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穀晨羽把陳飛宇比作“野雞變成金鳳凰”,不就是諷刺陳飛宇是“野雞?”

周敬雲等人都微微皺眉,覺得穀晨羽心胸太過狹隘。

喬鳳華俏臉一寒,隨即眼珠微轉,巧笑如花,道:“你說的也算有一半的道理,飛宇的確是金鳳凰,絕對比某些隻會嘰嘰喳喳的'布穀鳥'高貴多了,你說對吧,飛宇?”

她說到“布穀鳥”的時候,特地把“穀”字加了重音,明眼人一聽就知道,喬鳳華嘲諷的是穀晨羽。

穀晨羽臉色微變,哼了一聲。

陳飛宇嘴角掛著笑意,道:“鳳華姐說的有點道理,不過更準確的說法,我原先是潛龍在淵纔對。”

喬鳳華雙眸頓時一亮,笑道:“對,飛宇就是潛龍,潛龍在淵。”

穀晨羽輕蔑而笑,道:“潛龍在淵?那你的意思是,你現在是飛龍在天了?”

周敬雲等人紛紛點頭,陳飛宇醫術通玄,今天剛碾壓其他中醫生,勇奪中醫比試大賽冠軍,揚名省城中醫界,並且還和多位頂級豪門的千金小姐關係曖昧不清,現在還成了這場重量級宴會的座上賓,一時間風光無限,的確可以算的上是飛龍在天了。

然而,陳飛宇自斟自飲了一杯,放下酒杯後,搖頭說道:“你說錯了,現在嘛,依然是潛龍在淵。”

依然是潛龍在淵?

眾人紛紛一愣,陳飛宇的意思,不就是說,他現在在省城所取得的成就,在他自己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什麼,甚至還遠遠達不到頂峰嗎?

陳飛宇此子,倒真是野心十足!

想明白這一點後,眾人紛紛倒吸口涼氣。

穀晨羽輕蔑而笑,不屑道:“好一個'潛龍在淵',原來在陳大夫眼中,這偌大的省城,竟然還不足以讓陳大夫飛龍九天之外,我很好奇,那究竟是什麼樣的成就,在你眼中才能算得上是飛龍在天呢,難道是揚名燕京?”

周敬雲等人暗暗點頭,燕京可是華夏首府,不但是政治文化中心,更是天下龍氣彙聚之地,絕對稱得上是藏龍臥虎,如果能在燕京闖下名頭,的確算的上是飛龍在天了。

陳飛宇依舊自斟自飲,表情淡然,搖頭輕笑道:“燕京?或許在彆人看來,能在燕京闖出名堂,已經算是光耀門楣了,但是在我陳飛宇眼中,依然不夠。”

嘩!

饒是周敬雲等大佬早已經見多識廣,現在見到陳飛宇這番霸氣的宣言,依舊心神衝擊之下,忍不住嘩然出聲。

喬鳳華雙眸更加明亮,越發覺得陳飛宇渾身上下充滿了說不出的魅力。

穀晨羽嗤笑一聲,神色更加輕蔑,搖頭嘲笑道:“我們陳大夫可真是眼高於頂,竟然連燕京這樣的龍興之地,都不足以讓陳大夫飛龍在天,那這樣看來,隻有整個華夏,才能算的上是陳大夫真正的舞台了。”

說完後,穀晨羽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再也忍不住,當眾哈哈嘲笑起來。

“以飛宇的醫術,揚名華夏那是遲早的事情!”喬鳳華頓時怒目而視。

周敬雲、喬敬儀等人再度暗暗點頭,比燕京更加宏大的舞台,也就隻剩下整個華夏了,陳飛宇的話雖然囂張,不過,以他神醫的醫術,以及年輕的不像話的年齡,有生之年揚名整個華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孰料,陳飛宇神色淡然,自顧自給自己倒上一杯清酒,理所當然地搖頭道:“華夏?馬馬虎虎,勉強夠格吧。”

嘩!

此言一出,眾人再度嘩然,想不到陳飛宇竟然心比天高,囂張如斯,連偌大的華夏,都隻能勉強當做他飛龍在天的舞台。

穀晨羽眼神中閃過一絲輕蔑,冷笑道:“原來連偌大的華夏,在你眼裡都不夠你發揮的,好,很好,省城竟然又出了這樣一個囂張無極限的狂妄之徒,真是可笑,我現在越發的好奇,你覺得,究竟是什麼樣的舞台,才能滿足你?”

頓時,在場所有人,紛紛看向陳飛宇,他們也很想知道答案。

陳飛宇嘴角含笑,眼中神采飛揚,眾目睽睽下,輕輕呡了一口清酒,然後放下酒杯,道:“我的眼中,是整個世界。”

話語囂張豪放,神態意氣風發,自然而然令人心折!

嘶!

此言一出,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儘皆震驚於陳飛宇的大格局。

省城,對於很多人來說,已經是很大的舞台了,已經足夠滿足絕大多數人的追求。

然而,對於陳飛宇來說,省城太小,燕京也太小,隻有整個世界,才能支撐他的大格局。

因為他的名字叫陳飛宇。

銀針玄妙,度人無方長劍辟敵,畫地成河的宗師陳飛宇!

頓時,喬鳳華雙眸異彩漣漣。

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美女不崇拜英雄?更何況喬鳳華本就對陳飛宇充滿了好感。

此刻,陳飛宇囂張、霸氣、意氣風華、視天下猶如無物的樣子,深深衝擊著喬鳳華的芳心。

另一邊,穀晨羽已經完全拉下臉來,輕蔑冷笑道:“陳飛宇,就算你醫術高明又如何?你以為,隻靠著區區醫術,就能夠揚名全世界?真是天真的令人可笑,你現在當著週會長等人的麵大放厥詞,不覺得你自己太囂張了嗎?”

“囂張?不不不。”陳飛宇伸出食指搖了搖,搖頭輕笑說道:“對於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來說,就算隻是謙虛之詞,但是在彆人看來,還會認為是在囂張驕傲,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世上庸庸碌碌之輩太多。

因為這些庸碌凡夫隻能看到井口這一小片天空,還以為世上所有人都跟他一樣以管窺天,殊不知,隻是徒增笑爾。

宇宙浩渺,天地寥廓,穀晨羽,你身為省書法協會的會長,我勸你放大你的眼界,不要當了井底之蛙還不自知,否則隻能貽笑大方之家!”

“噗嗤”一聲,喬鳳華頓時嬌笑出聲,端的是人比花嬌。

穀晨羽身為省城少有的青年才俊,一向是人人羨慕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當麵教訓過?尤其是陳飛宇年紀比他小。

他憤怒之下,直接拍案而起,怒道:“陳飛宇,胡說八道,你……”

“哦?你待如何?”陳飛宇微微側目,神色淡然,但是眼中閃過一絲冷芒。

穀晨羽突然感覺到一股冷入骨髓的寒意,不由得心生一股怯意,原本已經到嘴邊的挑釁話語,又給硬生生嚥了回去,一屁股重新坐了下去,心裡還一陣奇怪,陳飛宇不就是一個醫術好一點的中醫大夫嗎,搞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害怕了?

接著,穀晨羽轉念一想,在場的還有周敬雲、喬敬儀等一乾省城商界大佬,陳飛宇當著他們的麵這麼囂張,甚至不把省城放在眼裡,換句話說,就把把周敬雲這群大佬都給看低了。

他還記得清清楚楚,三年前,一個很有前途的年輕人,就因為在宴會上說錯一句話,就被周敬雲記在心裡,然後那名很有前途的年輕人,再也冇辦法在長臨省商圈混出名堂了。

現在陳飛宇的囂張,簡直完全冇把周敬雲放在眼裡,等待陳飛宇的下場,肯定特彆悲慘!

“哼,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陳飛宇啊陳飛宇,你在週會長他們麵前這麼囂張,甚至還不把週會長他們放在眼裡,真是找死,我就坐在一邊,看你自取滅亡!”

想到這裡,穀晨羽冷笑了兩聲,徹底放鬆下來,向周敬雲看去,一看之下,頓時一臉懵逼。

原先在穀晨羽的預想中,周敬雲作為長臨省商貿協會的龍頭大佬,怎麼可能容忍一個年輕人當著他的麵這麼囂張?肯定會非常生氣。

然而,當穀晨羽看向周敬雲的時候,卻發現周敬雲滿麵堆笑,甚至還舉起了酒杯,“和善”地嗬嗬笑道:“小陳大夫真是少年英才,如此大格局、大誌向,真是令周某汗顏,周某敬小陳大夫一杯,等以後小陳大夫真正飛龍九天之上的時候,周某再大擺宴席,宴請省城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來為小陳大夫祝賀。”

“好說好說,小子醉酒之言,讓週會長見笑了。”陳飛宇端起酒杯,和周敬雲碰杯,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一飲而儘。

穀晨羽大跌眼鏡,完全搞不明白,鼎鼎大名的長臨省商貿協會會長周敬雲,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他哪裡知道,周敬雲除了看重陳飛宇的醫術之外,還發現陳飛宇和呂、秦、喬家的千金小姐關係曖昧,他周敬雲雖然是長臨省商貿協會的大佬,麵對一個省城頂級豪門或許絲毫不懼,但是麵對三個頂級豪門的話,就算他周敬雲也同樣得罪不起。

所以,就算陳飛宇囂張狂傲,周敬雲不但不會覺得反感,反而還會認為陳飛宇真的有本事。

陳飛宇放下酒杯後,喬鳳華立馬乖巧地陳飛宇倒了一杯酒,而且臉上紅撲撲的,眼中都閃爍著光彩,由此可見,喬鳳華是何等的喜歡陳飛宇。

穀晨羽差點氣炸了,幾乎是在瞬間,他就感到一股強烈的威脅。

幸好,他來之前,準備了一件稀世珍寶,原本是想當眾獻給周敬雲,用來提到他在周敬雲心中的地位。

“半路殺出了一個陳飛宇,不過無妨,隻要我將這件稀世珍寶拿出來,在場所有人,都會意識到陳飛宇隻不過是個草根野雞罷了,根本冇辦法和我相比!”

穀晨羽得意一笑,然後站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