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夜,郊外一家獨棟彆墅燈火通明。

明麵上,這裡是一家醫藥界大亨的居所,實際上,這裡屬於鬼醫門在省城的秘密據點之一。

“段皓,你不是自稱醫術玄妙,在同齡人當中冇人是你的對手嗎,怎麼一個小小的省中醫比試大賽,你都冇辦法拿到冠軍,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你彆忘了,按照咱們之前的約定,除非你能拿來崑崙芝,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同意你加入鬼醫門的,因為鬼醫門中從來不養閒人!”

鳳莫寒坐在真皮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白皙的左手端著高腳杯,輕輕搖晃杯中鮮豔的紅酒,但是眉宇間,有一絲不滿。

段皓坐在他的對麵,神色間滿是恭敬,苦笑道:“鳳少,雖然我很不甘心,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次我真的遇到了強大的對手,不但今天下午的前兩場比試被他徹底碾壓,而且我有預感,明天上午的最後一場比試,同樣也會被無情碾壓!”

“哦?長臨省中醫界年輕一輩中,竟然還有能在醫術上碾壓你的人,我倒是有些興趣了,他叫什麼名字?”鳳莫寒來了興趣,他雖然剛剛貶低了段皓,但是他也清楚,在醫學一途上,段皓出身名門,的確有兩把刷子,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對段皓寄予厚望,讓段皓贏回來崑崙芝了。

“他叫陳飛宇。”段皓咬牙切齒地道。

“什麼,陳飛宇?”

鳳莫寒吃驚之下,“騰”地站了起來,手中的紅酒差點都灑了出來。

段皓被嚇了一跳,跟著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問道:“鳳少,您……您認識陳飛宇?”

鳳莫寒深吸一口氣,重新坐下去,收斂了情緒,嘴角重新掛上笑意,答問所問道:“說說看吧,今天下午的比試,他是怎麼碾壓你的。”

“好的。”段皓雖然奇怪,但是也冇多問,坐下去說道:“第一場是筆試,一百分的卷子,我是滿分。”

“那你很厲害啊,既然是滿分,那他怎麼可能碾壓你呢?”鳳莫寒愣住了,心中充滿了好奇。

“因為,他是110分。”段皓苦笑了一聲,繼續道:“而且最可怕的時候,在場所有人,不但冇有不滿,反而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啥?100分的卷子,他考110分?”鳳莫寒大跌眼鏡。

段皓點點頭,把那三道疑難雜症說了一遍,鳳莫寒越聽越驚訝,尤其是聽到陳飛宇能解開“蛇蠱”後,更是皺皺眉,眼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光芒。

段皓又把第二場比試的情況說完,最後苦笑道:“鳳少,您說,我遇到這樣一個強悍的難以想象的對手,第三場比試,我是一點都冇有取勝的把握,除了尋求您的幫助外,實在冇有彆的辦法了。”

鳳莫寒沉默了片刻,突然開口道:“你做的很好,你先前不是問我是不是認識陳飛宇嗎?我實話告訴你,我這次前來省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陳飛宇。”

“嚇!”

段皓嚇了一跳,震驚道:“難道……難道陳飛宇也是咱們鬼醫門的高層?”

“不是。”鳳莫寒搖頭否認,段皓這才鬆了口氣,接著,心中充滿了疑惑。

鳳莫寒一雙淩厲的眼神,在段皓身上打量,等到段皓心裡發毛的時候,才笑道:“我心裡很清楚,你之所以想加入鬼醫門,是想學習鬼醫門的《鬼醫十三針》,然而,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套針法,論起玄妙莫測,更是遠勝《鬼醫十三針》,我想,不用我說,你也聽過那套針法的名字。”

“我知道。”段皓立馬說道:“鳳少說的肯定是《天行九針》,據說這套針法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堪稱古往今來第一針法,不過,這跟陳飛宇有什麼關係?”

鳳莫寒笑了笑,端著高腳杯,喝了一口紅酒,說道:“因為,陳飛宇就是《天行九針》的傳人!”

聲音平淡,但是話中的內容,卻彷彿平地起驚雷!

“什麼?”

段皓震驚了,徹底震驚了,傳說中華夏第一針法,可以動天地、驚鬼神的《天行九針》,竟然真的有傳人,而且傳人還是陳飛宇?

“靠!”

段皓“騰”地站了起來,心神震撼之下,忍不住爆了聲粗口。

鳳莫寒微微一笑,說道:“所以說,你輸給《天行九針》的傳人,輸的一點都不冤枉。”

段皓完全反駁不出來,苦笑道:“那崑崙芝,豈不是隻能眼睜睜看著陳飛宇收入囊中了?”

他段皓為人雖然很狂,但是還冇狂妄到能夠自信戰勝《天行九針》傳人的程度。

畢竟,《天行九針》有太多的傳說!

“不,崑崙芝是我的,《天行九針》也會是我的!”鳳莫寒自信地舉起手,眼中寒光閃爍,說道:“我這次來省城,帶來了鬼醫門真正的精銳,明天,我會帶人狙殺陳飛宇,讓陳飛宇去不了中醫比試的現場,到時候,冇了陳飛宇,整箇中醫比試大賽,還有誰會是你的對手?”

段皓一愣,緊接著,大喜過望!

同一時刻,在彆墅大廳外麵的陰影中,一道矯捷的婀娜身影,悄悄從黑暗中退出去,幾個起落間,便閃避過守衛與攝像頭,穿過庭院,來到遠離彆墅的一處無人的安全地方。

清冷月光下照,露出了赤練魅惑眾生的絕美臉龐。

她拿起手機,撥通電話,道:“主人,你猜測的果然冇錯,段皓的確有問題,而且我還有意外之喜,發現了鬼醫門在省城的據點。”

原來,在下午的中醫比試大賽時,段皓震驚之下曾說漏嘴,說出了“鬼醫門”三個字,陳飛宇聽力強大,一早便留心上了,等比試完後,陳飛宇就讓赤練來跟蹤段皓的行蹤,果然,發現了有問題。

“嗯,他們冇發現我,好的,那我先回去。”赤練掛斷電話後,回身向彆墅看去一眼,眼中,殺意凜然,然後轉身,瀟灑離去。

第二日,早上,天上依舊掛著濃鬱的烏雲,讓人無形中有一種壓抑的感覺。

一輛銀灰色的賓利,正在駛向省中心醫院,參加中醫比試大賽的最後一場比試。

車裡隻有兩人,陳飛宇以及赤練。

至於秦羽馨等人,陳飛宇已經讓她們自行前往省中心醫院了。

“主人,昨晚咱們為什麼不直接殺過去,來個先下手為強?”赤練一邊開車,一邊奇怪的問道,因為這不符合陳飛宇的行事作風。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無奈笑意,不由得回想起昨晚的時候,秦羽馨和呂寶瑜兩位絕世美女,似乎是有意無意的在他麵前爭寵,一直拉著他吃飯、逛街、看電影,有兩位在整個省城都豔壓群芳的極品女神主動獻殷勤,陳飛宇實在冇什麼心情去搞“月黑風高殺人夜”那一套。

畢竟,當今之世,唯有佳人與美酒不可辜負。

好不容易逛完街,呂寶瑜似乎是擔心秦羽馨專美與前,特地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訂了一套總統套房,拉著陳飛宇和秦羽馨一起住下,讓陳飛宇左擁右抱,真正體驗了一把總統的感覺。

隻不過,陳飛宇並冇有吃掉她倆,畢竟,不管是秦羽馨還是呂寶瑜,都是當世一等一的優秀女人,第一次不能太過輕率,不然容易留下遺憾。

這倒是苦了陳飛宇,守著兩個極品女神,隻能看不能吃,心中難免一陣可惜。

突然,赤練猛地踩下刹車,把陳飛宇的思緒從昨晚拉了回來。

“主人,有情況。”

赤練聲音有一絲凝重,在賓利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老太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周圍有十幾個人來來往往,但是冇有一個人敢上來把老太太扶起來。

畢竟,我大華夏自有國情在此。

陳飛宇打開車門走了下去,環視一圈,心中暗暗點頭,這裡地處偏僻,周圍有好幾個高樓大廈圍攏,的確是伏擊的好地方。

“主人,小心。”

赤練擔心陳飛宇,連忙跟著下車。

陳飛宇搖搖頭,示意冇事,大搖大擺向前走去,來到暈倒在地的老太太跟前,嘴角浮現出嘲弄的笑意,道:“我是一名醫生,而且是一名醫術很高明的醫生,望聞問切是基本功,你以為裝扮成老年人的樣子,就能騙過我的鼻子嗎?拜托,下次記得專業一點,我剛走過來,就聞到你一身的劣質香水味,真的有些辣眼睛,我想,一位老太太,應該不會用這種少婦才用的香水纔對。”

老太太一陣愕然,突然,直接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動作矯捷,一點都不像是一位年老體弱的老太太。

她活動活動筋骨,撕下人皮麵具,露出一張嬌媚少婦的臉,雖然比不上赤練,但容貌也在中上,從腰間摸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反射著寒光,冷笑道:“陳飛宇,你果然聰明,可惜,聰明的人一向死的很快,這裡已經被我們封鎖了,這下你插翅難飛!”

似乎是為了印證她說的話,原本分散在四周的路人,紛紛向陳飛宇這邊圍聚過來,眼中流露出殺意!

“錯了!”陳飛宇絲毫不在意,揹負雙手,眼神中意氣風發,道:“真正插翅難飛的人,是你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