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你吉言了。”

陳飛宇淡然一笑,成竹在胸。

邵凡沁眼波流轉,對陳飛宇更加好奇。

此刻,陸衛東向第二位病人招呼一聲,說道:“王先生,輪到你了,你可以上來了。”

第二位病人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走到陸衛東身邊,客氣地笑道:“陸會長,那就麻煩你們了。”

“王先生客氣了,你能來當中醫比試的誌願者,我們已經很感激了,你放心,我們絕對會竭儘全力,治好你的病症。”陸衛東說完後,轉身,對著眾位中醫生介紹道:“這位患者名叫王明成,王先生自從五年前開始,就莫名患上了頭疼,而且每次頭疼的時候,都會伴隨著牙疼,這滋味可一點都不好受。

王先生跑過很多家醫院,就算暫時治好頭疼後,冇多久就會再度複發,冇辦法根治,這些年來,王先生一直在靠著鎮痛劑來緩解頭疼和牙疼,這才勉強堅持住,好了,簡單介紹完了,你們可以開始給王先生診治了。”

話音剛落,下麵便有不少中醫生迫不及待的上來給王明成號脈,畢竟,治好王明成後,分數就能馬上趕超陳飛宇,先下手為強絕對冇錯。

陳飛宇也不在意,主動讓開地方,向後退了一步,正巧退在了邵凡沁的身側,同時暗中思索:“在昨天的第二場比試中,有一個名叫許民的病人,他也是經年頭疼,隻不過許民是諸虛百損之症,頭疼的同時,還伴隨著咳嗽,體內潮熱等症狀,看眼前這位病人的麵色,似乎隻有頭疼和牙疼,那就不是諸虛百損……”

“陳大夫……”突然,旁邊傳來一個清麗的聲音,打斷了陳飛宇的思考。

陳飛宇回過神來,扭頭看去,對著邵凡沁好奇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邵凡沁笑道:“陳大夫,彆人可都趕著去給王明成診斷去了,雖然你醫術高明,但是這裡這麼多來參加比試的中醫生,難保其中就冇有能治好王明成頭疼的人,你就一點不擔心比分會被反超?”

“絲毫不擔心。”陳飛宇負手於後,笑道:“因為我有自信,他們能治好的病,我也能治好,而他們治不好的病,我同樣能治好。”

話語充滿了自信,但是語氣很淡然,就像是在敘述一件順理成章的小事一樣。

邵凡沁撫掌笑道:“好自信,好霸氣,這麼說來,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桂冠,非陳大夫莫屬了。”

“你說的冇錯,就是這樣的結果。”陳飛宇笑道。

邵凡沁一愣,冇想到陳飛宇這麼自信,一點都不謙虛,可是,雖然陳飛宇不謙虛,卻又一點不讓她反感,反而覺得陳飛宇就理應如此纔對,邵凡沁心中對陳飛宇充滿了好奇,笑道:“陳大夫可真是妙人。”

“多謝誇獎。”陳飛宇笑道。

邵凡沁發現,這趟長臨省省城之行最大的收穫,除了找到讓自己恢複青春的辦法外,就是認識了陳飛宇這樣一個醫術高超的妙人。

此刻,對於王明成的診斷依舊在繼續,不少人生怕被人捷足先登,紛紛湧了上來,監考席位本來麵積就不算大,陳飛宇和邵凡沁等人,隻好向後一退再退。

片刻後,眾人診斷完畢,不少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有說王明成是因為脾氣暴躁,惱怒太過,氣鬱化火,日久肝陰被耗,肝陽失斂而上亢,從而導致頭痛。

也有人認為王明成是因為飲食習慣不好,導致傷了脾胃,以致脾陽不振,清陽不升,濁陰下降,從而氣血不暢,腦失清陽、精血之充,因而頭疼。

同時也有說王明成要麼是先天稟賦不足,要麼就是勞欲過度,導致腎精耗損,從而氣血虧損,不能上行於腦,髓海不充,從而導致頭痛。

段皓聽著眾人的分析,冷笑一聲,自信地說道:“依我看來,王明成主要是感受了外邪,起因多半是起居不慎,感受風寒濕熱等外邪上犯於頭,清陽之氣受阻,氣血不暢,阻遏絡道而發為頭疼。”

許可君和陸雪珂對視一眼,說道:“我倆的觀點和段皓一樣,觀察王先生的脈象,的確是感染了風邪。”

段皓、陸雪珂以及許可君三人,可以說是除了陳飛宇之外,醫術最為高明的人了,既然他們說法一樣,那這麼看來,王明成的頭疼,多半就是他們所說的病因。

段皓眼睛一亮,不由信心大增,示威似地向陳飛宇瞧了一眼,冷笑連連,心中暗道:“陳飛宇,就算你是'天行九針'的傳人又如何,中醫比試還冇結束,我還冇輸,最後的冠軍以及崑崙芝,都是我段皓的!”

不遠處,秦詩琪皺皺瑤鼻,不高興地道:“姐姐,我看那個叫段皓的人,好像很自信的樣子,難道他真的說出了病因?這可是100分啊,姐夫不會被他們反超吧?”

秦羽馨不懂醫術,暗暗皺眉,道:“我也不清楚他們診斷的病因對不對,不過,我相信你姐夫,最後的冠軍,一定是他的。”

“嗯,人家也相信姐夫。”秦詩琪重重點頭。

而陳飛宇本人,依舊站在邵凡沁的身側,微微低眉思索,並冇有什麼其他的反應。

“對了陸會長,王明成患者的病因我已經和陸雪珂小姐以及許可君小姐說過了,如果後麵還有人再說相同的病因,那是不是對我們不公平?”段皓突然說道。

眾人一愣,接著紛紛明白過來,段皓這句話,分明是在針對陳飛宇,因為全場隻有陳飛宇還冇診斷王明成,而按照陳飛宇所表現出來的醫術,十有**能說出正確的病因。

所以段皓提前用話把陳飛宇給堵死,至於他話語中帶上陸雪珂和許可君兩女,則是在示好陸衛東,如果陸衛東真的想要讓陸雪珂拿到冠軍,肯定就會配合段皓,這樣一來,就算陳飛宇說出正確的病因,也有可能不算成績。

“好卑鄙!”

眾人心中紛紛鄙視。

陸衛東則不露聲色,對陳飛宇道:“小陳大夫,你意下如何?”

“我無所謂。”陳飛宇聳聳肩,一臉的輕鬆。

“好。”陸衛東笑道:“既然小陳大夫冇有意見,那我宣佈,如果後麵有人再說出相同的答案,則等同無效,不算分數。”

眾人嘩然,秦詩琪更是焦急不已,跺跺腳,道:“姐夫怎麼想的,這麼無恥的條件,怎麼能答應呢?”

邵凡沁暗中皺眉,想不明白,為什麼陳飛宇會答應這種明顯對他不利的條件。

段皓大喜過望,心中得意地冷笑道:“陳飛宇啊陳飛宇,你竟然如此囂張托大,你就等著分數被我趕超吧!”

陸衛東眼珠一轉,道:“不如這樣吧,為了公平起見,就先來評判之前說過的病因,也好給小陳大夫一個參考,王先生,他們剛纔給你做的診斷,你覺得孰是孰非?”

王明成站起身,苦笑道:“各位,我這些年來跑了很多家醫院,也看過很多的一聲,你們所說的各種病因,我也在彆的醫生那裡聽到過,而且也有對症下藥,但是根本就不見好轉,所以說,你們說的病因,其實都不對。”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一愣,許可君和陸雪珂兩女更是對視一眼,紛紛傻眼。

尤其是段皓,原本得意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驚呼道:“這……這怎麼可能?我剛剛給你號脈,的確是感受外邪的脈象,這……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王明成皺起眉,不滿地道:“這位大夫,話可不是怎麼說的,你自己診斷不了正確的病因,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難不成,你以為我在撒謊騙你不成?”

段皓啞口無言,雙拳緊握,雙眼中有熊熊火焰!

眾人紛紛恍然大悟,這才明白過來,陳飛宇之所以剛剛答應的那麼爽快,原來是他早就知道段皓說的病因根本就不對。

秦詩琪更是鬆了口氣,吐吐小香舍,笑道:“剛剛真是嚇死我了,虧我剛剛擔心了那麼久,原來姐夫早就智珠在握。”

下一刻,在場所有人,包括陸衛東、邵凡沁、秦詩琪等,甚至還有王明成,紛紛把目光看向了陳飛宇。

現在,全場隻剩下陳飛宇還冇有給王明成診斷病因,而陳飛宇又是全場醫術最為高明的人。

不知不覺中,王明成眼神希冀,已經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壓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陳飛宇神色不變,踏前一步,道:“王先生,我來給你號脈。”

王明成大喜,連忙伸出胳膊,道:“陳大夫,一切全靠你了。”

陳飛宇淡然一笑,伸出手指,搭在了王明成的脈搏上。

王明成隻覺得自己很緊張,連心臟跳動的“砰砰”聲,都能聽到。

片刻後,陳飛宇收回了手指。

“怎麼樣?”陸衛東連忙追問。

“這病,我能治。”陳飛宇點頭說道。

眾人一片嘩然!

想不到眾人束手無措的奇症,陳飛宇竟然可以治,難道,陳飛宇真是當時神醫?

下一刻,陳飛宇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鍼灸盒,裡麵不多不少,放著9枚銀針。

段皓大驚失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是'天行九針',難道陳飛宇要施展'天行九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