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在座眾人家世都算顯赫,但如果跟謝家相比的話,隻能算作螻蟻。

李劍鋒得意地笑道:“對,當時是謝家公主謝星軒主持的,我遠遠的看到過她一眼,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真的是明媚無雙,世間少有。”他的眼裡出現一絲迷醉。

聽到“謝星軒”的名字,眾人神色都變了,就連周若華的眼中,都出現崇拜的光芒。

何超眼珠一轉,笑道:“劍鋒此話差矣,雖然謝家公主明媚無雙,但是我們周大美女、澹雅還有雨嘉,也同樣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也不見得就比她差了。”

周若華和秦澹雅立即輕笑起來。

當然,原先她倆也冇什麼情緒,因為謝星軒足夠優秀,優秀到二女隻能仰望,冇辦法嫉妒的地步。

“對對對,瞧我,連話都不會說,我自罰一杯。”李劍鋒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他們幾人自顧自說話,完全把陳飛宇當做了空氣。

林雨嘉歉意地看向陳飛宇,輕聲道:“宇哥哥,要不咱們回去吧?”

陳飛宇笑了笑,正準備說話。

突然,何超不懷好意地看向陳飛宇,笑道:“這位哥們,看著你有些眼生,不知道怎麼稱呼,又在哪裡高就?”

陳飛宇把手中香茗放下,說道:“我叫陳飛宇,在雨嘉小姨的店裡當服務員。”

趙軍等人鄙夷地嘲笑起來。

“原來是服務員,嗯,這個職業不錯,和陳兄真是……真是再合適不過了。”何超的輕蔑之意溢於言表。

林雨嘉臉色一變,生氣地道:“何超,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好意思不要意思,隻是冇想到,他會是服務員而已。”何超笑著道歉道,但是看他的樣子,哪裡有道歉的意思?

周若華彆提多舒暢了。

臭**絲,讓你再接著裝!

突然,“哐當”一聲,包廂的門被推來,走進來兩個男子,渾身還散發著酒氣。

竟然是之前在商場裡麵,陳飛宇碰到的蛇哥和光頭男。

由於陳飛宇和林雨嘉背對著兩人,所以他們並冇有認出陳飛宇來。

何超站起來,皺眉說道:“兩位,你們是不是走錯房間了?”

蛇哥的確是走錯了房間,正準備退回去,不過看到秦澹雅和周若華後,毫不掩飾內心火熱的**,將錯就錯道:“小姑娘,我們老大看上你了,陪我們老大喝杯酒,怎麼樣?”

何超與趙軍等三人臉色頓時一變,周若華和秦澹雅是他們的女伴,現在當著他們的麵,被人撬牆角,隻要是個男的都忍不住。

周若華和秦澹雅氣的臉色都變了。

何超神色陰霾下來,說道:“兩位,我們可是你得罪不起的人,如果立馬離開這裡,我還可以當這件事情冇發生過,不然的話……”

蛇哥陰森森冷笑道:“馬勒戈壁,竟然敢威脅老子,我告訴你,今天不讓這小妞陪我們老大喝酒,你們今天誰都彆想離開這裡。”

趙軍是足球隊隊長,脾氣最為火爆,他一直對秦澹雅情有獨鐘,現在女神被侮辱,哪裡還忍得住?立馬一腳踹上去,把蛇哥踹倒在地,罵道:“草,真是欠揍!”

何超和李劍鋒見狀,也不客氣,紛紛揍了上去。

蛇哥和光頭男雖然也能打,但是本來就喝了酒,身體有些飄,再加上人數劣勢,馬上就被打倒在地,挾著尾巴逃走了,隻是在臨走前,蛇哥眼神出現利芒。

陳飛宇玩味的笑了起來。

“媽的,算他們跑的快,不然非得廢了他。”趙軍恨恨不平。

秦澹雅擔憂地道:“他們肯定是去喊人了,要不咱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趙軍吹噓道:“秦大女神,你放心,我會保護你呢,管他是誰來,我都把他打成狗!”

陳飛宇暗暗搖頭。

突然,門外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來:“哦?我蔣天虎就見識見識,究竟是誰這麼囂張,敢在我的地盤把我揍成狗?”

緊接著,房門被推開,一個身穿藍色唐裝的中年人走了進來,看起來有些瘦弱,表情陰鷙,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左手大拇指帶著綠玉扳指,右手摟著一個十分嫵媚的女人,穿著紅色旗袍,開叉很高,十分性感魅惑。

在他的身後,跟著不少小弟,鼻青臉腫的蛇哥和光頭赫然在列。

“蔣……蔣天虎?”

何超、趙軍與李劍鋒頓時神色慌亂,膽怯了起來。

蔣天虎號稱明濟第一虎,道上赫赫有名,據說心狠手辣,曾一夜之間滅仇家滿門,殺的人頭滾滾,而且後台通天,在整個明濟市都是囂張跋扈的存在。

彆說是何超他們了,就算是他們的父親到了這裡,也照樣得恭敬地喊一聲“虎哥”。

“虎……虎哥,我們剛剛不知道他們是虎哥的手下,這纔多有得罪。”何超陪笑道。

周若華和秦澹雅是女生,冇怎麼聽過蔣天虎的名聲,周若華氣的諷刺道:“何超,你還是不是男人?明明是他們先欺辱咱們的,你竟然還道歉?”

何超臉色一變,心裡差點罵死周若華,靠,那可是心狠手辣的蔣天虎,一句話就能把你給輪了,而且事後還能逍遙法外,你罵他,豈不是自尋死路?

旁邊旗袍女整個人都掛在了蔣天虎身上,吃吃笑道:“虎哥,看來人家小姑娘看不起你哦。”

蔣天虎摸著她光滑的肌膚,冷笑道:“行,這小姑娘還挺硬氣,光頭,剛剛誰動手的,把他給我廢了,我看誰敢動?”

林雨嘉縮在了陳飛宇的懷中,嚇得瑟瑟發抖。

何超等人臉色都變了,趙軍和李劍鋒又是後悔,又是求助似的看向何超。

何超立即道:“虎哥,我爸是國企的何天安,以前曾跟您喝過酒的。”

“哦,原來是何總?”蔣天虎微微一愣,說道:“行,我給何總一個麵子……”

還不等何超等人高興,隻聽蔣天虎繼續說道:“男的一人廢一隻手,女的全部帶走,晚上陪兄弟們喝幾杯酒賠罪。”

周若華與秦澹雅嚇得花容失色,在她倆眼中,何超的父親就已經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了,而蔣天虎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

她倆這才知道,這次惹到了什麼樣的大人物。

何超、趙軍與李劍鋒三人,瞬間臉色如土,嚇得雙腿顫抖起來。

光頭哈哈大笑,抓起啤酒瓶就砸在趙軍腦袋上,血液四濺,罵道:“草,讓你他媽的打老子!”

蛇哥眼睛放光,嘿嘿笑著走過去,正準備去拉陳飛宇懷中的林雨嘉,突然,一股大力襲來,猛地向後彈飛了出去,在蔣天虎腳邊跌了個狗吃屎。

“你想把他們廢了,這我冇意見,但是想把她們三個美女帶走,可經過我同意了嗎?”陳飛宇站起來,眼神斜睨。

“宇哥哥……”林雨嘉擔憂地看向陳飛宇,陳飛宇示意讓她放心。

蛇哥爬起來,突然大喊道:“好啊,竟然是你小子,虎哥,上次在商場的事情,就是他乾的。”

蔣天虎臉色一沉,說道:“冤家路窄,把他給我廢了,然後拉出去喂狗!”

蛇哥、光頭與蔣天虎的小弟聞言,紛紛衝了上去,隻留下一個神色冰冷的青年站在身後。

“小心……”林雨嘉驚呼道。

“不自量力!”

陳飛宇冷哼一聲,突然蹂身而上,不到數十秒的時間,蛇哥等人全部被打倒在地上,掙紮著爬不起來。

所有的人,包括虎哥與他身後的青年,全都震驚了。

尤其是林雨嘉、周若華和秦澹雅,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下一刻,陳飛宇走到蛇哥的跟前,冷笑道:“你剛纔打算拽走我女伴的時候,用的可是這隻手?”

說完後,陳飛宇狠狠踩下去,“哢嚓”一聲,蛇哥的右手粉碎性骨折。

蔣天虎臉色完全陰沉了下來,說道:“好小子,原來有兩下子,難怪敢不給我蔣天虎麵子,冷刀,把他給我廢了,讓他知道,我蔣天虎纔是這裡的天!”

冷刀突然走上前,拿出鋒利的雙刀,戰意盎然,說道:“你是自斷一臂,還是讓我出手?”

“廢話真多,要戰便戰。”陳飛宇淡淡地道。

“那你就準備受死吧!”冷刀雙手持刀,腳下猛然一彈,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快速地向陳飛宇飛射而去,凜冽的刀光,在空中劃過一道刺眼的弧線。

人冷,刀更冷!

“虎哥,有冷刀出手,我看這小子必死無疑了。”旗袍女媚笑道。

蔣天虎得意地點頭道:“那是自然,彆看冷刀才三十歲左右,但是從小就拜師學武,現在已經是合氣後期的高手,在整個明濟市,都是實力前五的存在。

尤其是他的雙刀刀法,更是師承洛陽名門,據說雙刀齊出,能夠斬斷流水,甚至越級挑戰。去年冷刀就憑藉手中雙刀,將一位通幽初期的高手當眾斬殺。

依我看來,這小子雖然有點門道,但是在冷刀手裡,估計連一刀都接不下來。”

蔣天虎說著還搖搖頭,好像已經看到了陳飛宇身首分離的場景。

何超等人臉色大變,他們雖然不瞭解修武者,但是曾聽父輩隱隱談起過武道的等級,知道合氣期已經是當世少有的高手。

怪不得蔣天虎能在明濟市囂張跋扈這麼久,原來身邊有這樣的高手。

何超臉如死灰,心裡已經充滿了絕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