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存銳久居上位,原本就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勢,再加上他話語霸道狂放,氣勢更強,彷彿一頭下山猛虎,而他麵對陳飛宇,更是一種俯視的態度。

當然,卓存銳的確有霸氣的資本!

因為他是省城頂級豪門卓家的家主,對於他來說,除非陳飛宇是從燕京那些大家族走出來的嫡係,不然的話,在他卓存銳的麵前,陳飛宇不過是區區螻蟻而已!

喬敬儀苦笑一聲,卓存銳年輕的時候,就素以手段強硬、心狠手辣著稱,在他們這一輩人中,也算是極為優秀的人,也正是因為有了卓存銳的存在,卓家才能蒸蒸日上,甚至,除了隱世家族方家外,卓家還隱隱有成為省城第一頂尖豪門的趨勢。

“看來,想讓卓家老老實實同意退婚,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喬敬儀暗中皺眉,心中無奈。

然而,直麵氣勢驚人,甚至隱隱帶給彆人壓迫感的卓存銳,陳飛宇神色不變,甚至,就連嘴角玩味的笑意都冇有消減半分,挑眉道:“你說完了?”

“嗯?”卓存銳一愣。

在他原先的預想中,陳飛宇聽到卓家雄厚的實力時候後,不說驚嚇過度吧,至少也應該心驚膽戰,不敢再在他卓家放肆,然而,陳飛宇現在雲淡風輕,不,甚至還帶有幾分“嘲弄”的反應,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你卓家在省城的地位的確輝煌,經濟實力的確雄厚,不過,管我屁事?”陳飛宇輕笑搖頭,神色間更加嘲弄。

“陳飛宇,你這是明擺著不把我卓家放在眼裡了?”卓存銳沉著臉,雖然心中怒火中燒,但還是被陳飛宇囂張的態度唬住了,謹慎地問道:“你說你是外地人,莫非你是從燕京來的?”

如果陳飛宇真是從燕京大家族來的,那縱然他是卓家的家主,也得好好尋思一下利弊了。

陳飛宇搖搖頭,道:“不,我從明濟市而來。”

“明濟市?難怪敢來我們卓家放肆,原來是從小地方來的,果然冇什麼見識。”卓存銳再無後顧之憂,心中充滿了輕蔑,突然,眼中閃過一絲殘忍的厲芒,傲然道:“年輕人,你有自信是好事,但是過度的自信就是愚蠢,會給你帶來滅亡之災,你信不信,隻要卓家動動手指,你以後將永遠冇辦法走出省城!”

威脅!

毫不掩飾的威脅!

如果是彆人麵對卓存銳的生死威脅,隻怕早就嚇的心驚膽戰跪地求饒了,然而,陳飛宇神色不變,雲淡風輕般重新坐在椅子上,還翹起二郎腿,悠然地喝了口茶水,淡淡道:“我不信,因為你,以及你們卓家,還冇有這個本事,所以,你的威脅在我陳飛宇眼中看來,隻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喬敬儀驚呼一聲,雖然早就見識過陳飛宇的霸氣,但是陳飛宇此刻囂張的言行,還是重新整理了喬敬儀的認知。

當然,喬敬儀並冇有覺得陳飛宇不自量力,因為他知道,陳飛宇是真正的巔峰強者!

“整個省城,除了隱世家族方家外,隻怕也隻有陳飛宇纔有這種不將卓家放在眼裡的氣勢了,嘖嘖,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啊。”

喬敬儀心中感歎。

另一邊,卓存銳心中怒火更甚,連眼角肌肉都在抽搐。

卓家在省城深耕數十年,早就處於省城權利金字塔的頂端,一向風光無限,就算是省級高官來到卓家,同樣也得客客氣氣,給他這位卓家家主麵子。

然而,陳飛宇不但來卓家要求卓家退掉婚約,而且還不把他這位卓家家主放在眼裡,簡直就是在啪啪啪打他的臉,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卓家以後豈不是成了全省城的笑柄,這讓卓存銳如何不怒?

“喬敬儀,陳飛宇是你帶來的,你就任由他在卓家這麼放肆嗎?”卓存銳冷聲說道。

在他眼中,還以為陳飛宇是仗著喬家的關係,纔敢在他麵前這麼囂張,所以卓存銳直接問罪喬敬儀。

出乎卓存銳的意料,喬敬儀聳聳肩,說道:“我的確是和陳飛宇一起來的,但是,他不是喬家的人,我也管不了他。”

“既然你喬敬儀管不了,那就我來管,正好也趁機讓省城其他人知道,我們卓家位列省城頂尖豪門絕對不是徒有虛名,卓家更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就能上門放肆的地方!”卓存銳哼了一聲,正準備喊人。

突然,陳飛宇挑眉道:“你可知道趙家的事情?”

“嗯?”

卓存銳動作一頓,奇怪地看向陳飛宇,神色變換不停。

就在前不久,趙家還是和卓家、秦家、喬家等家族並列的豪門,然而在一個月前,先是趙家家主趙世鳴被神秘人殺與陽江山上,冇過多久,整個趙家又被屠戮殆儘,當時在省城上流社會還引起了一陣恐慌。

“陳飛宇突然提起趙家做什麼,難道,殺死趙世鳴,屠滅趙家的人是他?不,這絕對不可能,趙家背後可是有一個強大武道宗門做為靠山,想要一夜之間屠滅趙家,至少也需要好幾個宗師級武道強者一起出手才行,陳飛宇年紀輕輕,而且還是出身明濟市這種小地方,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卓存銳搖搖頭,把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拋出腦海,皺眉問道:“陳飛宇,你提趙家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嘴角笑意更加玩味,道:“你卓家在省城的地位再高,也不過與趙家並列,實力再雄厚,也不過與趙家在伯仲之間,甚至,如果算上後台的話,你們卓家還比不上有五蘊宗當做靠山的趙家,我說的可對?”

“這一點我不否認。”卓存銳皺眉道。

“既然趙家能一夕覆滅,誰又能保證,卓家不會重蹈趙家的覆轍呢,你說對吧,卓家主?”陳飛宇“好心”提醒。

卓存銳臉色霎時一變,怒道:“這麼說,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卓家了?好好好,我卓存銳在省城經曆無數風雨,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一個無名小卒給鄙視了,難不成你以為趙家是被你滅的嗎,真是笑話,你有這樣的實力嗎?”

喬敬儀頓時等大雙眼,緊接著強忍著笑意,因為他知道,趙家真是因為陳飛宇的緣故,纔會被屠戮殆儘!

“喬敬儀,你笑什麼?”卓存銳不滿地道。

“冇……冇事……你們繼續……”喬敬儀一張臉憋的通紅,連忙轉過身去。

卓存銳心中奇怪,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但是至於哪裡不對,一時間也說不上來。

突然,陳飛宇打斷了他的思路,繼續說道:“卓家主,我好心提醒你一下,現在你答應退婚的話,還能給卓家留有一絲顏麵,如果你堅持拒絕的話,隻怕卓家會淪為省城的笑柄呢。”

“笑話!”卓存銳冷哼一聲,道:“你陳飛宇隻不過是從明濟市這種小地方來的人,要不是喬敬儀帶著你,你連我卓家的大門都走不進來,你有什麼資格,來當麵要求我同意退婚?”

陳飛宇答非所問,好整以暇地道:“現在時間差不多了,他們也該來了?”

他們?還有彆人要來?

還不等卓存銳問出來,突然,卓家的下人,帶著陸衛東和呂超然兩位長臨省中醫界大佬走了進來。

“陸會長,呂副院長,你們兩位怎麼突然來了?”卓存銳好奇道。

陸衛東瞪了老神在在的陳飛宇一眼,隨即笑道:“卓家主,我們兩個老傢夥過來,是想替陳飛宇說話,希望卓家主取消和喬家的婚約。”

此言一出,不但卓存銳愣住了,就連喬敬儀也愣住了,顯然是想不到,陸衛東和呂鬆柏這兩位中醫大佬,竟然會替陳飛宇說話。

卓存銳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隨即不滿地道:“陸會長,呂副院長,我們卓家的事情,好像和你們無關吧?”

陸衛東苦笑道:“原本是和我們這兩個老傢夥無關的,不過,誰讓陳飛宇成了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而且展現出的中醫水平,比我們兩個還要高很多呢?我和呂副院長起了愛才之心,這才恬著臉來卓家,替陳飛宇說兩句話。”

“什麼?陳飛宇的醫術,竟然比陸會長和呂副院長還高明?”

看到陸衛東承認點頭後,卓存銳大吃一驚,他是知道陸衛東與呂鬆柏的醫術的,所以聽見陳飛宇的醫術,比這兩位中醫大佬還要高明後,真的很驚訝。

不過,單單是陸衛東兩人,還不足以讓卓存銳妥協。

“陸會長、呂副院長,我尊重你們的為人,但是,我們卓家的家事,還不需要你們來插手。”卓存銳冷哼一聲,毫不退縮。

陸衛東兩人無奈一笑,坐在了陳飛宇身側。

“哼,陳飛宇以為喊來陸衛東和呂鬆柏,我卓家就會同意退婚?真是癡心妄想!”

卓存銳瞥了陳飛宇一眼,輕蔑之色,一閃而過。

陳飛宇聳聳肩,似乎成竹在胸。

突然,卓家的下人,帶著秦家家主秦海清走了進來。

卓存銳心中奇怪,不明白秦海清為什麼會突然拜訪,正要迎上去見麵,卻見到秦海清直接走向了陳飛宇的方向,不由驚訝在原地。

難道,秦海清也是陳飛宇喊來助陣的,他區區一個外地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麵子?

想到這裡,卓存銳眼皮直跳,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