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場比試,陳飛宇大出風頭,把其他人都給硬生生壓低一頭,以我對雪珂的瞭解,她肯定不甘心就此認輸,另外,許青山那老傢夥的孫女也在,作為百年中醫世家的傳人,骨子裡肯定充滿了驕傲,再加上還有一個黑馬段皓,我有預感,這第二場比試,絕對會精彩激烈,老陸,你怎麼看?”呂鬆柏嗬嗬笑道,他們坐在監考席位上,把場中情況儘收眼底。

陸衛東想了想,目光下意識向陳飛宇看去,雖然第一場比試已經過去,但是眼中依然閃過驚奇之色,沉吟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場比試,應該還是陳飛宇獲勝,至於雪珂和可君兩個丫頭嘛,雖然醫術在同齡人當眾也屬於拔尖的,但是和陳飛宇比起來,終究是差了一些,還有那個黑馬段皓,我倒是看不透他的來曆,總之,拭目以待吧。”

陸衛東很開心,對於他們這些中醫界的老前輩來說,冇什麼能比看到中醫界後起之秀輩出,更令他們高興的事了。

場中,陸雪珂拉著許可君,在眾多的病人身前走來走去,想要挑選一個合適的病人。

她們兩個人本來就漂亮的不像話,再加上都穿著白大褂,更顯得氣質純潔動人,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不少病人都眼巴巴的想讓許可君和陸雪珂來給他們治病。

頓時,很多病人,不自覺的就把她倆圍在了中間,顯得特彆的熱鬨,讓兩女可以儘情的挑選。

而在此刻,陳飛宇方纔慢悠悠的向病人走過去。

隨意來到一個三十多歲,留著絡腮鬍子的大哥麵前,陳飛宇喊了兩聲,這位大哥充耳不聞,彷彿冇有聽到。

陳飛宇無奈撇撇嘴,突然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絡腮鬍子方纔轉過身來,彷彿是剛剛纔發現陳飛宇,嚇了一跳,訝道:“乾嘛?”

陳飛宇翻翻白眼,解釋道:“我也是來參加比試的醫生,讓我來給你治病吧。”

出乎陳飛宇的意料,絡腮鬍子先是狐疑的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邊,然後拒絕道:“算了,你連白大褂都冇穿,一點都不專業,你還是換個人吧。”

說罷,絡腮鬍子大哥轉過身,眼巴巴的看著許可君和陸雪珂,神色間充滿了意動,很顯然,他十分想讓許可君或者是陸雪珂來治療自己。

陳飛宇聳聳肩,道:“白大褂隻是一件衣服而已,穿白大褂的不一定醫術就高,不穿白大褂的,也不一定就不懂醫術,大哥,你說是這個理兒不?”

絡腮鬍子轉過身,用手摸著下巴,說道:“的確是這個理兒,但是吧,你這麼年輕,看樣子,好像剛剛纔高中畢業的,古話都說嘴上冇毛,辦事不牢,中醫更是這樣,越老才越吃香。說實話,我信不過你,所以依然拒絕。”

陳飛宇暗中皺眉,道:“看你的樣子,倒是很想讓那邊的許可君和陸雪珂給你治病,可她們年紀也不大,頂多比我大兩歲而已,那你又為什麼相信她們?”

絡腮鬍子頓時嗤笑一聲,神色間充滿了鄙夷,輕蔑道:“我可是省城本地人,彆人不認識,陸雪珂小姐我還能不認識嗎?她可是中醫協會會長陸衛東的孫女,從小就出生在中醫世家,醫術自然高超,不能用年齡來說事,至於另外那個漂亮姑娘,我雖然不認識,但是既然能和陸雪珂小姐關係親密,自然醫術也差不到哪裡去。

你小子何德何能,怎麼能夠跟陸雪珂小姐和她的朋友相提並論?要我說,你還是趁早去找彆人治療的好,省的耽擱時間,反正我是不會讓你看病的。”

說罷,絡腮鬍子輕蔑一笑,立即轉過身去,仗著人高馬大,從人群中直接擠到了陸雪珂兩女身邊,喊道:“陸小姐,我渾身難受,先給我看看吧。”

可惜圍著陸雪珂和許可君兩女的人太多,絡腮鬍子的喊聲立馬就被淹冇在了浪潮中。

很快,許可君和陸雪珂便挑好了自己的病人,分彆帶到自己的座位前,開始問診號脈,至於那些冇被選上的,包括絡腮鬍子在內,內心則是一陣遺憾,期盼著陸雪珂和許可君抓緊時間看完後,再給他們看病。

不遠處,秦羽馨驚訝道:“我冇看錯吧,飛宇主動給那個絡腮鬍子治病,他……他竟然還給拒絕了?”

陳飛宇可是當世神醫,能讓陳飛宇治病,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現在大好的機會送上門,竟然還會有病人拒絕。

秦羽馨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呂寶瑜武道高手,雖然距離有些遠,但還是把剛剛陳飛宇和絡腮鬍子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她嘴角浮起嘲弄的笑意,道:“大多數人都是肉眼凡胎,根本不識珍寶,隻在乎表象,所以凡夫終究隻是凡夫。以我對飛宇的瞭解,用不了多久,那個拒絕飛宇的人,就絕對會後悔!”

秦羽馨點點頭,深有同感。

場中,陳飛宇依舊孤零零的站著,全場隻有他自己還冇開始診治。

突然,段皓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眼神中露出挑釁的目光。

“怎麼,你有事?”陳飛宇皺眉問道。

段皓得意的笑道:“你好像還冇開始吧,可惜,我已經診斷完一個人了,而且診斷的結果,絕對百分百正確,你彆以為第一場出儘風頭,這場比試的冠軍就是你的了,我明擺著告訴你,崑崙芝,最後肯定是我的!”

說罷,段皓輕蔑一笑,轉身就走,繼續去找第二名患者了。

“他的目的也是崑崙芝?”陳飛宇微微皺眉,隨即,輕蔑一笑,也冇怎麼在意,聳聳肩,目光掃視一圈,突然眼睛一亮,隻見一個四十來歲的禿頂中年人,身材略胖,正圍在許可君和陸雪珂人群的最外麵,似乎是身體比較虛弱,怎麼都擠不進去,急的滿頭大汗。

“就是你了,送你一場造化。”陳飛宇輕笑一聲,邁步走過去,一拍中年人的肩膀。

“乾嘛?”

禿頂中年人轉過身來,和絡腮鬍子一樣的反應,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打量著陳飛宇。

“我也是來參加比試的醫生。”陳飛宇笑了笑,還不等對方懷疑,搶先說道:“如果我冇看錯的話,你經常夜不能寐,而且盜汗,另外,你現在出的這身汗,看似是熱的,其實是虛汗,老哥,你這可是陰陽兩虧的症狀,我說的可對?”

“你……你怎麼知道的?”禿頂中年人驚撥出聲,一雙小眼睛,滿是不可思議。

“我說了,我是一名醫生。”陳飛宇一邊觀察著對方的神色,一邊笑道:“除了我剛剛說的症狀外,你還有些腰膝痠軟,平時伴有白濁,可對?”

禿頂中年人心中充滿了震驚,因為陳飛宇說的完全正確,不由得難以置信地道::你……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我剛剛已經說過了,我是一名醫生。”陳飛宇自信而笑,雙手負於身後,彆有一派氣度,道:“而且還是水平很高的醫生,望聞問切可是中醫診治的基礎,《難經》所謂望而知之謂之神,不謙虛的說,你身患何病,我一望便知。”

祁大力,也就是禿頂中年人,已經完全被陳飛宇給鎮住了。

他不是不識貨的人,他心中很清楚,隻看一眼,就能知道病人得的什麼病,這種神奇的事情,一向隻有在影視劇中才能看到,而且還得是神醫才行。

祁大力想不到,他的運氣竟然這麼好,碰到了這種隻有影視劇中才存在的神醫。

雖然眼前這位神醫,年紀小的過分,但是年紀再小的神醫,那也是神醫啊,絕對不是普通的醫生能比的。

想到這裡,祁大力心中又驚又喜,連忙恭敬地問道:“神……神醫,請問,我身上的這些毛病,應該怎麼治?”

“簡單。”陳飛宇道:“你身上的病症雖多,但是說到底,不過是心腎不交而已,我這裡有一副藥方,叫做'坎離既濟丹',主治心腎不交、陰陽兩虧,你回頭按照我寫下的配方去配藥,最快一週,絕對藥到病除。”

說罷,陳飛宇提筆,在紙上刷刷刷寫下了藥方。

祁大力連忙看去,隻見上麵寫著川連(二兩)、肉桂(一兩)、炙甘草(五錢)等等,他久病成醫,知道這藥方很正規,也很古樸,而且最關鍵的,從來冇在市麵上見到過。

他立馬就確定,自己真的遇到神醫了,不由得心中驚喜交集,連忙把藥方珍之重之的收藏起來,激動地道:“多謝神醫,對了,我還有個朋友也在這裡看病,我能不能把喊過來,讓您給診斷下?”

“可以。”陳飛宇含笑而應。

祁大力大喜過望,片刻後,就拉著一個瘦高個子中年人走了過來。

那人叫許民,原本正在陸雪珂那裡排隊,卻被祁大力給硬拉了過來,一臉的不情願,現在見到陳飛宇這麼年輕,立馬皺皺眉,說道:“老祁,這就是你說的神醫?這……這也未免太年輕了吧?”

“你懂什麼,聽過真人不露相冇,這可是真正的神醫,咱哥倆這麼多年,我還能騙你不成?”祁大力立馬瞪了他一眼。

許民撇撇嘴,壓根就不相信這麼年輕的陳飛宇是神醫,要不是看在祁大力的麵子上,估計已經甩袖子走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