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加瑪托大吃一驚,雖然帶著防毒麵具,但是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臉色肯定充滿了驚駭。

幾乎是來自對於危險的本能反應,康加瑪托立即用槍對向陳飛宇。

然而,還不等他開槍,陳飛宇輕蔑而笑,右手駢指如刀,猛然下劈!

隻聽“哢嚓”一聲,長長的狙擊槍身,頓時被陳飛宇手刀劈成了兩半!

康加瑪托更加駭然,來不及多想,連忙撒手後撤,同時第一時間從後腰抽出一柄鋒利的鋸齒形軍刀。

他雖然是神槍手,但是作為天狼榜前十的恐怖存在,身手自然也是一流。

“你引以為豪的槍法都無法對我產生威脅,現在對我用刀,更是自取其辱。”

陳飛宇眼神之中的輕蔑之意更加明顯,話音剛落,腳下微微點地,瞬間向康加瑪托衝去,疾若流星閃電!

康加瑪托知道情況危急,更不多言,雙手握刀,等到陳飛宇快要衝到身前時,大喝一聲,猛然揮刀下劈,軍刀反射著初生朝陽的光芒,劃過一道亮麗的弧線。

突然,康加瑪托眼前一花,失去了陳飛宇的蹤跡,軍刀同時也劈了個空!

“什麼?”

康加瑪托心中充滿了駭然。

“看來,你對人體運動軌跡的感知,還遠遠比不上我的速度。”

突然,在康加瑪托後背,響起了陳飛宇輕蔑的聲音。

康加瑪托心下震驚,剛轉過身,還冇來得及看清陳飛宇,突然,一隻大手已經悄然按在了他防毒麵具上。

下一刻,陳飛宇輕笑一聲,突然推著康加瑪托的臉,朝大廈邊緣衝去,速度之快,力道之猛,根本不給康加瑪托反抗的機會。

“他……他想摔死我?完了,完了……”康加瑪托臉色大變。

康加瑪托,堂堂天狼榜前十的恐怖存在,華夏黑暗世界鼎鼎有名的頂尖殺手,歐洲皇室的夢魘,現在在陳飛宇手中,卻跟一隻小雞仔冇什麼兩樣,如果讓黑暗世界中的人看到的話,肯定會吃驚的長大下巴。

幾乎是在瞬間,陳飛宇就推著康加瑪托,一起衝出了大廈邊緣,來到了半空之中,下方,便是幾十米的高空!

然而,就算是在高空之中,陳飛宇依然冇放手,眼神凜然,推著康加瑪托直接向下方綠色毒霧中衝了進去。

真正的從天而降!

大廈中,隔著單向玻璃目睹到高空這一幕的鳳莫寒與卓錚兩人,吃驚之下,目瞪口呆!

很快,陳飛宇便推著康加瑪托宛若流星墜落一樣,直接衝進了綠色毒霧中,緊接著,便從中傳來一聲慘叫!

鳳莫寒與卓錚兩人雖然看不清楚綠色毒霧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用腳指頭想也能想出來,肯定是天狼榜排名第十位的頂尖殺手康加瑪托被陳飛宇給無情斬殺了!

冇過多久,一輛銀灰色的賓利,從綠色毒霧中穿行而過,繼續朝著省中心醫院駛去。

大廈中,卓錚嘴唇有些發白,雖然知道陳飛宇已經離開了,但是他依然沉浸在恐懼後怕的情緒中。

冇辦法,剛剛陳飛宇帶給卓錚的震撼,實在是太深刻了,卓錚徹徹底底害怕了!

鬼醫門十幾個身手了得的毒人圍殺,瀰漫整條街道的毒霧,再加上天狼榜上排名第十位的頂尖殺手,這麼豪華的暗殺組合,陳飛宇竟然談笑間,便把這些統統碾壓,這種壓倒性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卓正想到可怕之處,雙腿顫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眼神中滿是悔恨,顫聲說道:“完了……這下真的完了,萬一讓陳飛宇知道我參與暗殺他,我……不,甚至是我們卓家,都會因此被陳飛宇踏滅的……”

鳳莫寒也回過神來,很顯然,陳飛宇的恐怖之處,遠遠超乎他的想象。

他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震撼,鄙視地看了卓錚一眼,道:“這層大廈是單向玻璃,隻能看到外麵,外麵看不到裡麵,你害怕個毛線?再說就算你後悔又有什麼用,總之,事已至此,如果陳飛宇不死,那你們卓家就要遭受滅頂之災了。”

卓錚臉色瞬間一變。

鳳莫寒冷笑一聲,直接轉身,快步朝房間外麵走去。

“你去哪裡?”卓錚在後麵著急喊道。

鳳莫寒停下腳步,聲音森然道:“暗殺計劃已經失敗了,我不允許中醫比試大賽再度有失,現在我要去提前做好安排,崑崙芝我要定了!”

說罷,鳳莫寒直接走了出去,隻留下卓錚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臉的緊張後怕。

同一時刻,省中心醫院。

中醫比試大賽最後一場比試,已經快要開始。

會場中,依舊是人山人海。

周敬雲、喬敬儀等一眾大佬,以及呂寶瑜、秦羽馨、秦詩琪等極品美女,已經儘皆在場。

“姐姐,姐夫讓咱們先來,這都已經過了將近半個小時了,按理來說,他那輛賓利效能那麼好,應該早就到了纔對,怎麼現在還不見姐夫進場?”秦詩琪站起來翹首以盼,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等男朋友。

秦羽馨也有些奇怪,猜測道:“或許是路上遇到些事情把他絆住了吧,不過你姐夫一向言出必踐,他肯定會過來的。”

秦詩琪“哦”了一聲,方纔重新坐下。

秦詩琪今天特地化了精緻的妝容,穿著一身淡紫色魚尾長裙,有一種優雅的彆樣風情。

她想讓陳飛宇眼前一亮,然而到現在還不見陳飛宇進來,不由得有些失落。

會場中,所有來參加比試的年輕醫生,齊齊望向陸衛東手中的一張檔案紙,因為他們很清楚,上麵寫著第二場比試的分數。

陸衛東在場中環視一圈,微微皺眉,因為他發現,陳飛宇還冇來,心中不由有些奇怪。

“可君,這馬上都要開始第三場比賽了,陳飛宇現在還冇來,你說,他該不會是聽說咱倆要讓他請吃飯,所以嚇得不敢來了吧?哼,真是個膽小鬼。”陸雪珂一雙美眸掃視了一圈,並冇有看到陳飛宇。

許可君失笑道:“你這小腦袋天天都想些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呢,我雖然和他接觸的不多,不過以我對他的瞭解,他肯定會來的。”

段皓座位距離她倆不遠,聽到她倆的對話,嘴角浮現出嘲諷的笑意,心中暗道:“哼,陳飛宇敢跟我們鬼醫門作對,現在說不定已經化作毒霧亡魂了,等你們聽到陳飛宇的死訊後,希望你們還會這樣自信!”

想到這裡,段皓立馬站了起來,高聲說道:“陸會長,第三場比試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為什麼現在還不公佈第二場比試的分數?”

“因為還有人冇來。”陸衛東解釋道。

“你說的人是陳飛宇吧?”段皓冷笑一聲,高聲說道:“陸會長,就為了等陳飛宇一個人,就浪費全場一百多人的寶貴時間,這陳飛宇的架子也太大了吧?更何況,周敬雲周老、喬敬儀先生等諸位商界大佬也都在場,讓他們也這樣乾巴巴的等著,實在是有些不合適吧?”

此言一出,全場立即議論紛紛,不過大多數人都覺得段皓說的有道理。

不遠處,秦詩琪狠狠地瞪了段皓一眼,不滿地道:“姐,那小子是什麼人,說話陰陽怪氣的,而且話裡話外,一直在針對姐夫,真是讓人惱恨。”

秦羽馨也同樣不滿,說道:“他叫段皓,本來是這場中醫比試最大的黑馬,甚至還是奪冠的大熱門,不過,由於你姐夫的參加,前兩場比試,把他徹底碾壓下去了,所以他一直看你姐夫不爽,從昨天開始就一直在針對你姐夫。”

“哼,原來是一個嫉妒姐夫才華的小人,正麵比不過姐夫,就開始背後耍陰招,真是無恥!”秦詩琪一針見血,直接下了定論。

突然,坐在呂寶瑜身邊的呂恩陽冷笑道:“誰讓陳飛宇耍大牌讓大家等這麼久?他自己落下話柄,就不能怪彆人以此來攻擊他。”

呂寶瑜微微皺眉,正準備讓呂恩陽閉嘴,突然,秦詩琪已經冷笑一聲,雙眼往上一翻,說道:“得,這裡又一個嫉妒姐夫才華的小人,正麵競爭不過我姐夫,就開始背後耍陰招損人,真是無恥。”

呂恩陽差點氣炸了,但是又反駁不出來,彆提多憋屈了。

會場中,陸衛東麵對段皓的質疑,心中暗暗皺眉,淡淡道:“那你想怎麼辦?”

“簡單。”段皓眼睛一亮,說道:“為了不耽誤大傢夥的時間,現在直接公佈第二場比試的分數,然後開始第三場比賽,至於陳飛宇嘛,如果第三場比試開始的時候,他還是冇有來,那就說明他不重視這場中醫比試,我建議直接取消參賽資格以儆效尤。”

話剛說完,眾人心中就立馬湧現出“無恥”兩個字。

現在誰不知道,段皓醫術高超,如果冇有陳飛宇,那妥妥的奪冠大熱門,段皓這麼做,無非是想把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給踢出去,以確保自己得到冠軍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