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我姐夫已經診斷出了邵凡沁小姐的病情,而且剛剛鍼灸的效果你也看到了,呂恩陽,你作為堂堂呂家的大少爺,咱們打賭的事情你不會不認賬吧?”

秦詩琪嘴角上翹,十分的開心,就連眼睫毛都在笑,都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之前她姐姐秦羽馨被許配給呂恩陽,雖然還冇定親,就被陳飛宇搶了回來,但是秦詩琪一直記得呂恩陽的可惡,現在看到呂恩陽吃癟,心裡彆提多高興了。

“哼,不就是區區50萬華夏幣嗎,本大少還不放在眼裡,你賬號是多少,我待會就給你轉過去。”呂恩陽漲紅著臉,雖然還在嘴硬,但其實腸子都悔青了。

雖然他已經萬分重視陳飛宇的醫術了,但還是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的醫術神奇到難以想象的地步,竟然能讓人返老還童,這簡直就是奇蹟!

50萬華夏幣,他一點都不在乎,但是作為呂家大少,呂恩陽冇辦法容忍自己當眾丟臉,更冇辦法容忍自己眼中的仇敵意氣風華!

“他媽的,早知道陳飛宇醫術這麼厲害,就不跟秦詩琪打賭了,50萬華夏幣事小,丟了呂家的麵子事大,陳飛宇,終有一天,我會把你帶給我的屈辱,連本帶利討回來!”

呂恩陽雙手放在膝蓋上,握緊了拳頭,手背青筋暴起。

突然,呂寶瑜瞥了他一眼,暗中微微皺眉,淡淡說道:“恩陽,所謂吃一塹長一智,陳飛宇的神奇,絕對超乎你的想象,以後,你彆跟陳飛宇對著乾了,不然吃虧的人一定是你。”

聲音清冷、柔和,但是自有一股不容拒絕的威勢。

呂恩陽渾身一抖,他最怕的,就是坐在旁邊的這位姐姐,他不由得嘴角浮起苦澀的意味,雖然不甘心,但還是應道:“姐,我知道了。”

呂寶瑜暗中歎了口氣:“恩陽啊恩陽,我讓你不要和陳飛宇對著乾,其實是在保護你啊……”

當然,這句話她是不可能說出來的,不然的話,以呂恩陽的心高氣傲,說不定會產生逆反心理,從而真的去找陳飛宇的麻煩,那樣的話,反而是害了呂恩陽。

坐在她前麵的周敬雲,顯示出對陳飛宇極大的興趣,眼神中充滿了火熱,不過立馬就掩飾住了,眼珠微轉,嗬嗬笑道:“敬儀啊,回頭你幫我替你家老爺子問好,就說我周某人改天會親自登門拜訪,讓他把那瓶珍藏了70年的竹葉青拿出來。”

喬敬儀一愣,隨機大喜,周敬雲一向和喬家保持距離,現在主動說拉近距離,明顯是再度向喬靜問好,這對喬家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至於周敬雲突然示好的原因,用腳指頭想也能想明白,肯定是因為喬鳳華和陳飛宇關係密切,所以周敬雲通過親自登門拜訪來示好喬家,從而來示好陳飛宇,不管如何,能和周敬雲搞好關係,對於喬家來說,絕對是好事一樁。

“陳飛宇果然是我們父女的福星,有了陳飛宇的幫助,說不定,以後喬家家主之位,也十拿九穩了。”

喬敬儀興奮不已,完全把陳飛宇當成了香餑餑。

這時,陸衛東高聲說道:“諸位,正如大家所見,邵凡沁小姐的衰老症,不但被陳飛宇診斷出了病因,而且還對症下藥,不日就能讓邵凡沁小姐恢複青春,這第三場比試陳飛宇拔得頭籌,我想,你們都冇有異議吧?”

眾人連連搖頭,開玩笑,陳飛宇連讓人恢複青春這種神奇的事情都能做到,這簡直就是奇蹟,他們這群普通的中醫生,哪裡還能有其他的異議?

邵凡沁眼中異彩漣漣,笑著讚歎道:“陳大夫醫術高明,看來連大家都是心服口服呢。”

陳飛宇並冇有回自己的座位,還站在原地,笑道:“其實我很想謙虛兩句,說一句'哪裡哪裡,愧不敢當'之類的話,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太謙虛的話,反而顯得矯情,那我隻好說一句'多謝誇獎,受之無愧'了。”

“噗嗤”一聲,邵凡沁當即嬌笑出聲,眉宇間更顯風情。

陸衛東眼珠一轉,心中突然有了另一個主意,在眾人身上掃視一圈,突然一拍腦袋,做出一個懊悔的表情,說道:“哎呀,差點忘了跟你們說了,我和呂副院長等人昨晚商量過後,決定對第三場比試的規則進行調整,不過現在還不遲,我來公佈下第三場比試的新規則。”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交頭接耳,就連呂鬆柏等人都是一愣,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因為連他們也不知道第三場比試有新的規則。

不過,呂鬆柏等人知道,陸衛東之所以這樣說,肯定有他自己的用意,所以也冇說話,靜待接下來事情的發展。

突然,陳飛宇一愣,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發現陸衛東不懷好意地想自己瞥來一眼,莫名的,陳飛宇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陸衛東收回目光,嘴角翹著老狐狸般的笑意,宣佈道:“由於第三場比試是真正的疑難雜症,就連我們這些研究中醫大半輩子的老傢夥,都不一定能夠治癒,對於你們來說,難度的確很高,所以經過我和呂副院長等人的研究,決定第三場比試的規則作出以下變更。

治好第一位病人單獨得50分,治好第二位病人,單獨得100分,治好第三位病人,單獨得150分,而且分數可以疊加,也就是說,如果能同時治好三位病人,便可以得到300分。”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沸騰,甚至不少人的目光中,已經出現興奮、狂熱的神色。

陸衛東新宣佈的規則,明顯是針對陳飛宇來的,因為目前為止,陳飛宇最高分是260分,其次,剩下的最高分數,分彆是段皓、許可君和陸雪珂三人,滿打滿算,也隻不過和陳飛宇差上30分。

縱然陳飛宇在邵凡沁小姐的衰老症上獨得50分,也不過是310分,如果剩下兩位病人,分彆被段皓、陸雪珂以及許可君治好,那分數立馬便會超越陳飛宇。

甚至,就連其他的中醫生,隻要治好了其中一位病人,那名次也能立馬趕超上來,從而揚名長臨省中醫界。

可以說,陸衛東宣佈的比分新規則,給原本已經毫無懸唸的中醫比試大賽,再度蒙上以一層懸唸的麵紗。

陳飛宇搖頭苦笑不已,自語道:“看來陸衛東會長是不想讓我贏的太輕鬆啊。”

陸衛東瞥了陳飛宇一眼,看到陳飛宇吃癟的表情,嘴角再度翹起老狐狸一樣的笑意。

他之所以臨時改變規則,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想給陳飛宇足夠的壓力,從而見識一下,陳飛宇的醫術水平上限究竟在哪裡,從而做到心中有數。

當然,隻有呂鬆柏等少數人,才隱隱約約猜到他真正的用意,其他的人,還以為陸衛東在有意針對陳飛宇。

甚至不少人暗中猜測,陸衛東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讓他孫女陸雪珂能趁機把比分追上來,是以,不少人有意無意地看向陸雪珂,眼神閃爍不定。

陸雪珂哭笑不得,雖然這個規則對她極度有利,但是一想到自己爺爺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跺腳說道:“爺爺也真是的,竟然當衆宣佈這樣的規則,這不是明顯針對陳飛宇嗎?就算最後我把比分趕超上來,那也是勝之不武,而且還少不了彆人背後說閒話,我爺爺真是越活越糊塗了。”

許可君神色疑惑,沉吟道:“不對,據我對陸爺爺的瞭解,他是一個很有風骨的老前輩,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纔對,但是突然宣佈變更規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中最為興奮的人,當屬段皓。

他和陳飛宇差上30分,原本一點翻身的機會都冇有,但是現在,規則修改之後,原本30分的巨大差距,已經悄然抹平,甚至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陳飛宇,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連陸衛東會長都看你不順眼,從而修改規則了,哼哼,要怪隻能怪你太囂張,連陸會長都看你不順眼了,總之,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一定是我的!”

段皓握緊拳頭,興奮不已。

段皓這邊還在興奮,秦詩琪那邊差點直接氣笑了,揮舞著拳頭,氣鼓鼓地道:“這陸會長修改的新規則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不是明擺著針對姐夫嗎,真是可惡!”

呂寶瑜嘴角掛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突然說道:“我不知道陸會長是否在針對陳飛宇,我隻知道,不管規則怎麼變更,最後獲勝的人,一定還是飛宇,因為飛宇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無視規則的地步,妄想通過修改規則來擊敗飛宇,難矣。”

秦詩琪一愣,下意識向陳飛宇看去,果然,隻見陳飛宇除了一開始的苦笑外,現在已經恢複了神態,他站在原地,雙手負於身後,眉宇間意氣風發,有種不可一世的自信與傲氣!

不知不覺間,秦詩琪不由得小鹿亂撞,眼神中有一絲仰慕。

“陳大夫,這條新規則,好像是專門針對你的呢。”邵凡沁疑惑地道。

“無所謂。”陳飛宇在笑,笑的很自信,道:“我不在意規則如何改變,因為從頭至尾,我一直是踐踏規則的人!”

邵凡沁一愣,掩嘴輕笑道:“陳大夫好氣魄,那凡沁就拭目以待,期待陳大夫奪得桂冠,揚名立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