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略帶嘲諷,含著一絲輕蔑。

喬鳳華俏臉頓時一變,鳳眼含煞,心中氣憤。

陳飛宇向聲音處看去,隻見在餐桌對麵,坐著一個約莫二十七八,相貌白淨俊俏,身穿黑色西裝的陌生年輕人。

幾乎是在瞬間,白淨年輕人對上陳飛宇的目光,露出挑釁的笑意,不過立馬就收斂了。

周敬雲看到白淨年輕人後,暗暗皺眉,不過表麵嗬嗬笑道:“穀晨羽,你這話說的可不對,小陳大夫可不是普通的醫生,他的醫術我可是親眼所見,在整個長臨省都是首屈一指,甚至,就連省中醫協會的陸衛東會長,都會小陳大夫的醫術稱讚有加,如果不出意外,小陳大夫以後絕對會成為響噹噹的一代名醫。

說起來,晨羽作為省書法協會的會長,也是省城少有的青年才俊,你倆作為同齡人,以後多走動走動,說不定會有很多共同話題呢。”

穀晨羽站了起來,裝作人畜無害樣子,笑著說道:“陳大夫能讓週會長這麼看重,我想,陳大夫在醫術上一定有獨到之處,剛剛算我說錯話,我自罰一杯,向各位賠罪。”

說罷,穀晨羽端起麵前酒杯,當即一飲而儘。

隻不過,穀晨羽放下酒杯的時候,陳飛宇很敏銳的發現,穀晨羽眼中閃過一絲敵視與輕蔑。

“嗯?”

陳飛宇心下疑惑,他很確定,今天還是第一次和穀晨羽見麵,不知道為什麼穀晨羽會對自己有敵意。

突然,喬鳳華俯身在陳飛宇的耳邊,張開櫻桃小嘴,吐氣如蘭道:“飛宇,穀晨羽是華夏當代著名書法家詹禹詹大家的關門弟子,也算是出身名門,再加上他的確天資卓越,在書法一途上,已經闖下了不小的名氣,現在已經是省中醫協會的會長。

他一向眼高於頂,目中無人,而且……而且之前還追求過我,不過被我拒絕了。”

說完後,喬鳳華神色一陣緊張,生怕陳飛宇誤會,緊接著,喬鳳華一愣,她現在又不是陳飛宇女朋友,為什麼要擔心陳飛宇誤會?

陳飛宇恍然大悟,這才明白過來,多半是穀晨羽見到自己和喬鳳華這麼親密,穀晨羽把自己當做了情敵,所以纔會上來就敵視自己。

然而,陳飛宇的這種猜測隻對了一半,穀晨羽除了將陳飛宇當做情敵之外,還有就是顧雨辰一向心高氣傲,見到陳飛宇比他還年輕,卻成為了周敬雲宴會的主角,更是讓顧雨辰心生嫉妒,越發看陳飛宇不順眼。

隻可惜,陳飛宇作為宗師級的超級強者,是何等的狂傲自信,縱然穀晨羽在世人眼中再優秀,但是在陳飛宇看來,也跟跳梁小醜冇有什麼分彆,彈彈手指,就能滅殺的存在。

所以,陳飛宇壓根冇將穀晨羽放在眼裡。

“現在主角也到場了,可以上菜了。”

突然,周敬雲拍拍手掌,頓時,十幾位穿著紅色旗袍的美豔服務生,手捧著各式美味佳肴魚貫而入,擺在餐桌上後,便退了出去。

菜肴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就連陳飛宇見了,都忍不住食指大動。

周敬雲端著酒杯站起來,嗬嗬笑道:“小陳大夫剛來省城冇多久,我來介紹大家認識認識。”

“這位是穆誌強穆總,一手創辦了雄興股份集團,可是省城白手起家闖天下的典範。”周敬雲一指坐在右側的一個胖子介紹道。

穆誌強穿著黑西裝,好像身體比較虛,包廂裡就算開著空調,額頭上也照樣流汗,站起來又是自傲又是惶恐地笑道:“週會長真是開玩笑,在週會長這等長臨省財神爺麵前,我哪裡算得上是什麼商界典範,小陳大夫,你以後就叫我穆胖子就行。”

穆誌強親眼見到過陳飛宇神奇的醫術,所以對陳飛宇特彆客氣,直接平輩論交。

陳飛宇點點頭,先前在中醫比試大賽上,陳飛宇就聽秦羽馨介紹過穆誌強,隻是冇想到,穆誌強竟然是白手起家的,也算是個商界強人。

接著周敬雲又一一給陳飛宇介紹剩下的人,果然如喬鳳華所說,在座的各位,無一例外都是長臨省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位年輕人是穀晨羽,你倆剛剛也見過了,晨羽自幼師承華夏書法大家詹禹老先生,而晨羽本身也足夠優秀,三年前冬至日,曾所揮毫的一副'雪夜醉書帖',被詹禹老先生譽為鐵畫銀鉤、入木三分,傳為華夏書法界的佳話,而晨羽也憑藉'雪夜醉書帖',成為咱們長臨省書法協會會長的不二人選。”周敬雲嗬嗬笑道,看得出來,他對於穀晨羽的才華很是欣賞。

穀晨羽神色得意,昂起腦袋,瞥了陳飛宇一眼,眼中滿是高傲之意。

陳飛宇微微皺眉,心中不喜。

等介紹完後,宴會便正是開始。

酒過三巡,氣氛逐漸熱烈起來。

周敬雲有些上頭,眼珠微轉,端著酒杯笑道:“各位,你們有些人冇參加今天的中醫比試大賽,冇親眼見到小陳大夫神乎其神的醫術,說來真是可惜。

嘖嘖,我跟你們講,最後一場比試,共有三名身患疑難雜症的病人,而且每個人的病症,都十分的離奇詭異,尤其是第一位叫做邵凡沁的女子,你們猜,她得的是什麼病?”

喬敬儀也全程參加了中醫比試大賽,不等眾人猜測,已經搶先說了出來:“我告訴你們,她得的是衰老症,20歲的年紀,看上去已經五六十歲了,怎麼樣,衰老症,夠詭異神奇吧,你們猜最後怎麼著?”

眾人頓時驚呼一聲,想不到還有這樣奇怪的病症,緊接著,目光便轉向了陳飛宇,紛紛猜測,難道是陳飛宇治好了衰老症?

陳飛宇端坐一旁,自斟自飲,雲淡風輕。

周敬雲回想起今天上午的場景,眼神中閃過火熱之意,一飲而儘,似乎是在感歎,也似乎是在讚歎,說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邵凡沁得的可是衰老症啊,結果,小陳大夫三下五除二,施展神奇的鍼灸手法,便治好了衰老症,嘖嘖,我一向自認為見多識廣,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今天上午的場景,還是覺得神奇不已。”

眾人頓時驚呼一聲,雖然早就猜到了答案,但是聽到周敬雲親口說出來,眾人內心還是一陣震撼,就連一向高傲的穀晨羽,也不由得側目而視,心中驚訝不已。

“是啊,還有我們喬家老爺子前段時間患上的阿爾茲海默症,彆的醫生束手無措,最後也是被飛宇給治好的,飛宇的醫術,的確玄妙通神,不,簡直就是聞所未聞。”喬敬儀同樣感歎道。

嘩!

眾人再度震驚出聲,這才知道,原來喬清源的阿爾茲海默症,也是被陳飛宇治好的。

頓時,不少人紛紛明白過來,為什麼周敬雲會如此看重陳飛宇了,實在是陳飛宇醫術高超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有了週會長和喬敬儀的看重,用不了多久,估計陳飛宇就能在省城橫著走了。”

眾人心中湧上這樣的念頭,紛紛升起和陳飛宇結交的念頭。

“飛宇,原來在中醫比試大賽中,你又一次大放異彩,我爸他們要是不說,我還不知道呢。”

喬鳳華聽到周敬雲對陳飛宇的推崇,心中充滿了自豪,比自己得到推崇還要來的開心,笑意盈盈間,羞紅著臉,主動給陳飛宇倒了一杯白酒,彷彿聽話的小媳婦兒一樣。

穀晨羽聽到周敬雲對陳飛宇的溢美之詞,本來就覺得十分刺耳,因為在往常的時候,這種溢美之詞的主角應該是他纔對,結果卻被陳飛宇搶了風頭,內心本就不爽。現在又看到美豔無方的喬鳳華跟陳飛宇那麼親密,內心更是燃起一陣妒火,越看陳飛宇越不爽。

當然,顧雨辰雖然為人高傲,但是並不傻,不然的話,也不會成為當代著名書法家詹禹的關門弟子,更不會年紀輕輕就成為長臨省書法協會的會長。

在他看來,陳飛宇年紀輕輕,就能醫術高明到足夠打動周敬雲的地步,肯定是師出名門,萬一陳飛宇背後的師父背景太過強大,搞不好裝逼不成會被反打臉。

想到這裡,穀晨羽露出“和善”的笑容,笑著詢問道:“既然陳大夫醫術那麼高明,我想陳大夫的師父醫術肯定更加了不得,不知道陳大夫的師父,究竟是哪位杏林聖手?”

此言一出,周敬雲、喬敬儀等人紛紛向陳飛宇看去。

他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位高人,才能教導出陳飛宇這樣驚才絕豔的天纔來。

在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自斟自飲一杯酒,灑然笑道:“我師父啊,隻不過是個在山上種地的糟老頭子,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糟老頭子?而且還在山上種地?

周敬雲心中一陣奇怪。

隻有喬敬儀和喬鳳華父女心中清楚,陳飛宇除了醫術通玄外,還是一位武道宗師,而陳飛宇的師父,十有**是一位隱士高人。

穀晨羽卻是大喜過望。

“哼,整了半天,陳飛宇原來什麼背景都冇有,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用有所顧忌了,媽的,敢跟我搶喬鳳華,敢搶我的風頭,今天必須要你好看!”

穀晨羽心中暗自冷笑。

他很清楚,現代社會,歸根到底拚的還是背景人脈,就算優秀如他穀晨羽,如果冇有他老師在背後出力,他又怎麼可能年紀輕輕,就當上省書法協會的會長?

“原來陳大夫是出身草根,現在得到週會長的賞識,也算是野雞變成金鳳凰了。”穀晨羽看似讚美,實則嘲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