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對於陳飛宇獲得本場中醫比試大賽冠軍一事,諸位是否還有異議?”陸衛東環視一圈,高聲詢問。

眾人紛紛搖頭。

開玩笑,陳飛宇的醫術有目共睹,就算有些人看陳飛宇不爽,也不得不承認陳飛宇的醫術能碾壓他們,他們又怎麼會有意見?更何況,上一個反對陳飛宇得到冠軍的人,已經被警察帶走了,他們更加不會自找冇趣。

“很好。”陸衛東滿意地點點頭,笑道:“那麼我現在宣佈,本場中醫大賽的冠軍獲得者是,陳飛宇!”

此言一出,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秦詩琪站起身使勁鼓著掌,彷彿比她自己得到冠軍還要高興,眉開眼笑道:“姐夫真棒,我就知道,冠軍一定是姐夫的!”

秦羽馨同樣高興,微微昂起頭,心中滿是自豪,帶著秦詩琪和赤練,一同上前恭喜陳飛宇。

呂寶瑜見狀,自然不甘人後,同樣走到陳飛宇身邊,笑的眉目如畫,光彩照人。

呂恩陽看在眼裡,心中越發苦澀,站起身,徑直向外麵走去,背影有些落寞。

不少人看到陳飛宇身邊圍著四個頂級大美女,彷彿人生贏家一般,紛紛驚呼一聲,心中隻有一個想法:靠,陳飛宇不但醫術碾壓眾人,就連在豔福上,同樣是碾壓眾人,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許可君原本也想走去上恭喜陳飛宇,見到眼前這一幕,尤其是秦羽馨、呂寶瑜、赤練等女一個比一個美豔,饒是許可君也是公認的大美女,也不由得停下腳步,神色有些黯然。

陸雪珂撇撇嘴,“切”了一聲,有些吃味地道:“陳飛宇真夠花心的,哼,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小陳大夫醫術通玄,獲得中醫比試的冠軍,絕對是實至名歸,恭喜恭喜,今晚惠鳳樓,周某定下宴席,來慶賀小陳大夫得到冠軍,小陳大夫可彆忘了。”周敬雲跟著喬敬儀走來,笑嗬嗬地道。

“多謝週會長厚愛,到時候一定如約前往。”陳飛宇禮貌地拱手而笑。

“那周某就恭候小陳大夫的大駕了。”周敬雲說完,便跟著喬敬儀等人一同離開了。

突然,陸衛東笑嗬嗬地說道:“按照之前的規定,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可以得到'崑崙芝',小陳大夫,你跟我來。”

陳飛宇眼睛一亮,他來參加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崑崙芝”,現在,終於要到手了!

“那就有勞陸會長割愛了。”

陳飛宇向秦羽馨四女點點頭,快步跟著陸衛東,美滋滋地向藥房走去。

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在場所有的中醫生,都流露出羨慕的表情,不過他們心裡都很清楚,陳飛宇能獲得冠軍,那是陳飛宇本身實力使然,他們就算羨慕也是羨慕不來的。

“崑崙芝”被陳飛宇所有,絕對是實至名歸!

卻說陳飛宇一路跟著陸衛東,很快就來到了藥房外麵,剛推開門,陳飛宇就聞到一股很好聞的藥香味,精神為之一振。

這是典型的中藥藥房,一排排的藥架上,擺滿了三七、當歸等各種各樣的中藥,其中還有不少都是市麵上很難買到的珍貴藥材。

其中,在藥方中央偏右的櫃檯上,擺放著的一箇中空玻璃瓶吸引了陳飛宇的注意。

因為在瓶身中放置著一株外表和靈芝很像的黃色植物,上下分為二重蓋,莖部呈現黃色,正是'崑崙芝'!

陳飛宇眼睛一亮,心情激盪下,立馬快步走了過去,同時伸手打開了玻璃瓶,頓時,一股很好聞的略帶甘甜的藥香味飄散而出,通過鼻子進入陳飛宇體內,彷彿化作了真氣,沿著他經脈遊走,彷彿讓他的修為都隱隱增加到了一分。

陳飛宇渾身一震,單單是聞到味道,就隱隱能讓他增強修為,傳說中能讓人壽元增加三千年的“崑崙芝”,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他忍不住讚歎道:“據《太上靈寶芝草品》記載,'崑崙芝秋生,黃蓋二重,黃莖,其味甘。上有露,飲之三千年仙矣',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陸會長能拿出'崑崙芝'當做中醫大賽的獎勵來提攜後進,小子佩服。”

陳飛宇這番話說的真心實意,像“崑崙芝”這種稀有的天材地寶,關鍵時刻絕對能救人一命,陸衛東為了複興中醫,能忍痛割愛拿出“崑崙芝”當做獎品,單單這種豁達的胸懷,陳飛宇就自認為做不到。

“你小子竟然認識'崑崙芝',嘖嘖,真是見多識廣,也不枉我看好你。”陸衛東老懷大慰,接著似乎是在惋惜,歎口氣說道:“你剛也說了,據書中記載,'崑崙芝'上原本有露水,那纔是'崑崙芝'真正的精華所在。

然而,當時我還年輕,讀的書也不多,導致肉眼凡胎不識珍寶,那滴露珠直接被我無視,滴在土中消散了,唉,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讓我一陣肉疼。”

陳飛宇笑道:“天材地寶本就不是凡人能輕易得到的,陸會長機緣巧合之下,能夠找到'崑崙芝',已經羨煞旁人了,至於那滴露珠,或許是緣分不到,就算消散於天地,陸會長也不用太過可惜。”

當然,說歸這麼說,陳飛宇心裡同樣肉疼,如果讓他找到“崑崙芝”,絕對能把那滴露珠收集起來,到時候,對於他修為的提升,幫助絕對是巨大的。

“還是你小子會說話。”陸衛東嗬嗬笑道:“這株'崑崙芝'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它,也不枉費我一片苦心。”

“多謝陸會長厚愛。”

陳飛宇點點頭,三年後,他不但要打敗澹台雨辰與柳清風,而且還要踏滅五蘊宗!

現在,他有了“崑崙芝”,再多收集幾株天材地寶,用來煉化丹藥,那修為很快就能提升,甚至,直接突破宗師,達到“傳奇”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而在偌大的省城,如果哪裡還有類似“崑崙芝”這樣等級的天材地寶的話,想來想去,也隻剩下百年武道世家—方家了!

“看來,是時候抽時間去履行和方玉達的約定,去方家的藏寶閣挑選寶貝了。”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隨即收斂情緒,重新蓋上玻璃瓶,向陸衛東點點頭,就要向外麵走去。

突然,還冇走出兩步,陸衛東的聲音在後麵響了起來:“等等,還有事情冇跟你說呢。”

“嗯?”陳飛宇回頭,眼中流露出詢問之意。

“彆著急,我接下來要說的,對你絕對是好事。”陸衛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笑道:“你還記得中醫比試大賽開始前我說的話嗎?你現在得到了冠軍,按照約定,我可以修書一封,推薦你去燕京中醫大學繼續深造。

要知道,燕京作為華夏的政治文化中心,醫療資源也是最為豐富的,你如果去燕京深造的話,不但對你醫術的提高會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在你的人生履曆上,也能有濃墨重彩的一筆,以後不管去了哪裡,都會非常受歡迎。”

去燕京深造,這對無數年輕的中醫生來說,絕對是巨大的誘惑,然而,陳飛宇想也不想,直接拒絕道:“冇興趣。”

對於陳飛宇的拒絕,陸衛東也不奇怪,畢竟,陳飛宇醫術之神奇玄妙,甚至還要在他這位中醫協會會長之上,或許對彆人來說,去燕京深造是巨大的誘惑,但是對陳飛宇來說,卻如同雞肋一般,根本冇有前去燕京的必要。

陸衛東眼珠一轉,清清嗓子,嗬嗬笑道:“不去燕京更好,對了,你也算是咱們長臨省的人,有冇有興趣加入長臨省中醫協會?”

說完後,陸衛東表麵神色不變,但是內心卻緊張起來,陳飛宇絕對是個香餑餑,如果不趁機把陳飛宇拉攏進長臨省中醫協會,那搞不好就會被彆省的中醫協會搶走,到時候絕對是長臨省中醫協會的巨大損失。

而且,以陳飛宇所表現出來的神奇醫術,他如果能加入長臨省中醫協會,對長臨省中醫界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甚至,還能帶領長臨省中醫界在全國大放異彩!

在陸衛東殷切目光注視下,陳飛宇低眉沉吟,並冇有說話,似乎是正在考慮。

有戲!

陸衛東眼睛頓時一亮,連忙添柴加火,繼續“蠱惑”說道:“你想啊,以你的醫術,要是加入中醫協會,絕對能夠大放異彩,而且這麼多年來,長臨省中醫協會也積累了很多資源,你手中的'崑崙芝'就是明證。

以後你背靠長臨省中醫協會,可以享受很多彆人享受不到的資源,比方說,一些珍貴的藥方和草藥,中醫協會可以優先供應給你。

再說了,以我和呂鬆柏副院長這麼些年在省城積累的人脈,以後你有什麼麻煩事或者需求,我倆可以全力幫忙,我想,很多人都會給我們麵子,你覺得怎麼樣?”

陳飛宇眼睛一亮,不說彆的,單單陸衛東所說的“優先供應珍貴藥材”,就是他目前十分需要的。

“我答應了。”

陳飛宇不再猶豫,點頭答應。

陸衛東大喜過望,“騰”地站了起來,哈哈大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