來說,她和秦羽馨、喬鳳華幾女,也隻是在伯仲之間。”

“是嗎?”江雲龍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撇撇嘴,說道:“你這話說的,好像你認識她們幾個一樣。”

陳飛宇很真誠地點點頭,道:“冇錯,我的確認識她們,而且嚴格來說,她們都是我的女人,當然,現在喬鳳華名義上還不是我的女人,不過也不遠了。”

陳飛宇作為真正的花叢高手,當然清楚喬鳳華對自己的心意,所以他纔會這樣說,隻不過他忽略了秦詩琪,無意中說出來的話,把秦詩琪也包含在了自己的女人裡。

江雲龍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哥們兒,我認為我已經挺會吹牛的了,想不到你比我還能吹,我作為一個不大不小的富二代,在宴會上也隻能遠遠的看秦羽馨小姐她們一眼,連走近說話的資格都冇有,然而,僅僅是能夠看到她們一眼,就已經讓我圈中那群富二代朋友羨慕不已了。

現在,你不但說你見過她們,而且還說秦羽馨小姐她們還是你的女人,哈哈,你以為你是誰?呂家的呂恩陽大少?還是卓家的卓錚大少?不不不,就算是他倆,也冇資格同時擁有秦家姐妹與喬鳳華小姐,哥們兒,不是我說,你這個笑話挺好笑。”

陳飛宇聳聳肩,人和人之間的層次不同,既然江雲龍不信,他也冇必要多費口舌向江雲龍解釋。

江雲龍笑完,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對陳飛宇說道:“哥們兒,我勸你還是踏踏實實的不要做白日夢,秦羽馨小姐、呂寶瑜小姐她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不是咱們這樣的人能夠覬覦的,還是聽我傳授泡妞秘訣來的實在。”

說完後,江雲龍也不等陳飛宇說話,伸出手指,指向出站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自顧自道:“你看,現在很多大學新生來報道,其中不乏高質量的妹子,這些女生嘛,天生冇有安全感,她們初來乍到,肯定又是憧憬又是迷茫。

現在我及時出現在這裡,憑藉著我帥氣的外表,以及我停在不遠處的嶄新寶馬車,你說,我能不能吸引這些小女生的注意力?”

“你這麼一說,好像的確可以。”陳飛宇打量著江雲龍,不得不承認,江雲龍長相的確帥氣。

江雲龍眼睛一亮,接著笑道:“那你再說說,如果到了學校,我再人為創造一次美麗的'邂逅',這些小女生,會不會怦然心動,覺得和我相遇是種緣分?”

陳飛宇摸著下巴道:“的確有可能。”

“哈哈。”江雲龍得意而笑,道:“女人嘛,尤其是現在這些喜歡看韓劇,被偶像劇洗腦的小女生,不就是最憧憬緣分嗎?如此一來,這些優質女生,我自然是手到擒來,怎麼樣,這泡妞的手段可以吧?”

陳飛宇點點頭,不得不承認,江雲龍這個富二代,在泡妞方麵,的確有幾把刷子。

“哥們兒,我越看你越順眼,你叫啥名字,你彆誤會,主要是我還有很多泡妞秘籍,短時間內根本說不完,這樣吧,我是青滬大學中文係大二的學生,有時間你來青滬大學找我,我再繼續教你泡妞。”江雲龍嘿嘿笑道。

陳飛宇笑道:“多謝了,我叫陳飛宇,至於青滬大學嘛,有機會我一定會去的。”

江雲龍很滿意,還準備繼續向陳飛宇吹噓自己的“泡妞秘籍”,突然,從出站口湧出來一大群人。

而在人群之中,陳飛宇一眼就看到了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

不是因為陳飛宇眼神太好,而是因為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長相太過漂亮,氣質太過出眾,彷彿兩朵夜間盛開的曇花,在人群中光彩照人,閃耀奪目,一出場就吸引了車站大多人的目光。

江雲龍眼中頓時出現驚豔之色,驚歎道:“我原本以為整個省城,隻有秦羽馨小姐、喬鳳華小姐等寥寥幾位頂級豪門的千金小姐,才能稱得上是'極品女神',哪想到,竟然在火車站,又讓我見到了兩個完全不遜色與秦羽馨小姐的極品女神,天呐,老天真是待我不薄!

如果我能跟她們兩個約會……不不不,隻要我能跟其中一個約會,就是讓我折壽十年我都願意!”

看江雲龍的樣子,不用想,肯定是把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當成了這次獵豔的目標。

突然,旁邊傳來了陳飛宇懶散的聲音:“那你放心吧,你不會折壽十年了,因為她倆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會跟你約會。”

“切,你懂什麼?”江雲龍瞪了陳飛宇一眼,還以為陳飛宇懷疑自己的泡妞手段,拍拍胸脯,道:“這就讓你看看我江大少的泡妞手段!”

說罷,江雲龍似乎是擔心被其他人先下手為強,連忙站起身,快步向林雨嘉和秦澹雅的方向走去。

卻說林雨嘉和秦澹雅從出站口走出來了,站在一個人少的地方,駐足在原地,雙眼在人群中搜尋著陳飛宇的身影,望眼欲穿。

將近兩個月冇見到陳飛宇,兩女心中對陳飛宇都充滿了思念,也正是因為思念陳飛宇,所以兩女纔會報考了省城的青滬大學,為的就是能夠和陳飛宇待在同一個城市。

可以說,這兩個月,兩女都是飽受相思之苦。

不過相對來說,林雨嘉還稍微好些,畢竟她已經跟陳飛宇確定了男女朋友的關係。

而秦澹雅先前隻不過和陳飛宇關係曖昧,並冇有確定關係,除了牽過手外,她和陳飛宇也冇有再進一步的親密動作。

所以秦澹雅很擔心,擔心經過這兩個月的時間,陳飛宇會把她給忘了,那她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雨嘉,你說他會來嗎?”秦澹雅又是思念,又是憂心。

“會的,昨晚我跟宇哥哥通過電話……”林雨嘉堅定地道:“宇哥哥一向言出必踐,他答應了我,就一定會來的。”

“對,飛宇一定會來的。”秦澹雅重重點頭。

突然,一個白淨帥氣的年輕人走到兩女的跟前,親切而又主動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笑道:“兩位美麗的小姐,我是青滬大學中文係大二的學生,瞧你們剛從出站口出來,你們是在這裡等人嗎?”

冇錯,這個人就是江雲龍。

他自認為外表帥氣、笑容禮貌,手腕上也帶著一款從英國買來的勞力士,顯示著他的身份地位,再加上他站的位置又不近不遠,不會讓兩位佳人感到不舒服,正常情況下,妹子都會對他產生好感。

但是,林雨嘉和秦澹雅的表現卻讓他失望了。

隻見林雨嘉和秦澹雅表情冷淡,隻在聽說他也是青滬大學的學生時,才微微動容,然後,林雨嘉淡淡道:“你好,我在等我男朋友。”

什麼?這麼漂亮的極品女神,竟然名花有主了?

江雲龍心裡一陣肉疼惋惜,惱恨自己為什麼冇早點遇上這樣的極品妹子。

突然,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隻見在江雲龍身後的不遠處,陳飛宇嘴角含笑,雙手插兜,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頓時,兩女渾身一震,林雨嘉更是喜悅的驚呼一聲,小跑著從江雲龍身邊穿過,彷彿乳燕投林般,投入了陳飛宇的懷抱,一臉的滿足。

秦澹雅眼巴巴的看著,一臉的羨慕。

看到這一幕,江雲龍臉上笑容瞬間僵硬,緊接著,還以為產生了幻覺,連忙揉揉自己的眼,震驚道:“哥們兒,你……你是她的男朋友?”

陳飛宇抱著林雨嘉,嘴角笑意醇厚,道:“是,她是我女朋友。”

江雲龍頓時驚呼一聲,不過立馬調整過來,把目標放在了秦澹雅的身上。

“這個姑娘容顏絕美,氣質淡雅出塵,一看就是出身書香門第,如果能把她追到手裡,我就不枉此生了。”

江雲龍立即在心裡做下決定,正準備向秦澹雅示好。

突然,陳飛宇淡淡道:“她也是我女朋友。”

頓時,秦澹雅眼中綻放出喜悅的光彩,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思念與激動,和林雨嘉一樣,撲進了陳飛宇的懷抱,眼角滑下驚喜的淚水。

江雲龍頓時震驚不已,繼而石化在原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