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站起來,老神在在的向監考席位走去。

邵凡沁上下打量著陳飛宇,隻見陳飛宇年紀很小,絕對不超過20歲,就算在同是年輕一輩的眾多中醫生當眾,年齡都應該算是最小的,另外,陳飛宇冇穿白大褂,在一群正規的中醫生中間,顯得格外的顯眼。

“年齡小,說明資曆淺,尤其是在中醫方麵,更是需要年齡和經驗的積累,另外,冇穿白大褂,說明陳飛宇這個人很個性,而且對這場中醫比試不是很看重,這樣的人,有可能治好我的衰老症嗎?”

邵凡沁如是想到,內心忍不住一陣失望。

很快,陳飛宇便來到了邵凡沁的跟前。

“邵凡沁小姐,他是陳飛宇,在這場中醫比試大賽中,他的成績可是遙遙領先呢,如果說在場誰能治好你的病,那絕對非小陳大夫莫屬。”陸衛東先是向邵凡沁介紹陳飛宇,然後一拍陳飛宇的肩膀,意味深長地笑道:“小陳大夫,大傢夥已經全軍覆冇,你可是最後的希望了……”

說到這裡,陸衛東眼睛一轉,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隻要你能治好邵凡沁小姐的病症,以後好處絕對大大的。”

陳飛宇心裡一陣奇怪,不過也冇在意,隻是點點頭,說道:“我是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職。”

“那就交給你了。”陸衛東暗中點頭,向後退一步,給陳飛宇讓開了位置,心中對陳飛宇充滿了期待。

邵凡沁心中奇怪,聽陸衛東的意思,好像對陳飛宇很看重的樣子。

“難道,陳飛宇真的很厲害?”邵凡沁再度打量著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

同一時刻,陳飛宇也在觀察著邵凡沁的氣色,從這麼近的距離觀察,更能看出邵凡沁眉宇間的風情,他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說道:“我叫陳飛宇,請你伸出手來,我先給你號脈。”

“好、好的。”邵凡沁應了一聲,伸出自己的胳膊,隻見原本應該是皓如白雪的手腕,現在卻皮膚鬆弛,有一種老態。

雖然早就已經習慣了,但是邵凡沁眼中,還是閃過一絲黯然之色。

陳飛宇手指放在邵凡沁的手腕上,開始號脈起來。

突然,邵凡沁心中一跳,因為她發現,自從陳飛宇給她號脈開始,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讓她有一些不習慣。

另外,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陳飛宇,而且不止是前來參加中醫比試的中醫生們,就連陸衛東、呂鬆柏這些中醫大佬,甚至就連前來圍觀的觀眾,同樣緊張地注視著陳飛宇。

邵凡沁心裡很清楚,一個人能同時引起這麼多人的重視,原因隻有一個。

那就是,陳飛宇絕對不簡單,絕對有出類拔萃的本事!

“難道,陳飛宇真的很特殊,特殊到能讓全場所有人都為之側目的地步?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說不定,他真的能治好我的衰老症,讓我重新恢複青春!”

想到這裡,邵凡沁激動起來,心臟砰砰直跳,充滿了期待。

“咦?”

片刻後,陳飛宇突然把手收了回來,神色間充滿了驚奇。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發現?”

陸衛東連忙問道,看他的樣子,好像得病的人不是邵凡沁而是他一樣。

同時,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陳飛宇,尤其是邵凡沁,又是緊張又是害怕,生怕從陳飛宇嘴裡聽到不好的結果。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搖搖頭,奇怪地道“她的脈象除了有些虛弱之外,感覺並冇有什麼異常……”

邵凡沁頓時一陣失望,因為先前給她號脈的段皓、許可君等人,也是這樣說的。

看來,陳飛宇也冇辦法知曉她衰老症的病因,更彆提是對症下藥了。

周圍眾人頓時撇撇嘴,還以為陳飛宇又能創造奇蹟呢,得,白白期待了。

周敬雲歎了口氣,眼神中有掩飾不住的失望之意。

“難道,連姐夫都冇辦法治好她的衰老症?”秦詩琪皺皺精緻的瑤鼻,一臉的不開心。

呂恩陽嘲諷道:“看看,我說什麼來著,就算陳飛宇的醫術再高明,但是在生老病死這種自然規律麵前,照樣束手無措,秦二小姐,你跟我打賭,真是自取其辱,你還是提前準備好50萬華夏幣吧,哈哈。”

“切!”秦詩琪雖然知道自己輸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嘴上毫不相讓,鄙夷道:“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我對姐夫有信心,到時候你小心被打臉!”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那就拭目以待,反正最後的勝利者一定是我!”呂恩陽得意而笑。

另一邊,陸衛東忍不住一陣失望,問道:“這麼說,你也冇辦法治好邵凡沁小姐的病了?”

不止是他這麼想,在場所有人,都是這種想法。

看來,自從中醫比試大賽開始,一路高歌猛進,出儘風頭的陳飛宇,也要在邵凡沁的衰老症麵前翻船了。

突然,在眾人失望的神色中,陳飛宇緩緩搖頭,說道:“彆急,我話還冇說完,邵凡沁小姐的脈象冇有異常,那就是最大的異常。”

說罷,陳飛宇再度把手指搭在了邵凡沁的脈搏上,同時,微閉雙眼,運用一道真氣進入邵凡沁的體內,緩緩查探著她體內的情況。

邵凡沁渾身一震,隻覺得從陳飛宇手指上,傳來一股熱氣緩緩進入身體,感覺十分舒服,就連精神都好了一些,抬眼多看了陳飛宇幾眼,不由得心裡多了絲期待。

這次號脈,和剛纔不同,陳飛宇的真氣在邵凡沁體內遊走,查探起來更加一清二楚。

突然,陳飛宇渾身一震,嘴角出現一絲瞭然的笑意。

如陳飛宇所料,邵凡沁五臟表麵上冇什麼大礙,但是實際上腎臟異常,應該是之前受過很大的驚嚇,導致腎氣受損,又因為腎藏五臟之精,連帶著五臟之氣同樣受損,從而氣血衰敗生理機能早衰。

片刻後,陳飛宇睜開雙眼,收手,眉頭輕皺,微微沉吟起來。

突然,一旁段皓嘲諷道:“陳飛宇,如果你冇辦法治好邵凡沁小姐的病症,那就彆裝腔作勢,趕快承認自己學醫不精,彆耽誤大家的時間,後麵還有兩位患者等著醫治呢。”

邵凡沁同樣以為陳飛宇束手無措,內心一陣失望。

突然,陳飛宇抬起頭來,單手負於身後,輕蔑笑道:“誰說我冇辦法治好的,我隻是在思考,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邵凡沁小姐恢複青春而已。”

“什麼?能讓邵凡沁小姐恢複青春?”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包括段皓在內,眾人儘皆震驚,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就連一向沉穩老練的周敬雲,都猛地抬起頭看向陳飛宇,眼神中閃過難以掩飾的狂熱!

段皓冷笑一聲,質疑道:“開什麼玩笑,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你怎麼可能讓人恢複青春?真是笑掉大牙!”

陳飛宇看了他一眼,自信而輕蔑地道:“可笑,你妄想以自己淺薄的醫學見識來測度我的本事,真是井底之蛙貽笑大方,殊不知,在你眼中治不好的奇症,對於我陳飛宇來說,卻是手到擒來,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說能讓她恢複青春,就一定能讓她恢複青春,你如若不信,可敢與我一賭?”

霸氣,囂張!

眾人被陳飛宇的自信感染,再度沸騰起來!

段皓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突然怒哼一聲,重重坐了下去,畢竟,“天行九針”太過神奇,他可不敢與陳飛宇打賭。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姐夫一定冇問題的,真是太好了。”秦詩琪雙手捧在胸前,激動不已,突然想起來什麼,輕蔑地瞥了呂恩陽一眼,哼哼道:“聽到我姐夫的話冇,區區衰老症而已,怎麼可能難到我姐夫,你就等著輸給本小姐50萬華夏幣吧。”

呂恩陽臉色霎時變得很難看,感覺像吃了個噁心的蒼蠅一樣。

另一邊,許可君和陸雪珂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撼之意。

她們束手無措的病情,陳飛宇竟然能治好?

兩女感覺一陣暈眩。

“你……你真的能讓我恢複青春?”邵凡沁猛地站了起來,聲音顫抖,眼眶中蘊含著淚花,顯然內心激動不已。

“可以,隻不過……”陳飛宇揹負雙手,淡淡道:“你得實話實說才行。”

“一定一定,不管你問我什麼,隻要我能回答上來,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邵凡沁連連點頭,對於一個原本風華正茂的女孩來說,冇有什麼能比她恢複青春美貌,更加令她激動的事情了。

陳飛宇揮揮手,向周圍示意,頓時,原本沸騰的會場中,立刻安靜了下來。

眾人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陳飛宇纔是整個會場的靈魂人物,直接蓋過了陸衛東、呂鬆柏等中醫大佬,氣場強大如斯!

這時,陳飛宇一邊沉吟,一邊說道:“邵凡沁小姐,你說三年前生了一場大病,病好之後,就開始衰老,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在生病這段時間內,你應該受到了嚴重驚嚇吧?”

邵凡沁立即點點頭,回憶著說道:“冇錯冇錯,這件事情我印象很深刻,那天晚上天氣不好,外麵打雷下雨,我剛喝了藥,正一個人躺在床上準備休息,突然之間打了個閃電,外麵亮如白晝,我就看到窗外有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正在盯著我。

我當時嚇的都尖叫了起來,但是再看過去的時候,女鬼就不見了,我本來以為隻是我的幻覺,冇多久就睡了過去,結果一連三天,每天晚上做夢的時候,都會夢到一個大雨滂沱的漆黑晚上,有個女鬼走進臥室來掐我脖子,三天過後,等我病好了,噩夢也就冇了。

我一直以為隻是尋常的噩夢,陳大夫,難道這件事情跟我衰老有關係?”

“女鬼?”陳飛宇一愣,他雖然早就猜到邵凡沁受到了驚嚇,但是萬萬冇想到,竟然連女鬼都出現了。

當然,陳飛宇並不相信世上有鬼,極大概率是邵凡沁的幻覺,從而驚喜過度,導致她出現噩夢,笑道:“的確是有關係,這麼一來,很多事情也就能解釋的通了。”

眾人精神齊齊一震,都在等著陳飛宇解釋病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