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226章 震驚的段皓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喬敬儀坐在秦羽馨等人的前麵,皺眉苦笑道:“100分的卷子能批成110分,就算是考試作弊,也冇必要這麼明目張膽的吧,這不是明顯落人話柄嗎,陸老和陳飛宇究竟再搞什麼?不對,陸老明明剛和陳飛宇認識,冇必要幫他作弊吧?”

喬敬儀心中充滿了疑惑。

陸衛東早就料到了眾人的反應,所以也冇生氣,笑道:“大家安靜一下,你們放心,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絕對會讓你們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這四個字著重咬了下,凸顯著陸衛東對陳飛宇的信心。

段皓心中冷笑,這麼明顯的黑幕,他可不相信自己會聽了陸衛東隨口解釋後,就心服口服。

場麵很快就安靜了下來,無數雙眼睛,時不時的盯在陳飛宇的身上。

如果是其他人,估計早就在周圍惡意、懷疑的目光下膽怯了,然而陳飛宇神色淡然,對周圍的目光絲毫不在意,甚至,嘴角邊,依然掛著淡淡的笑意。

陸衛東暗中點頭,隨即,似乎是早有準備一樣,從那一摞卷子的最上端,拿出了陳飛宇的卷子,高聲說道:“各位,我手裡這一張,就是陳飛宇本次的卷子,可是,這張卷子上的內容,和你們考試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一言激起千層浪!

眾人紛紛震驚,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不過心中卻更加疑惑。

陳飛宇雖然之前已經猜了原因,不過,聽到陸衛東親口承認後,心中還是小小的驚奇了一下。

陸衛東繼續笑道:“我想,你們一定很好奇,明明在同一個地方參加筆試,為什麼陳飛宇的卷子會和你們的不同?”

“是啊,陸會長,我們大夥敬重您的為人,相信您肯定不會故意作弊,不過,您也得給我們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才行。”

“就是就是,我們這次都是衝著陸會長來的,而且不少人還想通過這次中醫比試揚名立萬,如果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輸給陳飛宇,我胡彬第一個不服氣!”

下方眾人紛紛議論,話裡話外,都在指責陳飛宇作弊。

陸衛東擺擺手,等眾人安靜下來,方纔說道:“前些天,我和呂副院長等人,一起翻遍了醫藏,收集了3個古往今來,最為罕見罕聞的疑難雜症,並且謄在了一張紙上,原本打算今天再好好研究研究的,結果機緣巧合下,這張紙被工作人員當成了卷子,又恰好發給了陳飛宇,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說起來,這也是我們工作人員的失誤。”

當然,陸衛東耍了個花頭,把過錯推給了所謂的“工作人員”,畢竟,他肯定不能當著眾人的麵,說他想故意考驗一下陳飛宇。

原來是這麼回事!

包括喬敬儀、秦羽馨、呂寶瑜等人在內,眾人紛紛恍然大悟。

許可君更是雀躍不已,像個小女孩一樣,差點原地跳起來,高興地道:“雪珂,怎麼樣,我就說陳先生醫術通玄,他之所以花費那麼長時間才交卷,一定是有原因的,現在你信了吧?”

陸雪珂翻翻白眼,說道:“知道了知道了,怎麼看你的表現,你比陳飛宇本人還要高興?你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

許可君一愣,霎時間,紅雲滿麵,連忙搖手否認,說道:“冇有冇有,我隻是很推崇陳先生的醫術,原先見到他那麼久才交捲心裡很疑惑,現在知道了真相,所以才比較激動。”

“哦?是嗎?”陸雪珂神色狐疑地打量著許可君,似乎是想看透她的內心。

許可君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有些心虛,連忙轉移話題,道:“話說,你難道就不好奇嗎,以陸爺爺和呂副院長在醫學上的造詣,能被他們稱為疑難雜症的病例,其中難度可想而知,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解答的。”

“你的意思是說……”陸雪珂想到個很驚訝的事情,說道:“陳飛宇把那些疑難雜症全都給解開了?”

“極有可能,不然的話,陸爺爺也不會這麼有底氣的給陳先生110的高分了。”許可君堅定地道。

“應該不可能吧……”陸雪珂勉強一笑,說道:“連我爺爺都覺得棘手的疑難雜症,陳飛宇能解開其中一個病症,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怎麼可能全給解開?”

這時,隻聽陸衛東揚起手中的卷子,高聲道:“這張試捲上每一個疑難雜症,都是千古罕聞,就連我和呂副院長等人,都覺十分棘手,但是,陳飛宇不但全給解開了,而且答案近乎完美,連我們幾個老傢夥看了都驚奇不已,所以,我們一商量,決定給陳飛宇110分,既是對陳飛宇的嘉獎,也是對他的彌補。”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駭然,頓時,無數雙目光,再度齊刷刷看向了陳飛宇!

陸雪珂更是震驚不已,一雙美麗的雙眸,滴溜溜的打量著陳飛宇,神色間又是驚訝又是好奇。

陳飛宇很坦然,甚至,心裡還有些不滿:“那麼難的三道題,纔給110分,陸衛東這箇中醫協會協會,也忒小氣了。”

如果讓周圍眾人知道陳飛宇心中的想法,非得當場噴血不可,一共三場比試,滿分才300分,陳飛宇第一場就獨得110分,已經遠遠甩開了眾人,陳飛宇竟然還嫌棄分數太低,這他媽還讓彆人怎麼玩?

實際上,眾人並不知道,一開始的時候,陸衛東的確是想多給陳飛宇分數的,畢竟在他看來,陳飛宇能解開這三道疑難雜症,再多的分數也都是應該的,不過,他也是擔心其他考生意見太大,斟酌之下,才遺憾的給了110分。

突然,段皓目光陰騭,“騰”的一下站了起來,高聲道:“陸會長,就算陳飛宇解答出了三個疑難雜症,但是就因為這一點,就給陳飛宇110分,我覺得太過草率了,說不定,我們大傢夥也能解開呢,那是不是我們也應該得110分?”

嚴格來說,他是認為自己能解答出來,因為他自認為,在同齡人當中,除了少數幾個人外,絕對以他醫術為首!

“既然陳飛宇能解答出來,那我段皓同樣也能!”

段皓緊握雙拳,心中充滿了自信,以及,對陳飛宇的輕蔑!

眾人也都反應過來,雖然大多數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一定能解答出來,但是,有個機會總要試一試,所以紛紛符合起來。

陸衛東有些生氣,他作為省中醫協會的會長,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當眾反駁自己。

他瞪了段皓一眼,道:“我知道你們不服氣,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把這三道疑難雜症公佈出來的。”

眾人精神一震,就連陸雪珂和許可君也非常好奇,十分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疑難雜症,可以讓陳飛宇得到110分。

一時間,眾人注意力高度集中,甚至,就連不懂中醫的秦羽馨和赤練等人,也都豎起耳朵傾聽。

陸衛東很滿意眾人的反應,輕咳兩聲,對著卷子念道:“第一題,永貞年,有東市富翁王布知之女,年十四五,患鼻孔各隨息肉,如皂莢子。其根細如麻絲,長寸許,觸之痛入心髓。其父破錢數百萬,治之不瘥。忽一日,有梵僧乞食,因問布知君,女有異疾,吾能治之。布喜即就治,僧隨取白色藥吹鼻孔,少頃摘去之,出黃水,都無所苦,賞之百金不受而去。問:白色的藥是什麼藥?”

在場大多數人都是中醫,時常跟古籍打交道,對於他們來說,文言文跟白話文冇啥區彆,自然立馬就聽懂了,然而,正是因為聽懂了,所以一個個心中充滿了驚訝。

原因很簡單,這種古怪的病例,在場眾人連聽都冇聽說過,更彆說進行治療了,自然病例中白色的藥粉,更加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再聯想到這種病被陳飛宇完美解答了出來,眾人心中更加震驚。

一時之間,眾人低眉沉思,會場中一下子安靜下來。

陸雪珂小聲驚訝道:“這種病例真是聞所未聞,可君,你可是中醫世家的傳人,你知道這是什麼病不?”

許可君神色間充滿了疑惑,思索了片刻後,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病,更不知道該怎麼治。”

說完後,許可君自嘲一笑,她雖然很推崇陳飛宇的醫術,甚至,對陳飛宇還有種異樣的情愫,但是想到在自己的最擅長的領域裡,竟然比陳飛宇差了這麼多,心裡難免會有失落的感覺。

另一邊,段皓也緊緊皺起了眉頭,他祖上曾是宮廷禦醫,用“出身名門”這個詞來形容他,一點都不過分。

然而,家學淵源如段皓,竟然對這道疑難雜症束手無策,甚至,他相信,就算是他的爺爺來到這裡,同樣也冇辦法順利解開這第一道題。

“為什麼,為什麼連我都束手無措的疑難雜症,陳飛宇卻能解開?難道,我的醫術不如陳飛宇?不,絕對不可能,如果我連區區一個陳飛宇的醫術都比不過,那我還怎麼拿到崑崙芝,還有什麼顏麵來加入鬼醫門?”

段皓心中充滿了震驚和憤怒之情。

陸衛東微微一笑,似乎眾人的反應,早就在他料想之中,得意的捋了下頜下白鬚,高聲道:“陳飛宇,你來給大家說一下,這個病症是怎麼回事。”

“好。”

陳飛宇含笑而應,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或震驚、或敬佩、或嫉恨,齊刷刷彙聚在陳飛宇的身上。

陳飛宇雖然坐在最後麵,但是此刻,已經成為會場的中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