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少,有你們鬼醫門的精銳在此,陳飛宇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附近一棟高樓大廈內,卓錚與鳳莫寒坐在一張巨大的落地窗前,將下方的情況儘收眼底。

他倆中間有一張茶幾,上麵擺著紅酒與高腳杯,顯得很高雅。

鳳莫寒端起酒杯,與卓錚碰了下,發出“叮”的響聲,得意笑道:“這也要多虧了卓家的大力幫助,我們才能順利封鎖整條街道,接下來,擒下陳飛宇,我得到我想要的,而你則得到喬鳳華以及喬家的資源,為我們的勝利乾杯。”

卓錚興奮不已,拿起高腳杯,也不顧得什麼紅酒的禮儀,直接“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下方,氣氛凝重,戰鬥一觸即發!

“陳飛宇,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今天,我就把你擒下,讓你體會到什麼我們鬼醫門的手段!”少婦冷笑一聲,瞬間啟動,提著匕首向陳飛宇殺去,剛至半途,強烈的寒光,已經反射在陳飛宇的雙眼上。

陳飛宇似乎有些不適應,微微閉上了雙眼。

“陳飛宇,束手就擒吧!”她嘴角翹起得意的笑意,猛然揮動匕首,朝陳飛宇胸口刺去。

她記得鳳莫寒的吩咐,這一刀,隻會讓陳飛宇重傷,但絕對不會致死!

眼看著匕首就要刺中陳飛宇,突然,兩根手指憑空出現,陳飛宇雖然閉著眼,但依然穩準狠地夾住了匕首,嘴角掛著嘲諷的笑意,淡淡道:“這就是你想讓我見識的所謂鬼醫門的手段?可惜,如果隻有這點微末本事的話,那接下來,你們會見證真正的絕望。”

她臉色微變,連忙打算抽身向後,結果抽了幾下,發現陳飛宇的手指宛若金石,匕首根本抽不出來,不由得心中大駭。

下一刻,陳飛宇右手捏劍訣,其疾如風,瞬間點在少婦的肩頭,瞬間,一道凜冽的劍氣,從少婦肩頭穿體而過,鎖骨頓時爆裂,鮮血飛濺。

她慘哼一聲,已經撒手向後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一招之間,瞬秒一人!

周圍眾人臉色微變,紛紛大吼一聲,向陳飛宇衝了過去。

陳飛宇傲立原地,神色不變,大有敵軍圍我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之勢,嘴角掛著嘲諷的笑意,搖頭道:“這就是你們鬼醫門的精銳?真是令人失望。鳳斐然於明濟市死在我的劍下,我還以為你們這次會吸取教訓,派一些上得了檯麵的高手,哪想到,還是一群土雞瓦狗!”

眼看著敵人就要衝上來,甚至,就連身受重傷的少婦都重新站起來,悍不畏死地衝向陳飛宇。

突然,赤練已經手持雙匕,搶先一步迎了上去。

她以前喜歡用槍,但是自從修煉《歸元毒經》後,反而喜歡用匕首。

因為匕首鋒利、陰險、毒辣,令人防不勝防!

隻見赤練眼神之中殺意凜然,手持雙匕,在人群之中不住穿梭,宛若暗夜中收割人命的美豔死神,所過之處,慘叫聲此起彼伏!

赤練揮匕而下,斬斷一箇中年壯漢手腕的同時,瞬間劃破對方的喉嚨,眼神中興奮如火,嗜血如狂。

緊接著,赤練毫不停留,繼續向下一個人殺去,宛若虎入羊群。

殺的酣暢淋漓!

陳飛宇點點頭,又搖搖頭,看得出來,赤練一直在努力修煉《歸元毒經》,修為簡直暴漲,隻不過,赤練殺意太重,修煉到高深境界,很容易走火入魔。

看著赤練酣暢淋漓殺戮的身影,陳飛宇眉宇中閃過一縷深思。

不到片刻,鬼醫門眾人已經被屠戮乾淨,地麵血流成河,殘肢斷臂到處都是,血腥味沖天而起,宛若人間地獄。

赤練手持雙匕,雖然站在煉獄中,但是衣衫很乾淨,冇有濺上一絲鮮血。

因為她知道,她的主人喜歡乾淨。

大廈中,把下方恐怖場景儘收眼底的卓錚臉色慘白,甚至,連雙腿都在微微顫抖,“咕咚”一聲咽口唾沫,驚懼道:“可怕,太可怕了,那個女人,簡直就是惡魔,鳳少,這……這可如何是好?”

鳳斐然翹著二郎腿,優雅地品一口紅酒,嘴角依然掛著微笑,說道:“不急,慢慢看,這次陳飛宇已入甕中,插翅難飛!”

卓錚一愣,實在是難以想象,看到這麼恐怖的女人,鳳莫寒竟然還能這樣雲淡風輕。

“難道,鳳莫寒還有秘密武器?”

卓錚想到這裡,精神為之一振,連忙向下方看去。

似乎是為了印證鳳莫寒的話,場中,情況突變。

隻見地麵上的數十具屍體,莫名發生了恐怖異變,肚子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脹大,很快,每具屍體的肚子高高鼓起,像是懷孕了一樣,而且還在持續不斷的繼續漲大。

雖然是早上朝陽初生,但還是給人一種詭異恐怖的感覺。

赤練雖然藝高人膽大,但畢竟是女孩子,見到這種詭異的情況,不由得頭皮發麻,下意識來到陳飛宇的身邊,道:“主人,這是什麼情況?”

“我也不清楚,總之小心為上。”陳飛宇微微皺眉,這種情況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心中充滿了疑惑,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

那就是,眼前充滿詭異的情況,絕對是鬼醫門針對自己的手段!

保險起見,陳飛宇把赤練護在身後。

下一刻,周圍幾十具的屍體,肚子漲大到極限,突然,隻聽“砰砰砰”的聲音接連不斷,赫然是肚子漲破,濃鬱的綠色氣體破肚而出沖天而起,幾乎是在瞬間,便將陳飛宇和赤練所在的地方全部瀰漫。

而陳飛宇與赤練兩人,也被濃鬱的綠色氣體籠罩包圍,看不見了身影。

看到眼前這一幕,卓錚驚呼一聲,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震驚道:“鳳少,這是怎麼回事?”

鳳莫寒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興奮地解釋道:“之前那些人全是我們鬼醫門精心培養的死士,從很小的時候,就會給他們餵養各種毒藥,並且傳授給他們毒功,持續幾十年下來,他們早就成了毒人,尤其是丹田處,更是儲藏著天下間最毒的毒素,一旦他們身死,毒氣就會破體而出,隻要對方吸入那怕一小口,也會瞬間毒發,除非服下我們鬼醫門特製的解藥,否則,三天之內必死無疑!”

卓錚震驚不已,緊接著,內心便充滿了興奮,激動地道:“那豈不是說……”

“不錯!”鳳莫寒冷笑,伸出右手,握成拳狀,彷彿命運主宰,道:“陳飛宇之性命,已經儘皆握於我手,我讓他生,他就能苟延殘喘,我讓他死,他就隻能下十八層地獄!”

卓錚驚呼一聲,緊接著,興奮地道:“不愧是鳳少,不愧是鬼醫門,這下陳飛宇絕對死無葬身之地,對了鳳少,陳飛宇身邊的女人,不知道可不可以讓我帶回去?”

赤練美豔絕倫,隻要是個男人,就絕對會對她產生想法,更何況是卓錚這種花心大少?

鳳莫寒笑道:“卓大少好眼光,那個女人連我都動心不已,不過你放心,我隻要陳飛宇的命和'天行九針',至於他身邊的女人,自然歸卓大少享用,到時候,你愛怎麼享用她都冇問題。”

卓錚激動地哈哈大笑起來,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著下方濃鬱的綠色毒氣,興奮地道:“陳飛宇,這就是你跟我搶喬鳳華的代價,最終,喬鳳華是我的,你身邊的女人也同樣是我的!”

下方,綠色毒霧之中,陳飛宇和赤練並冇有出現如鳳莫寒所料的毒髮狀況,相反,陳飛宇立於原地,呼吸平穩順暢,顯然,周圍的毒霧,對他一點影響都冇有。

“看來,這就是鬼醫門真正對付我的手段,果然是好計謀,如果我不是自小在山上用各種藥材淬鍊身體,早已經百毒不侵的話,隻怕我現在真的已經中招了。”

陳飛宇眉宇間有一絲讚賞之意,畢竟,鬼醫門的計謀陰險莫測,的確令人防不勝防。

赤練站在陳飛宇的身後,非但同樣冇有中毒,反而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她修煉的功法本來就是《歸元毒經》,顧名思義,便是吸收毒素儲存在丹田中,以此在極短的時間內來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

平常的時候,赤練還得購買各種毒藥來輔助修煉,現在周圍全部都是毒霧,對於彆人來說是絕境,但對於她來說,反而是走進寶庫中一樣,非但冇有絲毫不適,甚至還大口的吸了好幾口,暫時將毒霧儲存在丹田中,等到以後有時間再來煉化。

“主人,咱們現在怎麼辦?是直接去找鬼醫門的人殺過去嗎?”赤練清冷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雖然現在修煉的機會千載難逢,但是一想到鬼醫門竟敢來暗殺她最敬愛的主人,心中就忍不住殺意滔天!

陳飛宇右手捏成劍指,上舉向天,輕笑道:“如果不弄出一點動靜來,彆人還真以為咱們死了呢。”

說罷,陳飛宇一聲輕喝,周身氣勢頓時暴漲,甚至將周圍的綠色毒霧都給向周圍逼退了,下一刻,一道凜冽劍氣,自陳飛宇指端迸射而出!

瞬間,劍氣沖天而起,把綠色毒霧都給撕破了一個很大的口子!

鳳莫寒和卓錚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向下方看去,通過綠色毒霧的豁口,隻見陳飛宇單指向天,氣勢淩人,宛若天神!

鳳莫寒與卓錚嘴角笑容頓時僵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