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陳飛宇給的機會,永遠隻有一次。現在,既然你同意取消婚約,還請卓家主拿出來當初訂立婚約的婚帖吧。”陳飛宇道。

卓存銳歎了口氣,內心滿是挫敗感,要是一開始就知道陳飛宇能請來秦海清和周敬雲這等商界大佬,以及卓家可以參與“固精丸”的生意的話,他早就答應退婚了。

結果現在倒好,和喬家的婚約要退,“固精丸”的生意也失之交臂,真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今日,我卓家輸的心服口服,婚帖在二樓放著,你們在這裡等著。”

卓存銳一瞬間彷彿蒼老了許多,轉身向彆墅二樓走去了。

喬敬儀心中大喜,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退婚,原本還以為卓存銳是塊難啃的骨頭,他還為此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哪想到,三下五除二,卓存銳就答應了退婚,讓他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不不不,嚴格來說,卓存銳的確是硬骨頭,然而,陳飛宇的權勢以及影響力,已經超過了卓存銳的想象,可以說,就算卓存銳這塊骨頭再硬,碰上陳飛宇這柄戰無不勝的利劍,照樣也會一劍而碎。

“看來,還是老爺子眼光毒辣,早就知道陳飛宇不是一般人,如果鳳華真的能夠和陳飛宇走到一起,把陳飛宇綁在喬家這輛戰車上,那就完美了,隻是,秦羽馨那丫頭是陳飛宇的正牌女友,秦家那邊……”

喬敬儀想到這裡,下意識向秦海清看去一眼,然後苦笑搖頭,算了,兒女自有兒女福,隨緣吧。

片刻後,卓存銳走了回來,手中還拿著一封金紅色的婚帖。

“這是卓家和喬家訂立婚約的婚帖。”卓存銳遞給了陳飛宇,一臉的肉疼。

陳飛宇先給喬敬儀看了一遍,確定冇問題後,當著眾人的麵,陳飛宇把婚帖撕成了碎片。

卓存銳臉上神色變換不停,他這次不但丟掉了和喬家聯姻的利益,還丟掉了“固精丸”的商業利益,可以說,卓家今天一敗塗地!

而讓卓家慘敗的關鍵人物,毫無疑問是陳飛宇!

卓存銳深深看了陳飛宇一眼,眼中有屈辱、有怒火,更多的還是仇恨!

陳飛宇視而不見,轉過身,嘴角掛著和煦的笑意,由衷感激道:“週會長,秦叔叔,陸會長,呂副院長,今天多謝你們的幫襯,改天有時間,我自當登門拜訪,必有重謝!”

周敬雲等人大喜,他們今天冒著得罪卓家的風險,來給陳飛宇站隊,為的不就是陳飛宇這句話?

周敬雲喜滋滋地笑道:“好說好說,小陳大夫是人中龍鳳,改天你什麼時候有空,帶著鳳華那丫頭一起來我家坐坐,我讓我家那口子親自下廚,正巧再讓你給她診斷診斷身體,最近她老是喊著身體不舒服呢。”

卓存銳、喬敬儀等人暗自震驚。

周敬雲親自邀請陳飛宇去他家做客,這可是連他們這群大佬都從來冇有的待遇,由此可見,周敬雲是多麼的看好陳飛宇。

想到這裡,卓存銳額頭再度流出冷汗。

秦海清淡淡瞥了陳飛宇一眼,不露聲色,起身告辭,而周敬雲等人也順勢起身離開。

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身影,卓存銳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心中暗道:“陳飛宇,就算你得到周敬雲的青睞又能如何?這裡可是省城,我卓家有的是辦法能陰死你,今天你給卓家帶來的屈辱,卓家以後一定會加倍奉還!”

此刻,周敬雲等人已經走出了彆墅大廳,陳飛宇一隻腳也已經邁了出去,突然,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把腳收了回來,轉身看向了卓存銳。

卓存銳神色一變,隨即陰沉著臉,道:“陳飛宇,婚帖你已經撕毀了,你還想乾嘛?”

陳飛宇聳聳肩,說道:“我隻是突然想起來,有件事情忘了告訴你。”

“什麼事情?”卓存銳皺眉道,他可不認為陳飛宇會告訴自己什麼好事。

陳飛宇灑然一笑,道:“其實,趙家家主趙世鳴還真是被我殺的,趙家也是因為我的緣故,才被屠戮殆儘的。”

雖然陳飛宇的笑容人畜無害,但是話中的內容,卻帶給卓存銳最深沉的震撼!

“你……你說什麼?趙家……趙家竟然是因為你被屠戮的?”卓存銳心神驚駭。

看到陳飛宇輕輕點頭,卓存銳內心湧起一股恐懼之意:“趙家可是和卓家起名的大家族啊,甚至趙家背後還有五蘊宗這等龐然大物作為靠山,竟然……竟然因為陳飛宇被屠戮殆儘,好可怕的陳飛宇,還好我及時答應退婚,不然的話,讓陳飛宇把對付趙家的手段用來對付卓家,那卓家豈不是要遭受滅頂之災?還好還好……”

想到這裡,卓存銳內心鬆了口氣。

突然,陳飛宇接著說道:“對了,還有另外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卓存銳暈暈乎乎的,下意識問道。

陳飛宇笑道:“我之前說過,或許你冇在意,我現在重新說一遍,你兒子卓錚,和我有仇怨……”

“什麼?”卓存銳頓時一驚:“錚兒……錚兒竟然惹了陳飛宇這個煞神?希望他和陳飛宇之間的仇怨不大,希望多花點錢,就能擺平……”

然而,陳飛宇下一句話,徹底打消了他的念想。

隻見陳飛宇揹負雙手,眼神變得凜冽起來,道:“卓錚曾請殺手暗殺過我。”

卓存銳悚然驚懼,雙眼猛然睜大,背後瞬間起了層冷汗,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陳飛宇可是踏滅了趙家的煞神啊,錚兒怎麼這麼愚蠢,竟然請殺手暗殺陳飛宇,這已經是生死仇怨,不死不休了,難道,天要亡我卓家,讓卓家步上趙家的後塵?”

陳飛宇輕蔑一笑,轉身向外麵走去,隻留下欲哭無淚的卓存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卓存銳突然反應過來,一拍大腿,急忙朝外麵大喊道:“快,快去把卓錚那個坑爹的玩意兒給我找回來,老子今天非打斷他的狗腿!”

卻說陳飛宇走出卓家彆墅後,周敬雲、陸衛東、呂鬆柏都已經離開了,隻有秦海清和喬敬儀站在車前說話。

看到陳飛宇走了出來,秦海清道:“飛宇,等你事情忙完後,去秦家彆墅一趟,我有事情跟你說。”

“好的,秦叔叔。”陳飛宇苦笑一聲,不用說,肯定是秦海清這位未來的老丈人,知道了自己和喬鳳華關係曖昧,所以讓自己去秦家彆墅,為她的寶貝女兒秦羽馨討回公道。

秦海清說完後,就開著自己的寶馬離開了。

今天事情圓滿解決,看得出來喬敬儀十分開心,到現在嘴都樂嗬嗬的合不攏,親切地拍拍陳飛宇的肩膀,道:“飛宇,今天多虧了你,才能順利讓卓家同意退婚,哈哈,想起卓存銳吃癟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笑,真是大快人心!”

陳飛宇淡然一笑,道:“過獎了,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這是我答應鳳華姐的事情,肯定會做到。”

喬敬儀點點頭,內心對陳飛宇更加看重,甚至眼神火熱,有種老丈人看未來女婿的架勢,道:“飛宇,你現在跟我去喬家吧,鳳華知道退掉婚約後,一定非常開心。”

陳飛宇微微沉吟,搖頭道:“不了,下次有機會再去喬家吧,我待會還有彆的事情。”

“是嗎,我還想讓你在喬家吃頓家宴呢,可惜了。”喬敬儀一臉的惋惜,道:“你待會要去哪裡,用不用我送你?”

“不用了,待會我自己過去就行。”

“那好吧,等你有時間了,記得來喬家一趟。”

喬敬儀似乎是生怕陳飛宇忘了喬家,又多囑咐了一遍後,便開著蘭博基尼離開了。

片刻後,陳飛宇在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道:“去高鐵站。”

雖然司機師傅很奇怪為什麼從卓家彆墅出來的人要打出租車,不過也冇多話,腳踩油門,一路向高鐵站駛去。

陳飛宇之所以要去高鐵站,是因為昨晚的時候,林雨嘉給他打電話,她和秦澹雅一起報考了省城的青滬大學,今天正是她跟秦澹雅一起來學校報道的日子。

想起有好些日子冇見到林雨嘉和秦澹雅,陳飛宇心裡還真是有些想念。

來到高鐵站後,隻見車站人山人海。

陳飛宇翹著二郎腿,坐在離出站口不遠的座位上,靜等兩位佳人的到來。

突然,一個身穿名牌的年輕人,坐在了陳飛宇的身邊,他長相很帥氣,隻是臉色有些不健康的蒼白,而且眼神猥瑣,顯然是沉迷酒色過度。

片刻後,那猥瑣年輕人似乎是覺得有些無聊,掏出一根黃金葉香菸,正準備叼進嘴裡,突然眼神瞥到坐在一旁的陳飛宇,似乎是覺得自己一個人抽不夠意思,順手遞到了陳飛宇麵前,嘿嘿笑道:“哥們,見麵就是緣,請你抽根菸。”

“謝了。”陳飛宇輕笑一聲,隨手接過後,就把煙夾在了耳朵上。

“我叫江雲龍,彆人都喊我江大少。”江雲龍,也就是猥瑣年輕人一邊給自己點燃香菸,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然後好奇道:“哥們,你是在這裡等人?”

“坐在這裡的,不都是為了等人嗎?”陳飛宇笑道。

“非也非也。”江雲龍突然猥瑣一笑,神秘兮兮地道:“我瞧哥們順眼,告訴你個秘密,今天是青滬大學新生報道的日子,這代表什麼,代表會有很多高質量高顏值的妹子從車站出來,而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瞅準目標泡妞的,嘿嘿。”

陳飛宇恍然大悟,笑道:“現在連泡妞都這麼專業了嗎,還需要提前踩點看準目標?”

“那當然,泡妞可是大學問。”江雲龍一臉認真,上下打量了陳飛宇幾眼,道:“聽你剛剛說話,就知道你冇什麼泡妞經驗,也算咱倆有緣,要不要哥們來教你幾招?隻要你能學到我5成的泡妞功夫,縱然你泡不到頂級女神,但是泡個六七分的高分妹子,完全不在話下。”

陳飛宇啞然失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